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奉山神的民族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谢佩霞 聂阳欣 日期: 2021-07-26

图  谢佩霞  文  本刊记者  聂阳欣   编辑  方迎忠 郑洁 rwzkphotos@vip.163.com 2021年3月13日,舍得乡白泥塘村,两名妇女在种苹果树,这是村里引进的一个种植项目 2020年11月19日,双龙营镇野猪塘村六湾坡屯,两名妇女在地里收南瓜 在历

图  谢佩霞  文  本刊记者  聂阳欣   编辑  方迎忠 郑洁 rwzkphotos@vip.163.com

2021年3月13日,舍得乡白泥塘村,两名妇女在种苹果树,这是村里引进的一个种植项目

2020年11月19日,双龙营镇野猪塘村六湾坡屯,两名妇女在地里收南瓜

在历史记载里,僰人一度失去踪影。这个与荆棘为伴、勇武善战的民族,因为不服从明王朝推行的“改土归流”制度,遭到明朝军队围剿和镇压。在僰人曾经的聚居地四川宜宾兴文县建武城,至今保存着几块明朝碑刻,记述了明王朝的胜利与僰人长达170余年的抗争。

上世纪80年代,一些学者注意到云南省文山州丘北县的一支少数民族,他们被归入彝族,但始终自称为僰族,在婚丧习俗和娱乐方式等方面都与川南僰人有诸多相似之处。2008年的官方统计显示,丘北县僰人共分布于全县6个乡镇的44个自然村,其中有25个纯僰人居住村寨和19个与其他民族杂居的僰人村寨, 僰人总人数近七千人。

丘北僰人依然生活在悬崖天堑环绕的大山深处,土地被山势分割成小块,种植耐旱的生姜和南瓜。今年他们引进了苹果树种植。

灰白冷峻的山岩反而让丘北僰人更加向往浓烈丰富的色彩。僰人的民族服饰色彩明丽,用彩线绣成各式花边与图案,女子戴独特头饰“鸡冠帽”,帽围缀满彩珠和海贝。男性的服装逐渐汉化,年轻的女性只在节日时穿着民族服饰,但老一辈的女性依然把民族服饰当成日常。白泥塘村村民赵兰真的民族服饰都是自己手工缝制和刺绣的,她的手很巧,所制衣服入选过“云南民族传统服饰展演”。

僰人善歌舞,几乎人人都会跳一种被称为“跳乐”的舞,动作简单,仅仅由跨步和击掌两个动作构成,配上月琴的律动后,显现出强劲的生命力。每逢节日或喜事时,村寨在入夜后燃起篝火,男子弹奏月琴,众人围成圆圈踏足击掌,边唱边舞。赵兰真的丈夫李自华有一把用了多年的月琴,琴身用红、黄、绿三色彩漆绘上图案和两条龙纹饰。

“跳乐”也是僰人青年男女的社交场合,双方自由恋爱。举办婚礼时,男方去女方家里迎亲,双方的亲友需要你来我往地对歌,在女方家门前要对“开门歌”,启程时对唱“送亲歌”。结婚不拜堂,没有繁琐的仪式,而会在一起“跳乐”。

僰人祭祀祖先也用唱歌的方式,唱的是另一种低沉的曲调,由担任“祭师”的角色小声颂唱。赵红军家是白泥塘村的大家族,祭祖举办得隆重而有仪式感。祭祖当日,女人们盛装打扮,男人们杀鸡宰鸭。准备好一切所需物品后,“祭师”带领赵家族人来到村寨周边一座山前,搭天梯,取祖棺——祖棺在悬崖峭壁之间的一处洞穴里。

僰人有一套独特的丧葬习俗,实行“洞穴葬”,他们不筑坟堆,不立墓碑,而是将逝者的“灵魂片”放入祖辈选定的悬崖洞穴。“灵魂片”是在人之将死时制作的。族长取一块薄铜片放在逝者的脸部上方,剪一幅宽约4厘米的半身像,刻上眼鼻口。这一过程称“取灵”,剪出的铜片像就是死者的“灵魂”。遗体埋葬土里,不做标记,不再祭扫,“灵魂片”等待祭祖时放入洞穴。

祖棺抬下来后,赵家人将它放在青钢梨树叶铺成的祭坛上。仪式开始了,祭师先唱祭歌,用一只公鸡和一只母鸡来祭拜。随后赵红军的二哥赵合明取出祖棺内的“灵魂片”,用清酒洗灵,清点数量后放在草纸上晒太阳,摆上供品祭献,众族人行下跪礼。礼毕,赵合明把包裹好的灵魂片放入祖棺内,背着祖棺爬上天梯,重新安放在洞穴里。

在六七十年代农村破除“四旧”时,僰人被禁止实行“洞穴葬”,一些家族渐渐遗忘了祖棺所在洞穴的位置,无法祭祖,从那之后,僰人村寨逝者也都改为土葬。

僰人为什么要不辞辛劳地将棺木搬上悬崖?很难找到确切的解释,一种说法认为这是源于他们对山神的崇拜。僰人认为山是神灵的寄居之所,山神主管着人世祸福。

很少有民族像僰人这样纯粹地信仰着山神,无关珍禽草药,不涉世俗利益,他们世代居住在深山里,接受大山带来的贫瘠,一如他们接受大山赐予的安稳。

每年农历二月初二是白泥塘村祭山神的日子,整个祭祀活动持续两三天,村里家家户户派一个男丁,每人带着一只公鸡到山前参加集体祭拜,之后各家各户再举行单独祭拜。现在一些年轻人也开始走出大山,去外地做工,但逢祭祖和祭山的日子,很多人还会回到村里。

2021年3月26日,树皮乡倮子地村,来自吊井坝村的新郎带来乐手在女方家门前吹号,为婚事营造喜庆气氛

2021年3月27日,腻脚 乡吊井坝村,朱家和倮子地村李家的婚礼,婚车遇到了一辆牛车

节日喜庆时妇女们脚穿鞋头翘起的绣花鞋

2021年3月16日,野猪塘村大竹菁新寨,男方赵家和官寨乡山心村杨家的婚礼,亲人们为新郎新娘披上红毯,送上祝福

2021年3月16日,山心村,女方杨家的婚礼酒席

2012年11月17日,野猪塘村,一名僰人老者穿着传统的僰人服装

2021年3月14日,白泥塘村,村中心的舞台是人们饭后的休闲场所

2020年11月24日,白泥塘村,60岁的赵兰真

2021年1月10日,白泥塘村地处大山里,村里手机信号比较弱,需要到村头或者开阔的地方信号才好。35岁的孙学丽是从邻村嫁过来的。虽然天气寒冷,她依然坐在屋外玩手机

2020年11月21日,野猪塘村,送葬队伍

2017年11月27日,祖棺内祖先的“灵魂片”。一般在死者行将咽气的时候,由族长取一块薄铜片放在死者脸部上方,迅速剪一幅宽约4厘米的半身像,刻上眼鼻口。这一过程称“取灵”,剪出的铜片像就是死者的“灵魂”,俗称“灵魂片”

2017年11月27日,白泥塘村,赵红军家是村里的大家族,祭祖隆重且有仪式感。他们在放祖棺的悬崖上做了一条天梯,让族人爬上去取祖棺

2018年11月17日,赵家人在晾晒灵魂片期间举行祭拜仪式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1 第29期 总第687期
出版时间:2021年09月27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