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帆:我从来不总结自己

稿源: | 作者: 何豆豆 日期: 2021-10-16

“就是应该跟年轻的演员一起,是新的碰撞,也来不及回想我年轻的时候,能跟他们接上这些就很好了。老回忆得多老啊,脑子里实在没事了才全靠回忆,我觉得现在我们还可以赢”

徐帆始终和影视圈保持距离。

她不玩社交平台,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哪怕是作为演员,她的作品产出速度也保持着自己的节奏。担当主角的电影作品,常常隔几年才拍一部。

她觉得自己幸运,刚刚做了妈妈的时候,就有一部《唐山大地震》,李元妮那个角色等于是一个给妈妈的礼物;《只有芸知道》,又好像是这么多年婚姻生活的总结,是给作为妻子的她的礼物;如今刚刚上映的《关于我妈的一切》,则是给孩子的礼物。徐帆说:“我女儿长大了,我想我可以用这样的方式跟她说话,这三部片子在我的心里很重。”

接演《关于我妈的一切》,徐帆没想太多。仅仅是因为这些年做了妈妈,电影里面好多想要表达的东西都是她想说的,一直没有机会,正好有这么一个剧本,她觉得她可以做,而且可以做得很好。初看这个剧本,徐帆觉得,不算是特别完美,但是能勾起自己的创作欲望。里面没有写到的,她都想表达出来。“导演拍出来该怎么剪,留哪些、不留哪些都可以,我愿意把自己所有的东西掏空。”

这部电影讨论了很多当下热门的话题:母女关系、癌症患者心理状态、女性的生活、家庭关系等等。在徐帆看来,这部电影主要不是写妈妈“死”,其实是写这一家人的亲情。剧本改过,把重点做了转移,不强调癌症患者的生命结果。“一个电影里头你老强调那个(去世),大过节的,人家也不愿意看。”

季佩珍是片中女主,典型的“操碎了心”的母亲形象。关于角色,徐帆起初跟导演赵天宇有过讨论。季佩珍为了孩子和各种事情操劳,在她的状态呈现上,徐帆可能呈现得过于老了一些。她常问导演:“我什么样的状态呈现是最好的?”导演总是提醒她,帆姐,不要年龄太大,我就要50岁的妈妈。徐帆说,为什么要具体到这个?导演解释:“你要是再老了,这一代一代扯得太远,跟观众就产生不了太大共鸣了,人就会很冷静地去看那个妈,而现在就会跟着这个妈一起走。”

季佩珍有太多的特点,徐帆觉得总结她是很难的。但她觉得季佩珍是一个心理很健康的人,因为她的心理健康,所以有好多事情她才能直面。她不是怕伤到谁,但是伤到也没有关系,她会告诉你为什么要这样,很坦诚。


▲《唐山大地震》

《唐山大地震》里的李元妮曾是让很多观众动容的母亲角色,如今季佩珍又是另一个似普通但不普通的母亲形象。有网友甚至说,“有一种妈叫徐帆演的妈。”对于这些角色,徐帆倒是没有太多的注意,她觉得这两个剧本都很好,她只要照着去把写在纸上的文字用身体呈现出来、让观众看了觉得真实就可以。

季佩珍是癌症患者,生命在影片一开始就进入了倒计时。关于饰演癌症患者,徐帆直言没有去做什么了解。她也不太想了解,也不想演得“多癌症”,在徐帆看来,她把握好生命剩余的时间就好了,想象癌症患者得瘦成什么样、状态多糟糕,没必要,也不一定,好多真正的患者白白胖胖,很懂养生,状态可好了。

片中有两场戏,一场是季佩珍和女儿李小美的碰撞时刻。女儿犯轴,车开到死胡同去,徐帆下车,对女儿说:“站起来!”另一场,季佩珍到女儿的工作环境,怼了一直苛责女儿的领导。这两场戏,让季佩珍在片中有了极大的反差。我问徐帆,这是对女儿的最佳教育时刻吗?她说她觉得不是教育的时刻,是给女儿撑腰的时刻。“自己的孩子自己怎么骂都行,但是让人家数落成那样,我觉得在那一刻,如果妈不站出来,我女儿可能永远都不会有自信了。在那个关键的时刻,给她重重地扶一把,她从此以后的人生都可能会改变。”

