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冠宇:中国F1第一人

稿源: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  徐梅 日期: 2022-06-01

“我的青春是有些孤独的。对于我来说,一路走来,我常常是整个围场里唯一一张中国面孔,我的经历和付出,是很多路人无法领会的”

北京时间2022年5月9日凌晨3点半,F1迈阿密大奖赛正赛起步发车。周冠宇在第二场练习赛冲进前十位列第八,创造了自己F1练习赛个人最好成绩。但好运未能延续到决定出发顺序的排位赛,他止步Q1,只能从第17位发车。

正赛发车后他在开场六圈内迅速提升了四个名次,但因赛车发生机械故障遗憾退赛。赛后,周冠宇接受采访时称,“这令人遗憾,但这也是赛车的一部分。”

F1下一站将移师西班牙巴塞罗那,在5月20日-5月22日进行赛季第六站的争夺。

作为本赛季唯一的新秀车手,周冠宇在前四站比赛中表现不俗,巴林站首秀就拿到了积分。这个成绩远远超出了圈内人的预期,包括周冠宇本人都预想至少要到8月才有可能获得积分。

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6日,F1阿尔法·罗密欧车队官方宣布中国车手周冠宇将以正式车手(race driver)的身份,随队参加2022赛季F1大奖赛。这也意味着,周冠宇成为了“中国F1第一人”。

自上海国际赛车场2004年扬起F1赛车的巨大引擎轰鸣声以来,整个中国赛车行业都在期待着“中国F1第一人”的出现。此前程丛夫、马青骅等多位中国车手竭力冲击F1职业梦想,但均未如愿。

F1作为世界顶尖职业赛事虽然就业岗位有4万之多,十支车队却只有20个车手坐席,每个赛季只有一两个业界青年才俊能够幸运进入F1围场。周冠宇从7岁开始学习卡丁车,12岁到英国学习赛车,每一步都朝着成为F1车手的目标前进,即便走的是一条最规范最正确的晋级之路,他也会有一种梦想似乎就在眼前、“却又觉得十分遥远”的艰难之叹。

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正式车手后,作家兼车手韩寒非常兴奋,他在接受《五星体育》采访时说,“懂赛车的不懂赛车的,我都和他们分享了。我觉得这是有重大意义的,我觉得就像刘翔对于田径,姚明对于篮球。”

如同刘翔在雅典奥运会上横空出世,很多人不知道他此前已经屡获殊荣、甚至在出征前的训练中已经跑出了直指领奖台的成绩一样,人们对常年在海外征战的周冠宇所知更少。

在2021赛季F2的比赛中,周冠宇曾收获4次冠军、9次登上领奖台,最终斩获年度车手季军。此前,他在2020赛季F2俄罗斯索契站的比赛中,从杆位出发,一路领跑,最终获胜,让五星红旗首次飘扬在F2赛场最高处。

图/受访者提供

签约F1消息爆出后,周冠宇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但更多的讨论集中在培养一个赛车手要花多少钱,以及他是否因为受益于巨大的中国市场才得到青睐。从签约到第一场比赛之间的四五个月里,周冠宇心中累积了很多压力和憋屈。

5月4日晚,周冠宇在迈阿密站备战间歇接受了《南方人物周刊》专访,他说“只要家庭背景好就可以成为F1车手”,是他所听到的对于赛车手的最大误解,“这其实忽略了F1车手们为了职业梦想在背后默默付出的一切。”

一级方程式(F1)是单座赛车的最高水平赛事,速度快是F1赛事的最大特点,赛车直线极速可轻松突破300km/h,弯道中的速度也能够超过200km/h。

据统计,全球航天员总人数超过千人,而拥有F1超级驾照的车手不到两百名,每年能够参加F1赛事的车手仅有20名,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金字塔尖职业。

F1车手高速驾驶赛车时所产生的空气动力,加上高效的制动系统,使得他们要承受3倍以上的重力,与宇航员在太空发射时因加速度导致的超重状态相似。前F1红牛车手马克·韦伯曾说,他在驾驶时有时会屏住呼吸,因为呼吸非常困难。

疾驰时的急转弯、不断加速和减速时重力水平变化的频率和速率,会消耗车手大量的能量。而为了保证车手的安全,看上去帅气十足的赛车服其实是多层防火服,在温度高达50-80度的驾驶舱里,里外包裹的车手会严重流失体液,两小时的比赛下来,身体脱水可达2-3公斤之多。

