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明·拉舍特:默克尔政治阴影下的总理候选人

稿源: | 作者: 本刊记者 王佳薇 日期: 2021-06-01

​拉舍特被视为温和派,外界将他称作“男版默克尔”。在政治外交中,他奉行的中间派政治路线与默克尔的务实风格也相吻合。2021年1月初基民盟举行党主席选举时,拉舍特被视为“默克尔路线”的继承者。

2021年是德国的大选年。执政16年后,总理默克尔即将退场,人们关心她留下的政治遗产会以怎样的形式被继承。临近5月,这个答案似乎正在揭晓。

当地时间4月20日清晨,经过近七小时的夜间讨论后,默克尔所属的联盟党宣布推举基民盟主席阿明·拉舍特(Armin Laschet)为总理候选人,参与将于9月26日举行的德国联邦大选。对手基社盟的马库斯·索德尔(Markus S?der)退出竞选,并表示尊重这项决定。

这是一场激烈的对决。两位候选人沟通失败后,联盟党(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最高委员会展开了辩论与投票。当所有眼睛都注视着这一结果时,分裂也在加剧。一部分基民盟成员公开表达了对索德尔的支持,包括德国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等人。这种支持声将拉舍特置于一个尴尬的位置,也破坏了后者在党内的威信。

对拉舍特来说,获得入场券并不轻松。在结果公布的当天,民调机构Forsa的最新数据显示,只有4%的受访者认为拉舍特具有强大的领导力和活力,而对手索德尔的支持率则高达57%。

拉舍特虽然已经成为总理候选人,但他竞选之路上面临的权力斗争结束了吗?如果顺利赢得9月的联邦大选,他领导下的德国又将会是什么样的呢?


“男版默克尔”

1961年,拉舍特出生于德国亚琛市(Aachen)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家庭,父亲最初是一名煤矿工人,后来转行成为教师。

亚琛位于德国西部,拉舍特生活的社区瓦隆大区毗邻比利时与荷兰边境,因此,他也能说一口流利的法语。他的童年生活被教堂占满了。也是在这里,拉舍特遇到了自己一生的伴侣苏珊娜(Susanne)。

人们习惯将拉舍特描述为Heimatbewusst,在德语中,这是指有家庭意识的人。如果不是从政,拉舍特大概率会一直生活在瓦隆大区一幢朴实、不失现代的房子内。当地媒体称,除了在慕尼黑和波恩求学期间,拉舍特的私人生活只围绕着他所生活的社区几公里的范围内展开。这与他后来掌管德国人口第一大州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以下简称“北威州”)形成强烈的反差。

值得玩味的是,拉舍特一开始没想过从政。高中毕业后,他先后在波恩大学、慕尼黑大学攻读法律专业。这期间,在身边友人的不断劝说下,他加入了基民盟。1987年,拉舍特通过了德国国家司法考试。此外,他还接受了三年系统的新闻训练。大学毕业后的前几年,他主要任职于媒体机构。

1994年,拉舍特成为德国国会议员,开启自己的政治仕途。他乐于接受新思想与不同立场,在政坛拥有许多朋友。同时,身为1990年代的年轻议员,他也成为基民盟首次与绿党代表会面的成员之一。在政治谈判中,拉舍特常常被评价为人谦逊且公平,“你通常会和他相处得很好”,德国社会民主党(下称“社民党”)议员乌拉·施密特(Ulla Schmidt)说道。后者与拉舍特相识已有35年。

重要的是,拉舍特知道如何释放善意,他的传记作家托比亚斯·布拉西乌斯(Tobias Blasius)和莫里兹·库珀(MoritzKüpper)认定这是他成功的主要秘诀之一。

拉舍特对外来移民有着极为宽容的态度。几乎可以说,他是基民盟党内第一位积极拥抱“德国是移民国家”这个概念的人。一位曾任职于拉舍特手下的土耳其移民补充道,“拉舍特在移民社区中有着很高的威望,因为他是认真地在听他们(外来移民)说什么。”

2015年夏天,欧洲爆发难民危机。来自叙利亚、厄立特里亚、伊拉克的难民逃离家园,前往欧洲。现任德国总理默克尔决定开放边境,接受难民的避难申请。这一极富争议的决定在基民盟内引发强烈反对,拉舍特却始终积极地拥护默克尔。

