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神话》 两个人的交流是最浪漫的

稿源: | 作者: 特约撰稿 何豆豆 本刊记者 杨楠 日期: 2022-01-18

如果有人能看到我的表达那很好,如果看不到,就看一个故事也很好。

《爱情神话》 剧照

电影《爱情神话》上映前,导演邵艺辉对票房没有预期。她知道这是一个很小众的片子,公司所有人也都知道。从最开始,参与者就没把这部片子跟所谓“爆款”挂钩。“要不然就不会选择让所有角色都说上海话了。”邵艺辉说。

故事并不复杂,徐峥饰演的老白是一位上海爷叔,画家,热心肠,很会做饭,人到中年和三位女性产生各异的情感牵连。电影甫一上映,豆瓣评分就达到了8.3,片中涉及的上海景观、中年爱情、性别意识等话题引发了热烈的讨论。很多人认为电影呈现了一个真实市井的上海——那些男女老少、咖啡文化以及小布尔乔亚式的气息。当然也有人认为没有外地人,没有沪漂的苦痛挣扎,不是真正的上海,而是经过了“提纯”。邵艺辉看到类似的批评观点,还和写作者沟通,她很高兴进行这样真诚的交流,也借此梳理自己。

她从来没想过要拍一个全面的、真正的、真实的上海,她觉得甚至没有人能做到。影片中的演员都是上海人,说上海话,完全是从表演的角度考虑的。“一旦有一个外地人的话,他会说普通话,大家就都说普通话了,上海人这个素质是有的,不会当着一个外地人,你听不懂我说上海话我还要说,这太不礼貌了,他们不是这样的。”

老白是有原型的,但进入写作过程中的“白辛苦”跟原型已经关系不大,借鉴了职业和一些影子,故事都是虚构的。倒是三个女性角色和小皮匠,更是邵艺辉理想中的人物。有很多人说自己身边就有一个格洛瑞亚,邵艺辉觉得这就是一种普世性的体现,能够让不同的观众从中看到自己生活的影子就好。

格洛瑞亚 《爱情神话》剧照

电影是一个很局限的东西,“我就是想写一个很简单、很小的谈恋爱的故事,最后就是现在这样。所以不要试图在一个电影里面看到所有,这就是我们需要各种电影的理由。”

年仅三十岁的邵艺辉拍摄第一部长片就取得如此口碑,看起来一切顺畅且幸运。交谈下来,不难发现这幸运的来由。从剧本开始,她就是按照拍摄去写的,每一场戏都想清楚了怎么拍,所以剧本上基本没有废戏,写到的都能拍出来,拍了的就能剪进去;甚至去哪拍、用什么道具、怎么拍,她早都在脑中有对应的画面。

2020年《爱情神话》在first电影市场上获得了最初的关注,其实在此之前邵艺辉还投了平遥电影节、上海电影节等,但都没有音讯。后来麦特影业的创始人陈砺志看到了剧本,找来徐峥做监制。一开始徐峥没想演老白,但最后发现只有他最合适,马伊琍则是当时的评委,于是最终敲定了如今的演员阵容。回顾这个历程,邵艺辉觉得,对自己这样一个青年导演来说,在没有任何资源、人脉,甚至不知道麦特是什么、陈砺志是谁的情况下,只有电影节创投一条路可走。

在上海待了六年,《爱情神话》筹备期间,邵艺辉搬到了北京。如今,尽管成为了他人口中充满潜力的青年导演,她的生活一如既往,没有任何改变。过去,她虽然不被很多人认识,但写小说有很多读者,写公众号有很多打赏,卖电子烟也有很多朋友支持。“一直有别人喜欢我,不会突然一下有人喜欢,我就膨胀了。”现实中,一起玩的还是那些人,日常做的也还是那些事。

邵艺辉的妈妈是语文老师,这跟她后来念文学系有很大的关系。小时候,父母在家爱看书,她也就爱看书;从来没上过任何培训班,按她的话说“什么特长也没有”,妈妈也不让她去,觉得没意义,但一直给她买书看。到初中,她喜欢上了看电影,父母就给她买很多碟片。后来她爱上了《看电影》杂志,每期必买,上课也看,直到中考前被老师没收。妈妈每次去学校看她,会给她带很多杂志和课外书,有一次正好被老师看到,老师很惊讶:“这些书都是你给她买的?我每天没收都收不过来呢。”

宽容的成长环境让邵艺辉一直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也塑造了她很难被现实打垮的性格,她不想写烂剧本,也不想文字被无端修改,如果说成长的路上什么最有用,她的答案一定是阅读。雷蒙德·卡佛在《巴黎评论》里说过:“在读了斯特林堡的剧本、里尔克的诗歌,听了一整晚巴托克的音乐后,你不可能不被它们影响,不被它们改变,不可能不因此而变成另一个人。”邵艺辉的表达欲在小时候播种,在长大后输出,看过的书,说过的话,让她变成了如今的她自己。

导演邵艺辉  图/受访者提供

 

两个人的交流是最浪漫的——对话导演邵艺辉

 

南方人物周刊:你拍这部电影的初衷是什么?

