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习以为常

稿源: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 王佳薇 日期: 2022-01-21

对于发布在社交媒体的内容,我们有着一套清楚的准则——该发什么,不该发什么,约定俗成。身处其中,习以为常,不会去问,我为什么会这么想?

朋友发来自己拍的写真,我迅速答:“很美,怎么没发朋友圈?”末了,她又发来一张颇为隐私的私房照,我反应过来:“怪不得,的确不太合适。”显然,对于发布在社交媒体的内容,我们有着一套清楚的准则——该发什么,不该发什么,约定俗成。身处其中,习以为常,不会去问,我为什么会这么想?

理所应当地把社交媒体上的自我与现实中的自我分开,美化网络中的自我,包容现实世界的自我。我猜,这是大多数人爱做的事。或许这也是为什么大家在刷社交平台时总觉得焦虑。

当手机成为日用品,我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划开手机。看时间、看微信、看新闻、看微博……再抬眼一看时间,半小时过去了。因浪费时间而产生的负罪感压迫着刚起床的自己。偶尔追忆高中时学校是禁止我们带手机进校的,竟生出些怀念。

已经忘记自己最初怎么关注到董晨宇了,记得去年上半年听过一期播客,他分享:线上的亲密关系会比线下发展得更加缓慢,但从质量的角度来说,半年后二者几乎没有区别。采访时我反驳道,但大家都视网恋为洪水猛兽,唯恐避之不及。他却说,当我们搜索网恋相关新闻,许多都和被骗有关。网恋的坏处确实是不确定性,但这种不确定不也是爱情本来的面目?(他指的是神秘感)

董老师的研究具体、细碎且日常,和他聊天时我感慨:哦,原来这个也可以做研究。他最近在研究微信退群时发现,中国人对微信的使用方式其实深刻地镶嵌在我们的文化之中。“当我们被拉进一个群聊,是别人给我面子。如果我要退出这个微信群,那是不给别人面子。”董晨宇说。“理解媒介,要将其置于具体的文化语境中。”

采访时,我心里藏着一些疑问——问题多少带着些自我的困惑,比如,要如何把握社交媒体对生活的入侵程度?又比如,使用互联网社交的我们究竟是更包容了,还是构筑起了一道墙,只能看到同温层的人?十几年前,董晨宇刚使用互联网时觉得这是一个“十分包容开放,能够进行自我表达的空间”,论坛里“喷”人的成本极高,意见不同者需要书写长文驳斥。

媒介技术向前发展,解决了旧问题,迎来了新问题。但董晨宇提醒,我们需要注意,那些问题究竟属于技术问题还是社会问题?我们也许无法要求通过技术的革新来解决社会文化层面的困境。所以,那些问题还在那儿。遗憾的是,我们依旧不知道如何处理社交媒体与自我的关系,甚至,究竟以何种眼光看待它的迅疾发展?

董老师说,知识分子的责任在于发现问题,以及将其理论化,但知识分子总有种幻觉,以为自己发现问题后就能找到解决之道。那其实是两回事。聊到这我们都笑了。这对做记者的我是莫大鼓舞。虽不是知识分子,但身上总带着的自责松解了不少。

新的一年,聆听、描述、反思习以为常。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13期 总第711期
出版时间:2022年05月0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