国际丨防疫一塌糊涂, 特朗普还能连任吗?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赵灵敏 日期: 2020-05-07

多个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似乎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特朗普的很多行为看似不理智,看似乖张,粗鄙难看,但很有效

特约撰稿  赵灵敏  编辑  孙凌宇    rwzkzx@126.com

头图:4月16日,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抵达新冠疫情每日例行新闻发布会现场

 

截至4月27日,美国的新冠肺炎感染人数逼近100万,死亡人数超过5.5万,都位列世界第一;失业人数超过2600万,据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20年美国经济会出现-5.9%的增长。由于美国大部分人没有储蓄的习惯,四成人一下子拿不出400美元,而由于没有严格限制申请门槛,美国国会3月27日通过的2.2万亿美元救助中小企业的法案,被证明资金主要跑到了大企业那里。

不仅如此,尽管疫情已经在美国蔓延开两个多月了,美国的检测能力和医疗防护用品依然不足,联邦和各州之间缺乏协调,互相指责。美国《大西洋月刊》将现状总结为:腐败的精英阶层,僵化的官僚体制,严酷的经济状况,四分五裂心烦意乱的公众。并据此认为,美国已经是一个失败国家。

作为世界上最发达和强大的国家,美国的抗疫表现让人震惊,这很大程度上离不开总统特朗普的荒唐领导,尽管他早在1月份就从不同的渠道得到了疫情可能会大暴发的警告,但一直置若罔闻,粉饰太平,害怕影响自己的连任计划,没有做相应的准备。在疫情不断蔓延、损失持续扩大的情况下,他依然故我,毫无愧疚,怪话连篇,各种甩锅推诿,利用每天的疫情通报会,替自己开脱,跟对他发难的记者吵架,全无在疫情面前应有的严肃庄重。4月23日,他的奇葩行为达到了顶峰,甚至建议可以向患者肺部注射消毒剂或者用紫外线照射病人身体来治疗新冠肺炎。

根据历史经验,在大选年经济不好的总统,一般很难取得连任,加上特朗普的抗疫表现不成体统,荒唐离谱,所以很多人预测特朗普的连任愿望恐怕会破灭。然而,多个民调都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似乎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4月24日,美国民调机构Morning Consult发布的最新民调显示,美国民众对特朗普总体施政的支持率在过去3个月内竟然有小幅上升,从41%涨至44%,高于其执政以来40%的平均水平。这是怎么回事?

 

美国抗疫为何如此糟糕?

在此次的抗疫过程中,美国之所以成了《大西洋月刊》所说的“失败国家”,首先是重视程度不够。中国在1月初就向美国通报疫情,美国也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说从武汉撤离人员、禁止从中国出发的航班上的非美国人入境、禁止一些欧洲国家的航班入境等等,这些措施采取的时间其实挺早的,但总体而言,在3月份之前,美国上下从心理上都不够重视,有一种隔岸观火的超然态度,认为疫情是中国或者亚洲的事情。另外,美国人可能还有一种隐秘的种族主义心理,就像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所说,有一个意大利的官员对他讲,新冠肺炎只有亚洲人才会得。

3月28日,医护人员将病人送往美国纽约布鲁克林一家医院的急诊室 图/郭克

而美国的两党年初开始了初选,特别是民主党内的竞争很激烈,舆论主要在关注这个事情。后来发现疫情严重了,民主党又将疫情作为攻击特朗普的武器,指责他应对不力。而民主党越攻击,特朗普就越要否认,越要轻描淡写,越要证明疫情并不严重。比如在2月28日南卡罗莱纳州的一场竞选集会上,特朗普公开称,“新冠病毒是民主党的新骗局”, “目前新冠病毒没有夺走任何一个美国人的生命”,引来支持者阵阵掌声。

在美国的民众层面,因为没有SARS的惨痛经历,加上生活方式不一样,普遍没有戴口罩的习惯,对各种严厉的防控措施也比较排斥,即便到了今天,在纽约地铁上、美国的国内航班上,戴口罩的也就一半左右。

其次,特朗普上任之后,打破了美国长期以来“专业的人办专业的事”的用人原则,倾向于任人唯亲,重用那些对他阿谀奉承、唯命是从的人,如果在一个机构里面找不到自己看中的人,就宁愿让该职位空着。目前这届美国政府已经到了执政后期,但是联邦政府里面仍然有几千个决策岗位是空缺的,这导致政府的执行力下降得很厉害。