邵艺辉:初衷就是我自己写的东西可以不被人修改,我要拍我自己写的,我有很多想要表达的东西。不管是让男导演道歉还是什么,我就是希望把我的表达藏在一个故事里面,让别人看一个好玩的故事。同时,如果有人能看到我的表达那很好,如果看不到,就看一个故事也很好。

 

南方人物周刊:拍摄过程中哪一块是最难的?

邵艺辉:表演我肯定不懂,这就是一个难点。但是因为找的这些演员很会表演,他们让我学到了很多表演上的东西。我虽然不懂表演,但是我是最了解我故事的人,我知道我最想传达的是什么东西,有时候就会跟演员商量一下。他们都是特别聪明的人,人又特别好,其实都不用怎么说,人家都能get到,都能演得很好。

 

南方人物周刊:片中的三个女性角色,你自己最喜欢哪个?

邵艺辉:其实我都挺喜欢的。个人还是喜欢格洛瑞亚这种吧,因为很潇洒。李小姐她还是一个会想很多的人,因为她的生活条件已经决定了她必须得想这么多,上有老下有小的。但是像格洛瑞亚她没有孩子,因为我也没有结婚生育的打算,所以我觉得我比较像她。

李小姐 《爱情神话》剧照

南方人物周刊:哪个角色写得最痛快?

邵艺辉:最过瘾的就是让男导演道歉了。

 

南方人物周刊:作为外地人拍上海,你怎么把握分寸感和是否地道? 

邵艺辉:首先我就没想拍一个很地道的上海,只是说上海更适合这样的一个故事发生,我拍的就是我平时感受到的。(大家有同感,)说明大家的感受跟我是一样的,对上海的理解也是这样,我相信每个在那儿生活过的人也都会有这种感受,这个跟外地人和内地人没有关系。我是真的没有考虑过要不要多么贴合上海。因为想那么多反而容易搞不好吧?

 

南方人物周刊:有人说这是一部纯商业片,你认可这种说法吗?

邵艺辉:我根本就没想过商业还是文艺,我觉得无所谓,你觉得是商业也行,文艺也行,都可以。我就只是想写一个好玩的故事和一群好玩的人,就是这么简单。我自己不太喜欢看很文艺的片子,很多特别慢的那种大师片,我的确有点看不下去,所以我的人物说话也很快,一句接一句不掉下来。

 

南方人物周刊:你一直对爱情主题有着很密集的输出,为什么对这个话题有这么强烈的表达?

邵艺辉:实话说我过去没想过,我前段时间有想。像我这种小城市的女孩,小时候又爱看电影看美剧,更小的时候看很多文学作品,都是谈恋爱的,我从小就觉得谈恋爱是一件很好的事,女生就应该谈恋爱。如果我多看一些历史政治,我肯定会觉得女生就应该搞历史、从政。当然了不是这些东西的错,是我自己没有去找一些更全面的东西去读,我现在就开始反思了。小时候我就觉得女人就要打扮自己和谈恋爱,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使命,我小时候是这样被引导、被塑造的,所以就导致我长大之后爱谈恋爱也爱写这些东西。我特别难过的是,如果我重新活一下,要多看历史和政治、军事。 

 

南方人物周刊:提到小时候的读物,你有一下能映射到哪一本吗?

邵艺辉:爱看一些女作家比如三毛、张爱玲这些,张爱玲看不懂,就只是看她的爱情部分,还有安妮宝贝这种当时也有看,亦舒也看了很多。

 

南方人物周刊:那你心中一贯的爱情观是怎么样的?

邵艺辉:就是一定要让自己开心,也让对方开心,你们两个人谈恋爱是为了开心的,不是为了任何其他的东西。如果让自己感到不开心,或者让对方觉得不舒服了,那就应该停下来思考一下,是不是有点问题。

 

南方人物周刊:那你有为爱情做过特别疯狂的事情吗?

邵艺辉:过去应该做过很多,包括我过去写的很多小说,也有自己恋爱的影子。但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疯狂的事,因为我觉得恋爱不能让人疯狂,我们不应该为了恋爱而疯狂,它不值得去疯狂,我觉得好的恋爱就是两个心平气和的成年人干成年人的事。一般疯狂都是自己在感动自己,你也感动不了对方,或者你在绑架对方。所以我最不喜欢那种疯狂的事,我也不喜欢对方为我做疯狂的事,压力太大了。

其实我这个电影里面拍的也是,大家不要做疯狂的事,我不推荐做,成熟的人就成熟地恋爱就好了,疯狂下场一般也不好。你疯狂还不是因为人家没有那么喜欢你,你想加大力度,人家不喜欢你,你再疯狂有什么用呢?但如果人家喜欢你,你根本不需要疯狂。

 

南方人物周刊:那你觉得什么样的爱情观在你眼里是俗气的?

