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玉彪 举报贿选这一年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海鹏飞 日期: 2018-01-03

“当初举报,大家都说没用,如今有人害怕,有人睡不好觉,今天我认为法律是有尊严的”

黄玉彪 举报贿选这一年

 

2007年黄玉彪作为特邀代表参加全国政协会议 图受访者提供

 

举报贿选一年后,68岁的黄玉彪依然很激动。他眯着眼睛,硬气地说,大家都说举报没用,我要看看法律到底有没有尊严。                  

2013年1月,民营企业家黄玉彪实名公开举报,邵阳市在选举湖南省人大代表过程中存在大规模贿选。举报这一年,他的企业被查税,自己也不断被劝说封口,迄今相关调查结果尚未公布。

选举“作业”

“黄总,你不懂选举文化。”2012年12月31日,湖南省人大代表选举前夕,黄玉彪碰到了几名邵东籍的邵阳市人大代表。对方暗示,上一届选省人大代表的行情是千元一票,这届要涨才选得上。

 黄玉彪睁大了眼睛,他生气自己蹚了这趟浑水。2012年,作为广东大亚湾广宝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黄玉彪累计向家乡邵阳市慈善捐款2400万元,落选全国人大代表候选人提名后,邵阳市官方推荐他为省人大代表正式候选人。12月下旬,当地通知在广东大亚湾经商的黄玉彪回乡准备选举。2013年1月2日,他以20票之差落选,随后内部举报选举中存在大规模贿选。没有效果,他就把举报材料发上网公开实名举报,声称要“揭开贿选潜规则”。

黄玉彪向记者出示举报材料,按邵阳市人大主管联工委领导向他布置的“作业”,原则上向每个团的人大主任送红包3000元(后才知太少,有人说要送两万元),每个投票的邵阳市人大代表要送1000元。

送了320个千元红包后,黄玉彪被告知赶紧加钱。“统一布置了作业,每个候选人都完成同样作业就等于没做作业。”黄说,有经验的老代表连夜到各县代表团追加红包,他则失望透顶,红包不送了,取消到各县代表团挨个拜访或发材料计划,选举当天连会场都没去。

此次选举,作为湖南省人大代表差额候选人,邵阳本地企业家闻山(化名)仅以数票之差落选。他在接受南都采访时说,选举时他因有项目人在外地,经县政府的人介绍,安排手下送给5个县市区代表团,共计两百多份现金23.5万元。

选举期间,黄玉彪听说了诸多“选举文化”。 红包之所以流行,是因为不少人在竞选市、县人大代表时花了钱,需要收回成本。邵阳市某县人大代表曾当面向他介绍,为了当选,县镇村上下都要打点,候选人一般要向选区内十来个行政村书记、村长各送3000,村小组长送1000,然后小组长会挨家挨户找村民签字投票,一般都能搞定。

相似的选举文化不只邵阳一地。2008年新华社旗下《瞭望东方周刊》报道,2007年湖南某市人大选举中存在贿选,一些代表选上县代表时就花了钱,因此给市代表候选人投票的时候也要收钱,然后,一些市代表在选省代表的时候也要收钱,“贿选似乎具有传染性”。

为什么私营企业主愿意花数十万选市、县人大代表?黄玉彪介绍,老家普遍流传:选上人大代表,容易贷款,可以少缴税”。

“影响了邵阳的稳定”

公开举报后,黄玉彪在全国出了名。当时他还在邵阳家里,市县两级干部轮流来做工作,说举报“影响了邵阳的稳定”。

质疑随之而来,有人说黄玉彪动机不纯,有人说他行贿在先。时过一年,黄玉彪对本刊记者说,他的主业在广东,不需要从邵阳得到什么;他并非愿意贿选,而是别人安排他去送钱,他答应送,也是为了“打进去拿得证据,才好举报。”

