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有权也有钱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特约撰稿 陶短房 日期: 2018-01-03

近日,泰国政治乱局愈演愈烈,一些示威者喊出“不买西那瓦家族一件商品”的口号,力图在商业领域对现任总理英拉,以及站在英拉身后的前总理他信来个釜底抽薪。 与此同时,乌克兰政治危机几乎演变成内战。“被辞职”而自己仍坚称是乌克兰总统的亚努科维奇,也被一些国内外反对派人士惊曝巨额家产。 领导人的收入一直是非常神秘的,他们的财富来路各不相同,对待财富的态度也大相径庭

 

 

他信家族到底有多少钱?

英拉和他信所在的西那瓦家族是货真价实的富豪家族。支持他们的人说,他们富而有仁,因此总能在民主选举中获胜;而反对他们的人则指责“所谓民选胜利,不过是西那瓦家族用钱买来的”。

西瓦那家族祖籍广东梅县,是客家人。他信的父母都是华裔,父亲的祖籍是广东梅州丰顺塔下村。他信的中文姓名是丘达信。

其实,西那瓦家族原本并不富裕。他们的发家是从他信本人开始的。

他信成年后投身警界,因娶了高级警官的女儿为妻而一路平步青云,获得去美国东肯塔基大学深造的机会。回国后,他信官至大都会警察局副总监、警察中校。

他1987年才退出警界,可1982年就做起了买卖,显然有假公济私之嫌。不过,最初他运气不佳,几次创业失败,欠了一屁股债。辞职后,他信时来运转,先是发行了一部受欢迎的电视剧,积累了原始资金,继而投身当时算新兴产业的寻呼机业务,并涉足有线电视产业。从此,他信的生意顺风顺水,通讯和传媒成为其商业王国的基石。

他信成功的秘诀是走上层路线,利用与上层人物的关系,获得许多便利。例如,手机公司AIS如今是泰国最大的移动通信公司。但1986年起家时,他信是靠军方关系才弄到独家GSM频率的。

他信上台后充分发挥商业特长,领导泰国渡过金融危机。但在担任总理期间,他信以权谋私,不断为其商业帝国“添砖加瓦”。在政府整顿能源、电信、通讯、传媒产业过程中,得到最大好处的都是他信及其盟友。

英拉曾在美国肯塔基州立大学政治学专业获得硕士学位。回国后,她长期在曼谷经商,担任他信家族企业(AIS电信和AC房地产管理公司)的高层职位。她本人作风低调。针对她的指责,多半还是冲着其兄他信而来,认为她不过是他信的一只木偶。

他信家族到底有多少钱?

《福布斯》杂志2006年评估称,他信1994年从政前拥有约22亿美元财富,2005年其家族企业西那瓦集团资产总市值高达100亿美元。泰国法律规定,政府公职人员在商业公司中持有股份比例不得超过5%。

2010年2月26日,泰国最高法院裁定他信有罪,判处没收其全部资产760亿泰铢中的463.73亿。有人曾计算称,他信家族总资产仍有15-18亿美元,而且可能还在增值。

亚努科维奇此刻正为千夫所指,他本人已离开首都基辅的总统官邸。

那里成为示威者的乐园,和展示其“贪腐罪证”的展览馆。此前反对派领导人、拳王克利钦科指控亚努科维奇拥有多处庄园、大部分财富被隐匿在瑞士和列支敦士登秘密账户。刚刚被撬开的总统官邸也赫然展出了黄金、奢侈品等浮财。

从前总统库奇马时代起,乌克兰的财富就集中到少数受惠于旧体制的寡头手中。而在前苏联时期长期掌管国有企业的亚努科维奇,就是他们中的一员。亚努科维奇家族的总资产是个谜。美国《商业周刊》去年底估计,这个数字约为1.87亿美元,而《苏富比》杂志则估计有5亿美元左右。

富豪领导人之王室型

其实,各国现任领导人中累世豪富的不在少数。其中,最多的莫过于各国王室了。

世界上最富裕的王室是哪一家?有人说是泰国,也有人说是英国。但这两个国家都实行君主立宪制,国王只是“虚君”,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国家领导人。

福布斯财富榜上的富豪“实君”,包括文莱苏丹博尔吉亚(财富一度高达400亿美元,如今也有200亿美元),阿布扎比酋长阿勒纳哈扬(168亿美元),沙特国王阿卜杜拉(161亿美元),卡塔尔埃米尔谢赫·塔米姆·阿勒萨尼(25.6亿美元),科威特埃米尔谢赫·萨巴赫(约6亿美元),斯威士兰国王姆斯瓦蒂(约0.96亿美元)等等。

这些人大多是世袭君主,其财富积累已历几代人,因此远胜民选领导人。他们大多是靠石油和天然气等发财,不过其中一些已开始尝试“多种经营”。例如,卡塔尔和阿布扎比都开始运用主权基金进行金融、不动产和期货投资。

而斯威士兰国王则是例外。这个弹丸小国资源匮乏,国王是靠直接把国库资金划归己有来发家致富的:他设立了一个国家基金,总资本100亿美元。这个基金只有一个托管人,也就是姆斯瓦蒂本人。

他们之中最另类的,是科威特埃米尔。由于曾遭伊拉克吞并洗劫,累世财富损失惨重,一贫如洗的埃米尔为尽快让自己“扭亏为盈”,2006年刚继位,就推动立法,将原本2500万的埃米尔年薪调升至1.88亿美元。

