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歆艺:适时绽放

稿源: | 作者: 何豆豆 日期: 2021-11-05

“我拥有的已经很多了, 有些东西它其实不属于你, 你要拿别的更多东西去换的, 我觉得没有必要”

 

“我要怕,但还要撑”

张歆艺起初看完《关于我妈的一切》刘玫一角的人物小传时,觉得自己演不了。

没有全部的剧本、仅仅是对刘玫的介绍——一个胃癌四期的患者,在张歆艺看来,演这个角色起码得瘦到《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中马修·麦康纳那样。她觉得自己很难达到那个体形,短期内不现实,就拒绝了。

后来导演赵天宇又找到她,把人物重新梳理了一遍:刘玫是一个独自打拼、事业有成、积极抗癌的人,她在影片中的存在是一个榜样、一种力量,给女主角季佩珍(也是一名癌症患者)带去了经验和希望。张歆艺听完很感动,说原来这个故事这么温暖。她开始认可刘玫这个角色,但同时告诉导演,“我肯定受不了一个胃癌四期的样子。”导演并没着急,而是让她去观察一下生活,去肿瘤医院看看他们到底是怎样的。

张歆艺跑了几家医院,就发现好多胃癌病人都很乐观,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瘦。有医院听说她要演病人,院长亲自来带她去病房跟病人聊天。聊天的过程再次让张歆艺改观,很多病人都特别愿意把积极阳光的那一面展示出来,说说笑笑,讲自己的抗癌过程。“反正就完全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灰暗、那种剥离感。”

除了被刘玫本身打动之外,主角季佩珍由徐帆出演也是促使张歆艺最终决定接演这个角色的因素之一。在电影中,这是迥异的两个女性形象,在不同的人生轨迹上做着各自的选择,但都有着女性的坚忍。季佩珍上有老下有小,老公发现病情时也已经到了晚期;刘玫则没有亲人没有爱人,但有自己成功的事业。张歆艺形容这两个人都是“如履薄冰”,刚强地要走一段很危险的路。

尽管刘玫最终的结局还是走了,但张歆艺觉得她走的时候内心是觉得圆满的。因为在病房跟季佩珍相遇,她要在仅剩的时间里把自己身上的经验和能量输送给季佩珍。她希望季佩珍能够活下去,也替她活下去,因为季佩珍拥有她没有的东西,亲情。

关于塑造刘玫,张歆艺觉得有几个点。比如刘玫未必羡慕季佩珍有幸福的家庭,她一个人从路边摊炒火锅底料炒出一个店,成为一个大老板,这一路上的心态一定是所有的事都要靠自己的能力去赢得。其次是乐观,要看上去没心没肺,但还要有一点怕,不然这个人就不真实——体现在片中的镜头就是,当药水打完,扯下药瓶,因为知道这之后就没有新的药了,已经没有希望了,那一定是她最害怕和崩溃的时刻。

刘玫在片中是以健康美丽的形象出现的,片子中后期她为了安慰季佩珍,拿下了假发,赫然亮出光头,给观众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感。导演赵天宇是个温和的人,在片场从来都是安静的,让演员有效、舒服地把自己的表演展现出来。拍摄那场戏的时候,拿下假发的一瞬间,张歆艺自己内心都被触动了。一方面这是刘玫打开自己的一个节点,另一方面她感念徐帆一直在给她搭戏——隔着摄影机的缝隙,徐帆站在摄影师背后,示意张歆艺看她的眼睛。

张歆艺和徐帆有一个共同点:她们都能很快地出入角色,不会陷在里面多久,脱离得相对轻松。在拍摄现场,整体气氛很欢乐,俩人演完之后都深呼一口气,互看一眼,说这场戏演完了,硬骨头啃完了。问导演怎么样,如果得到“挺好”的回答,俩人就去吃饭了。

尽管拍这部电影需要大量的心理建设和哭戏,生理上有些疲惫,但张歆艺不觉得难。做了母亲,她能更快地理解角色,“无非就是要建立一个癌症病人内心深处的恐惧,我要怕,但还要撑。”

 

 

“在什么位置就做什么事情”

张歆艺能演好刘玫,部分因为她本人和刘玫是贴合的——乐观,讲义气,做一些大方且不求回报的事情。采访那天,张歆艺一头干练的短发,语气却温柔客气。一个较为人知的事情是张歆艺曾为郭柯导演的纪录片《二十二》出资100万,并写信求导演冯小刚帮忙在社交平台公开呼吁关注。郭柯也在微博上肯定了张歆艺的帮忙:“这部关于全国慰安妇幸存者的影片如果没有张歆艺的大力支持是不可能完成的,感谢。”

很多圈内人评价张歆艺大气、“有格局”。对此,张歆艺只希望自己将来能保持下去。人得大气,能够接受赞美,也能承受一些挫折。她这样分析自己现在的心境:“有些时候觉得人不要太拿自己当回事,但有的时候也不能太不拿自己当回事,在什么位置就做什么事情,需要你做你就去做,不需要你做的时候安安静静就好了。”而今,尤其是做母亲之后,她愈发觉得做事情要有效、有意义,要不何必拿那么宝贵的时间去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呢?