邵艺辉:那种为了物质跟一个人谈恋爱,考虑的是他的条件比如有没有房、车、社会地位,就是俗气,我觉得没意思。我觉得最有意思的还是这个人本身是不是有趣、是不是幽默,是不是跟你聊得来,跟你有共同的爱好,有共同的品味、审美,这样两个人谈才有意思。他身家上亿但他是草包,真很可怕。有没有钱这个事情,我非常理解现在的女性,因为本来女性很弱势,经常结了婚一分钱不给人家,说人家家庭妇女没有贡献,这种行为很多。所以我从来也不会去指责别人,我们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你不能拿自己有限的经验去给别人意见。但是我鼓励大家,首先女生一定要自强,必须能在经济上独立,这样去找对象就不会太考虑这个了。

 

南方人物周刊:你觉得爱情观分地域吗?

邵艺辉:其实完全不分,但我觉得为什么放在上海是成立的,是属于大家对上海的印象,其实这也是一种刻板印象。实际上上海就是会更包容,你在小城市会抗不住身边的压力,无法随心所欲地生活,如果在太原,你这样活着大家会觉得你有神经病。也是跟一个城市的经济条件和文化氛围、文明程度有关系。为什么年轻人要去大城市,还不是因为可以更加自由,别人不会干涉你,你也不会想去干涉别人,这就是大城市的好处。

 

南方人物周刊:拍爱情的导演都有属于自己的浪漫,你觉得怎样的一件事是浪漫的?

邵艺辉:我觉得两个人交流是最浪漫的,所以我的电影会有很多对话,我觉得两个人能真正发生交流,你一言我一语,深入内心的交流,不是表面上吃了没、早安晚安这种话——我谈恋爱从没跟人说过晚安,我也不想听那种废话,我就希望能发生有意义、有质量的对话——这就是最浪漫的。就算花言巧语也是两个人都在花言巧语,如果两人都能去甜蜜地欺骗对方,那也足够了。我不觉得要靠别人做出什么行动,照顾你吗?又不是残疾人,我从来不提倡“照顾”。

 

南方人物周刊:王小波对你有着怎样的影响?

邵艺辉:因为我之前对男性作家不是很有意见嘛,他们刻画的女人都特别的傻。但王小波是唯一一个我觉得男性作家里面,写女性角色不是那么单一的,丰满、有魅力、很聪明,他也是特别睿智、非常多讽刺的人,我喜欢他的讽刺和睿智。

 

南方人物周刊:在你的人生信条里,是否有“一直想从事和电影有关的事情”这样一个念头?

邵艺辉:我的人生信条一直有我需要表达,我有很多想说的话。不管过去我是写小说、发微博、写公号都因为这个。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拍电影一定是有话要说,如果是别人都说过的那些话我也不想说。

这个东西最好用电影这种形式,而不是说发一条微博可以解决的。因为我自己也喜欢音乐,我可以把我喜欢的歌和我的故事结合在一起。现在大家挺喜欢我的歌,我也很开心,我觉得这就是拍电影最大的乐趣,把自己的表达放进去,把自己喜欢的歌放进去,把自己喜欢的演员、自己喜欢的店放进去,这不就是拍电影的意义吗?

 

南方人物周刊:你说过去很焦虑,现在还会吗?

邵艺辉:其实焦虑是最近两年才焦虑的,因为我年纪也大了。我现在30岁,28岁的时候比较焦虑。也是网络给我灌输的什么女人25岁下坡路了,28岁又怎么样了,导致我就被动焦虑了。我觉得的确没有钱也没有对象,啥都没有,就是会焦虑。现在更焦虑了,但不是同一种。我现在就在想怎么才能拍更好的东西,写更好的作品。因为的确现在大家也会对我有一点期待,那我就会怕我下一个写不好。

 

南方人物周刊:你日常的一天是怎样的?

邵艺辉:中午起床吃个饭,下午写东西,写不出东西就刷微博,看一看贴子。到了下午吃个饭,晚上看电影,看点剧。我之前一直在写小说,有一些小说没写完,我是不敢晚上去写,怕更睡不着。我睡眠一直不好,所以我晚上都是在看美剧比较多,睡前是看书的时间,三四点钟的时候睡。除此之外,偶尔会去打鼓,过去我是跳探戈比较多,跳了好几年,从大学的时候跳到2018年,后来不跳了。

 

南方人物周刊:为啥不跳了?

邵艺辉:因为就那几个人,新鲜血液很少,跳完发现不太想跳了。

 

南方人物周刊:对你影响最大的一部电影是什么?

邵艺辉:我不记得了,很多都影响很大。比如说我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在电影频道看《廊桥遗梦》,就哭得稀里哗啦的。我不知道那个对我影响大不大,我只是对那个画面记忆很深,对当时的我造成了很大的冲击,我觉得太好看了。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13期 总第711期
出版时间:2022年05月0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