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玲娜贝儿:这只粉红色小狐狸一定会火。

稿源: | 作者: 本刊记者 王佳薇 日期: 2021-12-03

这只粉红色小狐狸走红后,带动了直播、淘宝代拍、黄牛、改娃(给玩偶整形、化妆)等一系列相关行业。 “追玲娜贝儿只要肯排队,就可以和它互动。它公平地对待每一个人,你夸夸它,它就会给你回应。没有了追星时的竞争,那种爱更单纯、纯粹。”

2021年10月21日,上海迪士尼乐园,花车巡游中的玲娜贝儿

 

玲娜贝儿怎么还不来?

11月14日,谭琪10点半到达迪士尼园区,眼前“长龙”蜿蜒了五六个来回。在她印象里,这是疫情发生以来迪士尼园区内游客最多的一天,想要进入上海迪士尼至少要排一个半小时的队。过去一年,她因每天来迪士尼“接人偶上下班”,对园区的客流量了然于心。

人头攒动的迪士尼园区内,因为气温升高,许多人干脆将外套系在腰间。有人打了个哈欠,抱怨:“玲娜贝儿怎么还不来?”骑坐在男人肩上的孩童不知所措地揉了揉眼睛,继续盯着远方。

巡游花车从皮克斯玩具总动员主题园区出发,按照既定路线,缓缓驶向躁动的人群。人头齐向花车来处张望,手机成排高举,录像界面蓄势待发。

花车队伍的最前排是米奇与米妮,靠近车道两侧的观众举起手上公仔,和车里人偶互动。刚进入园区的观众一头雾水,却也踮起了脚,转移视线至喧闹处。

载着玲娜贝儿的花车位于队伍最末,压轴出场。她和“达菲家族”其余六只人偶在花车上逆时针旋转着跳舞,车头最前,还有《疯狂动物城》里的兔子刑警朱迪和狐狸尼克。

玲娜贝儿来到花车左侧,双手抬起,向观众比心互动,引来尖叫阵阵。正午阳光下,玲娜贝儿的蓝色眼珠晶莹透亮。和家族的其他朋友相比,它身形娇小,但跳舞最为卖力。尖叫声经久不息:“玲娜贝儿!”“贝儿太好看了!”“女儿太乖了!”

9月17日,上海迪士尼发布了一则预告称,“达菲新朋友——玲娜贝儿(LinaBell)将于9月29日在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全球首次亮相。”微博转发超过2万次,远高于迪士尼此前发布的消息。在资深迪士尼粉丝群中,大家预感,这只粉红色小狐狸一定会火。

谭琪从未对迪士尼“感冒”的闺蜜也来找她讨论玲娜贝儿。数据显示,玲娜贝儿自9月29日亮相上海迪士尼后,曾27次登上热搜,其话题标签阅读量超过2.8亿。

花车向前,人潮随之涌动。本就不宽的人行道挤满了驻足和向前的人,工作人员不断费力提醒:“不要停下脚步。”迪士尼园区主题曲《快乐无边》一刻未停:“我们一起亲密无间,欢乐永不停歇……”

很快,一同向前追赶花车的人越来越多。台阶、长椅、路边石,一切高于地面、放得下双脚的平面都站满了人。

在接近巡游路线的终点处,人行道彻底堵死。人们一窝蜂地挤向花车末尾。一道由十余工作人员组成的人墙迅速形成,组织人群疏散。“大家走动起来啊,不要停留。”在各种电子产品与公仔的缝隙间,花车渐行渐远,驶入一扇白色铁门。

“咚——”铁门关闭,超级明星回家了。

2021年9月29日,上海迪士尼乐园,粉丝排队抢购玲娜贝儿主题商品  图/IC photo

 

 

