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伊能静 我没有大家想的那么装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本刊记者 易立竞 发自北京 日期: 2018-01-03

“我不是王菲那种真的可以当天后的,不是。我走不到那个位置,但我也有非常可贵的地方。比如我真的很热爱世界,很热爱生活。我觉得那一块是非常饱满的。每次我听到人家跟我说,你在艺人里面是最有才的,你好会写作,我就说:哦,你怎么不说我是作者里最会唱歌的呢?我太清醒,所以不是一个活得很骄傲的人。你可以说我活得很自我,因为我不做不喜欢的事情,我挺自由的”


2013年5月,四川雅安地震一个月后,伊能静带着静新基金捐赠的图书和学习用品看望受灾的孩子,当地有关部门为他们安排了接受捐赠的学校。到达后,她发现这几所学校已经被很多单位和组织慰问过了。她问工作人员,“为什么我们不请他们帮联系没有人去过的学校?这些孩子似乎被训练好了,他们不需要我们,已经有人来过了。送了玩具,又上了母亲节的课程,我们还要来上朗读课,这些孩子根本应接不暇。我们应该去没有人去的地方啊,又不是来摆拍的。”

她的内在并不似外表般柔弱,她独立,有自己的主张,不肯被人安排。她也说,自己是条女汉子。

伊能静现在的微博极少谈论公共事件,内容集中在晒美照、写心情、聊儿子。因为当了导演,也会提到电影《我是女王》的进展情况。近几日,公开了和演员秦昊的恋情,微博上偶尔会含蓄地透露出和他的相处情形。

有段时间,伊能静积极关注公共事件,她说,她从小就想改变世界,相信自己有超能力。这个充满幻想的小孩为了补贴家用,14岁开始在餐厅端盘子。玉米汤掉在地上,地毯脏了,老板说,你擦不干净今天就别回去。她蹲在地上擦了3小时。出生没多久,父亲就离开了家,因为家里全是女儿,他怕无后。母亲一个人赚钱养7个孩子,她从小在养母家长大,那会儿最大的愿望就是赚钱,帮母亲分担。她说,第二次见父亲,她16岁,准备进演艺圈赚钱养家,入行必须取得家长同意书,她去找父亲签字。之后没多久,父亲车祸过世,十几岁的她帮父亲签死亡证明,那是她第三次见他。

对于出道以后的生活,她的印象就是没日没夜,拼命赚钱。睡觉大都在车上、飞机上完成。

“其实,我蛮想再去高校讲座时讲讲我青春期的故事,太黑暗了。”

她调侃:我本来就不是公主,只是太爱幻想。幻想给了她机会,也让她受伤。2009年,她结束了和庾澄庆二十多年的情感。情绪最低落时,支撑她的,是读书写字。

“受伤的最初,无法吞咽、无法入眠,每晚都要写日记,压抑情绪,深呼吸,对抗忧郁头痛,逼自己早点睡去。不想哭的时候眼泪一直没有歇息,想放声大哭的时候没有泪水。”对她来说,最难接受的不是舆论,是爱情的毁灭。“因为从他人身上反射出自己一样的破烂不堪。”她说,那段日子,甚至连活下去的勇气都快没了,童年时埋藏的阴影不时会浮上来:这世界上没有自己就好了。

离婚后,她停止工作去往印度参加心理治疗课。

课程结束,她去了《中国达人秀》做评委。那是“达人秀”最红的时期,两年后,临时起意,决定停止评委的工作,再去印度。朋友觉得她疯了,“达人秀”一集几十万的收入,“眼睛不眨的,不但给自己买了新房子,还给家人买了新房子,拿钱让姐姐开店。只是那一两年的事呀,我觉得老天爷好像把拿走的东西,瞬间全部都还给了你。”

去印度,是因为有些问题没解决。到底是什么问题,她也不清楚。只是,那时她还会在夜里哭醒。在印度,上了21天的觉醒课,每天早上7点上课,晚上10点结束,那21天得到的东西,至今还在不断被验证。

2013年4月14日,伊能静在南京宣传新书《跟身体谈恋爱》时与读者合影


我心里是有一个把自己当公主疼的地方

人物周刊:你有没有曾经真的把自己当公主?

