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骑兵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戴嘉琦 日期: 2018-01-03

今年是马年,尽管战争已经进入了数字化时代,传统的骑兵也并未完全退出军事舞台


近日,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视察了内蒙古地区的边防哨所。其间,习近平在军营门口偶遇骑兵部队巡逻归来。这支活跃在内蒙边境线上的骑兵分队,是中国军队中最后一支骑兵单位,仅仅为营级规模。由于在中国的军语中,部队代表了团以上级别单位,因此这个单位甚至不能被称为骑兵部队。

在建国初期,中国人民解放军曾经拥有多达12支骑兵师的在编部队,十多万铁骑保护着从内蒙到西北的边防线。随着军事现代化的推进,这些骑兵单位被逐渐裁撤。尤其是在改革开放之后的历次大裁军中,骑兵部队作为技术落后的典型,更是最先被裁撤的对象。

由于骑士一直是西方军事的精神支柱,骑兵在西方军队有着非凡的地位。因此,美军虽然在二战后也经历了多次裁撤,但是骑兵部队仍旧保留原来的称号,只是他们胯下的战马变成了现代化的坦克、装甲车,甚至武装直升机。现在的美军战斗序列中,虽然有骑兵师的编制,其本质却是一支机械化部队。当然,基于现实的选择,也有一些国家仍旧保留了骑兵单位。例如,瑞典山地部队就有骡马部队,方便山区驮运物资和士兵。欧洲较为传统的军事强国也喜欢保留一支具有悠久历史的骑兵部队,作为礼仪之用,著名的英国皇家近卫骑兵团就是其中的典型。

今年是马年,尽管战争已经进入了数字化时代,传统的骑兵也并未完全退出军事舞台。

中国骑兵仅保留一个营

中国人民解放军骑兵的真正诞生地是在西北工农红军根据地。1928年渭华起义时,西北工农红军就拥有了自己的骑兵部队。1932年6月,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将三、五两个支队改编为两个步兵大队和一个骑兵大队。当时,西北红军的骑兵大队大约为一个团的编制,战马和武器装备主要来自于起义部队和收编的国民党部队。

中央红军的骑兵部队成立时间则较晚。该部的成立是由于中央红军在1935年的青石嘴战斗中歼灭了国民党一支骑兵部队,缴获了近200匹战马,于是组建了中央红军第一支骑兵侦察连,连长正是后来被授予中将军衔的传奇战将梁兴初。在长征期间,中央红军仅有作为远程快速侦察的骑兵侦察队存在。由于物资匮乏,当时很多参加长征的高级领导本人的坐骑也被征用,甚至在粮食匮乏的情况下被宰杀充饥,所以骑兵部队在整个长征期间并未能扩大规模。

抗战期间,八路军和新四军部队都相继成立了自己的骑兵部队。新四军骑兵部队的成立较为特殊。新四军第四师在遭遇国民党骑兵部队时损失惨重,师长彭雪枫因此下定决心成立了自己的骑兵团,并且除了购置战马之外,彭还根据自己习武的经验为骑兵团设计了专门的马刀,它被称为“雪枫刀”。

在解放战争期间,解放军骑兵部队作为主要的快速机动部队使用。其中,骑兵第一师是当时解放军中最强大的骑兵部队,这是一支成立于蒙古草原上的骑兵部队,其中有大量具有马背战斗传统的蒙古骑士。这支部队的领导人,正是后来的蒙古族副总理乌兰夫。在解放战争中,第一师参与长春围城战,负责机动防御避免国民党守军突围。随后,该师转战全国,更代表全军骑兵参加了建国大典上的阅兵仪式,成为真正的第一号骑兵部队。1947年5月1日至1949年4月30日,内蒙古骑兵部队与国民党正规军及地方军作战633次,毙伤俘敌19875人,缴获各种炮69门、轻重机枪132挺、长短枪8359支、各种炮弹1203发、子弹68935发、战马20082匹,击毁敌机一架。

在朝鲜战争中,由于当地主要为山地地形,骑兵可以发挥的空间很小,骡马只能够作为运输使用,因此当时国内的十多个骑兵师并未参战。只有骑兵第3师23团于1951年4月改编为炮兵团,后改称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炮兵第210团参加朝鲜战争。在战争期间,这支炮兵部队经常使用蒙古语传令或者通信,被美军情报部门截获后判断为蒙古国派出的军队,提出外交抗议,闹出了国际笑话。

朝鲜战争结束之后,西北地区以及藏区曾经多次发生境外势力煽动的叛乱活动,当时部署在蒙古以及西北的少数民族骑兵部队,又发挥了关键的作用。随着技术的发展,骑兵部队作为主力突击力量的作用逐渐失去,让位给机械化步兵。骑兵第一师在1969年珍宝岛战役之后,改编为陆军第8师,自此以后中国骑兵的辉煌时代宣告过去。剩余的骑兵部队开始逐渐被裁撤或改编,仅剩余少数作为边防守备部队,负责边防的巡逻和秩序维护。毕竟骑兵部队的使用成本低于装甲车辆,并且在某些恶劣地形和气候情况下,具备较强的通过能力。然而,随着解放军直升机部队的扩充以及新型全地形车的装备,骑兵的剩余优势也已经不再明显。