拉舍特被视为温和派,外界将他称作“男版默克尔”。在政治外交中,他奉行的中间派政治路线与默克尔的务实风格也相吻合。2021年1月初基民盟举行党主席选举时,拉舍特被视为“默克尔路线”的继承者。

2020年,接受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专访时,拉舍特正面回应了这一评价。“我决定自己的政治路线,如果德国最大的联邦州和德国政府携手解决最重要的问题,这无疑对该地区有利。而且,一位基民盟州长支持一位基民盟总理的政策也不足为奇。”

回顾自己的政治生涯,拉舍特说,政治不仅仅是对话,倾听同样重要。“倾听、决策、行动——这些准则一直影响我至今。”这些反思与默克尔主张以共识为导向的政治方针不谋而合。

2017年,拉舍特当选为北威州州长。同一年,默克尔声称自己不再寻求连任机会。评论人士将此形容为“基本上是一个时代的结束”。默克尔长达16年的任期结束,由谁继任成为德国政治中悬而未决的问题。


▲2020年8月18日,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首府杜塞尔多夫,默克尔(左)和拉舍特抵达记者会现场 图 / 新华社

起初,拉舍特并非总理候选人的首选。默克尔属意的接班人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通称AKK)宣布辞职后,基民盟内党魁之争箭在弦上。

相较于两位竞争对手,拉舍特更接近传统基民盟内的政治人物。他是联合政府(Grand Coalition)的积极维护者,时常游走于党内保守派与更为左派之间,希望取得绿党以及社民党的支持,从而调和相对极化的政治主张,以期延续“默克尔路线”的辉煌。尽管反对同性婚姻等议题,但他试图将自己呈现为一个更具自由主义倾向的天主教徒。

也许是由于矿工家庭的出身,拉舍特善于构建与普通人之间的联结。在基民盟公布党主席选举结果前的发言中,他强调了自己这一身份标签:“在地下1000米的矿井中,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人们可以彼此依赖。”最终,拉舍特在2021年1月以521票成为基民盟党主席。


一场两败俱伤的角斗

拉舍特从未掩饰过自己的政治野心。还在竞选基民盟党主席时,他曾雄心勃勃地表示,一个能在拥有1800万人口的联邦州成功执政的州长,也可以担当总理之职。

按照德国的政治传统,基民盟的党主席通常被视为联盟党候选人参加总理竞选,但这场关于候选人的竞争从一开始就不平常。起初,巴伐利亚州州长索德尔因在疫情中行事果断、有力而得到关注。4月11日,索德尔释放出想要参与竞选的信号后,支持率逐步攀升。索德尔所属的基社盟多数人表示支持他参选。

对这些议员而言,拉舍特和默克尔走得太近,“过于亦步亦趋了”。他们希望通过索德尔探索一些新气象。

索德尔宣布角逐候选人的隔天,北威州首个基民盟地方协会杜塞尔多夫(Düsseldorf-Lierenfeld)公开发布声明称支持索德尔作为联盟党的总理候选人。“索德尔具有超凡魅力,我们相信他能应对这场危机。”协会主席克里斯蒂安·吕茨(Christian Rütz)说。

随着时间推进,人们愈发难以从这场角斗中看到确切的结果。焦灼的情况贯穿始终。

在民意测验中,索德尔一次次提交了令人满意的答卷。民意研究机构Civey联合《明镜周刊》的调查显示,北威州州长拉舍特的支持率远远落后于巴伐利亚州州长索德尔。与此同时,基民盟内部多数派并不愿意放弃具有长期从政经验的拉舍特。两位候选人不断催促着早日有结果,联盟党陷入一阵混乱。

据德国媒体报道,候选人结果公布的前两日,4月18日,拉舍特与索德尔在柏林秘密协商,谈话最终因无人愿意退出竞争无疾而终。

“这不是开启选举年的好兆头,”柏林自由大学的政治学家法斯(Thorsten Fass)教授说,“无论谁竞选成功,这场斗争造成的撕裂必须尽快修复。”

拉锯战持续了近十天。值得注意的是,候选人的结果并非通过党内普选产生,而是依据“共识民主”的政治文化,由党派高层内部推举产生。4月20日,经长达7小时的视频会议(受疫情限制)辩论投票,拉舍特最终以获得31票的支持结果赢得这场角斗的胜利。

面对记者提问,拉舍特一再强调:“目标是赢得此次选举,(这个目标)只有在团结一致的情况下才能实现。” 每个人都不能否认索德尔的受欢迎度。与前者相比,拉舍特则是更利于团结的选择。


