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1959-1961 天空上“老鼠和猫”的游戏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刘小童 日期: 2018-01-03

在大陆上空,国共双方上演了一幕长达14年的“老鼠和猫”的游戏。1959-1961年,这场游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峰值。

1949年,国民政府败退台湾,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一直没有放弃对大陆“卷土重来”的信心和准备。他们的盟友美国政府,也正因“红色中国”的影响在世界上蔓延深感忧虑。

美国中央情报局渴望得到大陆的情报,但1949年之后的红色中国,组织严密、防范严丝合缝,以往利用谍报人员深入对方地域搜集情报的常规手段已经彻底失效。此时,大陆唯一的弱点就是防空能力极弱,于是,利用侦察飞机进行空中搜集、侦听、窃取情报就成了最好也是最有效的办法。问题在于如果美国政府直接出动飞机到一个国家上空侦察,无疑是侵略行为,一旦引发国际争端,在法理上无法解释。

恰好此时的国民政府一直积极努力“重返大陆”(这是典型的“内部事情”),于是,双方一拍既合:一个出技术(飞机、侦听设备),一个出人力(飞行、侦听人员),从空中对大陆进行情报截听和电子侦察。这样的合作也使美台双方各取所需——一个要情报,一个可以继续在大陆强化“影响力”。

台湾空军34中队(蝙蝠中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从蝙蝠中队诞生的前期1952年算起,一直到1966年基本停止对大陆侦察,进入大陆上空侦听的飞机总共达838架次。

海峡两岸空军的较量注定成为一场老鼠和猫的争斗--一个在暗夜之中穿越被喻为铁幕的大陆,一个是持续追踪、攻击,直至最后把对方击落消灭。国共双方在大陆上空上演了一幕长达14年的“老鼠和猫”的游戏。在1959-1961年被大陆称为“三年自然灾害”期间,这场“游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峰值。

多年来,本文作者在和台湾航空史学者傅镜平先生交往、交流的过程中,了解到这一时期“蝙蝠中队”诸多既惊心动魄、又鲜为人知的内幕。

“蝙蝠中队”的由来

蝙蝠中队从创立初期的雏形到最后解散,从头至尾都有着美国中情局的影子。美国人之所以从初期就在幕后搅和,再到后来提供一切最先进飞机让国共双方在空中展开这场争斗,应该说朝鲜战争是导火索。

1950年1月5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向世界宣布不使用武力干预台海局势,也将不采取任何足以把美国卷入内战的途径。

杜鲁门的讲话实际上是把国民政府的一只脚送进了地狱,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台湾被“解放”已经指日可待,只是个时间问题。

然而同年6月25日,朝鲜突然越过三八线大举进攻韩国,金日成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一夜之间促使美国政府改变此前放弃台湾的政策。紧接着,美国国务院明确表态,宣布台海中立化,第七舰队随后进驻台湾海峡。至此,美台联盟悄然形成。

朝鲜战争期间,美国方面就已经决意遏制“共产势力”在亚洲的迅速扩张,1951年2月,美国联合战略计划委员会与参谋长联席会议提出一项议题:研究支援国民党在大陆游击队的可能性。

中情局认为留在大陆后方的国民党“游击队”总数接近六十万,迄今都搞不清楚这是经过哪个“天才”的计算,要知道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一些小国的军队总人数。

联合战略计划委员会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会的初衷是,如果协助、资助这些游击队,可以增加他们的战斗能力。如果这些游击队能扩大“游击”活动区,就会极大地牵制中共兵力,在进一步减少中共对亚洲其他地区的“威胁”的同时,还能使其无法向朝鲜战场增兵。归根结底是为减轻美军在朝战场上的“压力”。

此决议形成后,中情局粉墨登场。他们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寻找“合作伙伴”,刚刚败退台湾,正积极“反攻大陆”的国民政府成了不二人选。

美台合作,此时正式开始。

中情局要进入台湾,必须有合适的掩护身份,1951年2月,西方企业公司(Western  Enterprises Incorporated)在美国匹兹堡注册登记。同年3月,西方企业公司“员工”陆续抵达台湾,总部设在台北市中山北路三段武昌新村,使用的是前一年由中情局购买的民航空运队(Civil Air Transport ,简称:CAT)。