徐帆最喜欢的一场戏是搂着女儿睡觉那场,那场戏没有台词,导演说你们就躺着睡吧,到时候这里会有音乐。徐帆心想,就躺着睡觉,能睡出个什么来?躺着躺着就觉得,就跟她玩吧,玩着就想起了自己的奶奶。徐帆小时候没什么玩具,奶奶给她教手指舞,嘴里念着——“三匹马往外走,三个先生在喝酒,两个学生在打架,汪汪们出来骂一骂,小媳妇在床底下偷锅巴。”

“就是这样,其实也没什么玩的,就这么自己玩,玩着玩着到现在,我这个年龄仍然还记得这个,这其实是对我奶奶的一种想念。有好多的东西,不需要各种机器、高科技,可能这种自身的还更加牢固。”短短一场戏,徐帆从奶奶想到了女儿,“当时拍着躺着躺着,我也觉得女儿长大了,跟自己睡觉的时间会越来越少了。”

徐帆不在乎那些演戏之外的事儿,拍多久、去哪拍、什么时候进出组,通常一开拍她人就到,干完活儿就走人,继续自己的生活。因此她很少有困于琐事的感觉。采访当天,她一袭红裙,眼里有光,脸上有笑,热情大方。尽管她称自己为“老年人”,但疲惫感这种东西,在她身上是没有的。



“每个人都有不愿意说出来的秘密”

人物周刊:这部电影(《关于我妈的一切》)最难演的地方是哪?

徐帆:我不觉得难演,有三部电影,我觉得就像我的生活一样,正常呼吸就很轻松地完成了,一部是《唐山大地震》,一部是《只有芸知道》,再就是现在的《关于我妈的一切》。这三部在别人看起来好像得多累什么的,因为剧情原因,可能体力上是累,但是心一点都不累,在心里是一种特别享受的过程,都是剧本能够带动我、开发我的创造力。这三个剧本的共同点就是都能勾起我的创作欲望。

人物周刊:过去演的戏中,有没有印象比较深刻的难演的角色?

徐帆:过去说实话,我也不是那么难演,只不过是在《唐山大地震》之前演妈妈,都会觉得有点使劲。还不是真正的妈妈的时候,都会设计,老要设计点什么东西,从那之后我不用设计什么了,我感受到了,我觉得就这样就可以。

人物周刊:您觉得季佩珍心里是怎么看待和女儿的关系的?

徐帆:所有的妈妈都会把女儿看作是心头肉,但是女儿可能不怎么会这么认为。一旦她做了妈妈,她就会百分百理解。大概就是我最不喜欢你,最后我成了你。这就是一代一代人的脉络,生活就是这样的,操心、担心,最后踏实了,然后接着操第二代人的心。要是没有这样的话,我觉得活着也没意思了,人生命中是有不能承受之轻的,一天到晚没什么事去发愁,这人一定也没滋味。

人物周刊:看电影我有一个比较疑惑的地方,女儿为什么要对妈妈做很多过于叛逆的事情,比如吼她什么的。

徐帆:季佩珍这个妈妈就是什么都放不下,她确实有她的担心,她也确实有一些过分地让自己承担。但是这个一定跟你的妈妈不同,因为这个妈妈她的时间有限,你的妈妈是健康的。但是李小美是不知道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心里的压力和他不愿意说出来的秘密,所以我能理解她。

▲《关于我妈的一切》剧照


“老演员是接球的”

人物周刊:作为一名不算很高产的演员,你给自己定的工作节奏是怎么样的?

徐帆:就是要慎重地选择戏。我选戏的时候不选只是我这一个角色写得好的,一定要是整体得好,如果整体不好,一个角色好不到哪去。团队也要看一下,如果太没有经验的导演我也会觉得很费劲。

人物周刊:拍完一部戏隔很久才再接一部戏,回到工作状态时会有生疏感吗?你的工作流程是怎么样的?

徐帆:没有,这就是我的工作,我为什么要跟它有生疏感?太生疏了我就不是专业人士了。我没什么流程,就是看剧本的时候,每一个字都不落,我不会那种一目十行,我必须每个字都看了,而且有的时候在看剧本的时候翻过来倒过去的,这就是我所有的流程。我在电脑上就看不了,手机上也看不了,必须看纸质的。看完这些都能记在脑子里面,就没别的了。

人物周刊:从疫情开始到现在,你会觉得这两年看到的剧本变少了之类的吗?或者说找来的角色少了。

徐帆:虽然是寒冬,但是到我手里的剧本,我觉得都比原来好起来了。因为大家也都踏实地做了内容,反正不做内容的,好像也没什么市场。

人物周刊:你有没有体会到女演员的困境,角色越来越单一或者是机会越来越少。

徐帆:我觉得看情况吧,我不知道你要演什么样的角色,如果你老还要演小青年、女一号,那肯定不行,那肯定机会越来越少啊。我是觉得多大年龄演多大年龄的人,可能机会就不那么少。

人物周刊:你不会执着于追求一定要演什么什么吗?