赛车设计时已经将车身重量减到了极致,为了减轻负荷,车手身形不是非常高大,但他们却有着常人难及的力量。赛车驾驶时踩油门或刹车时所需的肌肉力量与我们平常驾驶完全不同。车手需将约60公斤的力施加在刹车踏板上,在大约100分钟的比赛中,车手会踩到刹车踏板超过250次。当转向时,每转一次弯需要约15公斤的转向力,而这在每场比赛中会发生1000次左右。F1车手在力量房里花的时间绝不亚于在赛车模拟器上。

在极高的重力负荷下,一个F1车手还需要卓越的反应能力,以期在快速转弯中占得先机并避免碰撞。F1车手的平均反应速率为100毫秒,而普通人的反应速率为300毫秒。F1车手维斯塔潘夺得世界体坛最有分量的2022劳伦斯世界体育奖最佳男子运动员奖,足以证明这项运动的难度和影响力。

能够成为一名F1车手是周冠宇自小就有的梦想,到欧洲学习之后,一步步向上通关进阶,距离F1越近,越觉艰难。3月在巴林站首秀并拿到积分后,周冠宇一吐胸中块垒,“这是自我证明最直接的方式!”让他开心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因为他而关注F1赛事,他也开始享受自己的新秀赛季,“我这个F1新生的F1生涯才刚开始几个月,我还在梦想成真的喜悦中,非常享受这几个月以来的一切。”

3月20日,在巴林首都麦纳麦举行的2022赛季一级方程式锦标赛(F1)首站巴林大奖赛正赛中,阿尔法罗密欧车队中国车手周冠宇最终获得第十名  图/阿尔法罗密欧车队

 

 

“我是享受梦想成真的F1一年级新生”

 南方人物周刊:你曾说“人总是要有梦想的,万一实现了呢”,你也说自己只是一个F1的“一年级新生”。作为一个已经实现梦想的新生,后面还有很长的职业道路,站在现在这样一个节点上,你对自己的职业生涯是否有一个更长远的目标和规划,你希望自己的整个职业生涯达到什么样的影响力?

周冠宇:一直以来我自己的规划都是希望成为F1车手,当我成为了F1的正式车手以后,我希望自己在每一个赛季都有成长,不断进步、不断突破自己的个人最好成绩。

比较长远的计划,我自己现在也没有。进入F1,在去年对我来说都还是一个很遥远的计划或者目标,实现这个梦想真的太难了,有时候你觉得它离你很近,但又非常遥远。

我现在没有想太多,作为一个“一年级新生”,一个新秀,这个赛季我就是不要过多地犯错,认真为未来打好基础。这样的话,我的未来之路自然会越来越长越来越久。

 

 南方人物周刊:你在场下给人感觉个性非常沉稳,讲话慢条斯理,看上去很安静。可能我们对赛车运动员也有误解,总觉得这么火爆的一个项目是不是每个人都比较有进攻性?

周冠宇:(笑)对,我平时讲话都是这样子。我自己其实也觉得跟同龄人相比,我是比较成熟的。包括之前很小开卡丁车的时候,很多前辈或者采访的记者,提到我也是说相对同龄人,我似乎比他们更加成熟一点。

个性有天生的,跟后来从事赛车驾驶也有些关系。我开车的特点是顺滑,比较少犯错,因为我总是尽量确保自己万无一失,做好自己当下的每一步,这种职业思维的训练对性格养成可能也有些关系。

赛车手其实有两种性格,一种是像我这样比较成熟稳重的,还有一种比较外放张扬的,因为我们总是要竞争嘛,他们在场下也是毫不掩饰自己的竞争性。这两种性格都可以成为好的车手,只要能把性格的优点释放出来,把缺点缩小。

 

 

南方人物周刊:你听到过对于赛车手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周冠宇:“只要家庭背景好就可以成为F1车手!”这是对赛车手很大的误解,对赛车了解不多的朋友第一反应可能觉得这项运动很烧钱,就会这么想。其实只有钱,你最多可以成为一个赛车爱好者,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顶级职业车手。

F1职业车手背后有很多付出:在健身房不断地去超越自己身体的极限;在场下场上所做的这些功课;调整心理状态,比赛中在高压下不犯错;通过长期的磨练,达到心理与技术合二为一。

这是一条非常艰难的成长之路。我自己非常尊重每一位F1车手,这个顶级职业车手群体的背后,很多付出是常人看不到的。

 

南方人物周刊:迈阿密站比赛前,汉密尔顿参加电视访谈节目,说自己作为围场里唯一的黑人选手,一直以来都感到非常孤独。他出生在英国、受封了爵位,并在以英语语言文化为官方语言的体系里,都如此孤独。那你得多孤独?