由于当时大陆防空能力极弱,民航空运队进入大陆如入无人之境,主要任务是空投“敌后”人员和相关作战器材,以及少量生活用品及大量传单。

台湾航空史学者傅镜平先生告诉记者,在两年间,西方公司空投了超过两百名的“敌后人员”到“游击区”,但一百多名一落地就被击毙,其余人员基本都被俘获。

民航空运队的前身是商业航空公司,飞行员鱼龙混杂,既有西方飞行员也有中国飞行员,这些人远离理想和主义,一切飞行都只是为了赚取美金。最大的麻烦是,一旦被俘,将会引起棘手的国际纠纷。经美台双方协商,双方一致同意从国民政府空军中选拔飞行人员充任飞入大陆飞机的飞行员。

1953年6月起,相当数量的国军飞行员被选拔进入“特种任务组”。

1956年7月15日,空军特种任务组改为空军技术组。

1958年1月,空军技术组改称“空军第34中队”, 队徽由圆形的黑蝙蝠及北斗七星组成--蝙蝠代表暗夜飞行,蝙蝠的左翼突穿红色圆形外圈,代表蝙蝠展翅,冲破铁幕,蝙蝠下方的北斗七星是三加四的组合,代表第34中队。

给飞机和飞行部队起绰号,缘于美军传统,而国民政府空军在抗战中全部送至美国受训,受美国空军的影响,国民政府空军也一直保有这个习惯。

34中队确定了以黑蝙蝠图形为队徽之时,也就确定了蝙蝠中队的这个绰号。

 蝙蝠中队基地是新竹市,中队由中情局和台湾共同管辖,台湾方面最高负责人是蒋经国。 

穿越“铁幕”

1957年,台湾“空军技术组”使用由二战时期美军B-17轰炸机改装成的侦察机,全年进入大陆上空53架次。

据本文作者查阅,曾任解放军空军副司令的林虎将军在《保卫祖国领空的战斗》一书中披露,也是这一年,人民空军使用米格17等机型进行拦截69架次,但无一成功。

这一年,有两次飞行让国共双方倍加注意。年初的1月2日,一架B-17从新竹起飞,一路北上,深入大陆腹地河南、河北一带,沿途撒下大量传单和少量生活用品,全程飞行12小时,而且是在大雨、乌云、乱流和大雪之中。

这也是国民政府自撤退台湾后,国民党空军第一次到北京、天津及保定三角地带执行空投及侦察任务。为此,1月4日的《中央日报》特别在头版头条发布消息:“我强大空军穿透铁幕,遍飞九省远及平郊,大举空投万千纸弹,带给大陆苦难同胞新年新希望。昨晨完成任务安返基地……”


1957年1月5日,蒋介石召见1月2日飞往平津的赵钦机组


同年11月20日下午17点,一架B-17从新竹基地起飞,从福建惠安进入大陆,再经由南昌、长沙、荆门、南阳、郑州一路北上至石家庄,在大陆纵深活动9个多小时,沿途投放传单、衣服、玩具、塑料盆、碗等生活用品,最后经河北河间,从山东诸城出境,按原计划降落到韩国。

对于这次飞行侦察,解放军空军从B-17所经过的沿途起飞18架次飞机进行拦截,但因B-17不断变换高度,解放军空军没有一架能成功占位并进行攻击。习惯夜间工作的周恩来在11月21日凌晨两点听取总参作战部的汇报后,当即指出,蒋机未能侵入北京,“是不幸中的幸事”、“我们应该用一切办法将蒋机击落,不然影响太坏。”11月21日上午11时,周恩来又再次指出,“蒋机在我境活动10个钟头未被击落,实在有点不大光彩”、“要检查我情报时断时续和我机为什么和蒋机面都没有见到的原因?”(见林虎《保卫祖国领空的战斗》)

从这两起事例看,当时解放军空军拦截能力还非常弱。


1957年1月4日,《中央日报》头版


1961年1月17日,李德风P2V机组进入大陆侦听,在福建武夷山附近遭到解放军空军截击,左机翼被击破,中弹后的P2V继续向四川挺进,后经云贵高原绕海南岛于第二天上午9点飞回台湾新竹34中队基地。落地后,李德风机组特地在被击伤的P2V前合影留念,李德风在照片背后写上:九重天外庆生还。照片中,最后只有李德风和吕玉昇全身而退,其余人员全在日后的任务中殉职