这样的脾性似乎是她从小就有的。小时候,爸爸给她买一袋大白兔奶糖,她很快就发出去了,邻居给两颗,同学给几颗,最后自己留两颗。她觉得自己只要吃到了就行,而不是揣兜儿里藏起来。“我妈说我从小就这样,可能就是天性,会觉得好快乐,你给到别人糖的时候,别人觉得‘哇,大白兔奶糖’,我就嗨他们得到大白兔奶糖之后的那种快乐,我给予他们快乐的那种点,我觉得挺嗨的。”

片中的女儿李小美处于叛逆期,张歆艺很能理解,因为“每个人都是这样过来的”。她的叛逆期大概是在青春期的时候,很多事情想要自己去做决定。长大以后,能为自己做选择的时候,她都会做特别险的决定,一步险棋下去,没有回头路地走到底。

张歆艺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挺舒服、挺自如的,到了这个阶段,不愿妥协的东西更多一点,很多无效社交都不要了,更愿意陪在家人身边。“我拥有的已经很多了,有些东西它其实不属于你,你要拿别的更多东西去换的,我觉得没有必要。家人对我当下生活是比较满足的,好像也没有那么多野心和欲望。我的能量和力量都还在,适时绽放就好。”

 

 

好多事当下得不出结论,咱们几年以后再看

——对话张歆艺

南方人物周刊:这是一部女性向的电影(《关于我妈的一切》),通过这个角色你有想传达的东西吗?

张歆艺:我想传达女性要爱自己多一点,不管是男人、女人,如今对女性的要求太高,出去大场面要漂亮,还有女性外貌焦虑等各种各样的压力和时代赋予女性身上的标签,回到家里面还得会做饭,生活还得能自理,还得照顾家人、孩子,压力太大了。有的女人又很强,好像刘玫这样子,一个公司里里外外那么多员工要养活。我觉得女人就要对自己好一点,每年得体检,要好好睡觉,要谈恋爱,要爱自己。

 

南方人物周刊:母女关系在这个电影里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你有自己的看法吗?

张歆艺:首先我肯定是希望我是能够学会放手的一个妈妈,但是一开始他什么都不会,我就什么都替他想着,但是慢慢地他也会出现自己的情绪,比如说以前天天陪伴他,现在出去拍戏,他会有一种缺乏信任的感觉。

我有个包,我一拿这个包我儿子就问我,妈妈你要去做什么啊?你要去工作了吗?我说妈妈去工作,他马上就会脸上不高兴。以前我出门他会哭,现在我出门跟他说,跟妈妈说拜拜、跟妈妈亲一个,他会假装生气。他也在成长,我也特别需要成长,我觉得孩子真的有一天是会离开我的,他交女朋友就离开了,他有自己朋友圈的时候,慢慢就会把妈妈忘记,不会像小时候那么黏着我了,很多事他自己就会慢慢脱离出去了。我觉得我要锻炼的是我自己要去学会分离,可能比他要更早地去面对这个事情。

 

南方人物周刊:你不会在付出的过程中想要得到什么反馈吗?

张歆艺:年轻谈恋爱的时候喜欢这样,我有多爱你,你要多爱我,后来我大了之后就觉得爱一个人其实是原发的最自我的一件事情,你爱他,你想要对他好就对他好,可千万别想我对你多好,你就得对我有多好,那你就把爱当成砝码了,那个特别可怕,容易出问题。想好我爱这个人快乐吗?快乐就去爱。没有任何一个人有义务去记住你,有义务去给你回馈同等的爱,任何一个人忘掉你都是特别正常的事情。

 

南方人物周刊:你想得很明白。

张歆艺:你能怎么办,其实年轻的时候也吃过亏,去较真,你就觉得最后赢了又怎么样,很累。你会发现只要你在某个瞬间说“算了,这个不重要”的时候,你没有锋芒的时候,别人也就不把你视为敌人,你会发现,不是那么容易相处的人就会变得很好相处。你突然对这个人打开了另外一个视角——他还不错,没那么差;他发现你这样,他也会把自己的戒备心放下去,也会对你走近一点。最后发现你好我好大家都好,是这样的。

 

南方人物周刊:其实影片中也探讨了我们刚说的很多女性的付出跟活法,你作为一个母亲觉得自己有没有过那种很矛盾的时刻?

