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新智 :随时都要准备否定自己

稿源: | 作者: 卢琳绵 日期: 2022-01-09

吴先生常说,做古人类研究要习惯争议。他经常提醒我们,现有的各种学说都只是假说,不是真理,更不是历史的真实。我们所做的工作只是在日趋接近真相,至于什么时候能抵达,谁也不知道。

吴新智(1928-2021) 安徽,古人类学家

“人从哪里来”,苏格拉底哲学终极三问之一,也是古人类学的研究重点——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却争议不断,人类的起源,猩猩?猿猴?还是直立人?

随着古人类化石不断被发现,关于人类的起源,已有了一幅大致图景:第一阶段是南方古猿阶段;第二阶段是能人阶段;第三阶段是直立人阶段;第四阶段是智人阶段,晚期智人已是解剖结构上的现代人。其中,直立人是如何进化到现代智人的,一直备受关注。

1987年,美国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的威尔逊遗传小组通过实验提出了“夏娃假说”。他们检测了从148位女性的胎盘中提取的线粒体DNA,发现现代人有一个来自20万年前的共同的女性祖先,并将她命名为“夏娃”。夏娃的后代在大约13万年前走出非洲,扩散到各大洲取代了古人类,即今天中国人的祖先是一名非洲女性。这个假说也被称为“非洲起源论”或“单一地区起源论”,在上世纪末一度成为了“现代人起源”的主流假说。

此前公认的说法是,中国人的祖先是陕西蓝田猿人和北京猿人。1984年,“夏娃假说”发表前,中国古人类学家吴新智和两位国外学者发表了现代智人多地区起源学说。即直立人分别独立演化为现代非洲、欧洲、亚洲、大洋洲人。他们相对独立地演化,有一定的基因交流。这个结论来自目前发现的古人类化石的形态总结,例如中国的古人类,在体质特征上有一脉相承且其他地方古人类没有的特点,所以吴新智认为“夏娃假说”就此盖棺定论为时过早。有人将这两派的分歧概括为“化石与基因之争”,双方从不同的研究角度出发,“谁也说服不了谁”。

1998年,吴新智为中国人类进化提出新假说——“连续进化、附带杂交。”在一次采访中,吴新智引用了一篇论文反驳“夏娃假说”:“一个遗传位点只能记录人类历史的一个小段,只有在对足够多的遗传位点进行研究后,才可望对现代人历史有一些共识,目前就根据DNA研究下结论是太早了。”

在“夏娃假说”盛行之时,吴新智自然成为了学术界寂寞的少数派。之后的几十年,他一直和主流学说“唱对台戏”,并潜心研究,争取找到更多的化石证明同地区古人类的连续演化。但他并非顽固不化的学者,他经常强调,古人类学“不能一厢情愿搞研究,要随时都准备好否定自己”。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刘武称,“吴先生常说,做古人类研究要习惯争议。他经常提醒我们,现有的各种学说都只是假说,不是真理,更不是历史的真实。我们所做的工作只是在日趋接近真相,至于什么时候能抵达,谁也不知道。”而今日,“夏娃假说”也受到了质疑。

每有记者到吴新智的办公室拜访,都会被摆满的“骷髅”即人类头骨化石的复制品“吓”一跳,但这都是他的“宝贝”。谈及古人类学的魅力,吴新智说,“地球起源、山川变化,生命怎么发展,人是从哪儿来的,世界观是怎么形成的?人的起源是其中一部分。我们这代人是受唯物主义教育的,古人类学是辩证唯物主义的自然科学基础的一部分。它有哲学的意义。”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13期 总第711期
出版时间:2022年05月0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