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疫情下的外卖骑手

稿源: | 作者: 张紫微 日期: 2022-05-10

南非的外卖骑手大多数都是移民,骑手由外卖平台的算法管理,工作不受监管且不稳定。他们以“打零工”的方式存在,许多人为了多赚点钱,每天工作甚至超过12小时,有的更是在多个平台上同时寻找配送任务。平台通过算法捕捉订单送达的最短时间,不断压缩配送时限。

在约翰内斯堡工作的几位外卖骑手

约翰内斯堡,外卖骑手西哈姆布佐·格韦布的右腿装上了骨折固定支架,整日蜗居在狭窄的出租屋隔间里。他在一次送餐途中遭遇车祸受伤,这意味着他在接下来的9个月里将无法工作,没有收入。在南非,像他一样为了生计从事送餐工作的移民数以千计,车祸是他们不得不面对的风险之一。

两年多来,受新冠疫情影响,人们对在线配送食品的需求显著增加,外卖行业高速发展。在中国,外卖骑手在2020年2月就以“网约配送员”的名称成为新职业,被纳入国家职业分类目录。而在南非,这一行业仍未真正实现职业化。

南非的各家公司都在争夺这个有利可图的市场,而这种零工经济的基础就是成千上万的送餐员。无论是Uber Eats和Bolt Food这样的跨国公司,还是Mr Delivery和Mr D Food等本地企业,都不停在招募外卖骑手。总部位于德班的摩托车安全研究所估计,2020年南非至少有6400名活跃的外卖骑手。而根据数据分析公司Statista的统计,2022年南非食品外卖行业收入将增长21.3%,达8.7亿美元。

约翰内斯堡,一名外卖骑手在雨夜中跑单送餐
外卖骑手洛夫莫尔上班前在应用程序上更新自己的照片
来自刚果的外卖骑手曼德在一家餐厅取餐

南非的外卖骑手大多数都是移民,来自津巴布韦、乌干达、马拉维和刚果等其他非洲国家。其中许多人因为失业,没有其他选择,所以非常珍惜成为外卖骑手的工作机会。

这些骑手由外卖平台的算法管理,工作不受监管且不稳定。他们以“打零工”的方式存在,许多人为了多赚点钱,每天工作甚至超过12小时,有的更是在多个平台上同时寻找配送任务。平台通过算法捕捉订单送达的最短时间,不断压缩配送时限。当出现“违规”行为时,比如送餐晚了,即使不是骑手的错,也会被平台锁定,只有在解封后才能恢复工作。对这种惩罚性措施,他们几乎没有机会申诉。

配送时间缩减,骑手就不得不与“与死神赛跑”,因此时常发生车祸,导致受伤甚至死亡。数据显示,2020年5-6月,南非涉及外卖骑手的事故增加了30%,达到109起。

外卖骑手西哈姆布佐·格韦布的右腿装上了骨折固定支架,整日蜗居在狭窄的出租屋隔间里。他在一次送餐途中遭遇车祸受伤,在接下来的9个月里将无法工作,没有收入
一个外卖骑手的摩托车“伤痕累累”
龙迪在送餐途中遇到堵车。许多女骑手因为安全问题,倾向于使用汽车而不是摩托车去送餐

一名在车祸中重伤的外卖骑手躺在路边,同行的骑手站在旁边等待救护车的到来

来自刚果的移民曼德为自己是一名外卖骑手感到自豪。他站在自己的摩托车旁,墙上的涂鸦写着“我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
每到节假日,许多外卖骑手会相约一起聚会、踢足球

骑手西班达每周日都会到教堂布道,周一至周五则努力跑单送餐。他在工作时全身上下都会穿戴厚实的保护装备,大家都称他为“机械战警”,但大多数人都不舍得像他那样花大价钱购买装备。

有的平台声称与骑手是合作关系,但他们之间存在严重的不平等,平台甚至会任意更改协议条款。为了保护自己,一些地区的骑手自行成立合作小组,相互扶持。他们利用社交软件建群,沟通工作问题,组织工作之余的聚会活动,还会募集资金帮助那些遭遇车祸或抢劫的骑手。

骑手西班达每周一至周五努力跑单送餐,他在工作时全身上下都会穿戴厚实的保护装备,被大家称为“机械战警”
西班达每周日都会到教堂里布道
一支外卖骑手的车队沿着约翰内斯堡的高速公路行驶,前往同事的婚礼
女骑手塞比勒准备举办婚礼,她拿着花环迎接前来观礼的同事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19期 总第717期
出版时间:2022年07月04日
 
©2004-2022 广东南方数媒工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3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