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卫健:我有力跑,就会一直跑

稿源: | 作者: 本刊记者  张明萌 日期: 2021-12-26

舞台上,他一次次问观众“我是谁”,再自问自答说出自己饰演过的经典角色,每一个角色名都引发台下阵阵欢呼。他已经远离多年,但观众没有忘记他。

每天早上,张卫健除了刷牙、洗脸、刮胡子外,还要将刮胡刀往上推,刮一遍头皮,以保持维系了近25年的光头造型。尽管他已不再是青壮年,但发茬的生长速度没随体力的下降而减缓。早上刮干净,晚上脑门就爬出一层细密的乌青。

在内地观众认知中,属于张卫健的经典角色大多是光头。《小宝与康熙》里,他饰演韦小宝,光头上戴着草帽,草帽的草齐刷刷指向同一个方向,他目光顺过去,口里悠悠然念着:“凉风有信,秋月无边,亏我思娇的情绪好比度日如年……”《机灵小不懂》中,他是法规严谨的寺院中好酒好赌的杂役小不懂,脑袋里装着刁钻古怪的思想,破案、教书、育人。到了《少年张三丰》,他成了能与鸟兽沟通、与好友行走江湖的张君宝。而在使他在内地首次大火的《少年英雄方世玉》中,他顶着光秃秃的脑门,脑后吊着清朝的及腰假发辫,侠肝义胆但整天闯祸,常路见不平却惹了不少仇家,最后过关斩将拯救武林。

《少年张三丰》2001

这些角色机灵聪慧、调皮刁钻,又一腔热血,能打能跳。在日常生活中玩世不恭,遇到大事却总能一马当先。在感情上毫不含糊,对朋友讲义气,对家人尽孝心,对爱侣表深情。形象立体,故事完整,是电视荧屏上“意气风发”的代表。

这些角色也或多或少带着张卫健的个人色彩:动作敏捷,思维迅速,生命力顽强。张卫健回忆:“做每一件事情时,我都有一种很强的渴望感。(这些角色)我带着很强很强的渴望去演,我很爱这些角色,完全认为我就是他。”

很难说这样的渴望感形成于何时,毕竟到1999年的《少年英雄方世玉》走红,已经是张卫健第四次从人生谷底一跃而起。那年,他34岁。在此前的15年演艺生涯中,他经历了三起三落。

19岁时,他参加第三届TVB新秀歌唱大赛获得冠军。此后却跑了八年龙套。

26岁时,他第一次担纲男主角,出演剧集《老友鬼鬼》,在香港一炮而红。却在两年之后无人问津。

31岁时,他录制唱片再度走红,出演《西游记》收视率高达40%。却与TVB频生龃龉,无戏可拍。

《西游记》1996

张卫健人生中的前三次成功都来之不易却极为短暂,中间蛰伏的苦痛却数倍于成功后的享受。不算顺畅的童年教会他“苦得挨得,日子过得”。父母离异后,他放弃学业出门打拼,早早担负一家生计。困难的日子里,他很少绝望,也不低落,而是在绝境中创造机会。三次大起,都由他想方设法拼搏而来。他用三次起落自证了朴素的人生观:你不叫我停,我有力跑,就会一直跑。在一次访谈中,他将自己比作德国小蠊——这个广泛分布于全国、俗称蟑螂的昆虫来自几乎和恐龙同代的、2.35亿年前的三叠纪,拥有大部分物种难以企及的强大生命力。

命运的锤炼在第四次大起后渐渐平息。出演《少年英雄方世玉》后,张卫健的演艺之路顺畅不少,成为了收视保障。他在剧组间奔波,在1999年到2005年间留下诸多经典角色。往后,他减缓了步伐,连续拍摄四部《隋唐英雄》后,他花了更多时间陪伴家人,只偶尔在综艺节目中露面。近五年,他只在2018年回老东家TVB拍摄过一部《大帅哥》。

11月20日,在综艺《追光吧》的舞台上,他演唱了代表作《身体健康》。唱完后,他与观众互动,一次次问观众“我是谁”,再自问自答说出自己饰演过的经典角色,每一个角色名都引发台下阵阵欢呼。他已经远离多年,但观众没有忘记他。

《隋唐英雄》2012

 