▲2021年4月19日,德国柏林,拉舍特向媒体讲话后离场 图 / 人民视觉

现任执政党的联盟党是一个政党联盟,由基民盟与基社盟组成。基民盟广泛活跃于德国的15个州,而基社盟仅在巴伐利亚州活动。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杨解朴看来,拉舍特与索德尔的竞争“实际上是基民盟与基社盟之间一场政治力量的博弈,因为是15:1,基民盟的力量肯定要比基社盟大得多。联盟党从总体上考虑,基民盟的未来其实占到联盟党未来的最主要部分。”

“拉舍特的胜出符合联盟党未来的发展方向。”作为德国政坛里重要的政党之一,联盟党内保守派与中间派的斗争、矛盾自默克尔执政后的几年内已经显现。受疫情影响,人们对国内疫苗接种起步缓慢感到不满,这加剧了两派之争。“要保证联盟党未来的发展,肯定需要一个稳定的党主席领导。”杨解朴说。

如若从这点考虑,毋庸置疑,拉舍特是不二人选。尽管民调一直走低,但拉舍特在同索德尔的拉锯战中收获了昔日对头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uble)的背书。在四个月前的党魁之争里,沃尔夫冈一度积极支持拉舍特的劲敌梅茨 (Friedrich Merz)。“这体现了拉舍特较强的政治动员能力和谈判技巧,去获得一些人的支持。”杨解朴补充道。


进步主义与保守主义之争

当基民盟与基社盟为候选人的选拔摇摆不定时,绿党提名安娜莱娜·贝尔博克(Annalena Baerbock)为总理候选人。在公开演讲中,这位从未在政府任职的女性承诺为德国带来一个新开始。几个月前,社民党确定了财政部长奥拉夫·肖尔茨(Olaf Scholz)为候选人代表。

2021年9月,几位候选人将共同角逐德国总理之位。

4月20日,联盟党公布拉舍特为总理候选人当天,Forsa 公布的民调数据显示,联盟党的优势不再,绿党、联盟党与社民党的支持率分别为28%、21%和13%。联盟党创下了自2013年以来的最低民意支持纪录,这也是近几个月来各政党支持率的排列顺序首次发生变化。

就政治主张而言,绿党更关注环保、数字化、能源转型等议题,在国际关系中持偏激进、强势的态度,深受德国年轻人的认同。在德国之声的街边访谈中,45%的德国年轻人提到气候保护是德国目前的首要任务。谈到正在进行的候选人提名,受访者普遍更倾向于与绿党站在一起。至于联盟党,则被视为不够进步的象征。“这个叫拉舍特的,他给人感觉有些保守”,“他就像墙头草”,“在我看来,他的眼光太落后了,不能为我们现在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

拉舍特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在4月20日的公开发言中,他强调:“在新冠疫情之后,更多的创新、自信和更少的官僚主义是必要的。”

尽管拉舍特还未公布自己的总理竞选纲领,但众多新闻报道已呈现出他的工作重心。4月27日,拉舍特宣布将昔日对头梅茨纳入自己的竞选团队中。他希望借助梅茨在金融方面的专长,共同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问题。

在此前竞选党主席时,拉舍特还请来卫生部长斯潘(Jens Spahn)加入自身阵营。“斯潘也会竭尽全力配合拉舍特的工作,整体上对疫情的控制比较有利。”杨解朴分析道。

绿党连日走高的民调数据似乎并未打击到联盟党内的主要领导人,又或者说,他们至少没表现出挫败感,并仍对结果信心满满。“联盟党最有机会拿下总理府。”接受《桑塔格报》采访时,索德尔说,“绿党只考虑激进的环境保护,却不在意背后可能造成就业机会下降的后果。自民党只考虑市场利益,不在乎可持续性发展。关键问题是,谁能最好地将生态与经济问题结合。”

一场关于进步主义还是保守主义的争夺赛正在拉开序幕,对德国而言,2021年将是充满不确定性的一年。联盟党是否能与绿党共同组阁,也将影响着变化莫测的德国政坛。

唯一确定的是,从现在开始,紧张的局势将持续下去。

(本文参考信息和数据来源:《纽约时报》、德国之声、《明镜周刊》、Politico新闻网站、《卫报》)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1 第29期 总第687期
出版时间:2021年09月27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