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瑞·达利欧 我们正处于长期压力测试的第一年

稿源: | 作者: 陈洋 日期: 2020-09-25

“我会用‘长期压力测试的第一年’来形容2020年。有三件令我深感忧虑的事正在发生。历史上,这三件事同时发生时都造成了极为痛苦的后果”

 

本刊记者 陈洋 发自北京 编辑 黄剑 hj2000@163.com

 

按照瑞·达利欧(Ray Dalio)原本的规划,2017年把自己一路走来处事和管理的原则写进一本书,起名“原则”,之后,便可以逐渐步入“自由生活,自由老去”的人生第三阶段,像他推崇的《千面英雄》一书作者约瑟夫·坎贝尔(Joseph Campbell)所描述的那样。达利欧是美国传奇投资家,曾创立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基金”。

 

“我不会把自己称为‘英雄’,但我需要留下那些在我去世后可能帮到别人的东西。”他写作的《原则》很快风靡全球,仅在中国,销量就已超过160万册(据中信出版社数据)。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张瑞敏在中文版推荐语中写道:达利欧在书中提供了一种在复杂多变的环境和人际关系中,创造独特完美自我的可行方案。

 

这位把公司大楼建在树林深处一条小溪边的商人,一改曾经的低调,在过去三年间,以每年一本的速度出版新书,从介绍生活、工作和管理原则的《原则》,到阐述典型债务危机周期及其应对原则的《债务危机》,再到新近出版的《原则》(绘本版),以及预计会在年末推出的《变化的世界秩序》。在《变化的世界秩序》中,达利欧对过去五百多年来几大帝国的历史,进行了多维度研究,希望能洞察帝国兴衰背后的因果关系。

 

这些书虽然涉及不同领域,但主线都是达利欧最为推崇的“原则思维”。这也是他身上最显著的标签之一。他认为,拥有处理不同情况的良好原则,可以避免对各种难以预料之事孤立地做出反应,从而更快地做出更好的决策。和曾经的竞争对手、有着“金融秃鹫”之称的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一样,达利欧并不希望将自己的身份局限在亿万富翁。在《华盛顿邮报》看来,对他身份更贴切的定义或许是“哲人投资家”。

 

不过,让“原则”系列在中国获得广泛影响力的,不仅是达利欧在投资和管理领域一套独特的决策系统,也在于他和中国长达36年的深厚渊源,以及和中国高层建立的友谊。在中美关系趋紧的背景下,作为美国商界领袖、全球宏观投资者,他对中国的坚持“看涨”,也曾让自己在美国国内被贴上“亲中派”(“Pro-China”)的标签。

 

达利欧不以为意,他深谙历史。“中国会是美国的竞争对手。就如同在赛马比赛上押注,多元化投资才是聪明的做法。如果非得等到局面完全明晰、条件完美了再去做投资,你往往会付出比即时反应更大的代价。”2019年8月,在桥水基金发布的一则题为《中国崛起对世界经济的影响》的对谈视频中,达利欧表达了他在当下对于对华投资的看法。

 

“我希望大家能客观地看待中国,”正如他给基金取名“桥水”一样,他致力于“在不同的水域之间架起桥梁”。这是生意,也是他的处事之道。在达利欧看来,正如最难被人们接受的原则是跳出自己的思维框架,从他人的视角来看待问题,对待中美关系,也不应该简化为好人或者坏人的二元对立。

 

“痛苦+反思=进化”

 

不同于曾师从著名哲学家卡尔·波普尔(Karl Popper)的乔治·索罗斯,达利欧没有哲学背景,“哲人投资家”的气质更多源于他独特的人生经历。

 

1949年8月8日,达利欧出生于纽约长岛一个普通的中产阶级家庭。他是家中独子,父亲是一名意大利裔爵士音乐家,擅长演奏单簧管和萨克斯风,活跃于曼哈顿一带的爵士音乐俱乐部;母亲则是一名家庭主妇,在他19岁那年去世。

 

达利欧小时候并非一名循规蹈矩的学生。他不擅长机械记忆,对老师认为重要的事情也提不起兴趣。他8岁开始打零工挣钱:送报纸,做球童,帮别人家的车道铲雪,在餐厅擦桌子、洗碗碟,做百货商店的理货员……除了积攒不同的工作经历,他也因此早早拥有了一笔可以独立支配的资金。

 