 

父亲成了陌路人

2014年,拍摄《隋唐英雄》第四部时,张卫健的母亲在游泳池晕倒,被送去医院ICU急救。他从片场飞奔回家,做好一切心理准备。第二天,看到母亲在病床上喝粥,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在之后的检查中,母亲身体没有异样,她自己也记不得晕倒时的情况了。这次突发不了了之,但给张卫健一次警醒:是时候好好陪伴家人了。

“从那时候开始觉得,我是不是一辈子都要这样子(拍戏)?我是不是已经给想发展事业的张卫健很多(时间和精力)了?私底下的张卫健我又给了多少?身边的人我给了多少?我是不是该多一点陪伴?我开始故意往后退,少拍戏,多陪家人。”张卫健说。家人曾是他努力的目的,也是他拼搏的理由。他因赚钱养家而入行,也因想陪伴家人而淡出。

张卫健的父亲是船长,常与外国人打交道。他非常注重对张卫健的礼仪教育,教张卫健西餐的就餐流程,点菜方式,食用礼仪。他着重培养张卫健的英文能力,将张卫健送去香港教会幼儿园,三岁开始学习英文算数、读英文《圣经》。为了达到父亲在成绩上的要求,张卫健从那时起就熬夜学习,做梦都在背英文。

父亲常常考他英文。张卫健读小学时,一天早上上学前,父亲问他想不想不上学,用英文说出“今天不上学,去海洋公园好不好呢爸爸”就可以去玩。他说出来了,父亲带他去海洋公园玩了一天。见到朋友时,父亲要求张卫健用英文自我介绍:hello,my name is Dicky,Nice to meet you……

父亲有家暴倾向,常将张卫健和两个弟弟踩在沙发上打。张卫健回忆:“根本不是父亲在教育儿子,而像黑帮犯了错被家法伺候。”等三个儿子大了,没法踩了,父亲一言不合就举起身边的东西砸过来。他家的沙发、落地扇都被扔过。父亲也打母亲,一个弟弟护住母亲,一个弟弟抓住父亲,张卫健打电话报警,这是他家多次发生的场景。

所以,父母亲离婚时,14岁的张卫健第一反应是轻松。他记得那晚,父亲收拾好行李,顺着一条长长的走廊离开,身影越来越小,直到消失。母亲抱着厕所的马桶哭。过了一会儿叫来他和两个弟弟,对他们说:“你们必须面临一个选择,是要爸爸还是要妈妈。”三个儿子当场选择了母亲。

母亲一直是全职主妇,家庭失去经济来源后,她出门帮佣赚取家用。父亲留下的一套还在还贷款的房子,作为这个家庭唯一的资产被变卖。房款用于日常开销。他们租了另一套房,日子陡然艰难。张卫健17岁时,母亲告诉他,不能读书了,必须工作赚钱。他承担起养家的重任。

“爸爸给我最大的影响就是让我提早面对社会、提早赚钱、提早去面对困难。如果我没有这些负担,早就可以买房子、可以开很好的车。但我一直要养家,很多赚回来的钱都要花在弟弟的教育、家庭的开销上。整家人的衣食住行都落在我一个人身上。”张卫健说。

张卫健儿时想当一名神父,后来想成为足球运动员,还进入南华足球队训练了两年。他练守门员,但因个子不高被教练劝回了家。他转而想修法律或哲学。他自认有口才,也常思考问题。但梦想被“养家”二字截在了半路。

张卫健成名后,和母亲、弟弟在美国旅行,听说爷爷病危。母亲想带着三个儿子去见他最后一面。在医院的长廊边,张卫健远远望见一个人拿着报纸在看,他知道就是父亲。身影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直到张卫健从旁边经过,转头看看他,他也没有抬头。等看完爷爷出来,他还是没抬头。多年后的相遇以沉默结束。

父亲刚走的时候,张卫健幻想日后再见,会一脚踢过去发泄心中的愤怒。长大一点再幻想,他想应该会把对方当作陌路人。多年之后真的再见到,他果然把父亲当成陌路人,父亲也把他们当成陌路人。“可是我起码愿意把头转过去看看他,他如果也转头看我,我一定会跟他打招呼。”如果现在再见到父亲,张卫健有可能主动跟他说两句话,会叫爸爸。“我也有想过如果有一天收到一个电话是他跟我说现在不行了,已经无家可归,我一定马上答应照顾他的生活。但他如果要回到家里和我们一起生活,那肯定不可能了。”