周冠宇:我非常懂他的这种处境和感受。我自己12岁去英国,在这个体系里一步步走,打败外国选手,让五星红旗和国歌在赛车场上出现、响起,那种感受既自豪也孤独。(注:周冠宇登上领奖台后总会习惯性地往后看一下,检查国旗图案是否正确,2020年他在F2第一次夺冠时,主办方误放了一面排列错误的五星红旗。)

每一个运动每一个事业的最顶端,最强者肯定是最孤独的,你成为了所有人的目标,比你稍微靠后一点的车手都希望去击败你,各方面需要承受的肯定也更多。

不过相比他这种高处不胜寒的孤独,我这个F1新生的F1生涯才刚开始几个月,我还在梦想成真的喜悦中,非常享受这几个月以来的一切。

3月20日,在巴林首都麦纳麦举行的2022赛季一级方程式锦标赛(F1)首站巴林大奖赛正赛中,周冠宇与车队工作人员交流  图/阿尔法罗密欧车队

 

“赛道上半秒就是很大的差距”

南方人物周刊:你们从事的可能是世界上最卷的职业之一,带着300公里以上的时速进入弯道,生死时速之间完成毫秒间的超车领先,如何处理这种职业高压?有人说车手在起步发车前等待五灯熄灭的瞬间是最紧张的,是这样吗?

周冠宇:五盏红灯熄灭前,的确是车手最全神贯注的时刻,那也是你需要做好所有准备的那一刻。所有的发车都靠自己的双脚踏板或者手上的离合器去完成,出发后有太多的未知、太多的意外,你是完全没法预想将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和状态,所以那个时刻车手压力很大。

对我自己来说,或者对每一位车手来说,经过这么多年一次次的发车,其实也已经有一个很好的常规的心态,这让你可以更专注于自己需要完成的一些步骤。

除了出发,排位赛的压力也是很大的。因为排位赛你只有一圈可以做一个最好的有效圈,轮胎在那一圈的工作状态是最佳的,你需要用这一圈在每一个弯道把车用到极限。赛车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有些时候可能是千分之一秒的圈速导致排位赛名次的巨大区别。

 

南方人物周刊:其实我也很好奇你的时间观是怎样的?对你来讲时间快慢是不是跟普通人不太一样?

周冠宇:生活中是一样,在赛道上是不一样。F1因为车辆性能不同,一秒的差距可能还有弥补追赶的机会,但是像F2比赛,赛车引擎都一样,一秒之差可能就是第1名到第15名,甚至第20到最后一名这样的位次之差。对我们来说,在赛场上如果差半秒,就是一个很大的差距。

 

南方人物周刊:长期在这种分秒必争的压力下工作,生活中怎样能让自己的神经舒缓放松下来?

周冠宇:在赛道上肯定是竞技状态,有比赛的周末,肯定都是全身心投入到当下的工作中去的。如何把车开到最快?怎样让自己万无一失?都集中在这两个焦点上。休息的时候,我会让自己进入完全不想跟赛车有关的事情这样一个状态。F1一年有23站比赛,如果你休息的时候还不能抽离开、放松自己,你的心理和心态上会很疲劳。

 

南方人物周刊:汉密尔顿选择了极限运动蹦极来彻底放松,让自己感受自由状态。你有些什么爱好?

周冠宇:我不敢去从事极限运动,我恐高,哈哈。我喜欢唱歌,在国外不能像国内那样,跟朋友们一起去KTV,我就自己在家对着电脑,拿一个话筒,我喜欢说唱,很喜欢那种real talk。我也喜欢时尚和设计,做这些的时候,我可以进入到另外一个专注的状态,不想赛车,让自己放松下来。

 

“我喜欢速度,喜欢团队”

南方人物周刊:能够走到F1这一步经济基础肯定是必不可少的,但我更关心的是你家里条件这么好,你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强的自驱力?在这么难的一条路上一直往上走?有没有几个节点,你自己难以坚持,想过放弃?