凭借这笔资金,他在12岁那年开启了自己的投资生涯。那是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正值极盛期,经济总量占全球的40%,证券市场一片红火。他当时在一家名叫明斯克的地方高尔夫俱乐部担任球童,服务一袋球,可以得到6美元。一些华尔街投资家是俱乐部常客,常在那里讨论股市及其带来的巨大收益。耳濡目染,年幼的达利欧跃跃欲试。

 

据美媒报道,在父亲的支持下,他用做球童积攒的300美元,购入了人生第一只股票——美国东北航空公司。这是他当时听过的唯一一只股价低于五美元的股票。随后,股价涨了两倍。沉浸在赚钱的喜悦中,还是中学生的达利欧没有意识到这场游戏的凶险。他不知道当时东北航空公司已经濒临破产,是一场及时的收购挽救了他的积蓄。

 

认定自己可以在股市中赚到更多钱,他进一步加大投入(包括割草和投递报纸的收入)。与此同时,他开始广泛阅读《财富》世界500强企业的财报,并向专业投资者寻求建议。到高中毕业,其股票投资规模已达数千美金。

 

在长岛大学读书期间,因为可以自主选择感兴趣的课程,达利欧的成绩迅速提升。毕业后,他成功被哈佛商学院录取,并开启了职业投资人的旅程。1975年,26岁的达利欧在曼哈顿的一所两居室公寓创立了桥水基金。

 

早期,桥水的主要业务是为客户提供市场咨询服务。一个典型案例就是麦乐鸡的顺利推出。当时,麦当劳和雷恩加工(注:美国鸡肉生产商)都是桥水的客户。因为担忧鸡肉价格上涨会挤压利润率,主要产品为牛肉制品的麦当劳犹豫是否要推出新开发的“麦乐鸡”。而雷恩加工等鸡肉生产商也不愿以固定价格向麦当劳出售鸡肉,他们同样担心生产成本(饲料等)上升会挤压利润。

 

达利欧给出了一个双赢的方案——他建议雷恩加工通过一种谷物期货和豆粕期货的投资组合锁定成本,继而可以在不影响未来利润的前提下,向麦当劳提出一个固定报价;而麦当劳在成功降低自身价格风险后,决定推出麦乐鸡。

 

正如大多数极为成功的人都曾经历惨痛教训,达利欧同样没能免于风浪。他人生最惨重的失利出现在1982年。那年8月,墨西哥债务违约,随后拉美国家相继爆发严重的债务危机。(注:1970年代,随着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全球金融一体化进程开启,欧美商业银行加大了对拉美地区的放贷规模。)考虑到美国向墨西哥等高风险市场提供的贷款总额已达其资本金总和的250%,达利欧判断,美国经济走向崩溃的概率极大。为了规避信贷问题加剧的风险,他开始买入黄金和国债期货,作为对欧洲美元(注:指存放在美国以外银行的不受美国政府法令限制的美元存款或是从这些银行借到的美元贷款)的对冲。在11月的《路易斯·鲁凯泽华尔街一周》(注:市场交易工作者在当时必看的一档电视节目)等公开场合,达利欧频频断言,萧条期迫近。

 

随后的发展大相径庭。美联储及各国际金融机构的努力获得了成功,美国经济不仅没有崩溃,反而在接下来的18年里经历了一段繁荣的无通胀增长期。这次惨痛的投资失利,让达利欧在从业八年后,事业重归原点。大量的亏损让他不得不忍痛辞退所有员工,甚至一度从父亲那里借走4000美元。

 

不过,达利欧没有就此沉沦。他信奉“痛苦+反思=进化”的原则,“我从这次经历中学到:当债务是中央银行有能力印刷和重组的货币时,债务危机可以被妥善处理,不会产生系统性风险。当央行大量生产货币和信贷并使其更便宜时,更积极地持有资产是明智的。”

 

“一只试图理解宇宙的蚂蚁”

 

受的挫折越多,达利欧越能体会到把握市场时机的困难,无论掌握多少信息、多么勤奋,都不能妄自断言。“靠水晶球谋生的人注定要吃碎在地上的玻璃。”他意识到要做好投资,最重要的不是预知未来,而是知道如何在每一个时间点,针对可获得的信息做出合理的回应。他清醒地知道,既然性格决定他必须追求伴随着种种风险的精彩生活,那就必须找到穿越这片危险丛林而不在途中被杀死的方法。