《小鱼儿与花无缺》2005

 

 

背水一战后,给自己判死刑

张卫健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餐厅当服务生,一天后辞职。“我觉得自己应该可以更好一点。”他喜欢唱歌,因为身高问题被足球队劝退后,他发现当时当红的歌手身高和他差不多,萌生了成为歌手的想法。“当不成球星就当歌星,反正要当一颗星星,让全世界知道我张卫健是谁。”

他有一个在酒吧弹钢琴的朋友,每天营业结束后就叫他上去练几首歌。“一天,酒吧驻唱歌手没到,朋友叫他顶班。他被老板看上,正式成为驻唱歌手,唱凌晨1点的时间段,一个月50港币。唱了一个月后升到150块港币,时间也调到晚上11点。但他很快厌倦,他喜欢谭咏麟的《幻影》,但当时流行《爱情陷阱》,每天晚上要唱几十遍。除此之外,还要重复演唱生日歌,祝点歌的人生日快乐。“我不想唱别人的歌了,想成为一个发片歌手。”

当时香港成为歌手的捷径是参加TVB新秀歌唱大赛,他参加了第一届,进入30强。第二届参加到一半,被一家唱片公司看中邀约。对方分配了一首电影主题曲给他,他唱了好几个小时,直到和声来了也没录好。监制让和声先录,很快结束,之后把张卫健叫到角落,对他说:“这首歌你不要唱了,和声那个唱得挺好的,我决定给他唱。你放心,我会给你200块。”说完让他离开。张卫健拿着200块下楼,在楼梯上流了一滴泪。

“就一滴而已,也没有抽泣,反正眼泪就下来了。我把责任放在自己身上,确实人家唱得比我好,给人家无可厚非,算了。明年再去参加比赛。”张卫健回忆。原本谈好的签约、发片也不了了之。

第三届TVB新秀歌唱大赛,他终于获得冠军。走上人生第一个巅峰。但夺冠之夜过去,他未像前两届冠军梅艳芳、吕方一样获得出片机会,甚至之后几届选手许志安、黎明等出片了也没轮到他。为了赚钱,他转去TVB,在小角色里摸爬滚打。

“我一次都没去找唱片公司,也一次都没有埋怨。如果艺人是一个产品,这个产品无懈可击、很值钱,销量肯定好。为什么唱片公司不帮我出唱片?我唱得不够好、跳得不够好,我太瘦了,要增肥……”

在没法出头的日子,他除了演自己的戏,也在片场看别的演员怎么演戏,以此为借鉴,丰富自己的经验。感到难过的时候,他用许冠杰一些励志的歌、名人传记、身边人的鼓励和阿Q精神安慰自己。TVB饭堂的老板很疼他,知道他没钱开饭,让他赊账,一直赊下去也没关系。“他说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一定可以的,到时候你来还钱给我。”张卫健回忆,“我也跟自己说,在这个行业我已经很幸运了。虽然我一点成绩也没有,至少我每天上班都做喜欢的工作,这个社会上很多人都做不到的。”

“在黑暗的时候,我永远能用阿Q精神去挖出一道光,就算挖不出来,我也会幻想一道光,照亮我黑暗的心灵。”张卫健说。

张卫健偶然听到同行说:“电视台好现实,不怎么样的职员就让B来谈合约,稍微好一点的就到B的领导A办公室谈,再红一点或力捧的就约在五星级酒店的咖啡馆或者餐厅边吃边谈。”到了他续约的时候,B每天给他打电话他都说没空。一天在公司遇到A,A问他:“你很忙吗?B说一直约不到你谈签约的事。”“不忙,我很有空。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一起谈啊。”A被当面问到,不好意思拒绝,只得说:“行,明早9点你来我办公室谈。”“明早我没空啊,这样吧,明天下午6点我们去丽晶酒店咖啡馆谈。”对方答应。