他们大多有特别的嗜好:文莱苏丹酷爱名车,据说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豪华车队;沙特和卡塔尔王室对赛马、赛骆驼、艺术品和传媒感兴趣,还是喷气式客机发烧友;斯威士兰国王则酷爱美女,“芦苇节选妃”名声在外——也就是说,他每年理论上都会纳一名新妾。这个新妾会获得一幢住宅、一辆宝马车和一份年金。

富豪领导人之家族财富型

曾有国内媒体津津乐道于卡梅伦的“低薪”。从2010年起,他的年薪仅14.25万英镑。在英国政府里有172人比他工资高,最高的一位年薪几乎是他的两倍。

他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累世豪富,根本无需靠工资养家糊口。

卡梅伦家族有王室血统,世代从事金融业。他本人毕业后仅3年就被提拔到首相府工作,他的妻子萨曼莎同样是王室后裔,拥有121公顷的大型庄园。

英国《每日邮报》2010年统计,卡梅伦夫妇仅两处不动产价值之和,就高达580万美元。加上两个家族的财产,其身家超过5000万美元。

西班牙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也是世家子弟,其祖父恩里克、父亲老马里亚诺都是法律界大名鼎鼎的人物。2011年,当时还是首相候选人的拉霍伊进行财产申报。尽管他宣称名下银行资产仅60万欧元,但本人名下房产就多达4套(和他人联名的还有一套),被公认是当时最富裕的首相候选人。

不过,和卡梅伦因为家中富裕而刻意展现清廉形象不同,拉霍伊上台后就卷入一系列经济丑闻之中。其所受指控包括非法收受政治献金、贪污、受贿等等,反对党一直试图借此逼迫他下台,但他仍一直坚挺着。

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所在的阿基诺家族,是菲律宾最大的“地主”,仅路易西塔一座庄园,占地面积就多达6400公顷。在所谓“土改”中,阿基诺家族曾索要1亿美元的补偿金。此外,这个家族还涉足食品、地产、农业等多个领域,财富总量至今仍是个谜。

富豪领导人之权钱交易型

这类领导人中最出名的,是现任巴基斯坦总统扎尔达里。

这位总统的财富主要并非在其总统任上,而是1990年之前,其妻子贝娜齐尔·布托出任总理时所聚敛。他当时插手几乎所有的巴基斯坦官方采购,并一律抽头10%,因此获得“百分之十先生”的“美名”。布托下台后,他两度因贪污等罪名被指控,在监狱里呆了11年之久。2007年底,布托在选举集会中遇刺身亡,“百分之十先生”顶着“难属”光环,居然当选总统。轮到自己当政,他倒是“规矩”了不少,至少不再有类似丑闻传出了。

穆沙拉夫时代,扎尔达里被指控拥有多达16.8亿美元财富。

赤道几内亚总统特奥多罗·奥比昂·恩圭马·姆巴索戈,是国家元首中著名的“资深富豪”。这位1979年就当总统、如今还在当总统的总统,总资产据《福布斯》估算达到6.4亿美元。他聚敛财富的办法很简单——反腐。每次反腐,都会有大笔“贪腐赃款”落入他自己的囊中。或许觉得这样不过瘾,2003年他发动了“全国性反腐”,并借此一次性向家族账户划拨了5亿美元的“反腐基金”。

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的发家之路和姆巴索戈大同小异。穆加贝家族原本是农村手工艺人,并无一寸土地,但如今他的家族却拥有3个农庄。他的妻子格拉斯·马鲁芙被反对者戏称为“津巴布韦第一购物狂”——因为她酷爱去海外购物,甚至曾在国内遭逢大饥荒时到巴黎疯狂购买奢侈品。

南非总统祖玛也是个颇富争议的人物,在他当副总统期间,政敌指责他涉及50亿美元军火受贿案;在担任纳塔尔省长期间,他又被指控贪腐、收受回扣,身为政府官员竟拥有11间私人公司。

比较奇特的是,祖玛对许多指控供认不讳,甚至摆出“我就是拿了钱,怎样”的姿态。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许多南非底层黑人觉得,祖玛固然可能贪腐,但他的确站在穷人一边。而其他黑人精英派政客贪腐一样不少,还只知照顾工商业者的利益,两害相权,还是祖玛相对靠谱些。

富豪领导人之工资致富型

有些现任领导人是靠高工资致富的。例如,新加坡总理李显龙2011年的年薪高达218万美元,爱尔兰总理埃亨为43.4万美元,肯尼亚总理奥廷加为43万美元,奥巴马为40万美元等。

不难看出,如果仅仅靠“工资致富”,大多数国家领导人的财富不会膨胀得太过惊人。但许多政治家当选前就生财有道,家庭总资产并不低。按公布的资料推算,奥巴马家庭总资产少说也有180万美元,最多可能高达近千万美元。

他们中比较另类的是李显龙。

李显龙的父亲是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这位至今健在的新加坡资政,是总资本1000亿美元的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管理者;李显龙的妻子何晶,则是总资本630亿美元的淡马锡公司管理者。何晶本人是福布斯全球权威女性排行榜TOP5的常客。

尽管家族有的是钱,但李显龙并未像卡梅伦那样推辞高薪,反倒一次给自己加薪22%。为平息非议,他宣布将会把增加的薪水用来捐赠慈善事业。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19期 总第717期
出版时间:2022年07月04日
 
©2004-2022 广东南方数媒工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3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