如今,仅有内蒙边防保留了一个骑兵营,作为边境守备部队使用。在训练和装备方面,也不再有专门的骑兵作训装备体系。


内蒙古锡林郭勒草原深处驻训的某骑兵营进行训练


作为仪仗队的骑兵

在威廉王子的婚礼现场,列队护送婚礼车队的正是英国皇家近卫骑兵团的骑兵仪仗队。这支部队是英国历史最悠久的军团之一,同时也是英国现役部队中唯一的骑兵部队。

该部最早出现于公元1635年,当时英国国王查理二世被流放荷兰,在当地组建了自己的卫队并反攻英国夺回了王位。这支帮助他重登王座的卫队自然也就成为当时英国最重要的陆军部队,番号为第一近卫团。第一近卫团曾在1815年滑铁卢战役中击败了拿破仑的掷弹近卫军,赢得光辉的战绩并从此戴上了熊皮帽,以纪念这次强军之间的对决。在日常勤务活动中,英国皇家卫队保持了滑铁卢战役中的猩红色紧身短上衣,以及证明自己荣耀的熊皮帽。这种在今天看来略显卡通的服装,却是皇家近卫团的独特标识,到英国的游客非常喜欢和白金汉宫门口的皇家卫队士兵合影。

皇家近卫团的骑兵队约有1500人的规模。他们的战马为赛马级的纯血马,不仅血统高贵,而且外观俊朗高大。皇家卫队的骑兵也同样是全陆军挑选出来的俊朗青年,身高也要求尽量一致。

皇家卫队的骑兵不仅要掌握礼仪性的骑术,还需要操作中古时代的前膛马拉牵引火炮,作为礼炮使用。这使得皇家卫队的表演充满了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感觉。然而,这并不意味着皇家卫队是一支洋娃娃部队,他们同样需要接受英国陆军的标准训练并掌握现代武器操作。英国参加的所有战争中,皇家卫队均有参与。在威廉王子大婚之时,参与礼仪护卫的就有刚刚从阿富汗撤回的威尔士卫队第一营。

皇家卫队和骑兵团是英国陆军中的表率,然而近年来却出现了诸如偷吃女王坚果、集体吸毒、嫖娼以及丢失枪械等多宗丑闻,使得这支具有四百多年历史的部队陷入前所未有的荣誉危机。

除了英国皇家近卫骑兵之外,法国宪兵骑兵队也是欧洲历史悠久的骑兵部队。每年法国凯旋门阅兵时,这支骑兵会和英国皇家近卫骑兵一样,穿着中古时代的制服、骑着战马闪亮登场。早在1778年,法国宪兵队就拥有多达4000名骑兵,因此该部也堪称欧洲历史悠久的部队。除了具有礼仪作用之外,宪兵骑兵队也同样承担维护法国国内治安的工作。法国宪兵骑兵队训练严格、骑术精良,被警政当局视为防暴行动中的终极力量。在大型活动以及示威游行中,该部经常被部署在热点地区作为弹压主力。


内蒙古锡林郭勒草原深处驻训的某骑兵营进行训练


各种神奇的骑兵

尽管骑兵现在多被视为礼仪性部队存在,然而在战争中仍旧经常出现骑兵的身影。

“9·11”事件爆发之后,美军特种部队迅速被派往阿富汗执行击败塔利班的任务。当时负责与阿富汗北方联盟军队协同作战的美国陆军特种部队,主要任务就是引导战斗机攻击塔利班军队,他们日常行动必须和北方联盟的战士们在一起。这些绿色贝雷帽发现,骑着骡马远比徒步要靠谱,为此美国国防部还特意采购了一批适合山区活动的骡马,用大型运输机从本土运往阿富汗。武装到牙齿的现代特种部队,背着最先进的卫星通信设备和激光指示器,骑在骡子上穿行于阿富汗山区之中。这样的场景看起来很滑稽,却在现实战争中真实存在。

事实上,在山地作战中,骡马确实远比现代化的运输工具更为灵活。只要有草或者树木以及干净的水源,这些牲畜就能存活并继续跟随作战。在阿富汗这样的贫穷落后地区,骡马远比需要油料补给的全地形车更为可靠。

德国山地部队仍旧大量使用骡马作为山地运输的主力,虽然士兵主要以徒步和直升机机动为主,却使用骡子驮运弹药、反坦克导弹以及迫击炮等重型装备。有趣的是,瑞士山地部队也同样以大量骡子或者驴作为山地运输工具,他们甚至还保留专业自行车部队,以便在山间公路机动。这样看来,美军在阿富汗使用骡马运输,也就不那么奇怪了。

骡、马、驴这些常规的骑兵“座驾”只是现代骑兵的一部分,还有很多神奇的骑兵座驾也存在于军队中。例如,在每年的印度阅兵式中,都会出现骆驼骑兵。该部属于印度边境安全部队,由于印度与巴基斯坦接壤的地带存在大量沙漠地区,所以使用骆驼进行巡逻和机动也不失为一种选择。除了印度之外,卡塔尔等中东国家也存在大量骆驼骑兵。在沙漠中,骆驼的作用显然大于马匹。

除了骆驼,泰国军队中还保有少量的大象骑兵。泰国古代象兵属于最高级别的重装骑兵,是泰国王室直属的最强部队,因此保留部分象兵象征着对历史的一种追忆。在东南亚丛林地区,大象仍旧是一种非常有效的远途运输工具,他们不仅能够轻松地在密林中穿行,对沼泽和水网的通过能力也远远强于现代车辆。因此,缅甸、泰国等国家的军队也会少量征用大象作为丛林巡逻队的辅助装备。

随着时代的发展,骑兵早已不再是战场上最强大的突击力量,在一般战争中甚至已经没有什么用途。然而,在复杂的地形中,各种神奇的骑兵仍旧可以发挥现代机械化部队无法替代的积极作用。同时,具有悠久历史的骑兵部队,也是一种荣誉的象征,适当地保持一部分作为礼仪部队使用,对于部队的荣誉教育至关重要。这也是老欧洲军队仍旧保持少量骑兵部队的原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19期 总第717期
出版时间:2022年07月04日
 
©2004-2022 广东南方数媒工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3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