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亚马孙雨林砍伐面积10年来最大

稿源: | 作者: 张紫微 江豫 日期: 2021-11-10

2020年8月至2021年7月间,亚马孙雨林失去了10476平方公里的植被,这也是过去10年内对亚马孙雨林造成的最大破坏。

▲在BR-163公路附近的阿尔塔米拉国家森林公园中,牛群穿过一片刚刚被烧毁的森林。这条公路沿线的诺沃·波罗戈莱索是巴西森林砍伐率最高的城镇之一。为牛群开辟放牧区是巴西亚马孙森林砍伐的原因之一(图 / Lalo de Almeida / PANOS)

亚马孙雨林被称为“地球之肺”,它吸收大量二氧化碳,转化成地球上约20%的氧气。它也是地球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约有300万种植物和动物栖息于此。这个宝贵的自然栖息地有五分之三都在巴西境内。然而,就在世界各国更加重视气候变化的威胁时,亚马孙地区的自然资源开发有增无减。

自现任巴西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2019年1月宣誓就职后支持雨林经济开发的做法,鼓励了大批非法伐木者过度砍伐亚马孙森林,更有森林边缘的农场主通过刀耕火种的方式扩大耕地面积。博索纳罗将土著事务部的控制权交给了农业部,使得农业综合企业的发展相对于当地原住民部落的生存问题有了明显的优势。

博索纳罗政府一直以来力主向采矿和农业综合企业开放雨林保护区,认为这可以帮助当地摆脱贫困。然而,虽然巴西发展指数最低的10个城市中有9个位于亚马孙地区,但采矿和伐木所产生的资金最终很少用于当地的建设。

博索纳罗并没有让巴西的环境保护部门继续监管亚马孙地区的非法采伐,而是从国家军队中派出了2500名士兵到该地区执法。环保组织认为此举只是装点门面。

早在2019年,博索纳罗就因否认亚马孙雨林火灾激增而遭到世界各国的抗议。同时,在巴西国家太空研究院(INPE)公布关于亚马孙森林砍伐的不利数据后,博索纳罗政府指控科学家在数据上撒谎,将研究所负责人里卡多·加尔旺解雇。


▲希克林土著部落的战士在丛林巡逻后抵达拉普科村。土著部落组织了自己的巡逻队来保卫领地,驱赶非法入侵者,打击森林砍伐行为(图 / Lalo de Almeida / PANOS)


▲蒙杜鲁库印第安人参加反对在欣古河修建贝洛蒙特大坝的抗议活动后,在阿尔塔米拉机场排队登机返回。蒙杜鲁库人居住在塔帕若斯河畔,政府已计划在当地修建新的水电工程(图 / Lalo de Almeida / PANOS)


▲鸟瞰施工中的欣古河贝洛蒙特大坝。欣古河80%以上的水被从其自然河道中引出,将对水生动物和当地居民的生活方式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尽管当地土著、环保人士和NGO组织强力反对,大坝还是在2019年修建完成(图 / Lalo de Almeida / PANOS)


▲里里达德村,外来的定居者在BR-319公路旁一块新砍伐的土地上建房子。全长870公里的BR-319公路连接着亚马孙雨林的玛瑙斯和朗多尼亚的波多韦柳,虽因长期雨季导致道路破烂无法通行,只在旱季可以勉强行驶,但它可能使原始雨林区域沦为土地抢夺和非法滥伐之地(图 / Lalo de Almeida / PANOS)


▲麦驰河岸的营地上,皮拉罕族的原住民妇女和孩子看着一辆运牛车从附近的亚马孙横贯公路上驶过(图 / Lalo de Almeida / PANOS)


▲在亚马孙横贯公路上,一辆未成年人驾驶的卡车被查获,车上满载着从原住民土地上非法开采的木材(图 / Lalo de Almeida / PANOS)


▲巴西专门检查小组(GEF)成员正在摧毁一座非法锯木厂用于制造木炭的砖炉。这家锯木厂使用的木材是从阿尔托图利亚原住民土地上非法开采的(图 / Lalo de Almeida / PANOS)

2021年7月,由全球约200名科学家组成的亚马孙科学小组发出警告称,过度开发和乱砍滥伐等活动正令亚马孙雨林超过8000种特有植物和2300种动物面临灭绝的高风险。英国《自然》杂志7月14日发表的一项气候科学研究指出,森林砍伐和区域气候变化可能威胁到亚马孙雨林大气中碳的缓冲潜力,研究发现,一些地区的碳排放超过了碳吸收。

巴西亚马孙人类与环境研究所(Imazon)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8月至2021年7月间,亚马孙雨林失去了10476平方公里的植被,这也是过去10年内对亚马孙雨林造成的最大破坏。

时任巴西环境部长里卡多·萨列斯2021年4月表示,巴西每年需要获得100亿美元外国援助,便可以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每年只需拿出其中10亿美元,就能让巴西在现有的2030年目标实现之前消除非法砍伐森林的行为。一个月后,萨列斯因涉嫌参与非法出口原木被警方调查,引咎辞职。

▲阿拉皮溪开采保护区的居民纳西门托在溪流中砍伐阻挡独木舟前进的树木,准备前往另一保护区采集坚果。开采保护区旨在为居住于此的传统人口提供可持续的森林开发模式,如采集森林产品,但外来者正偷偷地入侵这些区域进行滥伐(图 / Lalo de Almeida / PANOS)


▲一个男孩躺在帕拉提早的欣古河滩休息。这是贝罗蒙特大坝附近的一处原住民村落,洪水过后,水库四周留下大片竹签般的枯树(图 / Lalo de Almeida / PANOS)


▲阿尔塔米拉市的河岸上,贝洛蒙特大坝的工人聚会。在每月的最后一个周末,也就是工人们领工资后,阿尔塔米拉成了一个混乱的地方。数以千计的醉汉试图追求为数不多的女性,不时引发恶斗(图 / Lalo de Almeida / PANOS)


▲阿尔塔米拉的城市人口在两年内从10万增加到14万,物价飞涨,特别是住房和食品价格。一名男子因无力承担租金不得不搬家(图 / Lalo de Almeida / PANOS)


▲马托格罗索州北部,工人在一个金矿工作。这里是巴西最大的黄金产区之一。由于当局并未强制执行环境保护法,开采活动致使河流污染、土壤退化(图 / Lalo de Almeida / PANOS)


▲维拉达瑞萨卡一家肉店。流浪狗盯着悬挂的肉。加拿大Belo Sun矿业公司计划在此地打造世界上最大的露天金矿之一。该项目距离贝罗蒙特大坝只有几公里远。这个因建设水电站而濒临废弃的地区将迎来新的变化(图 / Lalo de Almeida / PANOS)


▲阿尔塔米拉市,农场主出资竖起一块广告牌支持总统博索纳罗(图 / Lalo de Almeida / PANOS)


▲帕拉州是巴西亚马孙地区森林砍伐最严重的州,森林砍伐总量占该地区43%。大片森林遭到砍伐,只剩下小块雨林被无边无际的农田包围(图 / Lalo de Almeida / PANOS)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1 第35期 总第693期
出版时间:2021年11月1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