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吉尔吉斯斯坦辞职的总统和未完结的纷争

稿源: | 作者: 赵灵敏 日期: 2020-10-31

围绕着新一轮的议会和总统选举,吉尔吉斯斯坦各方的新一轮博弈业已展开。热恩别科夫的辞职是不是以退为进的金蝉脱壳之举?吉尔吉斯斯坦的政局会如何发展?谁将是这一轮博弈最后的胜出者?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特约撰稿 赵灵敏 编辑 黄剑 hj2000@163.com

 

2020年10月15日,62岁的吉尔吉斯斯坦总统热恩别科夫发表声明称,由于无法控制局势,他也不想作为引发流血冲突并朝自己公民射击的总统,因此决定辞职。而正是在三年前的同一天,热恩别科夫以54.22%的得票率赢得了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选举,他的前任和当时的亲密战友阿坦巴耶夫因此成为吉尔吉斯斯坦独立后首个“平安着陆”的民选总统。两人的合作无间让人一度以为,吉尔吉斯斯坦已经摆脱了“后任清算前任”的政治悲剧。然而事实证明,这不过是一个新循环的开始。

 

吉尔吉斯斯坦与中国西北边境接壤,汉武帝时被纳入汉帝国,唐朝曾在这里设立安西都护府,治所是碎叶城,大诗人李白就出生于此城。吉尔吉斯斯坦在元代属于察合台汗国的一部分,到清朝时再次纳入中国版图,其东部和南部大部分地区属于当时的中国新疆,西部属于清朝藩属国浩罕汗国。

 

1864年10月7日,俄国强迫清政府签订《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强行割让新疆西部44万平方公里领土,其中包括现今吉尔吉斯斯坦的大部分土地;1876年浩罕汗国被沙俄吞并,原属中国的吉尔吉斯全部土地被沙皇俄国吞并。

 

吉尔吉斯斯坦后来成为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产生过的最著名人物是苏联元帅米哈伊尔·伏龙芝,其首都比什凯克在1926至1991年间就叫伏龙芝市。苏联时期,各加盟共和国之间有明确的经济分工,吉尔吉斯斯坦主要发展农业和矿业,种棉花,养羊,开采库木托尔金矿。另外,该国水资源丰富,境内有好几个大型水电站,电力供应充足。这样残缺的经济结构,在苏联一国之内的分工体系下不成问题,而一旦独立成一个国家,问题一下子就严重起来。

 

苏联解体后,吉尔吉斯斯坦独立至今,粮食一直不能自给自足。目前,吉尔吉斯斯坦人口480万,人均GDP1200多美元,属于发展程度比较低的国家。其国民收入有一半来自海外侨汇,特别是在俄罗斯打工的国民的侨汇,因此经济上对俄罗斯依赖很深,俄语是官方语言,也是国民生存的必备外语技能。疫情之下,出国打工的人大大减少,很多家庭收入骤减,生活水平急剧下降。在吉尔吉斯斯坦的人口中,17岁至35岁的青年人口约占总人口的40%,当国内出现问题时,基数如此之大的青年人,极易被煽动走上街头。

 

吉尔吉斯斯坦还有一个特殊之处就是南北差异。天山山脉横亘在这个国家中间,将其分割为南北两部分,从位于北部的首都比什凯克经陆路前往历史悠久的南部重要城市奥什,要翻越三座海拔3000米以上的雪山,这种地理上的隔绝状态,造成了南北两部分截然不同的政治经济文化风貌。加上19世纪时,为争夺浩罕汗国的支配权,吉尔吉斯斯坦南北两大部族(以萨雷巴噶什为代表的北方部族与在南方占统治地位的奥什部族)之间的争斗就从未间断过,由此确立了南北部族对立的基调。这样一来,理解南北差异就成了剖析吉尔吉斯斯坦很多问题的切入口。

 

自独立以来,吉尔吉斯斯坦共产生了5位总统,虽然结局大多不好,但其更替都默默遵循了南北轮流坐庄的权力分配秩序。而在热恩别科夫任内,这一秩序曾两次受到重大挑战。2018年上半年,热恩别科夫和前任总统阿坦巴耶夫之间的友谊破裂,吉尔吉斯斯坦当局指控来自北方的阿坦巴耶夫涉嫌腐败、非法释放犯罪组织头目、在家乡非法侵占土地建造宅邸等5项罪名。2019年8月7日晚上,特种部队前往阿坦巴耶夫位于首都比什凯克市郊的宅邸,对其实施抓捕行动,遭到了阿坦巴耶夫支持者的抵抗,轰动了国际社会。

 

2020年10月4日,吉尔吉斯斯坦举行了议会选举,和来自南部的总统热恩别科夫走得近的4个政党得票领先,将进入议会,此结果让很多北方人觉得,这是热恩别科夫对南北轮流坐庄格局的另一次挑战,因此非常不满。当天晚上,比什凯克爆发大规模抗议,抗议者冲击多处国家机关,劫狱将监禁中的前总统阿坦巴耶夫和前总统顾问扎帕罗夫救出,时任总统热恩别科夫被迫转移到秘密场所。选举结果很快被宣布无效,抗议者随即接管议会和政府,时任总理辞职,政府解散,被救出的扎帕罗夫被部分议员提名为新总理。

 

按照吉尔吉斯斯坦宪法,在总统不能履职的情况下,议长成为代总统的第一顺位人选。前一天才当选、刚刚上任几个小时的新议长伊萨耶夫就这样成了代总统。但这都还不是最终结局,又过了几个小时,伊萨耶夫宣布辞职,代总统位置交给了第二顺位人选、新上任的政府总理扎帕罗夫。而在新的总统大选之前,需要先举行议会选举。由于此前的议会选举已经被宣布无效,按照吉尔吉斯斯坦宪法,新一轮议会选举应在60天内举行,预计选举日期将于11月6日之前公布,议会选举结束后,才会举行总统大选。

 

刚刚过去的半个月,吉尔吉斯斯坦政局已经经历了几轮翻转。接下来的半个月,扎帕罗夫是否真能控制住局势,各方仍在观望。按照吉尔吉斯斯坦现行宪法第68条第2款,成为代总统的人无权在提前进行的总统大选中获得提名,如果本条规定得到遵守,意味着目前大权独揽的扎帕罗夫已在接下来的总统大选中自动出局。

 

围绕着新一轮的议会和总统选举,吉尔吉斯斯坦各方的新一轮博弈业已展开。热恩别科夫的辞职是不是以退为进的金蝉脱壳之举?吉尔吉斯斯坦的政局会如何发展?谁将是这一轮博弈最后的胜出者?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3期 总第651期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02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