它太像人了,大家很宠它

郑楚楚追过三次花车。第一次没经验,追到一半被主路上的工作人员拦下。后来她发现可以绕过他们继续追。

她是一名在读研究生,常常在工作日来看玲娜贝儿。最初朋友发给她玲娜贝儿的视频,她不以为意。10月14日,刚办了迪士尼年卡的郑楚楚入园,第一次见到玲娜贝儿就迷上了,“特别可爱,活力满满。”

这也是玲娜贝儿给多数人留下的第一印象。郑楚楚之前对达菲家族知之甚少,喜欢上贝儿后,她恶补了相关知识。根据迪士尼的设定,达菲的新朋友玲娜贝儿是一只有着探险精神、喜欢解谜、酷爱大自然的小狐狸。在梁芳眼里,玲娜贝儿就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孩。活泼,有精力,走路蹦蹦跳跳,像她的女儿一样。

9月底,家在贵州的梁芳订了去上海迪士尼的机票。5岁的女儿无意中看到玲娜贝儿的视频,她跟着女儿看了几天。母女俩被玲娜贝儿的小动作吸引住了。

有一次,玲娜贝儿被现场直播的观众凶,它立刻做出拔剑状以示反击。梁芳觉得它直率,面对不喜欢的直接拒绝,“希望女儿像贝儿一样勇敢。”

“它的确太像人了。大家都把贝儿当小朋友,很宠它。”第一次面对可爱的人偶时,郑楚楚颇为紧张。她自认社恐,平日在路上遇到熟人都绕着走。迪士尼讲英语的王子和公主,她根本不敢上前合照。

郑楚楚追男团时学会了设计,她为玲娜贝儿做了一个应援扇  图/受访者提供

郑楚楚认为,玲娜贝儿和他们不同。它元气、可爱,平等地对待每一个人。即使紧张,语无伦次,它都甜蜜回应。“(这)是一只有社交牛逼症的狐狸。”谭琪总结。

办了年卡后的一个月,郑楚楚去了六次迪士尼。这段时间,等待与玲娜贝儿合影的队伍越排越长,日渐水泄不通。有几次她去迟了,没排上队,只能站在观众外围“看女儿”。

遇见郑楚楚那天,她和谭琪约定在园内交接扇子,上面印有穿着“(迪士尼)五周年庆衣服”的玲娜贝儿。扇子由郑楚楚设计,做了20把,她想随机分发给园区内的同好。但在入园时,工作人员以“不合适”为由扣下了扇子。她的计划未能付诸实践。

郑楚楚认为,跟花车、做周边很像追星。粉上玲娜贝儿以前,她追过男团,设计、买代言、打投、控评这些她统统做过。现在回头看,“那是一种单向的喜欢。”粉丝对偶像始终处于一种仰望的姿态。

“追玲娜贝儿只要肯排队,就可以和它互动。它公平地对待每一个人,你夸夸它,它就会给你回应。没有了追星时的竞争,那种爱更单纯、纯粹。”

 

 

“玲娜贝儿只有一个”

郑楚楚来迪士尼的第六次,园区迎来客流高峰。花车游行结束后,游客们大步流星地跑向了部落丰盛堂——玲娜贝儿营业的地方。

下午1点才开始的合影留念活动,12点49分就停止了排队。工作人员称:上班之后,这里就有人在排队。郑楚楚只能站在人堆里看。玲娜贝儿每半小时休息一次,趁这个间隙,她挤进了围观人群的最前侧。

这个人多的午后,玲娜贝儿似乎有些疲于营业。郑楚楚发现,人偶的“内胆”(扮演者)每半小时更换一次。她靠玲娜贝儿互动时与粉丝的界限感判断——一位很在意游客是否站在安全线内,另一位则不明显。“虽然我很想相信它只有一个,但确实是有感觉的。看得多你就知道了。”

玲娜贝儿走红之初,网友曾根据人偶裤脚的露出长短将扮演者戏称为“九分”、“七分”以及“堆堆”,用以区分。甚至出现过一些对演职人员的拉踩,责怪“九分不如堆堆卖力”等。

