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 就万丈光芒

稿源: | 作者: 日期: 2020-07-20

“时间会回答成长,成长会回答梦想,梦想会回答生活,生活回答你我的模样。”

更正:《南方人物周刊》7月推出硬糖少女303特辑,在开篇综述《敢 就万丈光芒》一文中,将郑乃馨《创造营2020》的初舞台表演曲目《Best Part》错误表述为《Best Dance》(第4页)。感谢郑乃馨粉丝们指正,特此更正,予以致歉。

“还记得那个炎热的夏天,改变了我一生的7月,每一年的7月都有大事发生呢。”在《创造营2020》总决赛的舞台上,以第一名的成绩出道的希林娜依·高哽咽着发出这句感慨。历经三个月的高强度训练,7位女孩突破重重关卡,终于凭借自己的勤奋与努力和无数创始人的撑腰站上了这个万人瞩目的璀璨舞台。

7月4日晚,《创造营2020》正式落幕,希林娜依·高、赵粤、王艺瑾、陈卓璇、郑乃馨、刘些宁、张艺凡在逐梦之路上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以“硬糖少女303”之名正式成团。年轻的少女们哭泣着互相拥抱,她们实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女团梦。在这里,《南方人物周刊》编辑部祝福她们前程似锦,在未来的征途中继续勇敢、继续发光,书写新生代女团的动人故事,闪耀出属于自己的万丈光芒。

《创造营2020》是腾讯视频推出的能量女团成长综艺,召集了101位学员,通过任务、训练、考核,让她们在明星教练的带领和引导下进步成长,最终有 7位学员能脱颖而出,成团出道。节目致力于让女孩们充分展示自信勇敢、拼搏向上的元气能量和青春态度。

与上一季相比,本次比赛最大的变化就是成团人数由此前的11人减少为7人,团队表演评分也改为先进行舞蹈、唱歌等个人battle战,再进行团队表演、综合评价。这样新鲜的考核机制无疑更能选拔出实力出众的佼佼者,对每个人来说也是更加严酷的考验。参赛的学员不但要面临高难的竞选标准,更要付出远超于往届学长学姐们的努力,去竞争本就不多的成团位。每个人都是心怀梦想、奔着终点而来,谁都不愿松懈一分一毫。

严格的赛制不仅是101位少女要面对的严峻挑战,更是互联网选秀业近年来披沙拣金的缩影——“流量为王”的黄金时代终将退去。随着市场逐渐饱和,那些真正有实力、有才华的年轻人终将成为被大众关注、被市场检验的“质优品”。《南方人物周刊》深入节目录制地,跟踪观察报道数日,眼见了她们洒下的汗水,也目送她们走向光明的未来。

从四海而来,顺着目标奔流而去

位于深圳东部华侨城的茶溪谷公园的创造营城堡,是101个女孩梦开始的地方。在这里,她们将开启荆棘与荣耀交织而成的征途。

相较于其他练习生,来自泰国的郑乃馨有更大的困难需要克服。来中国前的15天里,她每天都要花8-10小时学习中文,每次发言都要提前写稿背诵。在《创造营2020》的初舞台上,她以一曲《Best Part》征服了现场的教练们。“有点像CD了你知道吗?”“技巧很好,却能让人听的时候忘了你的技巧。”对中文还不太熟悉的她面对轮番赞美只害羞地笑笑,“我不懂。”

为了负担家庭,郑乃馨早早就开始工作,演戏、直播、拍写真、做DJ。感觉不堪重负的时候,她曾在社交媒体账号上写道:“现在像负债一样工作,太累了。没有朋友,没有社交,没有旅行,外出等于工作,累了就回家,每天面对的只有三条狗和快乐的妈妈。”

2018年,同公司的李紫婷通过《创造101》成功出道让郑乃馨看到了一些希望。当她接到来自《创造营2020》的通知,她心中关于“巨星”的梦想之火重新被点燃。独自坐飞机来新的国家、从完全不会中文到如今能够顺利表达自己的意思,关于勇敢、挑战,郑乃馨都是很好的范例。她不是那个大家眼中可爱的nene,她是从未对艰难低头的美少女战士。

苏芮琪和林君怡作为二次参赛的学员,实力是有目共睹的。关于梦想,她们坚持得更久,也因为知道舞台来之不易而更加珍惜。尽管没能成团,观众还是给予她们很高的评价。撤下流量和人气的面具,实力和作品才是浪潮过后露出的那块礁石,她们拥有,她们会无惧未来。

与郑乃馨相比,在海外训练多年的学员徐艺洋似乎差了那么一点点运气,名次卡八的她与第七名张艺凡的撑腰数相差无几。她与成团位的失之交臂,成了众多女团创始人心中最大的意难平。

在决赛前夕,徐艺洋向《南方人物周刊》坦言,做女团是她参加这个节目的初心,也是她一直以来坚持在做的事情。因此,对于从小就背井离乡、在海外接受专业训练的她来说,参加《创造营2020》并不是一个偶然的契机。徐艺洋也不像很多人那样抱着来学习、来锻炼的目的,她是紧盯成团位而来,只为了让自己多年的付出有回报的声响。