其实不仅弱,自己还有损失。1958年3月13日至14日凌晨,解放军空军在一夜之间损失了两架飞机。一架是空九师飞行员杨玉江驾驶米格15,自长沙起飞,担任拦截B-17任务的无线电中继机,起飞没多久就失去联络,后来在 23时左右坠毁于长沙大托铺机场附近。第二架是空18师副大队长王国山于14日凌晨驾驶米格17出海拦截返航的B-17,由于耗油过多,已不能返回本场,所以转场雷州半岛的遂溪机场。但等王国山飞到机场后,机场上空天气突变,王国山无法目视跑道,最终坠毁在机场跑道附近。

4月21日,一架次B-17进入大陆,这架B-17上的机组成员分别为:机长陈章相(中校),飞行官李德风(中校)、陈庄甫(少校),领航官汪长雄(中校)、谢恕伦(少校)、伏惠湘(上尉),电子反制导官李崇善(上尉)、马甦(上尉)、刘抑强(上尉),通讯员靳习经(士官长),机械员宋乃洲(士官长),空投员黄士文(士官长),考振芬(上等兵)、马维栋(上等兵)。

这架B-17傍晚从新竹基地起飞后,从福建进入大陆。当晚21点48分,B-17在南昌附近被解放军空12师歼击机大队飞行员李顺祥拦截,但李顺祥和地面的通话被B-17上的电子反制导官侦听并立即报告机长,这架次B-17立即采取机动飞行,躲过李顺祥跟踪追击,李顺祥于22点44分降落。

23点8分,李顺祥再度起飞,在地面指挥的引导下进入B-17的后方攻击区域,就在李顺祥准备在地面的引导下向B-17发起攻击时,位于江西吉安的引导站鉴于地面雷达信号不连续,命令李顺祥以机动飞行自寻目标攻击。

从林虎将军的《保卫祖国领空的战斗》一文中,可以看到,当地山区标高是1100公尺左右,李顺箱下降高度到1400公尺左右,米格-17上的雷达在左前方40度、距离1500公尺处发现目标,李顺祥当即打开雷达截获电门,跟踪B-17至900公尺处截获目标,在距离800公尺处进行攻击。总共发射23毫米炮弹36发,据李顺祥落地后报告,开炮后见敌机右机翼起火。

李顺祥在攻击后向右脱离,要求地面引导再次进入,但地面雷达目标丢失,无法引导。23点49分,地面指挥所命令李顺祥返航。

李顺祥返航后,通过胶卷判读和侦听B-17通讯,判断是B-17被击伤。

实际情况是这架B-17在开火前,已经截听到地面和李顺祥的通话,并发现李机的位置已经十分接近,于是随即采取向左大幅度机动飞行,就在此时,舱内已经听到清脆震耳的机关炮开火声,机内顿时浓烟弥漫。

机组成员立即分头检查机内受损情况,发现位于机身中段的电子舱顶棚被机关炮射穿4个弹孔,垂直尾翼被击中,最让人心惊肉跳的是,飞机尾部被打穿,可以从机舱内看到满天星斗。

经机长对机内各系统评估,认为这架B-17仍能安全操作。机长决定,缩短航程,经湖北、安徽转入江苏,立即返航。

1960年2月26日,李德风机组驾驶B-17于下午16点从新竹起飞前往云贵高原一带侦察,于27日中午11时10分因油量过低而降落台南基地,这次飞行时间长达19个小时,创下了B-17最长留空的世界纪录。

猫抓老鼠

由于本是用于二战轰炸德国的B-17此时已经显得陈旧,多次在进入大陆上空时被发现并被攻击,美台双方都意识到,B-17装备和性能已经落后,必须寻找新的替代机种,这样,P2V进入34中队。

P2V海神(Neptune)巡逻机是美国洛克希德公司在二战末期研发的双发海洋巡逻机,其特点是除了两台螺旋桨发动机外,还在左右翼下各挂两台喷气发动机,如遇紧急情况,启动这两台喷气发动机可以增加速度。除此之外,P2V的电子侦听设备也远超B-17。