这样的讨论与迪士尼官方导向相悖,为了营造完整梦幻的童话世界,迪士尼强调角色人格、模糊扮演者的存在。有时,有游客在部落丰盛堂要求玲娜贝儿摇摇尾巴会被拒绝。演出助理解释:贝儿要保存体力,等一会儿还要在花车上跳舞。但实际上,在部落丰盛堂营业和在花车上表演的并非同一扮演者。“迪士尼官方很多设计旨在让游客能沉浸在他们的梦幻世界里面。我平时去迪士尼,员工会向我们强调只有一个玲娜贝儿。他们不会去破坏你心中的童话。”粉丝林妤彤说。

粉丝们乐意投身其中,也愿意为此买单。一次,谭琪发了贝儿的视频,有人评价“堆堆好可爱啊”。她旗帜鲜明地回应:“玲娜贝儿只有一个。”谭琪觉得,自己只是喜欢人偶本身,不愿意去讨论和“内胆”有关的一切。

谭琪在迪士尼附近的川沙镇生活了两年,见惯了不同玩偶短暂火爆后的乏人问津。比如,红极一时的托尼(杰拉多尼)后来进了迪士尼亲友特卖会。去年,谭琪的婚纱店在疫情中倒闭,她干脆以迪士尼妆造、约拍为生,也开了两间外卖店。

除了贝儿,她最近还迷上了噗噗(小熊维尼),最喜欢的一直是托尼。“我想让人家知道它,但我也不想让人家知道它。”这几乎是所有粉丝的共同私心。“亲妈都不希望孩子火,火了我就买不到它了。”

11月初,一条关于玲娜贝儿工资只有3500元的帖子引起了粉丝唐宁的注意,她看到后有些生气。“贝儿每天工作时长那么久,还永远都是元气满满地跟所有人互动,我没办法接受贝儿每个月只拿一点点钱。糊口都不够!我不想让我的贝儿用爱发电!”

唐宁明确地知道,自己喜欢有扮演者的贝儿。身为打工人,贝儿的元气给予她诸多能量。但得知背后扮演者的薪水后,她认为这是一种压榨。她曾买过很多玲娜贝儿的周边:钥匙扣,公仔,手链,等等。“完全是为了帮贝儿(扮演者)冲业绩。”她本以为这些业绩能作用到扮演者的经济收益上。

再刷玲娜贝儿的视频,唐宁有些无力。“虽然开心,但也很难受。”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看那些视频。有人告诉唐宁,那条帖子是假的,她半信半疑。

迪士尼前演职人员在接受采访时提到自己2018年入职时工资是5300元,三年来只涨了七百多元,定薪,和工作量无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迪士尼家属称:“迪士尼的工资各部门情况不同,加上奖金,差不多五六千元。但是福利好,节假日有礼品,员工子女生病了也可以报销。”

林妤彤看得更开些,“生气归生气,毕竟不是我们能插手的事。”她看过一些迪士尼离职员工的分享,大部分都舍不得。“抛开薪资待遇不说,大家都是为了圆梦啊。没有那份爱,是很难坚持下来的。”如果有机会,服装设计专业的林妤彤也想去迪士尼工作,不过前提是“不能在一线”。

 

 

一只真的玲娜贝儿有多难买?

不久前,谭琪在朋友圈发了一张与玲娜贝儿公仔的合影。她给贝儿套上了中秋星黛露的衣服,在园区内,不少游客问她能不能摸一下。“那一天所有人都向我投来羡慕的眼光。”谭琪说。

9月29日,玲娜贝儿亮相迪士尼。周边挂件当日断货。谭琪记得那天上午还是大晴天,结果很快大雨,等到雨停,她冲到了园区内的商店。

当天迪士尼就摆出了“玲娜贝儿系列商品每单每款限购两件”的通知。工作人员说,这是常规款,不用着急。谭琪信以为真,只排了一次队。

一同在现场排队买玲娜贝儿的还有林妤彤。她请了假,专程从杭州赶到迪士尼。玲娜贝儿官宣之初,她所在的迪士尼粉丝群就热烈讨论。“每个群都很焦虑,大家担心买不到,负面情绪很重。”林妤彤有些紧张。

