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江湖】当年的娱乐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胡须勇 原名潘志勇 系香港14K的3名掌门人之一 日期: 2018-01-03

在60年代,电视还未流行,穷人家拥有电视机的寥寥可数。

 

在60年代,电视还未流行,穷人家拥有电视机的寥寥可数。记得我们要看电视节目,要到楼上(五楼)的一个家庭里面,给他们一亳子——那时的硬币分五毫、一毫、五仙,纸币有伍佰圆、一佰圆和十圆。伍佰圆很大张,蓝蓝的颜色,我们叫它驼背仔或大牛,一百圆是红色的,叫红衫鱼,十圆是青绿色的,我们叫青蟹,所有硬币都由铜合金制成的,全部都是黄铜色。后来港府在1960年出了一款银色的一圆硬币,在农历新年逗利是(红包)时,知道是新的一圆硬币时,便如获至宝,全部藏起,当时觉得它闪闪生光,很漂亮,也觉得很新鲜特别——才获准进入观看。

当时的电视节目多数是播放外国,尤其是美国的西部牛仔片,内容多数是讲述美国人和印第安人之间的战争故事。其实现在的美国人,最初是由英国将一些犯罪分子解送过来的,后来因查税的问题,脱离英国独立。严格来讲现在的主流美国人,可以说是入侵者,喧宾夺主。澳洲、加拿大、新西兰等英联邦国家情况也大同小异。

那时香港普通人的最佳玩乐是听广播,广播公司叫丽的呼声,即现在亚洲电视前身,也是唯一的广播机构,播出的内容十分丰富,如《西游记》、《水浒传》和各种历史故事,大部分都近乎史实,不像现在的乱说一通。看电影已经是很奢侈的事情,我通常看的都是早场(上午12时正)或工余场(下午5时正),因为放映的都是旧片,所以比较廉价。那时的戏院门前都摆着很多小贩摊档,生果、熟食,各式各样都有,摆得密麻麻的,但差不多全部都暗中划定界线,楚河汉界分得很清楚,因他们都交了保护费给当地的“陀地”(即该区最恶的黑帮分子)。其他帮会分子也不时为了争取利益而和陀地们起冲突,关乎的利益也确实巨大。

旺角区有很多戏院,当时比较大的有新华、百老汇、丽斯,票价较高。此外有些虽然也很大,但因地处比较穷的区域,所以票价也比较便宜,但人流比较复杂。在该等戏院除了如上述在门前摆满各种摊档之外,在后巷通常都有人开赌档。那时最流行是一种叫鱼虾蟹的赌博,有三粒骰,每粒骰有六面,分别为鱼、虾、蟹、鸡、金钱、葫芦,台面摆了一张纸,上面印有上述六样图画,赌客们随便买什么,开赌者用一只碟再拿一只碗盖着那三粒骰,摇完然后开,开了后看有什么。三粒骰只有三样朝上,每样一赔二,例如开了三只鸡,你买了鸡便赔六分钱给你。

当时这个玩意很受欢迎,不论成人小童都很喜欢落注,这也成为陀地收入的重要来源。在旺角大角咀区有一间丽华戏院,面积相当大,那里是工业区,很多人工余时都在附近游乐,连带带旺戏院。戏院后巷也开了几个赌档,我们的大佬也想染指,曾经叫人到该处开档,不料遭那里的陀地袭击受伤。一天我的大佬吩咐我和三个兄弟,带利器到那里报复,给兄弟讨回公道。那是我第一次揣刀去“开片”(打架)。在车上未到达指定地点时,心真是跳得很厉害,想着到达现场后会发生什么情况,那里是对方的地盘,随时会遭受他们顽抗。好像过了很久,我们的车到达现场,看到那里围满了人,包括赌客和很多类似睇场的人站着。我的情绪也高涨至极点,我第一个下车,率领着其余三人拔出刀子,冲进其中一档把档主踢倒,当时那里的人都吓了一跳,鸡飞狗跳。

我们的目的主要是对付开赌的帮派分子,所以我们不会乱斩他的赌客,只追着开赌的斩,一瞬间目的达到,我喝令同来的急跳回车上撤退。其实当时斩到多少人也不清楚,实在太紧张,看见各人的刀上都沾满鲜血,我想受害人也不少(这是一个很坏的故事,读者们当看戏好了)。事后当然受到大佬赞赏,还飘飘然,之后也曾被派到油麻地庙街广智戏院侧边(全港面积最小的戏院)踢当地陀地的赌档。当时该地的陀地叫“老东”,他也相当凶恶,他们有句豪语叫“天上雷公,地下老东”来形容如何霸道,油麻地果栏(现在仍在)是他们的根据地,在果栏里面全天候开赌,包括牌九、番摊、骰宝等……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1期 总第649期
出版时间:2020年10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