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观娱乐】伍迪·艾伦的罪与罚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柏小莲 日期: 2018-01-03

小而精确的知识分子导演伍迪·艾伦二十多年前的“性侵养女”事件,又有了新情节

以前妻米娅·法罗为首,当事人养女迪莲、米娅的儿子罗南自成一伙,伍迪·艾伦和养子摩西勉强算“否认”派,接下来就是大众纷纷站队,关心妇女儿童权益的普通大众加入前者阵营,而伍迪·艾伦的死忠粉丝通过把米娅描绘成用后半辈子来仇恨、用仇恨来敛财的疯婆子,同时继续表达对伍迪电影的挚爱,给他提供强大的精神后盾。

后者喜欢用以下两个比方:今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大热、丹麦电影《狩猎》以及迈克尔·杰克逊恋童案,即伍迪·艾伦是被侮辱和被损害的,当年的指控是因为伍迪·艾伦与米娅的养女宋宜恋情曝光,米娅受到伤害,打官司争得了摩西和迪莲的抚养权之后,米娅像个旧式母亲,作为(事实)婚姻失败的代偿,常年教育孩子要憎恨父亲,迪莲六七岁要卷进争抚养权的官司,还控告养父伍迪性侵,36岁了还要在母亲的授意下写长文重问旧伤口。养子摩西用另一种方式表达对双方的反抗——“鉴于母亲经常把我们当卒子,我不能相信家里任何人说的任何话或写的任何东西。”

关于艺术与道德、作品与人品是正相关、负相关还是不相关的争论一直都有,人们似乎愿意从“不相关”出发,同时又围观“相关”的八卦。前者打着文明的幌子,后者才是赤裸裸的人性。对德艺双馨理想的追求绝不仅仅是中国特色。但性侵的指控实在太严重,性侵养女绝对是比嫖娼吸毒滥交更重的罪名,当年伍迪虽然在这一点上未败诉,性侵罪名不成立,但却被认定对养女迪莲的关系是“不妥当的关注”,加上跟米娅另一边养女宋宜的关系以骇人的方式暴露出来,令法官觉得“不可接受”。当年的医学报告,性侵证据不足,但人人知道,除了真实的性侵,言语猥亵和不恰当抚摸也算性骚扰。于是伍迪最终失去了3个孩子的抚养权。

同样是前女友,纠缠越深越是怨偶,所以伍迪会对杂志说“现在回想起来,我还是早点与法罗分手的好”,一言道尽厌恶恐惧。而好聚好散且没有子女纠葛的黛安·基顿可以穿成当年的“安妮·霍尔”,代替伍迪去领金球终身成就奖,领奖的时候,伍迪和米娅的亲儿子罗南还在发推特刻薄老爸之所以没去领奖,是因为忙着跟女儿“乱来”。相爱时的缪斯,一旦翻脸就是美狄亚。米娅·法罗和迪莲的扫射还波及到与伍迪合作的3位好莱坞演员,质问他们为何明知道伍迪的恶行还要出演他的电影。正值颁奖季,凯特·布兰奇特这次凭借伍迪的《蓝色茉莉》冲击奥斯卡影后不知会不会受到影响。

《一代宗师》里马三害死师傅宫羽田,师叔师伯们出于种种目的,不让宫二小姐去报仇,说这一门里面,“徒弟杀了师傅,师妹要杀师兄,这不是一窝子不仁不义的畜牲吗?”当纸包不住火的时刻终于来临,家丑外扬的姿态又显得如此重要。相对于米娅的不依不饶,伍迪跟宋宜的小日子过得不错,仍有两个养女,片子也越拍越好,而米娅这边却并不如意,照片上这位迷倒过盖茨比的“黛茜”无比憔悴,眉宇之间写满了仇恨。这长达20年的仇恨同化了迪莲和罗南,推开了摩西,以至于后者在这次对战中也表了态,“她灌输给我们一个概念:是父亲拆散了这个家庭,他还性侵我的妹妹。为了她,我恨了父亲很多年。我现在认识到,这是一种复仇的方式。”

如果没有更新的铁证出现,这一次伍迪疑似性侵养女的老调重弹,更像是由最后作总结陈词者单方宣布胜利的无聊扯皮竞赛。也许3月2日奥斯卡颁奖典礼之后,双方的争执会暂告一段落,直到伍迪·艾伦下一部电影面世。


米娅•法罗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28期 总第646期
出版时间:2020年09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