周冠宇:其实我的赛车之路并没有那么顺畅,有高光,也有一些低落的时刻。我第一次参加卡丁车比赛就受伤了,被送去了医院。

能够坚持下来,确实是因为自己真的爱好这项运动,不然是不可能一路走下来的。因为要不断参赛,我小时候没有周末的概念,周一到周四上学,周五可能就要请假去外地参加比赛,周日比完再匆匆赶回家,准备周一上学,比同龄人要辛苦得多。

到欧洲学习赛车后,更是如此,我走的是最正规的一条路,从F4,到F3、F2,这样一步步,凭着F2前三名的成绩,能够得到进入F1的机会。一路很辛苦,但我始终坚信自己的F1梦想是可以实现的,我喜欢突破,做一些别人没有做到过的事情——比如成为F1第一个中国人。支撑自己的是一个信念吧,坚信自己只要付出,那一天早晚会到来!

 

南方人物周刊:所以可能只有爱好和职业真正融为一体才能坚持下去。

周冠宇:对,赛车这项运动非常残酷,无论你有多少各方面的条件,你最终都需要出成绩,因为这是体育竞技。

你需要在低级别、中级别、高级别的方程式比赛中去拿到年度前三、争夺冠军,才有机会和足够的能力升级到下一个赛事。很多年轻车手这个级别跑得不好,就想跳级直接去更高级别,其实这是不对的,你需要打好每一个基础。

进入F1要有“超级驾照”,“超级驾照”不是考来的,需要三年内在中级和高级方程式都有优良成绩,才能拿到这个驾照。超级驾照改革后,近几年都是实力非常相当的车手,在 F1以下的级别里取得过傲人成绩的,才能拥有超级驾照。

 

南方人物周刊:到现在赛车手这个职业还能让你有幸福感的是什么?

 很难说是某一点。首先我喜欢速度!我也喜欢赛车带给我的这种生活吧,包括在赛前或者在场下各种的付出,还有场上这么多人的一个团队来帮助你,和你一起共同为一个成绩或者为提高一两个名次而去努力,这些都是让我觉得非常喜欢的。

我也特别享受在比赛中取得好的成绩,可以站在领奖台上,甚至拿到冠军。无论你代表哪个车队,你在最高领奖台上是代表着自己的国家的,那时候身后的大屏幕上会出现车手国家的国旗,奏冠军车手的国歌。当围场上响起我们的国歌,那是一件让我自己很开心也觉得很骄傲的一件事情。

 

 南方人物周刊:“更多掌控,更多安全”,我很喜欢你在阿尔法?罗密欧车队视频号里的这句话,大家认为车手是天生的冒险家,但实际上赛车运动越来越倡导安全,你也分享过从防火头套到赛车服,以及头盔后面的保护装置等等各种细节给予车手的保护。在安全上,你还有哪些经验总结和tips确保自己的安全?车手中有哪位前辈给过你一些很好的忠告?

 这几年我们车手的赛车服也好、头盔也好,每两三年都会有一个升级,安全这方面FIA(国际汽车联合会)做得非常好了。

在场上有些情况是不可避免的,万一赛车出了问题可能会撞车撞墙,还有在斗车的情况下如何避免一些不必要的碰撞发生,更多的是靠自己积累下来的比赛经验。前辈或者比较有经验的人可以给你一些分享和提醒,但你还是需要自己去领会。成熟的车手在场上斗车的时候非常狠,但是不会有特别多的碰撞,因为知道如何给对方一点点的空间,让自己也有一些空间,车手在场上的彼此尊重也在于此。

 

 南方人物周刊:阿尔法·罗密欧领队弗里德·瓦塞尔称赞你是一个团队型的车手,非常欣赏你在团队中的沟通和协作,说你这样的行事方式会让你走得更长远。你也提到了团队,对F1车手来说,团队精神也是特别重要的一个职业精神吧?