徐帆:我没有,我就觉得这剧本足够打动我就可以。我现在演戏都是别让我演主角。就演点配角,时间短点,戏有点光彩就好。我好像过了50就不想演女一号了,一听女一号好几百场戏,我就想我请你吃饭,你给我拿掉算了。

人物周刊:这状态还挺洒脱。

徐帆:其实这也是一个过程,为什么?因为年轻的时候演太多了,多到现在老了我觉得让我去演个妈,甚至岁数再大点让我演个奶奶我都挺高兴的。拍摄时间两天、三天、五天撑死了,我觉得太高兴了,那就是出去遛个弯就回来了。老年人得有老年人的状态,不是天天跟拼沙场似的就是好,我这个也是好,也会享受到创作的愉悦。

不是只有演主角才能愉快,我觉得配角演好了也挺不容易。我原来演主角的时候不去想这个事情,现在我可以演配角,而且我还挺喜欢跟年轻演员一块演戏的,因为年轻演员没有那么多技巧,给我的是什么呢?我要适应他的一切。我要还是按照我的技巧走,把我也扔出去了,把他也扔出去了,那我是个什么老演员?这是个很糟糕的老演员,因为你就那一套。你要跟着一块进步,年轻演员现在就是发球的,老演员就是接球的。无论他发什么球你都能接住,并且让他觉得舒服,这就是好演员。

人物周刊:像张婧仪他们年纪都比较小,在拍戏的过程中,他们有没有什么想法或者行为是挺冲击到你的?

徐帆:我觉得年轻的演员有很多都是直白的,这个很好。说实话,这个对我来说已经很陌生了。就是应该跟年轻的演员一起,跟他们一起是新的碰撞,我特别接受。也来不及回想我年轻的时候什么的,你能跟他接上这些就很好了,老回忆得多老啊,脑子里实在没事了才全靠回忆,我觉得现在我们还可以赢。



“当众孤独”

人物周刊:人艺的那段经历给你的职业生涯带来的最大影响是什么?

徐帆:人艺一直到现在都会对我有影响,因为我觉得戏剧跟电影和电视剧不同,戏剧它是别的形式,当然你要说影视剧这三个都是不可替代的。作为戏剧来说是更不可替代的,因为我很喜欢戏剧的那种当众孤独。我觉得演戏剧,是会把自己的灵魂展现出来的地方。

人物周刊:那演戏剧或者演电影电视剧,会有快乐层面上的不同吗?

徐帆:有不同,我刚才说戏剧的当众孤独是跟影视完全不一样的,戏剧是真正的当众孤独,你看剧场里有那么多人,但是我不用注意他们只注意我自己。可是影视就只是一个拍摄现场,安静、预备、开始、停,再多人也就是那么小的一块地方,当然我们不能说大场面,大场面也都稀里糊涂的。

人物周刊:因为戏剧是一种不能重来的艺术,真正去表演就那一下。

徐帆:我不是特别强调这个东西,第二天还可以再重来,不是一样的吗?但是我很在意戏剧的内心独白,我觉得就是把人灵魂的东西说出来,影视是没有的,影视可能是旁白。但是旁白已经都是你拍完影片好久的事情了,可独白是就在那里,现在就来。

人物周刊:那你觉得戏剧舞台或者说戏剧学习,给了你怎么样更好的训练?

徐帆:它训练我学会判断,一个是判断力。另外一个就是演戏不一定要沉浸在这个角色里,有的时候你作为观众的态度来演这个人物也是挺好的,但是这个要说就太深了,有的时候觉得不是这样,但确实有的时候是可以站在外面审视角色的。也是不一样的感受,你可以一边演一边看。

人物周刊:那你觉得什么是更好的表演?

徐帆:更好的表演就在于进入人物的次数、频率,次数越多、频率越快就是好的表演。就是说,在预备开始以后,就演这段戏的时候,一会儿进入,一会儿抽离,这个频率越快、次数越多就是好。因为人是不可能很沉浸在一个角色里很长时间的。沉浸很长时间,这个人物会失控,你会脱离他。

人物周刊:女演员的质感靠什么来体现,或者说来自于哪儿?

