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观娱乐|《脱口秀大会》 “骂男人必晋级”?

稿源: | 作者: 卢琳绵 日期: 2020-10-13

有人说,谈论地域、种族,都有人随便能给你安上一个罪名,这年头,“踩男”“仇男”才是单口喜剧的“政治正确”。真的吗?《脱口秀大会》“骂男人必晋级”?

文 卢琳绵 编辑 杨静茹   rwzkhouchuang@126.com

 

《脱口秀大会》第三季赛程已近尾声,输出强劲,频有金句出圈。但一片叫好之外,有人觉得不公。特别是当镜头扫过观众席,女性观众占比百分之七八十,弹幕有人喊“冤”:女观众这么多?刚刚那个女演员不就是在讨好女观众吗?

 

有人说,谈论地域、种族,都有人随便能给你安上一个罪名,这年头,“踩男”“仇男”才是单口喜剧的“政治正确”。真的吗?《脱口秀大会》“骂男人必晋级”?

 

在脱口秀中,“冒犯”是非常常规的形态。只是,《脱口秀大会》前两季中没有这么多女性面孔,观众接收的更多的是来自男性的冒犯和愤怒。比如,众多男脱口秀演员都有一个莫名其妙就会生气的女友。而在这一季中,杨笠、李雪琴、双胞胎姐妹颜怡颜悦都走到了赛季的后半段,提供了大量女性视角。

 

这些段子是不是输出了性别刻板印象?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但反响截然不同。王勉在一次“炸场”的表演中吐槽不愿意去见女朋友麻烦的父母,女朋友总让自己陪着看无聊的肥皂剧。几乎前后脚,杨笠因为一句“为什么男人明明看起来那么普通,但是他却可以那么自信”彻底出圈。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王勉在表演之后收获的是满堂彩,杨笠则开始面对不断涌现的恶评——讲“厌男段子”是晋级捷径。当然你可以说王勉的包装更好,话术更精巧,但也可见,一个爱看肥皂剧和有着烦人父母的女友形象,似乎比一个“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很自信”的男友形象,要深入人心得多。

 

为什么当女性抱怨男友就被指为一种“媚女”,而当男性埋怨女友却仅仅是个小小的玩笑?我们的解释听起来或许比杨笠更加“大逆不道”——错不在杨笠,怪只怪此前“杨笠们”的愤怒声音太小了。这是全社会包括女性本身对于长久以来加之于女性的刻板印象的一种无奈接受,也是女性在公共话语场中大范围失语的结果。杨笠的话之所以能够引起这么大的争论正是因为其少见和难得。脱口秀的舞台是最适合直抒胸臆的舞台,在这里,“舆论场”的意见互动意义本应大于所谓“政治正确”的意义,王勉可以晋级,杨笠同样。

 

当下,互联网的传播环境给单口喜剧和喜剧演员提出了更多的要求,一两句“插科打诨”或“人身攻击”已经无法获得真正的喝彩。高明的演员也不会依赖简单一面的攻击收割关注度,而是会在看似刺耳的话语背后隐藏一些值得反思的现象或观点一并提供给观众。从这个角度来说,容许多种声音的存在,正是一个脱口秀舞台走向成熟的一环。

 

当越来越多少数群体、弱势群体的面孔出现在喜剧舞台上时,舞台也应该报以更多元的回馈与声音。我相信,喜剧演员的追求是让观众在笑声中思考、自省;如果换来的只是一句轻飘飘的指摘“你不就是靠骂男人”,那可能这届观众,还配不上演员。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3期 总第651期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02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