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父辈在船上居住,我从小在船上玩水长大,成家立业后在船上生儿育女。

稿源: | 作者: 图 / 唐辉吉 文 / 陈媛媛 日期: 2021-07-26

“我们父辈在船上居住,我从小在船上玩水长大,成家立业后在船上生儿育女。今年我55岁,没想到我们全家都上岸生活。”

广西壮族自治区首府南宁市,有一条迂回曲折泻入珠江水系的“母亲河”——邕江。

21世纪初,邕江上游西乡塘区石埠三津渡口到三岸大桥沿岸,还居住着242户船民。他们常年生活在船上,衣食住行都在船上,迎亲娶嫁也不例外。发洪水时,船民们毫不畏怯,稳稳当当地将船只的绳索绑在岸边的铁桩上,心里念着水涨船高的道理,人照样住在船舱里。船是他们最宝贵的家当。

这里的船民祖祖辈辈的营生都是打鱼、水上运输、江边种菜、养鸡养鸭。后代渐渐上岸,过上水陆交替的生活。船民似乎与城中人隔着一层,自成一个小小的社会,年轻一代的船民来自各行各业,干着不同的行当,有打渔的、当保安的、摆烧烤摊的、开出租车的,也有白领、做水上运输的小老板……他们的住家船也许从外面看有些破烂,但船舱里他们从不穿鞋进入,收拾得干净齐整。夏日江水凉快,他们会随时跳入水中畅游。

平静的生活终于彻底改变。2012年9月的一天,船民麦永林收到了市里有关水上人家上岸生活的通知。“我们父辈在船上居住,我从小在船上玩水长大,成家立业后在船上生儿育女。今年我55岁,没想到我们全家都上岸生活。”

更多的船民担心上岸后住在哪里、靠什么谋生。他们中的一些人曾经碰上体制改革,失去了工作,复又靠江水吃饭,如今再度失去依傍。后来,当地政府为船民们补贴安置房、提供就业岗位。为了保护邕江水质,人们陆陆续续上岸了。

 


▲2012年10月26日,邕江岸边停泊的渔船

▲邕江整治前,船民在岸边的小菜地里摘菜

▲邕江整治前,渔民向市民售卖渔获,旁边的女士正准备下水游泳

▲邕江整治前,洪水来袭,邕宁区蒲庙一名小孩骑在狗背上玩水

▲邕江整治前,船民吴金水的女儿在船上写作业,奶奶在一旁看手机

▲邕江整治前,邕宁区蒲庙水上人家婚礼接亲船,前来迎亲需要对歌才能上岸接新娘

▲2012年,船民农善新说:“我们几代人生活在船上,上岸怕找不到工作。”政府专门为水上人家开设了一场招聘会,他正为是否能找到合适的工作发愁

▲2012年,朱丙忠夫妻在船上以维修理电机为生,打鱼是他们的副业。维修一台机动船的电机组收入200元

▲2012年,南宁为整治邕江河道上的船家,实行政府补贴动员上岸,一名男子正想着选个吉日搬家

▲2012年,麦永林 (左三) 一家和另一家船民搬到平西村出租房,在各自的房间吃中午饭

▲2020年10月3日,邕江两岸建起了江滨公园。这是桃源桥到凌铁桥河段的江岸绿化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1 第29期 总第687期
出版时间:2021年09月27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