伊能静:我心里是有一个把自己当公主疼的地方。这没什么不对呀,你不把自己当公主,谁要把你当公主啊?

人物周刊:在生活发生变故后,你试着寻求过心理治疗吗?

伊能静:刚离婚那段时间是挺糟的。头一两年,我去过印度上课,去了基督教会,去到庙里禅修,去见星云大师,去找牧师,去告解,找心理医生……因为那段时间我也没有工作了。我也没有能力工作,我觉得我的心里已经破破烂烂到了一个极点。刚开始我不断去动,瘦得要命,然后不断在工作,可是我觉得没有用。我就说老天啊,再这样下去,我是要继续依赖,还是要面对有一天我终老了,还要面对“我是谁”这个问题呀。

我后来学过所谓的心理治疗,而且,过去4年都在上这样的课。那些日子,我实在不能不去寻找我是谁,我活着是为什么,我实在不能不开始你知道吗?我不能再用爱情、孩子、事业的成就、书写来疗愈我自己,我不能再不断地靠各种东西来填补我自己了。我必须心里面是满的。

人物周刊:在此之前,你的心里……

伊能静:没有,空洞。现在心里是满的。我已经不害怕这辈子有没有伴侣这件事了,也不害怕失去工作,惟一的害怕是孩子无法平安健康地长大。我用4年填上了这个空洞。


2013年9月17日,四川雅安汉源县片马乡清纯幼儿园,伊能静在帐篷里陪小朋友读书

2013年3月25日,湖北鹤峰县高原小学,伊能静和孩子们共进免费午餐


陌生人骂我已经没感觉

人物周刊:你做静新图书基金想表达什么?

伊能静:最重要的传递就是尊重。一个懂得尊重人民的政府跟一个懂得尊重政府的人民,这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人物周刊:你怎么理解慈善?

伊能静:我一直都说,慈善是最自私的功德心,自助助人。你把世界照顾好了,谁受益,我们的孩子。

人物周刊:你肯定也看到和听到过,有人质疑你的慈善是在做秀。

伊能静:OK的,可以的,质疑吧。

人物周刊:你的内心很强大?

伊能静:超强大的。被人家讲你作秀能讲多久?这些话不重要,等你老了后,回看自己做过什么,这才是重要的。

人物周刊:不在意,会不会也是因为很小进入演艺圈,见到了太多事,听过太多类似的话?

伊能静:不会呀,我还是会对很多事情愤怒。并不是因为经历了很多事,而是当你看到更残酷的东西在你眼前,你觉得那些话算什么啊?陌生人骂我已经完全没感觉。


2014年2月10日,伊能静与秦昊一同参加第64届柏林电影节


终于知道,最好的感情是像没在恋爱

人物周刊:离婚后,有四年多时间你似乎一直处于单身状态,这中间是否有想过放弃对爱情的期待?

伊能静:我一直没放弃。在一段感情里受伤、失败、犯错,往往是当时的智慧、经验、历练都不够。而结束伤害的最好方法是自省后成长,每一个过去的伤都会成就此刻成熟的自己。所以感情失败我觉得不是来让你恐惧再爱,而是让你越来越有智慧地去爱。每一次失败都应该让我们更清醒,更勇敢,更相信。

人物周刊:经历过伤害,会让你对未来伴侣的条件考虑得更多吗?

伊能静:会考虑更多,但考虑的不是经济条件或背景,而是不再强求和改变彼此。年少时爱人,不适合也拼命想尽办法抓住,明知困难重重也要硬来,彼此不断妥协,失去自我也没关系。但爱情不是打仗啊,应该是更平淡温暖的。现在终于知道最好的感情是像没有在恋爱,双方灵魂独立却又互相扶持,彼此调整但决不压抑。那种感觉是知道有一个人在,但生活却没有任何改变。当考虑的问题只剩下爱,没有物质、背景、外在来左右时,其实比什么都难。那是属于心灵的,你给我什么都没用,心能诚实告诉自己,你爱不爱这个人。

人物周刊:没有恋爱的恋爱,怎么理解?