 

经历了无数次痛苦后的反思,他逐渐摸索出了一条可行之道:首先从自己的直觉出发,用合乎逻辑的方式将直觉整理成一套决策标准,并用系统的方法描述这些标准;这套系统会被用于处理历史数据,比如过去100年所有主要经济体与市场发生的活动;观察这套决策标准在过去的投资表现,并依据具体结果加以改进。经过不断地测试升级,他开始把这套计算系统运用于实际投资。

 

在之后的三十多年间,达利欧一直致力于让人类大脑与计算机形成一种完美合作。在他看来,计算机能同时处理大量信息,决策更精确快速,且不易受情绪干扰。随着桥水的发展,这套计算系统也在不断吸纳更多同事的知识和智慧。而另一方面,人所拥有的想象力、理解力和逻辑能力是计算机所不具备的。

 

“我的视角不再为个人的直接经历所限,从而变得更为广泛、更为深刻。”这套决策系统帮助他和桥水在与市场的博弈中更加频繁地获得成功。“就像一位生物学家在丛林里遇到一只可怕的动物时一样:首先确定它的种属,利用已有的知识预测它的行为,然后合理地做出反应。” 2010年,桥水旗下两个“纯粹阿尔法”(Pure Alpha)基金的收益率分别接近45%和28%。此外,桥水还多次成功预测全球经济和市场的重大变动,最著名的一次是2008年金融危机前夕,向客户发出市场即将崩盘的预警。

 

目前,这家老牌对冲基金为全球约350家机构管理着超1600亿美元的资产,其客户包括各国央行、主权基金、养老基金、大学捐赠基金等。据对冲基金投资机构LCH investment 的统计数据,2015年,桥水基金旗下旗舰基金“纯粹阿尔法”以450亿美元的累积净收益击败了索罗斯的量子基金(428亿美元),一举成为全球最赚钱的对冲基金。据福布斯网站的实时统计,截至2020年9月14日,达利欧的个人净资产已达169亿美元。

 

达利欧不仅把原则思维用于获得最佳投资策略,也倾向于将之应用于几乎一切事物,从待人处事到企业管理。他将现实视为一部华丽的永动机,一些原因引起一些结果,这些结果又成为原因,循环往复。“多米诺骨牌一直是在以符合逻辑的顺序倒下。”这让他作为一名超现实主义者,始终对历史抱有一种健康的尊重,“就像一只试图理解宇宙的蚂蚁。”

 

中美博弈:双方只是在各自竭力走出最好的招式

 

2020年,疫情突袭全球,逆全球化和再全球化成为并存的相反趋势,周期性、结构性和战略性脱钩显现,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升温……世界发展的走向让许多人惊惶无力,措手不及。

 

达利欧不在此列。“我不认为正在发生的事情不寻常,这些事情只是在我们的一生中没有发生过。只要对过去五百年的历史有研究,就会发现,除了一些细微差异,大多数事情都在周而复始。”过去半年来,他不时成为各大美媒的连线嘉宾,谈论的话题从新冠疫情如何影响经济,到中美关系的变化和出路。

 

背景通常是达利欧的书房。在这座位于美国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镇的房子里,达利欧和妻子一起生活了近四十年。镜头中,他头发灰白,身材高挺瘦削,穿一件蓝色衬衣,眼镜背后是一双深邃的灰蓝色眼睛。透过身后的玻璃镜面,还能看到窗外阳光下偶尔随风摇晃的绿树。

 

“三十多年来,你曾无数次到访中国,结交了很多朋友。现在中美关系趋紧,作为美国人,你未来可能将中国视为敌人么?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当前的局势?”2020年7月2日,彭博社电视新闻主播埃里克·夏茨克(Erik Schatzker)抛出了这个问题。

 

达利欧眉头紧蹙。“很多人喜欢从好人或坏人的二元对立角度来思考问题,而不是将之视为各自运行的系统。中美共享一个世界,但运行系统各不相同。当然,敌人的定义很复杂。你可以将之视为敌人,也可以把它看作一场棋盘对弈,双方只是在各自竭力走出最好的招式”,“相比对抗,我更关注美国自身(国力)的发展状态,比如我们在实现教育公平、解决政治分歧等方面是否能做得更好……但确实,美国的棋局对面,是一位睿智且对历史有深刻洞见的对手。”

