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台湾驻港情报机构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明珠 日期: 2018-01-03

香港有“东方卡萨布兰卡”之称,是远东最大的情报中心。1949年国民党在大陆全面失败之后,大批原国民党情报系统骨干撤退至香港。于是,香港也就成为台湾方面对抗大陆的情报前哨站。从1949年至今,台湾方面就未曾停止过对香港的渗透。这六十多年的谍影重重,隐藏着说不尽的内幕

近日,据香港《大公报》报道,由台湾“国防部”辖下军情局第四处负责的驻港特务组织已全面启动,以“政治黑金”作诱饵,渗透香港的各个行业和政治组织,介入“占领中环”等活动,目的是破坏香港落实“一国两制”,制造国际舆论。

台湾方面则对此报道进行了否认,并且坚称自己并无扰乱香港秩序的行为,该报道高估了台湾情报机构的行动能力和经济实力。

然而,谁都知道香港有“东方卡萨布兰卡”之称,是远东最大的情报中心。1949年国民党在大陆全面失败之后,大批原国民党情报系统骨干撤退至香港。于是,香港也就成为台湾方面对抗大陆的情报前哨站。从1949年至今,台湾方面就未曾停止过对香港的渗透。这六十多年的谍影重重,隐藏着说不尽的内幕。

台湾情报机构的现状

据《大公报》报道,台湾在港情报机构在1997年后有了比较大的调整,此前的“国防部大陆工作会”停止运作。而国安局则转向对台湾岛内的情报工作,香港和大陆的工作则归属军情局第四处管辖。目前驻港台湾情报网主要架构有4站1组和多名“直属员”,人数约在40人左右。当中3站1组的“国防部”编号分别是“1100站”、“1269站”、“1319站”和“1042组”。

由于香港已经回归,因此台湾情报机关也变得远比港英时期要谨慎得多。除了不敢像以前那样半公开活动之外,台湾驻港的情报站和情报组之间,也不再设有地区主管,以免被一网打尽。

这次《大公报》公开报道此事,甚至将组名及具体人员公布出来,属于典型的情报曝光手段。在地下战场上,有时由于政治或者法律的限制,对敌对情报机构不便直接采取雷霆手段。通过公开渠道对其曝光,则表明了一种态度,更是一种威慑。此前台湾方面派往大陆的侦察机,就经常在升空后接到大陆的无线电联络。在通话中,大陆方面直呼其名,更让其留在大陆的家属与之通话。这种做法使得很多台湾飞行员心理崩溃,很多时候比高射火炮或者防空导弹的威力还大。

如今,香港奉行独立于大陆的法律制度,在基本法的框架下保持“一国两制”的政治架构。因此,在此类事务上,大陆反特机构并不方便直接插手。香港现有的法律体系并无反间谍方面的规定,台湾情报机关的行为很难以逮捕或者起诉的方式加以制裁。在这种情况下,采取对空喊话和公布人员细节的手段,也就成了一种非常正常的做法。这次媒体的公开报道,实际就是情报战中的一部分,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血腥的情报战斗时期

(1949-1955)

国共情报人员因为多年内战结下了极深的冤仇,情报战场转移到香港之后,双方的斗争依旧异常残酷,可以说是你死我活的态势。

1949年8月,国民党高级将领杨杰在香港被暗杀。负责暗杀的是军统的暗杀小组。此前,杨杰与“云南王”龙云共同通电起义,并且计划从香港奔赴北京共商建国大业。于是,蒋介石下了杀心。刺杀行动当天,刺客韩克昌和叶翔之以送信为名进入杨家,连开两枪将其杀死。韩克昌颇为贪财,在杀死杨杰之后,还掠去一些财物,因为邻居闻声赶到才扔掉财物逃窜。此行为原本是无意之举,却成功转移了香港警方的视线,把它当成普通刑事劫案处理。两人顺利逃回台湾领功,直到知晓此事的多名军统干部在大陆落网才揭发此事。