伊能静:比如逛书店,你还是可以慢慢逛,不需要焦虑对方无不无聊或赶快买完陪他。你们各逛各的,就像一个人买书一样专注。付钱的时候才一起排队,看看彼此买了什么书,翻书时有什么有趣的发现。回到家沏杯茶,彼此挨着沙发读书去。完全独立,非常安静,没有配合的焦虑。

人物周刊:这就是你现在和秦昊的状态吗?

伊能静:嗯……是吧。

人物周刊:这话听着感觉不太确定?

伊能静:因为还在过程中,没办法那么清楚分析。

人物周刊:你和秦昊的感情曝光后,网上也有不少质疑的声音,怎么看外界这些声音?

伊能静:我很喜欢一句话:“身在人世间,但不属于它。”那些声音无论是发泄或愤怒或偏见,都是充满负能量的情绪。我没有办法避免听到这些声音,但只要我更多关注自己生活中美好的部分,那些声音就无法干扰我。我不属于他们,我是我自己的。

人物周刊:做到还是挺难的吧?

伊能静:我在印度时,每晚有一小时“黑暗静心课”,把学生关在黑暗无光的大厅里静心,类似打座。刚开始脑子静不下来,感觉思绪很嘈杂,脚麻脸痒,时间好漫长。但慢慢学会专注内心,而不是头脑的思考,就感觉越来越平静,静到极致时,什么都消失了。时间概念、情绪、噪音都化在安静里,只剩下自己,还有被爱的感受。后来只要遇到情绪波动就专注内心,已经成习惯。

人物周刊:儿子理解你现在的爱情吗?

伊能静:要理解一定要学会尊重。我从他好小就告诉他,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只要不伤害别人,你一定要学会做自己。而如果你可以选择自由的生活,你也要尊重别人做自己。自由一定是从善意、尊重、分享、互助而来。我尊重他的选择,他也能从我对他的尊重里学会对我的尊重,包括对我的选择。我们是很相爱的母子,也是最好的朋友。他知道我的任何考虑里,爱他都是第一位。


爸爸不要说1987年

我是猫1988年

1990年紧紧拥抱我

安妮的王子1991年

2006年Princess A


你们大人开心就好了

人物周刊:最怕听到什么批评?

伊能静:她不是个好妈妈。因为那牵涉到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听到会被伤害。

人物周刊:他听过别人质疑你吗?

伊能静:有啊,我会跟他讲,他也亲耳听过。他上三年级的时候,有人跟他说我不爱他。他说那个话是一天放学回来,我打开门后在拔钥匙,他坐在门口换拖鞋,头也没抬就说,妈妈有人说你不爱我。我那时候内心还没有现在完整,刚刚离婚,当时就听到我的心咔咔碎成一片片的,但还故作镇定。他进屋把书包打开,准备做功课。我就在想,我要跟他说什么?一般妈妈会说,谁说的,但我觉得那不是重点。我就问他,你觉得呢?他说“我不相信我听到的,就相信我看到的”。一个字没多,一个字没少。

人物周刊:你们离婚这事他理解吗?

伊能静:有一次我们去海边,我说你知道爸爸跟妈妈离婚了?他说知道啊。我问,你怎么看?他说你开心就好了。我说那你呢?他说他一个很好的朋友的爸爸妈妈也离婚了,他们在一起聊的时候会说,你们大人开心就好了。

人物周刊:听说你无论在哪,每周末都要回台湾。

伊能静:基本上礼拜五、六、日,一定要回。在他的记忆里,这六年多,我只有两三次没有回去,如果在拍戏,就两个礼拜请一个周末的假。如果请不了假,就不拍戏了。所以我做达人秀的评委做了三年多,有活动让我周五去,我说不能去,他们说你不能来,我们就不跟你谈合约,我说那没办法。钱没有孩子重要,钱只要我想赚,就一定能赚到。他会透过这件事知道你很珍惜他。他有一次给我讲 ,“妈妈,我都可以想象你在全世界各个机场赶回来看我,然后在机场一直跑一直跑”。

人物周刊:礼拜一到礼拜四呢,是跟着爸爸吗?

