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烨:守住演好戏的底线

稿源: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 张大龙 日期: 2022-01-18

从1998年凭《那山,那人,那狗》提名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并入行,到2021年凭《守岛人》王继才一角获得金鸡奖最佳男主角提名,二十多年过去,刘烨一直在坚持演戏,“一辈子能干好一件事情,就不白活。”

本文由南方人物周刊×金沙酒业联合呈现,讲述知名演员刘烨的美好生活新选择。关于如何与表演之外的世界相处,刘烨有自己的选择:对快速变化的外部环境保有好奇心,会尝试,但能恒守自己平静的状态,守住演好戏的底线。

图/韩识将

2019年刘烨第一次登上开山岛前,幻想过守岛人的生活,他觉得可能很浪漫:无人的空旷小岛上海风吹,面前是沙滩,可能还有椰子树。

刘烨从前在新闻、纪录片里看过江苏省灌云县开山岛民兵哨所所长王继才和妻子王仕花夫妇的故事:在祖国边陲的开山岛,二人为了守护边防安全,32年以岛为家,直到2018年王继才在岛上因病牺牲。刘烨从小对“有英雄主义色彩的传奇人物”很感兴趣,接到以二人故事为原型的剧本《守岛人》后,他几次跟随剧组主创们坐飞机、转车、开船,上岛体验生活。

“去那儿之后,完全没有浪漫,全都是残酷。我对他们夫妇有特别大的敬意。”2021年末,他回忆起在岛上的生活和拍戏过程,表情严肃。

 

 

干好一件事

在改革开放、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三十余年里,王继才王仕花夫妇与世隔绝,放弃了物质和精神上的享受。在岛上,刘烨意识到他们长期经历的苦和难远超自己的经验和想象。

在超过一年的筹备、拍摄过程中,刘烨对王继才的事迹产生深深的共鸣:“人生的意义”,他说,“他们人生的意义就是坚持做一件事情。”王继才的人生让他、让整个剧组愿意不计成本地付出。王继才和王仕花在岛上度过了32个春夏秋冬,剧组也在那里经历了一个春夏秋冬。

付出是有收获的,作为一部缺乏商业噱头、没有娱乐内容的主旋律传记电影,《守岛人》获得了不错的票房,刘烨也凭王继才一角提名了2021年金鸡奖最佳男主角——他第一次获得金鸡奖提名是23年前,19岁的他演了一个朴实的山村男孩。

儿子诺一请全班同学去电影院看了《守岛人》,之后刘烨收到一份展开后铺得很长的卷轴。诺一的同学们都在卷轴上画画,写下自己的观影感受。大家都被王继才的坚持打动了。

为了接近守岛人的外形,刘烨想,得去开山岛晒一星期,把自己晒黑。但他发现,暴露在海风下,每天晒半小时就够了。在剧组,他脱过两次皮,从肩膀上一揭,一层皮下来,洗澡时火辣辣地疼。“但比起他们在岛上三十年生活的皮肤状态,还是远远不够的。”

开山岛本是荒岛,没有植物,王继才王仕花夫妇年复一年靠别人从内陆带来的土和种子,开垦了一片地种植蔬菜。岛上多岩石,容易磕碰,拍完戏刘烨看到自己身上多了很多伤疤,他很开心,“从单纯概念上的认知到自己真的去体会,会发现他们用自己的一生来兑现承诺,这份毅力、坚忍特别了不起。”

对刘烨而言,他最受触动的是王继才说过的一句话,在电影里他也讲了一遍:“一辈子能干好一件事情,就不白活。”

 

 

选择与初心

“只要坚持做好一件事情,不放弃,它的意义就会出来。”不忘初心,这是刘烨通过《守岛人》获得的最深刻的感触;正如王继才对他的职业数十年如一日的坚守,刘烨在演员道路上也有自己不变的坚持。

入围金鸡奖后受访,刘烨被采访者评价:从1998年凭《那山,那人,那狗》提名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并入行,至今,二十多年过去,他一直在坚持演戏,还挺纯粹。刘烨想,好像是这样。

在影视剧作品之外,我们很难在其他场合看到刘烨。每一次表演,刘烨都呈现出旺盛的创作状态,但他每年接的戏很有限。这是他多年来追求平衡的结果。

刘烨初入行即拥有公认的高起点:获得海内外诸多电影节垂青的《那山,那人,那狗》和《蓝宇》让人看到了他对忧郁脆弱青年的成功诠释;赵宝刚的电视剧《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又帮他迅速打入正在壮大的电视剧市场。他是业内的新星,受欢迎的小生,报纸上还有影迷举着带他名字的灯牌的照片。父母都是长春电影制片厂职工,刘烨深知演员容易成名,也容易因缺乏足够有说服力的作品而很快被观众忘记。2003年,他拍了5部电影、4部电视剧。有一段时间,他晚上和同学袁泉演话剧《琥珀》,演完兴奋得睡不着,早上5点又要上工拍电影。他开始失眠。