当第六名与第七名尘埃落定之时,徐艺洋的比赛结果似乎也已尘埃落定。在许多女团创始人心目中,她绝对有资格在七人团中占有一席之地。然而赛制是残酷的,痛失成团位的她在总决赛舞台上没有得到发言机会,七个名次全部公布之后,一晃而过的镜头捕捉到了眼中饱含泪水的徐艺洋。此前,比其他选手更有经验的徐艺洋从没想过如果未能冲进前七会怎样,“我比较乐观主义,在事情没发生之前,我不大会担忧最终结果。如果真的发生了,我也会说服自己接受它。”

虽然未能出道成团,但徐艺洋认为比赛过程中的成长和历练已经足以支持她在今后的日子里活成自己想象中的样子。从最开始的默默无闻,到后来因为在二次和三次公演中的出色表现而受到关注,徐艺洋认为自己已经足够幸运了,“这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收获了,我在节目里也越来越自信了。”勇敢自信的女孩到哪里都能闪闪发光,错过一个舞台,相信还会有更多机会等着她。

这也正是《创造营2020》的slogan——“敢,我有光芒万丈”——想传达给所有学员的正能量和精气神。只要学员们在比赛过程中敢于自我突破和蜕变,有所收获和成长,那就不虚此行。

在硬糖少女303的7位成员中,同样将“敢”的精神贯彻到底的还有获得第一名中心位出道的希林娜依·高。镜头面前野心勃勃的她一年前在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就读时却对未来充满了焦虑和迷茫,当她看到同专业校友在服装店卖衣服时,不由得开始思考:“这会是我的未来吗?”

一年后,希林娜依·高不仅来到了《创造营2020》的舞台,还登上了其他女孩梦寐以求的中心位,这离不开她的自我鞭策和危机感——从节目开播到结束,她始终毫不遮掩自己想要稳住王冠的决心。总决赛之前的第三次顺位排名中,此前希林娜依·高稳坐的冠军宝座被赵粤“夺走”,她在发言环节为丢失了第一名而道歉,并说要重新夺回属于她的“最大最香的馅饼”。这些看上去激烈的言辞并不影响女孩们朝夕相处产生的感情,希林告诉记者:“竞争的东西都放在舞台上吧。”

人生轨迹就此改变

选择踏上女团路之前,大多数选手都过着稳定平顺的生活。刘些宁符合所有长辈对女儿的美好期待——家人疼爱,生活幸福,热爱文艺;总是以酷酷装扮出现的刘梦带着千万粉丝和百万年薪的收入而来,她多次表示自己“为了追求梦想而放弃了稳定的生活”;接到《创造营2020》面试通知时,仲菲菲还是一名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安全反恐专业的在读研究生,恰逢圣诞假期回国,后来又因海外疫情暴发而未能及时返校,机缘巧合之下被导演组“盯上了”;从三岁开始学舞蹈的张艺凡是个典型的“乖乖女”,参加《创造营2020》是她看来迄今为止“最大的叛逆”。拥有不同人生背景的她们接受了同一封邀约,共同踏上这段旅程,人生轨迹自此被改写。

初次参赛,女孩们都会有多多少少的不适应。心情沮丧或是压力较大的时候,王柯选择通过写日记来“与自己对话”、分析事件的原委来帮助自己整理思路;刘梦面对与她风格相去甚远的可爱风歌曲也做出了妥协,因为“相对好掌握一些”;高学历的仲菲菲则在准备工作中充分展示了自己的“学霸”功底:为了理清关于节目的各种问题,她利用理论思维为赛程写了20页PPT;曾被称为Solo歌手的希林娜依·高在三个月中为了融入女团而重塑自我,放下了Solo时永远在舞台中心的状态,更多以团队为核心,她因此认为自己“变得越来越像一名女团成员。”

面对困难和不适应,唯有想办法及时调整,逆势而上才是城堡中的生存法则。女孩们在保持独特气质的同时能够改变自己为团队着想,慢慢寻找她们心中向团魂靠拢的方式。在高强度的训练和严苛的赛制下,这些20岁左右的年轻女孩收起了大众偏见下“瓷娃娃”的那一面,向女团创始人展示出了非同寻常的毅力和野心,这正是我们希望从此类选秀节目中看到的正能量榜样。在偶像速成、艺人迭代极快的当下,除了颜值和实力,女团创始人更希望在榜样身上看到能激励自己努力前行的品质。

成团之夜,教练毛不易演唱的曲目是《入海》,这本是一首献给应届毕业生记录他们校园时光的歌。此情此景,送给即将“毕业”的女孩们再合适不过。在这之后,曾一起并肩作战的101个女孩又将踏上各自的征程,以不同的方式逐梦和筑梦。《创造营2020》的舞台既是结束,也是崭新的开始,至于她们未来的走向如何,时间会解答一切,正如歌词所说:“时间会回答成长,成长会回答梦想,梦想会回答生活,生活回答你我的模样。”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6期 总第634期
出版时间:2020年06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