伊能静:没有,他爸也很忙啊,就跟奶奶。他11岁了,长大了,一直都很忙。进小学后,上课上到4点半,回去上个洗手间,吃吃东西,就开始写功课,有家教老师陪他做功课。做完大概快七点吃晚饭,吃完玩一玩睡觉了。寒暑假我一定陪他。

人物周刊:你是否会担心,他长大后不再需要你?

伊能静:我希望他长大,所以我现在会跟他讲,18岁你就可以决定你要去哪里,想要做什么。


2011年《巴黎宝贝》

生命是有骨牌效应的

人物周刊:你在台湾还有工作安排吗?

伊能静:完全不会。我基本上已经不太在台湾工作了。第一市场经济,没有内地市场大嘛,同样的工作收入这边是那边的几倍。第二是我不希望狗仔队再影响我的生活。我在台湾有知名度,容易被关注。我宁可放弃这个。

人物周刊:你现在台湾是什么样的知名度?

伊能静:大家大概都知道没什么作品了吧。

人物周刊:已经退出大众视野了吗?

伊能静:对。包括后来有采访,我也说我不做。我就保持在台湾有一个生活的品质,很素地去诚品啊,坐在书店的地上。

人物周刊:那可能会有人说你是过气的明星,听过吗?

伊能静:听过。我觉得内地有些人都会讲,在台湾没有工作什么的。

人物周刊:这些话会对你造成困扰吗?

伊能静:没有,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你知道真相是什么。

人物周刊:但人是这样的,自己知道真相,也期望让大家知道。

伊能静:没那么虚荣,我那么在乎就不会到内地工作了。

人物周刊:你已经完成了内心的修复?

伊能静:对,我觉得人的生命是有骨牌效应的。比如我做《美丽教主伊能静》,那个节目那么红,还入围金钟奖。后来我跟我的制作人说,我做不下去了。他说为什么?我说你们开始做这么多的植入广告,这些东西我没用过,然后你们找植入广告保底的人,一来就给他10分钟的时间讲这个产品,就把这作为一个直销节目,我没办法接受。我觉得那是骗人的。他说,你在做电视啊。我就跟他讲,艺人的骨牌效应,你第一张倒了,我可以接受这个,为了赚钱。第二张倒了,我还可以接受,为了赚钱。就会有第三张、第四张……最后整个就会倒光了。

人物周刊:什么时候意识到这个问题的?

伊能静:很小。我进娱乐圈的时候,妈妈很反对,说你一定会变坏,我说不会。然后我就咬着牙记住了这句话。到现在我不会抽烟,不会喝酒,这么多狗仔没拍到我在夜店一张照片。事实上我的绯闻也寥寥无几。从我妈跟我说那句话开始,我就决定第一张牌不会倒下来。当然也有人跟我说,你当我女朋友,你来这个戏,你就是女一号。这种事怎么可能没遇过。

人物周刊:潜规则?

伊能静:我倒不觉得所有东西都是潜规则,他真的就很喜欢你,想追求你,想要用你。但是很多导演也知道,我不太见人的。我是觉得你要用我就用呗。

人物周刊:你活得骄傲吗?

伊能静:很自我吧,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比如那天有人说,你在艺人里真的是很有才华,你很爱读书,很爱写作。我说这是一个讽刺,他说这是赞美。我说我是个艺人,应该像王菲那么会唱歌,或者像张曼玉那么会演戏呀。我又不是作家,可见我并没有务正业呀。

人物周刊:可你的身份,也有作家、主持人的头衔。

伊能静:对,也许我在作家里是最会唱歌的,这是个赞美吗?当你知道事物本质的时候,实在很不容易被任何东西带走。但你有时候跟别人讲,别人觉得你在为难他。

人物周刊:你现在怎么界定你的身份?

伊能静:我就是我啊,什么事都做,可能不是做得最好的,但我很努力在完成我自己。这就是我演讲最后讲的,你不需要完美,就是完整。我不是王菲那种真的可以当天后的,不是。我走不到那个位置,但我也有可贵的地方。比如我真的很热爱世界,很热爱生活。我觉得那一块是非常饱满的。每次我听到人家跟我说,你在艺人里面是最有才的,你好会写作,我就说:哦,你怎么不说我是作者里最会唱歌的呢?我太清醒,所以不是一个活得很骄傲的人。你可以说我很自我,因为我不做不喜欢的事情,挺自由的。我没有大家想的那么装,我脑子里清楚得很。

人物周刊:为什么大家会觉得你装?