徐帆:我觉得跟她经常演的角色有关,你不断地去创造角色的话,那你演着演着就把你归为一类演员了。其实你说你训练角色也好,还是角色训练你也好,是一个相互训练。

人物周刊:你现在怎么分配演戏和生活呢?在演员身份上还有什么想要突破的吗?

徐帆:第一是生活,第二是演戏。不拍戏的时候我就待着,闲得愣神。我没什么爱好,我的爱好就是看所有的人,真的,我坐那愣半天神,我就是看人,各种不同的人。不突破,完全不突破,都这么大岁数了还突破什么呀。



“要敢于说No”

人物周刊:你会记录自己的生活吗?徐帆的生活?

徐帆:不记录。我跟你说实话,我就是怎么想的就怎么告诉你,因为这样的话他们(工作人员)已经听得耳朵都起茧了,我要跟你说假的,他们都会认为我是假人,不会跟我待这么多年,他们会说你老变哪个是真的你呀。我确实很始终如一,我愿意简单,我也就是这样的。我不较劲,但不是那种一说不较劲就变这样的人(掐着嗓子说话)。我也做不到,我也挺冲的。

人物周刊:你会回看自己演过的戏吗?

徐帆:我很少。我从来不总结,总结都是别人的事跟我没关系,我总结自己干什么啊,总结自己就不干了,我觉得还可以往前走一走,遛遛弯别老总结自己了,老总结自己觉得没乐趣,那不是我的乐趣。

人物周刊:那你的乐趣是什么?

徐帆:我现在关心我闺女多睡会儿,早上起床不痛苦。我关心她就是关心我自己,我没有太多的我自己,我觉得关心她就是我的一个乐趣。当然这作为我女儿来说,她也会很痛苦。就跟李小美似的,“你能不能不把眼睛和嘴都长我身上?”我特别坚决的一句话是“不行”。

人物周刊:那你会想一下吗?这种语气的正确性。

徐帆:我有的时候特命令她,我也觉得有点后悔,完了之后就是“走,咱俩吃个饭”什么的,再过一会儿该命令还命令。因为我觉得,严格是需要的,但是不能一直严格。孩子你还是得给她立规矩的。一个妈妈她的孩子出门,大家都说这个孩子好招人喜欢。其实她也没做多好,就是很礼貌跟你们打了个招呼,大家就觉得好喜欢。那你说这个,妈妈听了是不是也挺高兴的?

虽然我不是一定要你怎么样,但这个为的是什么?这个是为了你到了公众场合,有这样的态度,其实就多一些朋友,以后有人愿意帮助你,觉得这个人好相处、好打交道。你说一天到晚死吊着个脸,愁不愁,谁愿意帮这样的人?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其实我觉得这是最简单的,所有的习惯,都是在规矩中慢慢养成的。

人物周刊:当下这些新鲜的东西会对你有吸引力吗?你会追求潮流的东西吗?

徐帆:我不是追求这些潮流的人,但是我女儿要看,我就会问她这是什么,告诉我这种的都是我闺女。我为什么不主动弄那些,一个是我在这些方面真的不灵,再一个也是真的想让女儿觉得,她妈这方面确实很弱,你要时不常地教我。我也希望我闺女是老师,她教我这些,我不会的就问她这个怎么弄,反正我都是伸手的主,她挺有成就感,我看得也挺起劲的。

人物周刊:季佩珍会要求女儿回来就跟妈妈睡一下,你在现实中会这样吗?

徐帆:会,我说你应该跟我睡一下,“过些时候,过些时候。”之后等再跟她申请的时候,她又推,我就说,不行,今天必须。她说,哎呀。我说你特痛苦吧?她说,嗯。我说,今天你就痛苦地睡一觉。

其实我们俩在一块睡觉,她遭罪,我也挺遭罪的。因为什么呢?她睡觉轻,我也睡觉轻。我怕把她吵醒了,但我又特别享受旁边躺着个小人儿你知道吗?她小时候跟我睡觉,我那时候完全感觉不到,都是我能把她挤床边上,她晚上说“妈妈,你往里睡一点,我都快要掉地上了。”现在这话就改成我说了。孩子大了,和小的时候跟妈妈睡觉的地盘都互换了,也挺好的。

人物周刊:你觉得她长大一定要具备什么样的品质呢?

徐帆:善良是必须要有的,还要敢于说No。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1 第35期 总第693期
出版时间:2021年11月1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