在这个斗争激烈的时代,除了暗杀之外,搞破坏也极为常见。在回忆录中,霍英东提到自己在朝鲜战争期间运输战略物资的行动,就曾遭到国民党特务的破坏。

国民党特工最成功的一次行动,是炸毁了香港启德机场的7架飞机。当时,中国航空公司和中央航空运输公司在香港滞留了83架飞机。国共双方均主张这批飞机为自己所有,国民党甚至将这批飞机的所有权转移给了“飞虎”将军陈纳德控制的航空公司,以利用其美国人身份以及中情局的背景增加胜算。经过几年的诉讼,香港判决这批飞机归大陆方面所有。台湾特工决定炸毁这批飞机。在台湾出版的《民国人物传记史料汇编》透露,此次行动由特工戴安国和宋祥云负责。戴安国因驾驶香港华人第一高官何东爵士的座驾,进入机场禁区停机坪并未受到阻拦。宋祥云则亲自下车安放炸药,将其中机体保存情况最好的7架客机炸毁后逃脱。

在此期间,台湾驻港特务机关的主要功能只有两个:杀人搞破坏和在逃港者中寻找合作者。这种选择当然是基于国民党在台湾尚未完全站稳脚跟,不仅岛内矛盾重重经济困难,也处于被美国抛弃的状态,根本无力执行其他类型的任务。同时,由于中国内地此时尚有大量国民党潜伏人员活动,因此香港的跳板作用并不明显。此时的香港情报工作,对于台湾而言,可以说是国共内战的延续,杀戮和破坏在内战中已经成为常态活动,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新花样在香港出现。

斗而不破的时代

(1955-1984)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港英政府力图阻止国共阵营在香港的情报战。其中标志性的事件,就是“克什米尔公主号”爆炸案。

“克什米尔公主号”爆炸案的前因后果无需多讲,其中一些细节却与公众所知颇为不同。如今,爆炸案的经过均表述为蒋介石亲自下令实施爆炸,由台湾情报机关派人收买机场工作人员放置爆炸物。然而,1976年叛逃到苏联的美国中情局特工约翰·史密斯的证言显示,中情局最先获知周恩来一行将会在香港转机,并且通报给台湾驻港情报机构。于是,后者向蒋介石建议谋杀周恩来。

侥幸避过暗杀之后,周开始全面反击。为了顾及港英脸面,中共方面要求侦办凶手并全面驱逐台湾在港情报机关。由于内地情报机关此前已经基本掌握了台湾在港情报机构的状况,于是通过印度尼赫鲁总理特使向港英当局提交了台湾情报机构分布的具体情况,要求必须按照名单处理。中共方面还警告港英方面,在审讯过程中,港警政治部李福基督察必须回避,因为此人系台湾渗透入政治部的卧底。此外,港警督察李洛夫也不得接触此案件,因为李洛夫也系台湾方面的卧底。

港英当局一方面震惊于内地高层对香港情况的掌握,也对港警内部被台湾渗透之深颇为不安。李洛夫督察时为香港反黑部门负责人,曾被派往英国受训,是华人警察的精英。此人竟为台湾方面的卧底,确实让港督葛量洪始料不及。在此案的调查中,港英方面撤换了全部华人警员,全部由英国本土人员负责,并且对台湾情报机关进行了大规模的扫荡。根据当时台湾情报人员的回忆,他们被捕后饱受虐待,不仅食不果腹,还必须服劳役,待遇比杀人抢劫犯还惨。

为了避免香港变成恐怖活动之都,港英当局随即采取各打五十大板的策略——积极保持双方平衡,只要抓获一名大陆方面的地下工作者,就会同时铲除台湾方面的一个情报点作为平衡。这个策略使得双方都明白,如果继续激战下去对各自都没有好处。

1955年后,国共双方都尽量避免采取暗杀或者破坏等暴力手段,香港开始发挥情报站的功能。此时冷战的帷幕已经在亚洲拉开,由于多年的镇压反革命运动,台湾和西方各国在大陆的情报网基本被毁灭。为了加强对大陆的情报搜集工作,除了派出侦察机进行技术侦查之外,人力情报也是不可或缺的。香港的桥头堡作用也就变得非常明显。尽管此前港英政府几乎消灭了台湾在香港的情报机构,然而基于战略的需要,仍允许一部分尚未曝光的机构重建。