张歆艺:我有过,有过特别煎熬的时候,我在带孩子的时候,尤其他不会说话、不会翻身、爬都不会的那段时间,我有点煎熬,有很多机会找过来,我放不下孩子就都拒绝了。但是拒绝之后就觉得是不是失去了这个机会,永远再也没有了。我自己又很胖,还要喂孩子,孩子又爱哭。基本上就是天天都考验你的。但是当我孩子他有他自己的表达能力、慢慢大了,生活上我不像以前那样不断输出,越来越轻松的时候,有些工作又回来了。

从我怀孕到小孩子生下来到哺乳期到妈妈好几年,确实很多人以为我不拍戏了,不做演员了。因为他们想象当中的女演员生完孩子很快就出来工作了,很快就瘦回去了,孩子好像也不需要养,但是我为什么就那么普通,就发胖然后又养孩子,妈里妈气的那种。但其实心里还是很喜欢演员这个职业的。当孩子大了,他以后上幼儿园了,他脱离你了,这个状态又回来了。其实有一段时间是焦虑的,是觉得会不会让人产生这个误解,他们慢慢就不来找我了。但偏偏有人就信任你,一旦有这样的角色在手的时候,你的能量就会释放出来。

 

南方人物周刊:综艺节目里记得你说过很多时候可能因为照顾家人、孩子顾不上那些诗和远方的东西,但你又是一个对自己非常有要求的人,你如何在这种繁忙中把自我这一部分抽离出来?

张歆艺:我经常会反问我自己,我在做什么?后来我就告诉我自己,我在做一个特别重要的课题,我在做一个别人可能都没有机会去体验的这种观察生活。我做母亲,这个东西到底对我的人生有没有价值,对我的职业有没有影响?我就告诉自己这个一定是上天安排我必须要在这个时候经历这么一个阶段,我才能够在未来再进入到职场当中的时候,能比别人更有能量。

 

南方人物周刊:你对于工作的担心是怎么消除的?

张歆艺:我觉得值得,也觉得辛苦这几年,付出这几年,是终身受益的。因为我小时候是跟我姥姥长大的,爸妈搞建设,很忙。所以到现在大了之后我跟我妈没有什么特别交心的话,姥姥走了之后我几乎就没有什么可以说话的人。遇事我跟我老公说,跟爸妈就是觉得小时候可能陪得少了点,这时候依赖感就很单薄。所以我希望我的孩子将来跟我的连接是,不管他将来去念书还是出去住校或者干嘛,心里有我这个妈妈,他能有知心话,能有心里边跟别人不能启齿的,他可以跟妈妈说,跟我能是好朋友。我可以跟他很亲,就是那种很高级的亲,他人生的第一份安全感一定是妈妈给他的。

 

南方人物周刊:你在最忙的时候会特地去做点一般女孩子爱做的事情吗?

张歆艺:我会,去做个指甲。比如健身我会在上午11点,健完身之后回家就赶上午饭,可以跟孩子一起吃午饭,吃完午饭要么我就下午4点健身,因为吃完午饭之后我会陪孩子睡午觉,他所有生活的这些点点滴滴,这些亲密接触我都在。他睡着了我出去了,他醒了我回来了,我没走过。

 

南方人物周刊:你是一个对自己特别狠的人吗?

张歆艺:还好,我对我儿子也不是特别严格,我跟我老公一直说小孩子一定要人格健全,他上各种班,可能就是高考比别人多几十分,上一个好大学,可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他的快乐可能就没有了,他可能会出现一些不太好的状况,我就特别担心他人格不健全。只要他善良、快乐就行。

 

南方人物周刊:所以你不会去逼他做什么是吗?

张歆艺:我绝不,但是我觉得男孩子可能还是要有一定的三观,就是告诉他没有绝对的正确,但是有绝对的错误,这个绝对不行。

当你考虑的第一出发点变成了孩子而不是自己的时候,会有那么一瞬间觉得难过吗?
不会,也不是完全都是孩子,也有自己。我在自己和孩子之间要有平衡,能平衡就很好了。我跟我自己说、也跟我老公说,我有一星期没有陪我儿子晚上睡觉了,我很过意不去。然后我老公就说,那有什么过意不去的?你可以让他自己学会独立,也是一个好事。人的一生也不能天天跟妈妈在一起,总有一天慢慢独立,都是好事。他当下是什么样的,你适应他就好了。

 

南方人物周刊:你还有什么特别想演的角色?

张歆艺:我觉得人遇到什么好角色,你觉得你能承受得了,接得住你就接,能够打动你就去接,没有问题。而且我觉得现在工作对我来说,这几个月我的这份工作,是在这个戏里面饰演这个角色,我就把它完成好。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通过角色封神,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通过一个节目封神,那都是奇怪的想法。你只有你是你,你是真实的你。我们好多事当下真的得不出结论,咱们几年以后再看。那个可能都未必是最终的结论,人的一生路那么长。

 

南方人物周刊:不考虑这些的话,你想演什么?

张歆艺:狠角色。跟自己形象反差比较大一点,心狠手辣,但是又可以让人同情她的反派,我觉得好的反派特别有力量。

 

南方人物周刊:那你如今对表演有什么样的总结?

张歆艺:我觉得有态度的表演是更好的表演,你不能做一个机器,不能去复刻,要用你的态度、认知,这都来自于我们的生活和阅历。这个剧本给到你,除了感动以外你认不认同,为什么不认同?你的生活告诉你这不是真实的,它不够准确。那么你就用你自己的认识、自己的认知,通过你的身体做的载体,告诉观众真实的是什么。能够让人相信,信就来自于我自己的信,有态度来认知这个表演。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1 第35期 总第693期
出版时间:2021年11月1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