美国疾控中心的表现一度遭到诟病,原因在于,它初期要求所有的病例检测都要送到亚特兰大的实验室,确诊的条件除了有临床表现之外,还要有中国的旅行史,这些严苛的确诊条件耽误了病人的确诊。

而围绕在特朗普周围的共和党右翼,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科学怀疑论者,不相信进化论,也不相信气候变化,认为打疫苗会导致得自闭症等等。美国副总统彭斯此次被任命为防控疫情的总指挥,但他就是一个深度的科学怀疑论者,前几年还写专栏文章说吸烟不会致癌。他担任印第安纳州州长期间,州中暴发了艾滋病病情,有几百人感染,医生提出主要原因是混用针头注射,应该赶紧在这方面采取措施,但是他不以为意,耽误了好几个月,导致病情扩大。在彭斯被任命为总指挥之后,美国很多科学家发表公开信反对。由科学怀疑论者领导美国的防疫工作,效果可想而知。

第三,特朗普不信任美国的情报机构。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美国情报机构很早就向特朗普呈递秘密情报,提醒他新冠肺炎可能会大流行,却被置之不理,因为他对情报机构的成见很深。自特朗普上任以来,不管是在“通俄门”还是“通乌门”的调查过程中,都有情报机构的人出来指控作证。所以特朗普认为,情报机构代表的“深美国”与他为敌,不安好心。

此外,美国还有一个特殊之处,就是它是一个联邦制的国家;防疫在法律上主要是州的内部事务,防疫物资的采买、是否停工停学、采取怎样的隔离,都由各州说了算,联邦政府不能越俎代庖。比如特朗普此前就说要封锁纽约,但纽约州州长马上强调总统并没有这个权力,他也没有办法。

 

忍无可忍的左派

防疫上一塌糊涂,特朗普不但不以为耻,毫无愧疚,而且充分利用主持每天白宫疫情通报会的机会,标榜自己,打击对手,替连任做宣传,甚至自我标榜:“了解我、了解我们国家历史的人说,我是历史上最努力工作的总统。”在美国的自由派看来,特朗普这些行为简直无耻到了极点,他们对特朗普的容忍也已经到了极限。

4月6日,美国纽约市审计长斯科特·斯特林格的母亲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他指责特朗普与联邦政府对新冠肺炎疫情反应迟缓,手上沾满了美国人民的鲜血。自由派的重要媒体《纽约时报》,最近也接连发表重磅文章指责特朗普。

比如4月10日发表的专栏作家弗兰克·布鲁尼写的一篇文章,标题非常的耸人听闻,叫作《特朗普还有人性吗?》,把他在疫情中的表现,跟前两任美国总统作比较:“9·11”发生之后,小布什总统发表讲话,当时美国人民都能感觉到他的痛心和对国家的热爱;奥巴马在康涅狄格州发生校园枪击案之后,也发表了讲话,全国人民都看到他强忍着泪水。这篇文章认为,这两个总统都不完美,但他们在关键时刻表现出了人性,表现出跟美国人民站在一起的精神光辉,他们有一颗闪亮的心灵。但在特朗普身上看不到这种精神,很多美国人在死去,他却只关心自己的社交媒体加了多少粉丝;上千万人失去了工作,他却在责怪州长们没有给他足够多的奉承。文章认为,特朗普是一个非常自私狭隘、小气自恋的人。文章甚至给特朗普拟了墓志铭,“唐纳德·特朗普:病毒面前仍然耍酷”。

隔了两天,《纽约时报》又发表一篇重磅的调查文章,由6个记者合写,其中有5个都获得过普利策奖。文章采访了十几个特朗普政府的前任或现任政府官员,梳理了特朗普政府应对疫情的时间线,结论是特朗普在1月份就已经从各个渠道得到疫情警示,告诉他这件事很严重,要早作准备。但是特朗普不以为意,一直拖延,导致如今局面差不多要失控。文章认为,美国当下的困境不是天灾,也不怪其他组织,就是特朗普领导不力的结果。

 

连任可能性仍大

尽管左派和民主党对特朗普的不满已经沸反盈天,最近的民调也显示,民主党拜登的支持率超过了特朗普,但细细分析起来,特朗普连任的可能性仍然是很大的。

首先,特朗普的基本盘没有散。如果你天天看上述的美国主流媒体,会觉得特朗普铁定连任不了,但问题是,这些媒体基本上是自由派导向,它们及其所代表的受众,本来就不支持特朗普,过去不支持现在不支持未来也不支持,所以他们的态度对特朗普连任没多大影响。因为美国现在已经是一个高度分化的社会,不同的人因为政治观点的不同,阅读不同的书籍、听不同的音乐、看不同的节目,甚至有不同的节日传统,所以特朗普的支持者压根不看那些自由派媒体。