在咖啡馆,对方说了一个多小时,看他兴致寥寥,问他:“你到底要什么?那些当红的我们都签5年,我现在跟你签3年而已。”他说:“我想签5年啊,你都说当红的力捧的签5年了,我想要5年。”“那你要多少钱?”“钱可以不写,我不要钱都行。我只要一个出演男主角的机会。我在这里已经8年,我觉得我够出演男主角,为TVB赚更多钱,我只差一个机会。”对方一边吃惊一边答应了。没多久,张卫健获得了出演《老友鬼鬼》男主角的机会。

他形容那次主演自己“背水一战”。“我磨剑快十年了,现在让我上场,如果还是没起来,那我认了。”他也决定了,这个戏还不红,自己就转行。考虑到没有别的生存技能,大概会去开出租。

他饰演一名好赌的交通辅警,因得罪毒贩横死,灵魂后来回到阳间找寻未竟的姻缘。在片场,每一天拍完都有人问他后续剧情怎样,和其他几位主角发生了什么。他感觉这个戏自己演得不错,剧情也吸引人,应该会火。果然播出后,全香港都知道了张卫健。

他一下收到了很多电影、电视剧邀约,多的时候每天都有一两份。他持续在不同的片场打转,收工已经凌晨4点,还要被拉到录音棚录歌。录到早上6点不得不停,因为片场的车已经在门口等着拉他走。这样录出来的唱片依然卖了十几万张。之前想都不敢想的香港叱咤乐坛流行榜颁奖典礼“叱咤乐坛新力军男歌手金奖”、TVB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最受欢迎新人奖银奖”、香港电台十大中文金曲颁奖礼“最有前途新人奖银奖”都收入囊中。这段时间,他拼了命榨干自己,弥补八年闲散的人生。妈妈说他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他答:“还不够,我最高峰还没来。”

这句话说完没多久,他的事业就一蹶不振。奔忙中拍摄出的剧集和电影角色类似,剧情不算精美,消耗了观众对他的好感。唱片制作远达不到精良,人气下滑。到1995年,他的电影和电视剧片约一纸不剩,唱片也卖不动,一整年赋闲在家。

他又有了大把空闲,混沌度日。以前没时间睡觉,现在睁眼到天明。最开始三四点睡,后来六七点睡,再后来伴着电视台午间新闻才能迷迷糊糊睡着,又在晚间新闻的播报中醒来。“这一次打击很大,以前没有红过,以一个新人的姿态盼望机会来临。现在看自己,色泽不再新鲜,红过了,不红了。谁会投资我?新人还能搏一搏。我给自己判了死刑,觉得自己就这样了。”张卫健说。

1996年,他收到台湾一家唱片公司的邀约,希望他前往台湾发展。在去台湾的飞机上,他看着香港的高楼慢慢远离,心生感慨:“以往三年,这里的人都很喜欢我。现在他们仿佛都不需要我了,没关系,我去需要我的地方吧。”

《大帅哥》2018

 

 

从台北火到屏东

去台湾前,张卫健听说一位前辈买了一辆名车,对方告诉他:“我开这么贵的车去片场,他们还好意思给我低片酬吗?”他从中得到启发,用所剩不多的存款订下了台北最贵的酒店,打电话给酒店租一辆名车接机。入住后,对方约他晚上8点半谈合约。他点了五杯咖啡,各喝了几口,开了两包烟,房间也弄乱。对方见到他,问:“有客人来啊?”“刚走,华纳唱片找我谈。”之后他们聊得很顺利,当晚就把合约谈好了。

唱片即将录制,他戴着耳机走在忠孝东路上,熟悉新歌的词曲。在一个很大的十字路口,他看着汹涌的人潮,对自己说:“张卫健,你好好享受一下自由自在在忠孝东路逛街的日子。三个月之后,这种日子就没有了。你会火的,大家都会认得你。”

张卫健回忆:“我也不知道这是真的直觉,还是我习惯性给自己点燃了一点光亮。”

三个月后,他推出专辑《梦中情人》,他在十字路口听的主打歌《夜蝶》火到台北街头。电视剧邀约又回来了。一个摄制组的摄影师记得,当时张卫健在台湾出现,很多粉丝追着他跑,他把车窗摇下来让粉丝小心再小心。“我已经在香港发霉了,本来有很多歌迷影迷也这样追我,可是完全消失不见了。等我又有机会,我就很珍惜。以前我也跟歌迷保持距离,他们追我就追呗。后来我不这么想了,我试过失去的感觉,我不想他们再离开。”