从目前所得资料查证,P2V最早进入大陆是1960年2月2日,那次是6名情报人员空投到安徽大别山水库区域。1960年4月29日,P2V又在大陆进行一次空投,和上次的空投一样,只要人员一离机,就杳无音信。

1960年10月21日,P2V7U5060号进入大陆执行电子侦查及空投任务,这一次,解放军空军总共出动13架次米格17进行拦截,皆被P2V投掷干扰片并配合躲闪动作躲避,而参与拦截的空9师中队长张汉民驾驶的米格-17,在地面引导下两次进入攻击区域,第一次盲目开炮,毫无所获,第二次进入后发现目标,但连续长时间射击,射击完毕后脱离时撞山。

多次对P2V拦截射击未果,解放军空军意识到P2V是块难啃的骨头,和P2V相比较,米格17明显“腿短”--因为留空时间太短,每次发现目标后,只能攻击两到三次,否则就不能返场。集思广益、群策群力是解放军传家宝,很快,空军就制定了一个新方案,把米格-17的雷达装到图-2轻型轰炸机上。

除了图-2,当时的最高机密,续航时间在6小时以上的图-4也被用来拦截P2V。

1960年12月19日夜,图-4在渤海拦截P2V,解放军空军对P2V穷追不舍,缠斗十几分钟,开炮大约有250炮,从250米一直打到离地面只有几十米,最终因图-4的红外瞄准器精度太差,使P2V逃脱。

这架P2V逃脱后,在张家口又与另一架增援的图-4遭遇,双方又是缠斗十几分钟,P2V还是脱离险境,结果气还没喘过来,准备返航时,在山东临沂上空又遭遇第三批起飞的图-4的拦截。这一次拦截在空中整整较量了35分钟,最后,P2V又得以逃脱。

1960年11月19日,34中队一架P2V于18点46分由浙江平阳进入大陆,经浙江青田、金华,安徽合肥、阜阳,河南商水、洛阳、三门峡然后返航,沿途,解放军空军出动了米格-17、图-4、米格-15共10架次拦截,结果一无所获。

P2V飞行到河南一带,驻郑州空军航空兵第25师74团2大队,先后出动图-2共4架次进行拦截。

 作者从林虎将军的《保卫祖国领空的战斗》一书中了解到,用图-2拦截P2V,是群众路线的结晶。图-2是二战期间苏联产的轻型轰炸机,当时空军想利用这种飞机乘员多、续航时间比较长的特点,可以长时间跟踪P2V。

 当P2V摆脱其他10架次飞机拦截,来到河南许昌上空时,遇到了25师74团2大队队长尚德赞驾驶的图-2紧紧跟随。尚德赞驾驶的图-2平均每8分钟就攻击一次,在25分钟内,已经攻击了3次。

 缠斗中,P2V来到了嵩山上空,机长戴树清隐约看到山的右远处有暗淡灯光,领航员马上做出判断那是平坦地区,戴树清决心用地形摆脱,对于整个P2V机组成员来说,这已经是最后一搏。

 戴树清打开扰流片电门,把P2V机首对着嵩山高速直飞过去,在接近到大约1.5海里左右,戴树清喝令电子官投下干扰片,然后操纵P2V猛向右转。

紧随其后的驾驶图-2的尚德赞完全不知这是计谋,此时,图-2雷达锁住的是干扰片,机炮也是冲着干扰片开火,接着,这架图-2就撞在嵩山山峰大约80公尺处,机上人员尚德赞、晁中学、杜柄良、邱亚兴殉职。

 23点7分,地面又命令赵永寿机组驾驶图-2起飞拦截P2V,当图-2在河南鲁山一带接近P2V后方一公里处时,机上雷达又被P2V干扰失去目标,地面指挥所下令盲目开炮,结果这架图-2开炮后就失去联系。事后发现,该机坠毁在叶县西南25公里的小山上,机上炮弹全部打出,机组成员赵永寿、王秀玉、唐路义、刘建强全部殉职。

 在1959-1961这3年国共空军交手中,双方各有输赢,但总的来说,国民党空军稍微略胜一筹,毕竟,对比进大陆的成功次数,最后被击落的次数比例已经相当低了。


蒋经国巡视34中队新竹基地“西方企业公司”营区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13期 总第711期
出版时间:2022年05月0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