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素兰:以自己的语言表达心里想说的话

稿源: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张明萌 特约撰稿邢人俨 日期: 2022-06-27

“一切写作首先要有想写的冲动,很多小朋友说没东西可写,说不会写作文,是因为他不想写。”

在孩子的童话世界中,汤素兰更广为人知的身份是“笨狼妈妈”。30年前,汤素兰写了一只笨得可爱的小狼,他十分善良,乐于助人,但总是闹笑话。小狼的好朋友聪明兔陪在他身边,和他一起渡过生活中的种种困难。他们的故事集结成册,成了汤素兰的童话系列作品《笨狼的故事》,这对好朋友的故事仍在延续,陪伴了几代孩子的童年。

汤素兰研究生毕业后,入职一家少儿出版社担任编辑。为了更好地与各种作者打交道,她开始创作,寻找文学创作的规律。1994年起,她的儿童文学作品陆续获得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宋庆龄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等奖项,她备受鼓舞,决意专职儿童文学创作,至今近四十年,创作出版儿童文学作品超过六十部。

除去作家身份,汤素兰还任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她关注儿童教育多年,对儿童成长心理、儿童文学创作颇有心得。汤素兰认为,让孩子有想写的冲动是一切的前提。而真诚的表达则是写作的基础。在这之上,还要学会发现,在生活中观察,在观察中尽情想象,从不同的角度总结观察,“创意”才会由此诞生。

汤素兰多年教授儿童写作,她总结,创意出现后,需要有一定的技巧将其呈现。家长、老师的鼓励是儿童写作非常重要的环节,“有了鼓励他就有写作的动力,他写得多了,就会写得好。”汤素兰说。

据汤素兰观察,阅读是写作素材的重要来源。针对当下青少年阅读量不足的问题,她认为阅读质量比阅读数量更重要,做到“有效阅读”才是关键。精读时,应注重作家的写作技巧,如何开头、如何描写人物、如何结尾,学习他们的表达方式,通过模仿等方式运用到自己的写作中。广泛阅读时,一方面通过快速阅读积累一定素材,提高阅读体验;一方面从中发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进行精读,提升写作技巧。

除了阅读,观察生活也是素材的一大来源。观察来自生活的方方面面,从身边的人开始、从家人开始,每一次细致的观察都是素材的积累。走出家门,走在小区中、自然中,也是观察。

她坚持认为,让孩子养成阅读习惯、学会观察,发自内心的写作才是儿童写作的最好形态。老师与家长在孩子的写作训练中不应急功近利,而是注重对孩子习惯的培养,这样才能让他们受用终生。

“万变不离其宗,写作就是以自己的语言表达心里想说的话。”汤素兰说。

 

 

首先要有想写的冲动

南方人物周刊:最初是什么契机让你想到把身边的素材写成小说?

 一切写作首先要有想写的冲动,很多小朋友说没东西可写,说不会写作文,是因为他不想写。

我小时候的故事讲给今天的孩子们听可能对他们会有所启发,这是我写作的契机。比如我看见一个人,他特别让我感动,我觉得这个人的故事可能也会感动别人,于是我向你讲他的故事。每一个人把生命中的事情写出来,一定有他的写作动机。如果从文章的角度来说,要有一个立意:我为什么要写它?我写它要达到一个什么目的?这才是我们写作文时,去组织身边材料的最原始的冲动。我小时候写作文也是写身边的事。

 

南方人物周刊:你当编辑时就已经掌握写作的规律了吗?写作的规律容易把握吗?

 没有哪一本书能够教会你(写作),现在有这么多创意写作(书籍),但是真正说哪一本书能教会你写作,很难。但你读得多了、你有东西可写的时候,有真情实感,自然你写出来的东西就不会特别差。

 

南方人物周刊:你刚刚提到广泛的阅读很重要,广泛的阅读具体指什么?如何引导孩子拓宽阅读的视野?