 

达利欧和中国的渊源可以追溯到1984年。那年年初,邓小平完成第一次南巡(注:邓小平南下视察深圳和珠海等经济特区)。之后,中国进一步加快对外开放的脚步。不少优秀的国外企业家和各领域专家在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注:当时中国唯一允许与外界交流的“窗口企业”)的邀请下访华交流,当时已在香港设立办公室的达利欧便是其中之一。

 

他见证了中国金融市场的创建。“这个小组(注: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在1989年启动,他们最初是在一个很小的宾馆房间运作,几乎没有任何资金。我现在还清晰地记得,去他们的办公室要经过一个弯曲的金属楼梯,楼梯下有一个巨大的垃圾箱。我真的很敬重这些年轻人敢在这种时候冒这个风险,所以我向他们捐了一笔小钱,助他们一臂之力,并对能和他们分享我了解的东西而感到兴奋。”

 

以对中国的好奇为起点,达利欧开启了一段“成果颇丰的历程”。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如今桥水基金为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和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等中国客户管理着数十亿美元的海外投资。(注:桥水基金的服务对象主要是机构投资者,约半数在美国之外。)2016年9月,桥水在上海设立分公司,成为为数不多获准在中国本地金融市场直接交易的海外机构之一。2018年,拿下首批由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颁发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牌照,桥水得以面向中国投资者开发和销售投资产品。

 

过去的三十多年里,达利欧曾数十次到访中国。据《原则》一书描述,每次去中国,他都会和王岐山交谈60到90分钟。“我们讨论世界形势、当前形势与数千年的人类历史的关系,以及不变的人性。”在他看来,幸运地结识一些中国经济的重要塑造者,能够让他转变视角,更深刻地理解相关政策和举动背后的动因。

 

除了中国,作为全球宏观投资者,达利欧和许多国家的决策者打过交道。在他看来,国际关系真实的运行状况与大多数人想象的大相径庭。“当国家彼此谈判时,它们通常表现得像是国际象棋比赛的对手,或者在街市上交易的商人,将自身利益最大化是唯一的目标。聪明的领导人知晓本国的弱点,利用别国的弱点,并预期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也会这么做。”

 

达利欧也点明了个体和媒体在面对国际事件中可能出现的“偏见”,特别是当前贫富差距加大、民粹主义愈发强势的背景下(注:达利欧在2020年6月CDF TALK论坛中展示的数据显示:目前,顶部0.1%的最富有的美国人,净财富接近底部90%的人群的财富总和,贫富差距是美国自1930年代以来的最高点)。

 

“大多数人没有与本国及他国的领导层直接打过交道。他们基于从媒体了解到的情况形成自己的观点,因而变得非常天真,并持有不合理的偏执观点。”他称,“如果报道告诉人们本国是多么道德,敌国是多么不道德,人们就倾向于接受,而大多数时候这些国家只不过利益不同,并努力将其利益最大化。”

 

过去的经验积累、对历史周期的因果总结、更多视角的直接交流,使得达利欧在当前纷繁复杂的局势中多了一分冷静,也多了一分担忧。由此,他更希望人们能以史为鉴。

 

近期,借《原则》推出绘本版的机会,本刊记者辗转联系到达利欧,希望他能就不变的原则和变化的时局分享一些新知,比如,作为个体,应该如何看待并应对局势的起伏?作为经济主体,应该如何在对抗升级、世界贸易体系遭遇挑战的背景下生存发展?作为领导者,该如何尽力争取双赢,避免两败俱伤的糟糕局面……受限于时局,达利欧挑选了其中的一些问题做了邮件回复,以提供一种理解现状的思考角度。

 

 

 

 

“长期压力测试的第一年”

 

人物周刊:除了在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中迭代原则,你怎么研究自己所关注的企业或组织的原则?

 

达利欧:我很幸运,几乎所有我想与之交流的人,我都能找到对话的机会,去了解他们眼中现实运转的逻辑,以及他们会运用哪些原则更好地应对现实。(注:《原则》一书中提到,达利欧曾和他认识的、已被证明是“塑造者”的人交谈,比如比尔·盖茨、埃隆·马斯克等,并请每人做了一个小时的自我评估。)另外,阅读和研究也启发我得出了很多有价值的观点。

 

 

 

人物周刊:在《原则》(绘本版)中,你提到,“妥善处理深思熟虑后的分歧是门艺术。”你在桥水内部实践这套原则的过程中,哪条受到的争议最大,最后是如何解决的?

