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光怪陆离的“未知游戏”

稿源: | 作者: 齐臻熹 日期: 2021-11-05

“你想和数字人谈恋爱吗?”“如何逃脱成为‘工具人’的困境?”“你理想中的社区是什么样的?”“游戏、网络、现实,哪个世界才是真实的?”这些问题似乎裹挟着数字时代每个现代人的生活,而于此时此处突然被显化出来。

9月底的多伦路仍处于炎热的阳光中,车流与商铺,人来人往。拐入上海多伦现代美术馆,你将暂时远离喧嚣,在《未知游戏》展览中,探索游戏内外光怪陆离的世界。

一进门,白色墙面上绿色数码框中的四个问题开启了“未知游戏”之旅,它们是游戏的入口,却已开始拷问观者的内心。“你想和数字人谈恋爱吗?”“如何逃脱成为‘工具人’的困境?”“你理想中的社区是什么样的?”“游戏、网络、现实,哪个世界才是真实的?”这些问题似乎裹挟着数字时代每个现代人的生活,而于此时此处突然被显化出来。当你陷入沉思,一时找不到答案,不妨移步左边答案之墙,看看来往的参观者在便签上留下怎样的答案:“想,因为我也是数字人”、“停止幻想”、“可以蹭饭”、“也许他们互为平行世界”……

往里走,一团团巨大的透明气泡物在灯光下散发淡蓝色光泽,投映在四周的光影颇似海底阳光。衣着靓丽的参观者在“气泡”间打卡拍照。这个名为《观察者们》的巨大装置,展现着艺术家徐文恺对网络时代无形的数字物的想象。而这些流连其间的人们,似乎也是游走在这些无形数字物之间的生活方式的一种具象展现。

《观察者们》徐文恺

更深的展厅光线幽暗,透过防盗网与纱帘,小小的电视发出蓝色微光,一只救生圈静静漂浮在海面上。旁边的屏幕上不断播放着人们在游轮甲板的人工海浪中冲浪的玩乐画面。热闹的喧嚣与神秘的静谧,冲突似乎揭示着纵情享乐中的人们也许仍然处于某种不安而需要被救援的常态。这个名为《白鲸》的作品,梅尔维尔原作中与白鲸搏斗的悲剧命运和眼前画面中人们的娱乐相对照,形成引人深思的鲜明对比。

随着旋转楼梯来到二楼,首先看到的是王拓的作品《中毒》。巨大的屏幕中,12位衣着华丽的男女在水晶灯、烛台、镶边抱枕簇拥的房间中,摆出《名利场》杂志的人物群像姿态。镜头特写他们的身体局部,转动宝石戒指的手部、在条纹地板上挪移的皮鞋或是缎面的衣领下布满皱纹的颈部,画面推移,每个人对着镜头说出似无关联的台词,他们的影像中穿插着荷兰黄金时代群像绘画。与杂志封面不同,人们始终面无表情,神态僵硬,他们口中无感情念出的独白,是这些演员曾经出演的广告中隐去商品信息的广告台词。而此时,这些话语颇似人物真实的心理写照。黑暗中的长椅上,一名参观者独自凝视着屏幕上的精致与麻木、光辉与压抑、繁盛与空虚。

通过小门再次进入灯光明亮的空间。房间里用线拉起一串串词条,墙面上贴满彩色的图画、照片或老物件。这个碎片化又斑斓的空间,像是把二维的手账本拉成三维,立体地叙述着定海桥的故事。“定海桥”是一个新老工人混居的社区,也是一个实践自我教育与互助的松散自发社团,词条中有人说,它是“巨型城市中照亮这座城市的缝隙”(Jeff Hou)。如今定海路将被拆迁,“定海桥”的人们用这些贴纸、海报、照片等共同拼贴并纪念它的样貌。清晨铁闸门间的早餐店、社团成员拿着气球走在桥上的简笔画、搪瓷杯和瓶瓶罐罐、写着“支撑”、“爱咋整”、“情感劳动”等释意的辞条、腾跃在空中的有些老旧的独角兽玩偶……行走于这个名为“辞‘海’游戏”的项目中,似乎正在穿梭层层叠叠的记忆迷宫。当然,这一迷宫是开放的,参观者可以在彩色卡片上留下自己的辞条。

特别项目“:辞‘海’游戏”

继续向上,来到三楼展厅,展厅中央放着一个圆台装置,圆台上放映着一圈仅靠手趴在高塔边缘的人的影像,周围环形屏幕上是从高塔上眺望城市与远山的画面。站在这里,参观者似乎立于高塔顶端,可以任意裁决这些命悬一线之人的生命。背景乐幽幽奏鸣,紧张而阴森。艺术家陈陈陈在《不杀之恩2.0》中,以这种方式展现着当代社会人与人之间疏离又不可分割的关系,以及“不杀之恩”这种特殊的生存境遇。

《不杀之恩2.0》陈陈陈

或明或暗的展厅里,混合着游戏电流的背景声,影像、字条、实物……种种装置和媒介以其特殊的方式,带领参观者游走在真实与虚拟之间,设立规则又打破规则,在此探索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方式,思考数字时代我们如何自处,拼接过去的记忆与未来的想象。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1 第35期 总第693期
出版时间:2021年11月1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