此后,台湾情报人员在香活动基本保持了低调和专业。毕竟,暗杀和破坏并非情报人员应该承担的责任。事实上,现在大部分情报机构已经很少从事此类活动,除非处于战争状态。

80年代的撤退期

1984年中英发表联合声明之后,香港的前途已经确定。此时的台湾驻港情报机构虽然获得一定程度的恢复,却只能做好撤退的准备或者转入地下。1989年,沉寂了多年的台湾驻港情报机构又爆出了大新闻。《香港时报》头版刊登了一则台湾中央社的声明。该声明称,“陆工会”工作人员梁志和严重违纪,并且到处招摇撞骗,因此被“陆工会”正式开除。明眼人都知道,所谓“陆工会”的全称是“国防部大陆工作会”。这就是一个特工组织。你能想象中情局有一天登公告宣布开除某个特工吗?

那么,此人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台湾方面如此高调开除呢?梁志和是香港政府高官梁乐因在大陆的私生子。偷渡到香港之后,获生父家人帮助找到工作。后来因为社会关系广泛且聪明绝顶,被台湾驻港情报机构吸收。

梁之所以被高调开除,皆因他自己欠下巨额债务无法偿还。因此,梁借在台湾开国民党十三全大会的机会,与多名高官拍照合影。随后,他给这些高官寄去合影,并且宣称自己是大陆情报官员,如果不想惹麻烦,就乖乖给他几十万花销。结果颇有几位官员屈从。唯独当时的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宋楚瑜遭到敲诈后大怒。宋被拉着合影只当是个普通党员,不虞有诈也问心无愧,此番被勒索自然毫无畏惧。他立刻向台湾高层呈报,要求“国防部”严查此事。“国防部”不敢怠慢,一调查才发现,此人不仅经济上有问题,而且很可能是双面特务,所以才发生了登报辞退事件。此次登报让台湾驻香港情报机关颜面尽失,有关人等也都被降职查办。

从情报界多年的斗争来看,下手锄奸甚至杀人全家都是正常反应,然而登报开除特工却是罕见的。这一事件说明,在发生此事之后,台湾方面不仅已经失去了对梁志和的控制,甚至连其下落都毫不知晓。此时的台湾在港情报工作已经陷入一片混乱,不仅对下属人员约束不力,更没有制裁叛徒的能力。最后登报纸开除特工,成为情报史上的一个大笑话。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港英政府力图阻止国共阵营在香港的情报战。其中标志性的事件,就是“克什米尔公主号”爆炸案



台湾在港情报机构


“国防部陆工会”

1972年7月,由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第二组(中委会二组)和第六组部分机构合并而成,直属国民党中央委员会,业务上受“国家安全局”指导。内分7个业务室,1个研究发展室。第五室内设电台总台,管辖若干情报电台。“大陆问题研究中心”是它的外围组织。陆工会的任务是:在大陆建立、发展特务组织,进行情报、策反、颠覆、勾联和心战等破坏活动。


中委会二组

中国国民党党务系统中一个从事“敌后建党”活动的情报组织。它成立于1952年10月。郑介民、张炎元、叶翔之先后任主任。该组成立后,先后接管了国民党改委会原有情报组织和行委会设在大陆周围的情报派遣单位,在香港、澳门、金门、马祖、日本、印尼、越南、曼谷、缅甸设有大批站、组和办事处。 它的任务是向大陆派遣特工并指挥潜伏特工在大陆发展国民党地下党组织。


“国防部”特种军事情报室

“国防部”特种军事情报室是国民政府军事系统的一个专业军事情报机关。1958年由国防部二厅改组而成,受国防部情报参谋次长赖铭汤领导,先后由徐人隽、张式琦任主任,副主任毛敬希、张希儒。它的主要任务是向大陆派遣特工,潜入中共军事要地和交通中心,打入中共军事部门,搜集、窃取中共军事战略情报和进行武装袭扰、心战、策反等活动。它所派遣的特工,一般都受过较长时间的训练,比其他系统的特工更为精干和隐蔽。 该室在香港设有许多工作站、组,如香港9301站(督导站)、香港6601站、香港6602 站、香港6603站、香港6604站、香港6605站、香港6607站等。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19期 总第717期
出版时间:2022年07月04日
 
©2004-2022 广东南方数媒工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3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