几个月后,他在弟弟的坚持下回TVB拍摄了《西游记》,饰演孙悟空。这部剧集大火,最高曾获得44点收视率,平均收视36点,是当年十大剧集之一。播出期间,张卫健在台湾拍戏,接到好友苏永康的电话,对方告诉他:“我现在在TVB化妆间,所有的演职人员都守着电视机看你演的孙悟空,你真应该回来看看你现在在香港有多火。”那部戏让张卫健从香港火到台湾。此前他的唱片只是年轻人知道,孙悟空却从台北火到屏东,台南的阿公阿婆见到他都能叫一句“孙悟空”。

一年后,《西游记》续集开拍。TVB与他谈片酬,他希望涨到和台湾拍戏片酬一致,对方希望维持原片酬(拍第一部《西游记》时,张卫健的片酬仅为3000元一集)。双方没谈妥,TVB宣布续集主演换人。后张卫健几度沟通未果,甚至声明零片酬也可以出演,对方也不肯。他因此得罪TVB,在香港几乎没有立足之地。同时,投资房地产遭遇金融危机,他濒临破产。

台湾的片方递来《少年英雄方世玉》的剧本,他欣然接下。1999年,该剧在两岸三地播出——在香港,由亚视购入,收视一度打败TVB同期剧集。这部电视剧也让张卫健走进了内地观众的视线。在播期间,张卫健经导演王晶劝说,主动致电TVB高层希望和解,参加TVB综艺。双方冰释前嫌。

《少年英雄方世玉》1999

“王晶觉得我凭方世玉再红了,很厉害,也把张卫健三个字彻底打入内地市场。他觉得有好的气势,需要强的机构,大家合作才能更强。如果我可以不记仇,应该踏出这一步,先把手伸出来才有握手的机会。”张卫健说。

一年后,由王晶导演、张卫健主演的《小宝与康熙》在TVB播出,成为当时TVB收视率第二的剧集。他也因此获得当年TVB颁奖礼“我最喜爱的电视角色”奖。

此后,张卫健的演艺生涯走势平稳,他出演了《天下无双》《聚宝盆》《少年张三丰》《方谬神探》《小鱼儿与花无缺》等多部剧集,在电视剧行业相对繁荣的时代,他频频出现在荧屏上,成为一代人的集体回忆。

淡出后,张卫健的人生故事以另一种形式延续。他常驻香港以便陪伴家人,妻子张茜定居北京。他常奔波于两地。因为疫情,两人一度515天没有见面。

他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偶尔露面,观众的反应让他很窝心。“我和他们(之间)好像建立了一个桥梁,我在桥的另一头,这些年他们看不到我,但当我走过这座桥,他们依然欢迎我,就像家人对我说‘回来吃顿饭’一样。”

《小宝与康熙》2000

 

 

我有上进心、有野心,我也安于现状——对话张卫健

人:南方人物周刊  张:张卫健

 

人:在事业早期,你蛰伏了很久,你怎么自我开解?

张:我从初中开始,就会想古人所讲的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但我跟自己说,一分耕耘不一定有一分收获的,搞不好要三分耕耘才有一分收获。这样我不会失望。别人用了三倍努力,只有一分收获,就会问天为什么。但我本来就是这么想的。

 

人:为什么初中就对人生有这样的思考?

张:不知道,可能我……不知道,天生的吧。就像刚才跟你讲的,我有阿Q精神。但我看到《阿Q正传》已经是结婚以后。所以我觉得我阿Q精神也不是读书读来的,是老天爷给我的。

遇到挫折我很难受,怎么办?一时之间我真的不能扭转败局。要不退出娱乐圈,但退出能干嘛?我没有一技之长。但是继续留在这儿,我很痛苦,想一下怎么能让自己舒服一点?慢慢就形成了阿Q精神。

 

人:《少年英雄方世玉》之后,你多在电视荧屏上出现,但你也收到过电影的邀约。为什么一直选择电视剧作为主要的工作方向?是因为你在电视剧上已经获得了成就感,觉得这个可能更适合你吗?

