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信】我不是合格的父亲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日期: 2018-01-03

父爱的器局,这是个深邃的哲学话题。父爱的前提是爱,没有爱是不行的,只有爱是不够的,深以为然

我不是合格的父亲

  父爱的器局,这是个深邃的哲学话题。父爱的前提是爱,没有爱是不行的,只有爱是不够的,深以为然。

  怎样的父亲才算是合格,似乎没有既定的答案。

  过了60岁之后,偶尔回顾自己曾经的人生,我深深觉得,自己不仅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也不是一名合格的父亲。

  承担、行动、牺牲、忍耐,多半的父亲基本上是可以做到的。但气概、胸怀、智慧,还有更多的父亲却未必然。

  和大多数必须养家糊口的父亲一样,迄今为止,我和孩子独处的时间,照顾她的时间,以及对话沟通的时间,其实并不多,时至今日,我还在四处奔波,还在为自己的理想和目标奋斗不止,家庭处于“完整的缺损”,这不仅仅是我,恐怕也是大多数中国男人的真实写照。

  我不是合格的父亲,实在没有资格奢谈父爱的器局。

  真心抱歉。

 ——杨锦麟

(香港资深媒体人,锦绣麒麟传媒创办人)


《米鹤都 记录红卫兵一代》

  在当代中国,没有哪一个群体比“红卫兵一代”命运更为特殊了,他们始终伴随中国现代政治而跌宕起伏。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在与这个国家成长的历程中,他们既是实验者,是施暴者,也是牺牲者。今天我们对这段历史的研究,很难做到不带情感色彩的超脱,从而也就难以完全客观。对这样一代人作出一个合乎实际的理性评判,既要拥有大思想家的哲人睿智,也需要大历史家的春秋笔法。史上不缺乏这样的人杰,现在我们迫切需要做的,是呈现、保留更多当时的真相。

——老板来斤橘子(四川读者)


  虚伪、不真诚和明哲保身,是“文革”留下的最大遗产,不管好人坏人,都在干坏事。看了很多老先生的传记或专访,当谈到在“文革”中被打被害时,也都为生者讳而语焉不详,更不会指名道姓,这其实是为当年的迫害者搭了一个保护伞,再延伸就是好人继续害了好人,坏人永远逍遥于道德乃至法律之外。

——危言规划(新浪网友)


  这一段历史的真相仍是值得追寻的第一要点。由于各种原因,我们现在对那段历史,了解并不算很清晰,很多年轻人只知“文革”、“红卫兵”这些概念,对于事件的起因、经过、惨烈程度,说不出更多来。陈小鲁道歉,宋彬彬道歉,引起波澜,出现各种评议的声音。无论如何,从一个民族的自省角度看,不论他们过去做过什么,他们现在的发声,对于人们重视、挖掘这段历史,都会起到一个很好的助推作用,这是好事。希望米鹤都能得到更多的支持,也希望更多的人成为米鹤都的同道。

——路小尘(新浪网友)


《黄玉彪 举报贿选这一年》

  黄玉彪认为,一个企业家不懂政治,就等于没有灵魂,因为在政治上把握比较牢,所以才敢举报。他的确拿捏得很好,既让事情引起多方关注,又不至于上演悲情一幕。他是懂政治的。只是不知道,如果衡阳贿选人大案没有捅破并受到惩处,黄玉彪这件事会怎样?

——海天长云(广州读者)


《蓝英年 俄罗斯文学点灯者》

  长期以来,一讲起苏联文学,我们就想起社会主义和现实主义,想起英雄人物和理想生活,似乎这些就是苏联文学的全部。但在这些主流之外,还有一部分具有相当高艺术水平的作家作品,长期处于意识形态的阴影之下,不被人所知。而以蓝英年先生为代表的一批学者,正以批判反思的思想锋芒,试图拨开笼罩在苏联文学上的层层迷雾,还原历史真相。这不仅打开了苏联文学研究的新局面,对于中国读者长期被框定的阅读视野来说,也是大有裨益。

——曾考拉(新浪网友)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27期 总第725期
出版时间:2022年09月12日
 
©2004-2022 广东南方数媒工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3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