伊能静:我觉得每个人都在折射他的内在,我的某一部分也许就是别人的镜子。你说达人秀有什么装的成分,或多或少都必须,它毕竟是一个综艺节目。但那些情绪是真的,我哭不出来你叫我哭,我是要跟他们翻脸的。我跟达人秀翻过几次脸,比如在现场说你等一下可不可以怎么样?我说你不要教我,如果你们要叫我做什么去找个傀儡来。你们找我来,就因为我是我。

人物周刊:你一直都是很坚持的人吗?

伊能静:我还是挺山东人挺爷们儿的。


2012年《铜雀台》

我的灵魂不是这样子的

人物周刊:看你的书《灵魂的自由》时特别意外,你那么狠地剖析自己,这也是一种治疗吗?

伊能静:有可能。我虽然是公众人物,但我没有办法为了恐惧而虚假。我只能为自己真实,因为到这个年龄了呀。

人物周刊:为了恐惧而虚假?

伊能静:就是害怕别人知道我是什么样子的而去包装自己,或者把自己搞得很有神秘感,像巨星一样的,天天过着富豪生活的样子。

人物周刊:你有过那样的时候吗?

伊能静:有过,刚结婚没多久,我做那个美容护肤节目的时候,的确就交了一堆那样的朋友,因为我的节目就是介绍最奢华的东西。所有人觉得那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家庭完整,还有小孩,这么红,这么漂亮,这么多厂商送你东西,拿了一大堆名牌包,天天都有名牌鞋。那时候我一天可以跑3场活动,都是有钱的,这个节目在内地也很火嘛。后来节目有植入了,可是我并没有用过那个东西,我就拒绝做这个节目。

人物周刊:厂商送你的东西你怎么处理?

伊能静:我做了两期,就决定不做了。我说是不是一定要讲?然后他们说对呀,节目收入啊。我说那就是我人生骨牌倒下来的第一张了。我说我现在可以为了钱去介绍我没有用过的产品,我将来就可以为了钱去做很多事情,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也许没有人知道,可能会有人说那你上纲上线了,为了钱违背一点点自己的心意也很正常嘛。那我就没有过啊。

人物周刊:从来没有过?

伊能静:出卖自己灵魂的事从来没有。以前去夜总会唱歌,但我靠劳力赚钱。底下所有人都在吃牛排,可能还有人讲话吃你豆腐,可我认为我没有出卖我的灵魂。因为我在那里,我唱完就走,唱的时候也没有忽悠大家。我凭着体力,硬着头皮在那唱完。说谎是关于灵魂的,违背自己意志这件事,我觉得是很严重的。为什么我在这个行业没有背景,我是没背景啊,到现在都没有。我没有大经纪公司,身边没什么大老板。除了感情之外,你找不到我的任何瑕疵。前阵子大家挖了嘛,也找不到我跟哪个大款在一起过,我讨好过哪个老板、哪个导演,从来没有。

人物周刊:这个算出卖灵魂吗?娱乐圈这样的事不是常有吗?

伊能静:我的灵魂不是这样子的。别人如何跟我无关,我从小就不是活在外面人眼里的,一直在跟自己的内心对抗。比如我第一本书写完的时候,张小燕采访我,说人家说你这本书是代笔,我当时那么小,我就说,我会写一辈子的,我那时候就知道答案了,有些事情是要花时间的,我一直是一个跟时间赛跑的人。所以你说的很多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在我的世界里面,这个东西不存在。

人物周刊:你这样自我的活着,会不会损失什么?

伊能静:这样还叫损失,我还想怎么样?有宗教信仰,有那么多爱我的人,有财富,还这么年轻,还能卖萌,我还要什么呀?我不想再要更多了。

2013年《帝国秘符》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19期 总第717期
出版时间:2022年07月04日
 
©2004-2022 广东南方数媒工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3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