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眼丨在平遥,又见贾樟柯蹦迪

稿源: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 张宇欣 日期: 2021-11-10

前几年的影展期间,贾樟柯每日从早到晚像陀螺一样在电影宫忙碌,今年他出现的频率低很多。

我原以为今年的平遥影展会是彻底的后贾樟柯时代的。去年,在第四届平遥影展结束的新闻发布会上贾樟柯宣布,平遥将摆脱“贾樟柯的阴影”。第二天上午,电影宫的纪念品商店挤满了扫货的影迷,贾樟柯签名海报很快售空。许多人担忧平遥影展的未来。

今年平遥影展开启宣传时公布了贾樟柯“首席体验官”的身份。影展艺术总监变为林旭东,去年的主席马可·穆勒成了首席顾问。

去年国片“藏龙”单元的几部影片,票证上不显示片名,只印着“A/B/C/D学术放映”。今年这个问题解决了。所有电影都顺利放映,且保证了100%中国首映率。遗憾的是,影片质量参差。我参与的场刊打分(参考自戛纳等国际影展,媒体人、自媒体人自发为竞赛片打分,满分4分)里,《谢谢你温暖我的世界》以0.4的超低分直到影展结束都稳居末位。1分以下的电影有好几部。不过今年也出了两部“爆款”,大肆嘲讽电影圈生态的《永安镇故事集》以场刊3.7分成为平遥第一部热片,在颁奖礼前就获得了加映场资格;场刊得分3.8的超低成本手摇拍摄的“伪科幻片”《宇宙探索编辑部》后来居上。两部片的豆瓣开分是8.1和8.7,在国产片中算非常优秀。

开幕前几天,王俊凯被官宣为影展“特约策展人”,同时成为青年评审荣誉团一员,其他成员是导演顾晓刚,还有演员黄尧、周游、齐溪。流量明星的引入近年似乎成为国内电影节常态,一个月前的北影节,易烊千玺的短片在每部电影映前出现,他的身份是推广大使。

王俊凯可能出现的每一天,电影宫都有许多人。安检变得严格了,观众须持当日电影票才能入内,截图不作数——这个规定有些奇怪,因为要先入电影宫才能取电影票。我在的转票群里多了一些粉丝,有人在转票时说,王俊凯上午看了XX片,晚上坐在自己这张票的位置很可能还会偶遇他,不要错过。进电影宫的一条狭长通路上竖着一大排影人海报,覆盖所有单元评委。我每次进电影宫都能看到有粉丝在与他的海报合影,挺有趣。

前几年的影展期间,贾樟柯每日从早到晚像陀螺一样在电影宫忙碌,今年他出现的频率低很多。11日晚上近11点半,开幕片《漫长的告白》放映结束,小城之春影厅的灯还未亮起,贾樟柯平和的声音响起,像去年一样——“现在让我们有请张律导演……”他和张律上台,他体面地介绍完,就说,接下来把舞台交给主持人梁植。我注意到贾樟柯退到舞台最右侧,在张律向观众自我介绍时,退到台下;在主持人与张律互动开始时,默默退场。

但平遥还是国内最有迷影氛围的影展。有完全为影迷打造的电影宫,看电影间隙在这里歇脚会听见产业嘉宾准备创投会,刚刚上映的电影主演排队买汉堡。《宇宙探索编辑部》的导演孔大山就是以前来平遥时认识了现在合作的编剧和摄影师。开幕那晚,在与贾樟柯作品《站台》同名的露天广场上,五条人表演最后一首歌《路灯下的小姑娘》,贾樟柯率先上台蹦迪,然后是赵涛,然后是谢飞、徐克。这是最接近过去几年平遥影展气质的时刻。

外片“卧虎”单元的选片总体保持了高质量:同平遥往年一样关注入围欧洲三大影展非主竞赛单元的非西方作品。格鲁吉亚的《当我们仰望天空时看见什么》、哥伦比亚的《安帕罗》、埃及的《羽毛》都收获了场刊高口碑,美学风格有辨识度。

闭幕式那天,还是在“站台”,平遥的老厂房之间,闭幕短片《地球最后的导演》放映。徐磊导演,贾樟柯和宁浩主演,背景是21世纪70年代,那时电影已经被陈列进博物馆。贾樟柯和宁浩争夺电影非遗传承人的身份,很荒诞。

短片结尾,出现世界上最早的电影、卢米埃尔兄弟《火车进站》的黑白影像。宁浩和贾樟柯问道:“电影会死吗?”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1 第35期 总第693期
出版时间:2021年11月1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