林妤彤回忆,迪士尼的周边直到今年上半年都很好买。但自中秋星黛露发售时,黄牛过来扰乱市场,购买需要抢。玲娜贝儿走红后,带动了直播、淘宝代拍、黄牛、改娃(给玩偶整形、化妆)等一系列相关行业。谭琪形容,他们“都是吃迪士尼这口饭的”。

身穿中秋星黛露限定衣服的玲娜贝儿一度被黄牛炒上2000元。谭琪说,自己手上的公仔至少值3000元  图/受访者提供

谭琪家对面住着几位黄牛,每日清早按时出发到迪士尼外的世界商店——黄牛与代购的集中地——采购。区分二者的方法简单,前者手提篮里往往装着一样的东西,后者习惯精挑细选,因为消费者要看脸。

10月1日,上海迪士尼发布公告:“由于粉丝的厚爱,目前玲娜贝儿系列有部分商品已暂时售罄。”谭琪记得公告发布前一天,有朋友就在说,玲娜贝儿的公仔已经卖光了。玲娜贝儿发售不到一周的时间,其周边陆续断货。目前仍未有补货消息。

郑楚楚不知道自己何时能买到玲娜贝儿。在迪士尼,郑楚楚每次看到贝儿的公仔都感到难受。在她真正粉上贝儿之前,玲娜贝儿的大部分周边已断货。原价219元的公仔在二手交易平台上被炒至千元上下。园区内目前能买到的周边是价格178元的玲娜贝儿爆米花桶和98元的饮料杯。粉丝群内,大家还会热心地彼此提醒:“请工作人员把爆米花和桶分开放,就可以收获一个干净的贝儿啦。”

前些日子,谭琪带着玲娜贝儿的发箍去川沙镇上的菜市场买菜。一名大哥远远朝她走来,仔细端详她的发箍。谭琪问大哥是不是搞假的。对方爽快回答,是的,这个两天就能搞定。“周围有工厂,玲娜贝儿的周边假货就是这么来的。”谭琪说。

在社交平台上,一些粉丝分享着真假公仔鉴别帖,提醒大家重点检查公仔故事书的横纹、头上的花、商标的镭射标……但仍常有离谱的事发生,有人花了900元买到一只玲娜贝儿求鉴定,图片看起来像只猴子。更有假货因酷似演员林永健而被大家戏称为“林永健儿”

“库存量跟不上营销,还一直买热搜。这是很多迪士尼粉丝最反感的事。”林妤彤说。发售当日,林妤彤用了3小时排队买到玲娜贝儿的公仔和零钱包。她的朋友排了7小时才买到。玲娜贝儿周边产品仅在上海迪士尼线下店发售,更多人根本没等到来迪士尼排队的机会,产品已经断货。

谭琪觉得迪士尼未必有大家想象中营销得那么多。“他们在控制每一个产品的数量,等热度降下去了,再把所有货补齐。如果把商店里全摆上玲娜贝儿,我敢保证其他所有公仔的销量会下滑的。但现在,星黛露又多卖了一倍。”

因为买不到玲娜贝儿,郑楚楚买了一只星黛露回家。她听说不少姐妹买到假货,实在可爱就留下了。也有知假买假的。郑楚楚接受不了,她曾经因为觉得正版太贵,买过假的迪士尼发箍。但来到迪士尼后,她自认学会了重要一课:真正爱迪士尼的人不肯、也不好意思买假货。

(本文所有人物均为化名。感谢大利对本文的帮助,实习记者李艾霖对本文亦有贡献)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3期 总第701期
出版时间:2022年01月2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