有熟悉的官员私下劝他,举报证据不足,闹下去两败俱伤。黄玉彪答,你说证据不足,那我可以给你搞足,一些代表都愿出来作证。

年初,黄玉彪告诉《东方早报》,他掌握的证据显示,在此次湖南省邵阳市举行的省人大代表选举中,“起码有六十多个候选人行贿,五百多个代表受贿”,而2013年1月2日下午,湖南邵阳市选举省人大代表投票日,是由534名与会代表投票选出76名省人大代表。

证据包括贿选价码的电话录音、中间人当面退钱的视频录像,几个县代表团由联工委主任退钱的银行转账凭条等。选举前,他就做了举报准备,电话与投票代表谈送钱多少,一个手机开功放,一个手机录音;举报后,代表或中间人来退钱,他事先准备好录像;有些代表团的联工委主任或下属敢通过银行转账退款,黄玉彪也挺意外,“胆子有多大,根本没顾虑。”

黄玉彪说,他一度做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坐牢。“我举报后,全国人民都知道了,一旦我有什么不测,大家都知道是打击报复。”

早年经商,黄玉彪曾身陷囹圄。1994年7月,湖南株洲警方以诈骗为由,将黄玉彪收容审查,关押了100天。当时他气不过,在看守所内写信申诉,并一纸诉状将当地警方告上法庭。其间警方缓和,说可以先保释出来。黄玉彪不同意,说不清不白地出去,以后讲不清楚。最终法院认定警方非法干预经济纠纷,黄玉彪无罪释放。

针对黄玉彪举报邵阳贿选一事,迄今相关调查结果尚未公布。2013年1月底,官方消息称,湖南省已成立了由省人大、省监察厅、邵阳市监察局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黄玉彪举报一事进行全面调查,有关调查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黄玉彪得到的消息是,只有邵阳几名县人大联工委主任被警告处分。

这一年

举报之初,黄玉彪接受了多家媒体采访。地方上着了急,腊月里安排镇干部日夜守在他邵东村子里的家门口。邵阳老家没法呆,春节他回到广东大亚湾过年,地方上又派了几名警员跟着。黄玉彪放出话来:谁到我家里来,打死他。

老家的警员守在黄玉彪家旁的宾馆,从大年初一住到元宵节。其间双方缓和,互相请吃饭。席间对方说,怕有人报复他,特来保护,并拿出一份人身保护申请单。黄玉彪笑笑,“我不签字,这是个圈套。”

随后,黄玉彪接到惠州市税务局通知,邵阳市地方官员带着公函,要查他的企业在大亚湾有无偷税漏税。黄玉彪乐了,说他在大亚湾储备和开发的土地,当年都是由二手市场转让所得,合同约定由转让方包税,并由大亚湾开发区管委会做了见证,对方只能无功而返。

2013年3月,邵东县召开两会。黄玉彪是县政协常委,便回去开会。地方领导专门请他吃饭,劝他以大局为重,不要再公开搞了。黄玉彪想想,说那算了。

为什么没穷追猛打?是考虑到打击面太大。黄玉彪说,贿选事件已点破,警示效果已达到。

2013年12月28日,湖南省通报查处衡阳贿选案,56名省人大代表当选无效。黄玉彪说,官方正式通报前一天,邵阳市几名官员连夜赶到大亚湾来“看望”他,并送了一箱酒,4条烟。“我就放在办公室里作证据,不能用的,用了说我受贿。”

黄玉彪曾两次作为特邀代表参加全国政协会议。他认为,一个企业家不懂政治,就等于没有灵魂,因为在政治上把握比较牢,所以才敢举报。作为雷锋式企业家,他曾设想当选全国人大代表或湖南人大代表的规划:唤醒企业家投身公益事业,缩小社会贫富差距。

黄玉彪一度关注罗昌平实名举报刘铁男进展。罗举报之初,国家能源局曾公开辟谣。“他个性跟我很像,不怕死。”黄说,湖南人的性格就是不怕事,要面子也要尊严。当初举报,大家都说没用,如今有人害怕,有人睡不好觉,今天我认为法律是有尊严的。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19期 总第717期
出版时间:2022年07月04日
 
©2004-2022 广东南方数媒工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3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