 

达利欧:对人们来说,最难运用的原则往往需要他们跳出原有的思维框架,从他人的视角来思考问题,以及能够正视自己的弱点。可一旦他们开始践行这些原则,并发现这些原则能帮助他们在过去失败的地方获得成功时,这些改变就会自我强化。同时,经历过这些变化的人,还可以跟尚未经历这一阶段的同伴分享经验,让更多人获得改变的信念。

 

 

 

人物周刊:现在你希望分享一路以来积累的“原则”,帮助更多人。进入新的人生阶段,从一个成功的投资者到一个布道者,最大的挑战在哪里?

 

达利欧:我没有想到,更多地出现在公众视线中并不痛苦,反而是件愉悦的事情。我以为人们会对我进行更多的抨击,但我在这个过程中获得了许多的认可。我现在最大的快乐,就是看到自己能帮助许多人过上更好的生活。目前我最大的挑战是时间管理。做这些事情需要很多时间,而时间恰恰是我最稀缺的。

 

 

 

人物周刊:你是否和孙辈分享过新出版的《原则》(绘本版),他们是否有给你一些有趣的反馈?

 

达利欧:我们一起阅读并讨论了这本绘本,也对现实是怎样运行、如何很好地应对现实等话题进行了很好的讨论。我两个孙子现在分别是五岁和六岁,思维已经非常敏锐,并能以开放的头脑来进行高质量的对话。他们很喜欢绘画版的人物,以及画中所体现的概念。

 

 

 

人物周刊:如果让你用几个词来形容2020年,会选择哪几个词?近半年来,哪些事情让你感到担忧?

 

达利欧:我会用“长期压力测试的第一年”来形容2020年。有三件令我深感忧虑的事正在发生,历史上,这三件事同时发生都造成了极为痛苦的后果。第一,我们正步入长期债务周期的尾声,大举债务与疯狂印钞最终会导致货币体系的崩塌,人们会陷入更深的贫困(注:2020年3月以来,新型冠状病毒全球大流行,随之而来的是隔离,收入、就业和经济活动大幅下降,美国联邦政府承担了大量债务,为民众和公司提供了大量资金,美联储大量印钞,购买了大量债务。其他央行也是如此。中央银行印钞和购买金融资产的数量均接近或超过了战争年代的历史最高水平——摘自达利欧《变化的世界秩序》第四章);第二,社会财富、价值观念、政治立场的严重分化,导致国家内部出现急剧的冲突(特别是在美国);第三,一个大国的崛起,使当下的世界大国受到挑战,从而引发激烈冲突,历史上这种冲突经常升级为战争。

 

 

 

人物周刊:你对历史有深刻的研究,认为历史就是类似的事情在不断重演,许多不变的因果关系在推动事态发展。就像当年其他赢得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国家挑战此前的霸主一样,基于对这种情况的预期,中美双方都会采取一些行动。但你同时认为,这并不意味着中美之后的发展及未来的结局注定走上20世纪40年代的老路。我们能从过去的历史中得到哪些启示?

 

达利欧:我想任何知道过去的战争是多么残酷的人,都不会希望热战发生,因为几乎所有参与者都要承担战争的后果。我希望人们,尤其是中美高层能意识到这一点,集思广益,通过磋商与谈判,避免两败俱伤的最糟糕局面。同时,更重要的事情在于,能找到双方认为有价值的东西相互交易,以促成共赢,而不是俱损。我们能从历史中学到的一点是,交战这种双输方式是非常可怕的,但经常很难避免。所以,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同时,也要为最好的结果做最大的努力。

 

 

 

人物周刊:与以往相比,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你有什么具体的建议可以给到中国的年轻人么?你觉得哪些投资和人生原则可以帮助我们穿越这个周期?

 

达利欧:你拥有的机遇是你的父母和先辈未曾拥有的,要珍惜它们、利用它们。要知道你正进入一个风险与机遇并存的时代。如何才能从容应对?机敏灵活,攻守结合,不放过任何的发展良机。以史为鉴,反观历史上相似的时期;与智者对话,为你将要遇到的问题找到相应的原则。

 

(实习生包莉婷、陈媛媛、卢琳绵对本文亦有贡献)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1期 总第649期
出版时间:2020年10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