 我写过一个科幻文学作品《时间之箭》,写一个小孩穿越时空到了恐龙生活的白垩纪。(写这本书时我的阅读量)要广泛到什么程度呢?我要了解恐龙的生长历史,看恐龙的百科全书,知道有多少种恐龙、哪些龙是食肉的、哪些是吃草的,一个小孩和什么样的恐龙可以交成朋友,对恐龙,我要了解。

我这个作品的写作以云南恐龙的发现切入,以现实世界为基础,所以我还要了解中国考古历史,这些是我在写作前有意识去阅读的。

我现在也教孩子写作,我也写当下孩子的生活故事,我不只是要读文学书,我还得了解他们学校里的课程,比如一个三年级的孩子,他们的课文是什么样子的?老师会讲到什么样的内容?这都是我必须要了解的。

汤素兰  图/受访者提供

 

 

如何提高孩子的写作能力

南方人物周刊:你觉得面向儿童的写作和面向成人的写作有什么区别?

汤素兰:文学是语言的艺术,但儿童文学是“浅语的艺术”,比较浅显的语言。包括一些艺术的手法,要适合孩子。我要是用意识流,是没有办法跟孩子讲故事的,太跳跃了,对吧?有一些艺术手法可能在成人文学中可以用,但对孩子肯定不可以。

给孩子写作,首先我一定要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因为只有故事能够吸引孩子。孩子听故事要有一种现场感,线索逻辑要比较清楚。我基本上会采用线性叙事,即使有双线叙事,也会用古典的方式,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每一个故事都讲清楚。

讲述的时候要有现场感,要时刻把孩子带到我们的身边。就像安徒生在《打火匣》的开头,他说大路上一个兵在走,一二、一二……你看,有声音有形象,就能够吸引孩子的注意力。我们平时在讲述故事时,也要时刻注意给孩子讲故事的线索怎么清楚、情节怎么吸引人,还有就是故事的现场感,要提醒孩子:这个人长什么样子,想象一下。时刻有一种与读者对话的方式,我觉得这可能是儿童文学写作不太一样的地方。到孩子这里,最重要的是把事情给讲清楚,当然也不能降低艺术的标准,所以儿童文学是“浅语的艺术”。

 

南方人物周刊:孩子处于模仿学习的时期,儿童文学作品很可能成为他们写作的参照物。你觉得在儿童文学写作当中要注意哪些才能让孩子们更好地去学习、提高自己的写作能力?

汤素兰:我觉得其实一切的写作、一切的艺术创造,第一就是要真诚地表达,首先要学会真诚。

第二要学会发现。你要能发现别人没有发现的。真正好的写作,我们都会说“人人心中有,个个笔下无”对不对?你能够发现别人没有发现的,但是这种发现又是生活中存在的。要学会有一双发现的眼睛,我觉得在这一点上,孩子们可以向很多作家学习。

比如说英国作家写《借东西的地下小人》。作品来自于我们生活中经常有的一种感觉:东西掉到地下,拼命找没有找到,过一阵它又出来了。自然会有一种疑问:东西到哪里去了?那个作家就想象地板的下面住着借东西的小人,东西被他们借走了。这本书读完了以后,你会觉得好像真的有这样的小人。这就是一个天才的发现。

还要学会有创意地表达,比如我们要鼓励孩子走出去,交到新的朋友等等,这个世界会变得不太一样,这是一个理念。有一个非常浅显的绘本叫《小蓝和小黄》,这个作家的创意就特别天才,一团蓝色和一团黄色两个颜色代表两个小孩,他们出去玩得太开心了,拥抱在一起。蓝色和黄色在一起变成了绿色。所以他们回来以后就变成了一团绿色,爸爸妈妈都不认识他们了。他们很伤心,开始哭,结果哭成了蓝眼泪和黄眼泪,又变回了小蓝和小黄。爸爸妈妈才知道原来是这样。后来他们经常出去跟各种颜色拥抱,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和广泛。我觉得这是一个天才的创意。

孩子们在阅读这些经典文学作品的时候,需要学习真诚地表达,学会去发现、去创造。

 

南方人物周刊:这种创意其实对孩子来说比较困难,他们可能很难直接把观察生命和创造两个事情联系起来,应该如何启发孩子创造创意呢?