他拼命想尝试不同的角色,证明自己也是演技派。那些年,大银幕上留下了他塑造的迥异的形象:洒脱的军人,耿直的硬汉,脆弱的鬼狼……焦虑蔓延了数年,直到认识现在的妻子安娜后,刘烨才被劝服:其实可以慢下来。安娜告诉他,刘烨,你只需要拍好电影,拍留得下来的作品,只需要做这个。

“现在演员好像很多,在一个地方,上大学四年,就可以成为一名演员,但如果能坚持很多年,比如像雪健老师,一辈子兢兢业业,其实很不容易。”刘烨感慨,“平静点儿挺好的,就像小孩儿非得做了什么事,才能回到更安稳的状态里。”他现在常和身边人说,不要急。

作为中生代演员,刘烨正好经历了中国影视行业、娱乐行业高速发展、更迭的几个阶段。“每到一个新阶段都会有无数新的概念、新的名词出现,新的产业、新鲜的娱乐生态每次出现都很吸引人,”刘烨说,他是那类会“试探、掺和一下”的人。数年前,大众社交媒体流行,他在微博上以“火华社社长”自称,常与网友互动、发表幽默言论,发现自己“动动手指头,就比辛辛苦苦花半年演一个电视剧或电影受的关注度要高得多”;亲子综艺风行后,他带着一双可爱的儿女参与录制了几期节目,就让他比拍作品更快获得了热度。

刘烨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年轻时就体验到盛名带来的荣誉——“很容易就感觉被托起来了”,也长期试图对抗名气带来的焦虑,在失眠中自我消解。“就是因为自己经历过,才知道这个热度总会下去。沉淀下来,发现最本真的起点,是因为你是名演员,一些观众喜欢你,附带会看你的综艺。如果演不好戏、没有自己正经职业的支撑,其他都是虚的,你的脚是够不到地的。”

对于该如何与表演之外的世界交往,经过长期摸索,刘烨有了自己的选择:对快速变化的外部环境保有好奇心,会尝试,但能恒守自己平静的状态,守住演好戏的底线。

 

 

家人与美好生活

“港湾。”刘烨这么形容他与家人的关系——他是太太和孩子的港湾,他们也是他的港湾和支柱。

演戏之外,刘烨百分之百的时间都给了家人。

2006年和妻子在一起后,刘烨之前失眠、焦虑的状态得到改善。这是他人生的一个分水岭。之后组建家庭,2010年第一个孩子出生,“全新的家庭生活一下子就涌入(原本的)生活中。”妻子、儿女带给他日常和烟火气。他进入并享受“无限真实的生活琐碎”。

和家人在一起,他觉得踏实。采访中,他饶有兴致地谈到在家辅导小孩作业的快乐:一篇作文该怎么写?中国地理该怎么认知?宋词为什么和唐诗节律不一样?这是他需要回答孩子的。孩子生病、咳嗽了,他给妈妈打电话,交流该往水里放几粒冰糖。

“这些东西都把我拽回生活里来,给我安全感。”做完采访和拍摄,晚上他要和家里三口人去看电影。以前诺一到电影院看他参演的《追凶者也》,看到他饰演的角色被打,诺一站起来试图抱住银幕,喊“爸爸!”对刘烨来说,生活就是和家人的一日三餐,和妻子、儿女相处的每一天。他一直在建构一种美好生活。

我们问刘烨对即将到来的2022年的期待。入行超过20年,刘烨时常审视自己的职业生涯,“还有下一个20年等着我去呢,也是保持自己的初心。”他笑着说。就像他入学时想的那样:要学习表演,当一名演员。这是他的初心。今年如此,明年也如此。

谈到自己挑戏的标准,他言简意赅:得自己合适;得剧本好。“演员还是想踏踏实实去塑造一个角色,就像王继才,可以不用着急,让观众不知不觉看着一个小伙子到中年。”

在开山岛拍《守岛人》,刘烨久违地感到了“一个镜头可以拍一上午、拍几十遍”的踏实,这让他体会到从量变到质变的快乐,在表演上“又重新学习”。他觉得明年演戏时,可以把自己的棱角、个性试着更多地融入角色,“也想给观众看到不一样的、四十几岁更成熟的刘烨的状态。”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13期 总第711期
出版时间:2022年05月0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