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桥底的日与夜

稿源: | 作者: 宋金峪 日期: 2021-10-16

21岁的郭海东喜欢琶洲桥底的滑板世界。对他来说,桥底的灯光自带“舞台滤镜”,四个大桥墩带来的舞台感独一无二。滑板者在明暗之间穿行,远处是华灯初上的珠江新城。

夕阳西下,广州琶洲大桥南侧桥底的滑板公园亮灯了。桥上车流滚滚,桥下热气腾腾。

临近中秋,依然炎热的广州天气没有影响滑板爱好者的运动热情。如果不是旁边偶尔经过的有轨电车响起铃声,置身于琶洲桥底下的斑斓世界,很容易沉醉在“板仔”们跳跃翻腾后的滑板撞地声中。

入夜了,还有十来个“板仔”不肯离去,在桥底的灯光中继续练习。来自江西赣州的郭海东叫了一份隆江猪脚饭的外卖,他也没有想走的意思。郭海东接触滑板不足半年,已经是这个刚刚开放两个月的滑板公园的常客了。

2021年7月,海珠区阅江路碧道全线建成开放,滑板公园正是碧道项目的延伸。地处桥底,遮风挡雨,免于暴晒,这样的滑板公园,让郭海东这样的滑板爱好者奔走相告,组团而来。


▲琶洲桥底,夜幕降临,滑板爱好者仍不肯离去

21岁的郭海东喜欢桥底的滑板世界。对他来说,桥底的灯光自带“舞台滤镜”,四个大桥墩带来的舞台感独一无二。滑板者在明暗之间穿行,远处是华灯初上的珠江新城。

晚上8点,琶洲大桥桥底慢慢沉寂下来,西边的海珠桥底开始了新一夜的欢聚。傍晚,63岁的朱炳雄在微信群里发布了今晚演出的公告:各位歌迷、群友下午好,今晚如果不下雨,继续唱歌仔,相约海珠桥下。

天公作美。朱炳雄带着电脑、音箱、麦克风、歌本、脚架等,在桥底的老地方,熟练地搭起一个临时点歌台。朱炳雄首先演绎一首粤语老歌《盼三年》,拉开桥底歌会的序幕。

给朱炳雄现场伴舞的“May姐”人气极高。一首《潇洒走一回》,自带造型的她边唱边舞,活力四射。晚上10点,“May姐”在镜头前依然劲头十足,其他几位民间歌手高歌一曲《可可托海的牧羊人》,曲终人散去。


▲海珠桥底的民间歌会,朱炳雄和“May姐”高歌献唱


▲海珠桥底,广州市红韵曲剧团

海珠桥头的海珠广场是几代广州人的集体记忆。2019年,海珠广场周边环境改造升级,海珠桥底的公共空间成为亮点。从前隐秘的角落被赋予了新的功能,地面有灯带、墙面有照明,仿若一个灯光秀场。往日辗转于公园和江边的朱炳雄歌友会如今选择了这里作为固定舞台。同样“安家”在桥底的还有广州市红韵曲剧团。声声粤曲唱段,在周末的早晨唱响。经过了夜晚的喧闹,海珠桥底白天的静谧,似乎连悠扬的粤曲也无法打扰。

如果说海珠桥底的底色是音乐,那么海印桥底就是运动的。同样是周末的早晨,在海印桥南的桥底空间,羽毛球爱好者喜欢在此运动。巨大的桥柱成了球友们拉网的最佳选择。在这个大空间里,各种常见的健身运动器械随机分布,两边摆满了可供休憩的长条座椅,还搭配了一小块儿童游乐空间。而在珠江对岸的海印桥北,上了年纪的舞者在一个“天然”的舞池里学习交谊舞步。

▲海印桥底,民间管弦乐团


▲海印桥底,市民在跳交谊舞


▲海印桥底,打羽毛球的市民

从海印桥往东穿过二沙岛,广州大桥底下的二沙岛体育公园乒乓球场,每天分三个时段开放。疫情防控期间,进场人数控制在75%以内。下午4点半后,市民陆续退场,负责消毒的工作人员进场喷洒消毒药水。傍晚6点半重新开放,直到晚上9点。


▲广州大桥底,二沙岛体育公园乒乓球场


▲广州大桥底,独自跳舞的男子

沿着珠江再向东行,就来到猎德桥底。临江大道旁,一个小型的文化街心公园已经替代了空荡荡的桥下空间,这里被设计成一条龙舟文化小径,展现猎德“龙舟招景”的传统文化特色:龙形景观座椅、龙舟桨亲子空间……

晚上8点,穿着运动服装的人们在猎德桥底汇聚一堂,排好队列。激昂的音乐响起,齐舞的人群动作整齐划一。在这场与自己身体较量的“旱地龙舟赛”中,每个人仿佛都拼尽全力,朝着前路划去。


▲猎德桥底,跳健身操的市民动作整齐划一


▲猎德桥底,一家餐饮公司在进行员工礼仪培训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1 第35期 总第693期
出版时间:2021年11月1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