判断特朗普是否在走下坡路,关键要看他的基本盘是否还在。自2016年大选至今,特朗普的支持率基本上徘徊于40%-50%,尽管近期其支持率出现下滑,但依旧维持在40%以上,并无溃散迹象,时不时还出现了回升。

而特朗普显然也已经看明白了美国社会高度分裂的事实,去讨好所有人根本不现实,那些“假媒体”不管自己怎么做,都只会挑毛病,所以干脆就放弃争取认同,将重心放在维护并夯实自己的基本盘上。

面对疫情的失控,特朗普选择甩锅,甩锅给中国、甩锅给世界卫生组织、甩锅给各州州长,在他的支持者眼里,这其实是加分因素:这些人会觉得总统不好惹,这个性格我喜欢;有的人会觉得自由派整天找总统麻烦,在这种关键时刻,大家就应该团结在总统周围,怎么能够整天发难?于是更加同情和支持特朗普。

最近,美国有些州爆发了抗议游行,这些人既不保持社交距离,也不戴口罩,还要求各州马上取消隔离措施,开始复工。这些人有一个基本信念,认为我如果得病,是我自己倒霉,不怪任何人,但是政府不能限制个人自由;“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持这种信念的人多是特朗普的支持者。所以特朗普也连发好几条推特表示支持,与这些人遥相呼应,并要求5月1日美国全面复工,虽然遭到专家否决,但在支持者眼里,就会觉得总统与他们同声同气。

另外,特朗普政府近日还出台政令,要暂停让移民进入美国,理由是避免这些人影响到美国人民的就业,这对于支持者来说又很受用,因为特朗普支持者的一个重要理念就是反移民,禁止移民入境的法令,会被视作总统兑现竞选诺言的体现。

所以,特朗普的很多行为看似不理智,看似很乖张,却是看准了才干的,粗鄙难看,但很有效。

第二,特朗普有一种对丑闻的免疫能力,很多事情放在其他政客身上,是不得了的丑闻,而他就没事。目前美国疫情失控,很多人因此死亡,失业率高企,如果是民主党的政客,可能早就待不下去,但是特朗普的支持率还是很稳定。上次大选特朗普就夸下海口,说即便自己在纽约第五大道杀了人,仍然会获得支持。这是他的优势,也是他有恃无恐的重要原因。

第三,美国的选举制度对特朗普有利。美国的总统选举其实是间接选举,不是直接选举,选民投票先选出本州的选举人,再由这些人去投票选总统,选举人奉行“赢家通吃”的原则,候选人的普选票哪怕只有一票的优势,就可以获得该州所有的选举人票。

上一次大选,从选民普选票来看,希拉里比特朗普多出了300万票,但最后却是特朗普在大选中胜出。这是由于希拉里在一些州赢得太多,譬如加州、纽约州,她的普选票甚至超过70%,这也意味着大量的选票被浪费了,因为在一个州领先一票和领先很多票,所对应的选举人票是一样的。相较而言,特朗普的普选票比较平均,基本都以微弱优势胜出,没有浪费,对应的选举人票反而更多。

这是美国选举制度的一个不合理的地方,也有很多人呼吁要进行改革,但目前还是撼动不了的。

第四,拜登气场不足,缺乏个人魅力。民主党之所以选择性格不鲜明的拜登作为总统候选人,更多是出于对奥巴马时代的怀念,因为拜登是奥巴马的副总统,他可以团结自由派。这也说明,拜登其实是一个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并不是最优的选择。更大的麻烦是,在沸沸扬扬的“通乌门”事件中,拜登跟他儿子到底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和乌克兰到底是什么关系?民主党当时挑动“通乌门”,目的是打击特朗普,但也牵扯出了拜登的问题。等到大选的后半段,大概率会被共和党抓住痛打不放。

另外,因为疫情的关系,当下无法举行线下选举集会,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有上亿粉丝,等于天天在举行选举动员,拜登只有六百多万粉丝,根本不是一个量级。

因此,综合起来看,特朗普连任的可能性目前还是很大的。过去三年来,在内政方面,他推行反移民政策,让很多高学历的人才无法拿到签证,难以留在美国,这对美国的科技实力无疑是一种削弱;在外交上,特朗普不走寻常路,事事要美国优先,几乎跟所有的盟友都吵过架,向他们索要保护费,这些行为实际上都是在破坏美国的同盟关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28期 总第646期
出版时间:2020年09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