汤素兰:创意需要稍微有一些练习,比如我教我的孩子写作文的时候,开头一定要写好。如何能够更有创意地写开头,我说你第一个想到的开头一定要放弃,至少想7个开头,在这7个里面挑选一个更好的。一件事情以7种不同的方式来叙述开头的话,肯定就会绞尽脑汁,会更有创造性、更有创意。

人的创造性思维需要有一些基本的练习,所以现在学校里开的写作课又叫创意写作。我们会有一些训练:听到声音把它写下来,看到图画把它写下来,给一个开头,去想象后面发生的不一样的事情……

或者就像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个故事,用不同的视角来讲述故事。从渔翁的角度来讲述故事,从鹬的角度讲述这个故事,从蚌的角度讲述这个故事,就会有更多的创造性的思维。

这些都属于创造性,是创意写作的一个部分。我觉得应该要有这种思维。我们要学会逆向思维、发散性思维或者批判性思维,也就是(对一件事问)一定是这样的吗?会不会有一种不一样的可能?脑子里要有问号。

 

 

阅读量不够怎么办

南方人物周刊:在当下教育竞争激烈的情况下,孩子们因为应付学业而无暇增加阅读量,怎么办?

汤素兰:现在小孩的阅读其实也不少,只是有效的阅读少。他看手机、看漫画也是一种阅读,只是这种阅读的营养价值不够。所以在尊重小孩子自主阅读之外,还需要有一点引导,要引导他去做一些更细致的阅读。

我到学校去做讲座时,问过很多小朋友有没有读过安徒生的《丑小鸭》,基本上都读过,但是当我问丑小鸭的开头是怎样写的,他们就会说有一个鸭妈妈生了一只很大的蛋,孵了好久也没有孵出来,后来孵出来是一只很丑的鸭子。这是开头吗?这不是,这是《丑小鸭》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他们记住了这个故事,但是没有深入理解安徒生如何来讲这个故事。

但如果能够仔细地阅读,由老师引导,哪怕只读开头这一个部分,就会发现这个故事会告诉我们故事发生在乡下,第一句话是:“乡下真是美丽,这正是夏天。大麦是绿油油的,燕麦是金黄的。”它就进入了这种描写,像画画一样把这个农场给画了下来。

如果我们能引导孩子不只是读完一个故事、知道这个故事讲了什么,还能够有意识地学习一下作家如何来讲这个故事,孩子的阅读收获会更大,对写作来说也更有收获。老师讲完了,或者家长带孩子读完这一段,也可以布置写一写。我们昨天到公园去玩,把开头写好了,是什么季节、我们到哪里去玩的、那个地方是怎样的。这就是自然而然的写作练习。

 

南方人物周刊:孩子会不会觉得说我看一本书,还要写,我不想写,就没有兴趣看了。

汤素兰:如果每一本书读完了都要他写一个东西,他当然是没有兴趣的。有的时候这个作品它是里面的寓意特别地吸引他,理解就可以了,享受一下这个故事就可以了。但是像安徒生这样的作品非常经典,他写得很好,为什么他会写得好,为什么一代又一代人会去读它?它在写作上有特别值得学习的地方,一开头就像一幅油画呈现在你的面前,就是北欧森林边的一个农场,有溪流、有原野,还有各种动物,甚至让孩子把这个地方画下来也是可以的。可以把阅读游戏化,比如画一个思维导图,鸭妈妈跟哪些人有关系。

 

南方人物周刊:你从事了这么多年的儿童文学写作,你觉得每一代的儿童有什么样的变化?

汤素兰:有些东西是不变的,比如我们希望孩子是真的、善的、美的,这个价值观是不变的。孩子的内心有恐惧,渴望冒险、渴望独立、渴望友谊、渴望被关爱,这些东西也是不变的。但外在的一些东西肯定是变化的,比如以前我要去找朋友得走路过去,现在可能打个电话或者视频就可以了。以前的孩子知识面没有今天的孩子广。

 

南方人物周刊:孩子们接触世界的触角更多了,会不会影响专注力?

汤素兰:这是非常影响孩子们的专注力的,现在的孩子喜欢读图、喜欢游戏、喜欢漫画,不像我们小的时候,资讯特别少,有一本书简直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了。

我觉得培养专注力,首先要帮助孩子找到一个兴趣点。从读书来说,要培养一个读书的习惯,培养好以后,外面各种声色犬马,我还是愿意在我的书房里读书,我觉得这里的世界已经足够丰富,外界的那些东西是转瞬即逝的,而我这些东西可能是永恒的,能滋养我的心灵、给予我更多的安宁和智慧,我愿意坐在我的书房里读书。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27期 总第725期
出版时间:2022年09月12日
 
©2004-2022 广东南方数媒工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3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