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技工 “解码”历史文明

稿源: | 作者: 吴建勋  日期: 2022-01-09

考古技工不是考古专业出身,没有编制甚至没有正式职位,但日复一日积攒下娴熟的技能和丰富的现场经验,很多轰动一时的考古发现都是经他们的手一点一点“挖”出来的。

2021年11月,在长兴七里亭的一处探方里,梅亚龙正在剖面上小心清理一块旧石器时代的遗存

初冬时节的浙江湖州长兴县泗安镇七里亭,空旷宁静。2021年11月13日,当考古人员再次“唤醒”这处浙江最早的人类活动遗址时,一块看似普通的石头浮出尘土。凭着20年野外考古经验,梅亚龙断定这是一件特征明显的旧石器。他抑制不住兴奋,拿起电话向领队、浙江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徐新民报喜。

梅亚龙是浙江湖州长兴博物馆的一名文物保护工作者。七里亭遗址对于梅亚龙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早在16年前,梅亚龙作为考古技工在七里亭参与了长达一年的考古发掘,当时出土了石核、石片、刮削器、砍砸器等八百多件文物。正是那一次考古,将浙江境内人类活动的历史上溯至百万年前。梅亚龙说,不是每一位考古人都能有这份幸运。

长兴碧岩土墩墓群考古现场,梅亚龙夫妇在这里整整发掘了50个月
梅亚龙有丰富的“实战经验”,能根据土层变化判定大致年代
梅亚龙正在一座汉代墓葬内清理陶器
天气变冷,梅亚龙将保护膜覆盖在工地上,保护探方

年近五十的梅亚龙并非考古科班出身,高中毕业后一直在外打工。2001年,梅亚龙经人介绍,到天津历史博物馆考古队做帮手。当时他并不太明白考古是啥,只是觉得新奇。挑土挖泥、勘探发掘,希望和失望一次次交织。

2002年,梅亚龙随武汉大学考古队辗转三峡地区考古,在湖北巴东旧县坪遗址发掘了保存完好的唐宋时期县城遗址,这次考古入选当年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从此,梅亚龙与考古结下不解之缘。

2003年,梅亚龙应聘到浙江省考古研究所当考古技工,2007年,妻子易晓玲也被吸收进考古所,两人成为考古队里的技工夫妻档。2013年,梅亚龙又被长兴博物馆作为特殊人才引进。

梅亚龙和伙伴们在野外勘探,寻找蛛丝马迹

妻子易晓玲是考古工地上的“女汉子”,她正忙着测量、绘图
为了不影响考古工作,梅亚龙将年迈的老母亲带在身边方便照顾
整理时发现一块精美的旧石器手镐,梅亚龙赶紧用手机拍照
梅亚龙还是文物修复的一把好手。修复文物不仅要懂行,还需要足够的细心和耐心
梅亚龙正在拓片。考古技工需要掌握各项技能
考古工作细致繁琐,梅亚龙和妻子正在对修复好的每一件出土器物拍照存档
学无止境,梅亚龙拿着一片碑拓向浙江省考古研究所专家请教

田野考古十分辛苦,夏天顶着烈日暴晒,下到墓坑里剥剔器物,一会儿衣服就里外湿透;冬天寒风凛冽,掀开覆在墓坑上结满冰花的薄膜,一会儿手指就被冻得麻木僵冷。但梅亚龙夫妻俩乐在其中,既下工地发掘,也做文物修复和绘图。经过多年锻炼,梅亚龙早已成为工地上最富“实战经验”的老技工。钻探、发掘、清理、修复、拓片……几乎所有的技术活他都熟练掌握。庄桥坟、七里亭遗址的报告、书籍当中,那些手绘线描的遗址剖面图、器物图也都出自梅亚龙之手。

“天晴时,我们就下到探方里发掘。下雨了,我们就在室内清洗、修复器物。”2012年8月的一天,在绘制庄桥坟遗址出土器物图时,梅亚龙在一块巴掌大小的石钺残件上发现有隐隐刻痕,而石钺表面很光滑,粗看没什么特别。当他侧对着台灯时,猛然发现一串六个符号,由两种不同的符号间隔排列而成。“我对着光源才瞄到,刻得很浅很细,太容易看漏了。”就这样,梅亚龙“无意间”发现了四千年前的原始文字。他觉得这是一种太难得的缘分,更是对他细致工作的最好回报。

夜晚返回考古驻地,梅亚龙还要查阅各种资料
夜晚,梅亚龙指导妻子易晓玲绘图。在妻子眼中,梅亚龙是带她入行的老师
这一屋子的陶器都是梅亚龙和队友慢慢修复的

平日,梅亚龙喜欢一个人在博物馆内凝视这一件件从地下抢救出来的文物,这是他独特的“进修”方式

20年来,梅亚龙参与了无数次地下文物的发掘、抢救与保护,发掘过大大小小墓葬达一千多座,经他之手修复的器物也有五千多件。“文物是不可再生的,一旦失去了就没有了。每一件文物都是解开未知世界的密码。我们的职责就是发现文物、保护文物,守护好中华民族的每一处文化遗产。”梅亚龙说。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13期 总第711期
出版时间:2022年05月0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