 这个项目如果只有自己是无法完成的。你需要工程师来和你一起调校赛车,让你的赛车更加出色;如果车有什么问题,你需要机械师来帮你修车或者每一天去给你检查,排除所有隐患。但是当你在场上,那么你只有你自己,其他人都不能直接代替你主宰比赛,这也是我特别喜欢赛车运动的一点。它很丰富,需要自己和车队都更加完善。

当团队不再愿意为你付出了,那么你们的矛盾会越来越大。所幸到现在,我还没有经历这些,我庆幸自己是团队中的一员,我也希望每一位都是很开心来帮助我的。

3月25日,2022赛季一级方程式锦标赛(F1)沙特大奖赛练习赛在沙特阿拉伯吉达举行,周冠宇和团队在比赛前  图/阿尔法罗密欧车队

 

 

“Q2是我目前的位置”

 南方人物周刊:这个赛季几站比赛下来,你感觉在20个车手中间自己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作为一位新秀来说,我觉得我目前表现得还是非常不错的。有一些地方有一些小犯错,这也是新秀赛季所不可避免的,每一站都会改进。

我很难去评价自己在20个车手中的位置,因为这不只是个人能力的竞争,F1的赛车不是统一配置的,车的性能都不一样。就发挥来说,我觉得我自己可能就在我目前排位赛的名次左右,我自己的真正速度就处于第二节,然后有机会去竞争Q3的速度,需要更多F1的比赛经验(Q是排位赛首字母缩写,F1的排位赛分三个阶段进行,Q1会淘汰5部赛车,Q2会淘汰5部赛车,最后Q3只剩下10部赛车决出决赛发车顺序)。

 

 南方人物周刊:在自己的第一场F1比赛中就得分,心里是不是特别释放?当时想到了吗?

 对。感觉自己在心里憋屈了这么久的东西终于可以释放出来了。我签约F1后,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很多路人或者从不关注赛车的,觉得一个中国人加入到F1,肯定是因为别的因素。这些人可能根本不了解赛车,也没看过我以往的比赛,不知道我的成绩。

我肯定想用自己的表现来回应种种声音,但我也知道在F1拿分不容易,我想自己可能需要先积累一些比赛经验,然后在下半赛季,拿到积分。没想到自己可以在赛季首战——巴林站首秀——就拿分,当时真的很激动,我第一次在无线通信中激动到哭出来。

拿到积分或者第一次拿到积分,对于每一位车手都是很重要的,我不太喜欢去跟大家争吵,更希望用成绩来回应质疑。当时那一瞬间,感觉自己那四五个月的压力也好、憋屈也好,都释放出来了。这个成绩让我有了更好的心态,也让很多原来不关心赛车的朋友、路人变成了支持我的人,挺好的。现在我感觉有质疑也是好事,代表你有足够的影响力让大家去关注你了。

 

 南方人物周刊:你是科比的忠实粉丝,头盔上的24号也是他的球衣号码。这次到迈阿密比赛,有没有放松一下,去看一场NBA季后赛?

 是,我还特地为迈阿密站的比赛设计了一个有篮球元素的新头盔。只是这次的行程安排让我完美错过了每一场NBA比赛,有点可惜。下次过来一定找机会看。

 

 南方人物周刊:我看了你在18岁时做的一个采访,讲到常年在海外训练比赛,你特别想要维持住一个正常的18岁年轻人的生活和思维,为什么当时会特别有这个意识?

 一直以来我在赛道上是很专注、很稳重的可能比同龄人更加成熟的一个人,但是我在赛道外也是一个正常的年轻人。年纪小的时候,跟所有小孩子一样,很喜欢有很多朋友一起玩。但这么多年,我可能更多是在国外一个人去备战、比赛,错过了很多东西。每次有空回国,我都很开心能跟我的朋友们见面,一起玩游戏什么的,但这样的机会不多。

我希望自己可以拥有普通的年轻人所拥有的东西吧,无论是年轻时的冲动也好,年轻时对各方面的好奇心也好,这些都是我觉得不可缺失的。毕竟,谁的年轻都只有一次。

 

 南方人物周刊:你希望自己有一个正常的世界和完整的生活,只是你在那个阶段必须极度自律,有些东西必须牺牲和舍弃。

 是的。所以我的青春是有些孤独的。对于我来说,一路走来,我常常是整个围场里唯一一张中国面孔,我的经历和付出,是很多路人无法领会的。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27期 总第725期
出版时间:2022年09月12日
 
©2004-2022 广东南方数媒工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3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