张:我对自己很有要求,希望自己不停进步,但我又是一个很安分守己的人,很安于现状,会觉得好,我就专心在电视剧这一块。电影之前我尝试过,但是没有大成功。我在电视剧很好,为了电影而放弃或者是影响到电视剧,我不太想。我有上进心、有野心,但同时我也安于现状。

 

人:你说自己要求很高,你觉得你每个阶段的角色的进步在哪里?

张:我觉得很难(说出来)。如果今天梵高还在的话,你问他画画这10年里面有进步吗?他搞不好会说我在退步。如果你问我表演的进步在哪里?我只能用收视率(来回答)。我拍的98%都是喜剧片,维持了十几年,这是一个挑战。从收视率来看,观众一直在买单。我觉得我已经太受宠若惊了。他们大可以看了我三年之后换一个人。

 

人:你会在饰演每个角色的时候,做出一些特别的设计用以作为同类型角色的区分吗?

张:在我的喜剧里面,不同的戏、不同的场口,有不同的玩法、不同的(方式)让你笑。还有一个大概念是“情”。亲情、爱情、友情,自己对自己的情,必须在我的作品里。你很少看到我有一部电视剧不太讲情感,好笑就好了,我不会。《西游记》师徒情,《小宝与康熙》的爱情、跟康熙之间的友情,《方世玉》里跟苗翠花的母子情等等。情感是真的,但是我也可以用开玩笑的形式来表达。

 

人:让人笑的部分来自你自己的设计,还是整个摄制团队一起协商的结果?

张:很多都是我自己的设计。拍《小宝与康熙》的时候,王晶导演说,希望我多给一点我的灵魂进去,哪里觉得想如何表演就做。韦小宝念的“凉风有信,秋月无边”那段,本来编剧想让我用南音唱出来。我觉得唱不了,但我又很喜欢这个词,我就念出来。但直白地念,观众听两句就转台。我开始设计了,哪里快哪里慢,哪里高哪里低,再筛选出两个版本。拍完之后现场反应挺大的,道具老师、场务老师问:能不能再念一次给我听?我就觉得好像可行,我再念一次,他们还是有反应。我就知道行了,然后把它贯彻到很多集里面,观众听到这个就会想到我。

如果现场的人都笑的话,在网上或者是在电视机旁边的观众几乎肯定笑了,因为在现场赶着收工的、赶着想吃饭的、饿的、冷的、热的、累的,都能笑得出来,你在家里上网看怎么能不笑呢?

 

人:有没有不好笑的时候?

张:多着呢。有一些我在现场走戏先演一遍出来,摄影师完全没反应。完蛋了。他一边打光,我就一边想,哪里可以再强一点,本来想笑点在那儿的,但别人没笑,那个就不是笑点。能不能在哪里拿一个新的笑点?摄影师说,光快打好了赶紧了。我想不到,行,这场戏决定不搞笑。平着来演。不刻意搞笑就不尴尬,现场尴尬,到电视机里也会尴尬,只是你进不了人家的家,看不到人家的反应而已。

平平地过完这场戏,我得要找新的笑点了,或者后面得加入密集的笑点来弥补这一集的不足。在我每一部戏里面有很多这些计算。

 

人:有没有想过不演喜剧?

张:当然有。但问题是观众要看一个很酷的角色,为什么看你张卫健呢?为什么不看本来就演得很酷的人?你拿着把枪可是我想笑怎么办?这方面我还是觉得ok,在一个领域里做到有人认可,我已经很开心,那就安分守己去做。

 

人:留光头也是安分守己的一部分吗?

张:首先我自己回不去。我不能接受自己再有头发了。为什么?(光头)太爽了。现在你要让我吹头发,做一个发型,每天弄好才出门,我不想再搞了。第二就是观众已经习惯了,别说观众了,连我老婆都说,“你千万别有一天突然有头发,我可不习惯。”我觉得观众的感觉就是我老婆的感觉,突然有头发反而不习惯,反而会觉得不好看,不如光头咯。

(感谢卢琳绵提供帮助。参考资料:《鲁豫有约:张卫健》《封面人物:张卫健》《守下留情:张卫健访问》《超级访问:张卫健》《星级会客室:张卫健》等)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3期 总第701期
出版时间:2022年01月2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