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眼|假如你我成为人生的孤军

稿源: | 作者: 徐梅 日期: 2020-10-13

若你也像我,偶有成为人生孤军之叹,愿以谢晋元将军之言相励,“生死存亡,在乎自我。能奋斗,能牺牲,即能生存,舍乎此则亡。”

本刊记者 徐梅

 

采访谢晋元将军的儿子谢继民的那天早上,我特地提前半小时到了上海四行仓库纪念馆。老先生已经八十多了,无论如何不能让老人家等我。

 

时间尚早,我就在西藏北路东侧的一个咖啡馆坐下,路西就是四行仓库,走过去用不了两三分钟。端起咖啡杯的时候,我忽然反应过来,这个位置就是当年中国银行仓库——1937年这里属于英美租界,当年10月31日凌晨,在坚守四行仓库四天四夜后,“八百壮士”奉命撤出,第一站就是撤到这里。

 

今天几分钟就可以从容通过的一条窄马路,“八百壮士”撤出时,由于日军狙击火力猛烈,6人牺牲,16人负伤(也有“9人牺牲,13人负伤”的说法)。四行仓库居高临下,日军不敢在地面作战,便在曲阜路挖了地堡,用机关枪从地堡里扫射。我从曲阜路地铁口往四行仓库走的时候,想到这段,脚脖子就凉飕飕的,赶紧快走几步。

 

早晨的咖啡馆香气怡人,而谢晋元和四百多淞沪会战最后的守军,无助地在这里僵持了两个多小时后,最终迫于上峰命令,忍痛交出武器,自此开始了他们被迫滞留租界的孤军生活。

 

采访之前,我已经读了谢继民先生写的那本《我的父亲谢晋元将军》,尤其喜欢附录的谢晋元日记摘抄。谢晋元将军行文练达,真实敞亮。退入租界,诸事萦怀、忧患于胸,他一直深受重度失眠症所苦,他在日记里写道,“强暴凌辱,与时日而俱增;公理正义,以岁月而消沉”,“艰难岁月,不知所终”,但在官兵面前,他始终是革命军人人格的典范,在他的治理下,孤军营内凌晨4点半吹起床号,晚上9点吹熄灯号,内务、学习、锻炼,秩序井然。

 

他的远见最令我钦佩。战事胶着,局面不利,不少官兵失去前途盼望,意志消沉,他却在孤军营的铁丝网中看到抗战必胜,手下官兵虽无法参战,但应该爱惜光阴,为未来储备知识技能。读到他在孤军营中创办学校、工厂那部分时,我激动不已,这样的人,放在任何时代都是一个人物啊!

 

当我坐在谢继民老先生面前时,看着陪同他一起来的谢晋元将军的孙女谢骏,我心里非常不平静,口罩遮着大半张脸,看上去可能还算镇定,但是采访中,两次落泪,做记者二十多年,这样的情况并不多见。

 

我很高兴,甚至珍惜自己有这样的感受。此前一天,我采访四行仓库修缮工程总工程师唐玉恩老师,也是特别受益。

 

唐老师76岁了还在工作,建筑师当真是一辈子的职业。她穿着建筑师最爱穿的黑色衬衫,戴一块腕表,极其干练职业。

 

她给我打印了一份历史资料,在谈四行仓库西墙修复前,先就着一张30年代的英文老地图给我细细讲了上海沿黄浦江和苏州河的两条经济带。四行仓库修复工程已经完工多年,但她至今还在收藏关于淞沪会战和“八百壮士”的剪报,“做很多超出职业需要的工作”, “我从来不觉得建筑师只是一份为甲方服务的工作,建筑不仅属于业主,它还属于城市和社会,建筑师是一个具有公共价值的职业。”

 

她非常欣赏谢晋元将军,赞叹他的职业,“军容整齐,绝无败相。”我也真是喜欢她,甚至觉得跟她一起的那个下午,所见所闻坚定了自己的职业信念,以及要更加努力和认真,“超出工作需要”地做事。

 

若你也像我,偶有成为人生孤军之叹,愿以谢晋元将军之言相励,“生死存亡,在乎自我。能奋斗,能牺牲,即能生存,舍乎此则亡。”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3期 总第651期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02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