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欧阳坤的逆袭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任武 日期: 2018-01-03

“我愿意做个拷问法律的牺牲品,赢了,我更信任法律,输了,我会继续坚持,给围观者一个故事,给自己一个经历,为荣誉而战,直到退休”

“世界奢侈品协会中国代表处首席执行官”欧阳坤

演员欧阳坤的逆袭

“我愿意做个拷问法律的牺牲品,赢了,我更信任法律,输了,我会继续坚持,给围观者一个故事,给自己一个经历,为荣誉而战,直到退休”

特约撰稿  任武

“世界奢侈品协会中国代表处首席执行官”欧阳坤先生最近很忙。9月17日,他告诉《南都》记者,曾在微博上质疑他为骗子的“花总丢了金箍棒”(下面简称花总),“涉及多起网络谣言,已被警方控制”,他作为“受害人”前去指证。

20日,他称“近日在北京法院起诉北京东城工商分局,状告工商行政滥作为”——今年7月,世奢会(北京)国际商业管理有限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欧阳坤不折不挠,发布声明,“已在海淀法院起诉央视经济半小时侵权,要求央视节目公开道歉并赔偿名誉损失500万。”

欧阳坤义正词严:“我愿意做个拷问法律的牺牲品,赢了,我更信任法律,输了,我会继续坚持,给围观者一个故事,给自己一个经历,为荣誉而战,直到退休”,后面是3个感叹号。

毛坤的才华

确切地说,欧阳坤这个称呼并不准确。身份证上,他是毛欧阳坤;创办坤腾影视时,在工商注册资料里他是毛绍坤;扮演电视剧《镜花缘传奇》里武则天的儿子庐陵王李哲时,“毛坤”出现在演员表中。

据《南方周末》记者陈中小路调查,毛坤出生于河南省新乡市原乡县。1996年高中毕业后,“小帅哥”考上北京一家挂靠在中央电视台的民办学校北京影视研修学院。

3年后,在汇聚汪明荃、曾志伟等诸多港星的古装剧《镜花缘传奇》里,他谋得一个角色。他似乎从此打开了天地。没人知道资金来自哪里,但这一年,毛绍坤担任了注册资金101万元的北京坤腾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办了艺术学校、摇身变成校长“马力”。他的影视事业不断扩张,直到2002年,学生们把坤腾影视告上法庭。

两年后,他更名为欧阳坤,以“奢侈品营销专家”开始进军奢侈品行业。其间开设了几家公司,均被吊销营业执照。但很快,他成了“世界奢侈品协会中国代表处首席执行官”,终于找到了生存之道:发布的奢侈品消费数据广为传播,尽管来源不明确却迎合着某些媒体的需要;顶着“世界奢侈品协会中国理事成员及合作伙伴”的名头,现身于各种展会、论坛,他为各式公司机构颁奖、授牌,扮演着公关、整合资源的角色;他活跃在媒体上,显示出高端大气的个人形象。

毛欧阳坤弃影从商,但演员的才华并未浪费。根据协会员工的爆料,欧阳坤时常以公司法务、公关等各种身份对外交涉;寻找组织活动的公关公司时,他假扮另一家公关公司的人员来压价;当发布的报告招致质疑时,他提供了“研究人员Peter Chen”的电话号码——而接电话的就是欧阳坤本人。“花总”在微博上提出那些产生了影响力的质疑后,自称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张军出现了,说受到“世奢会”的委托解决此事。当然,盈科律师事务所并没有“张军”。张军所留的电话被查出属于欧阳坤本人。

欧阳坤的能量

“花总”的出现似乎阻挡了欧阳坤走向自己的成功。

花总是上海某移动互联网公司创始人之一,生活光鲜,时常出入高档场所。2011年,他注册了名为“花果山总书记”的账号(“花总丢了金箍棒”是他的新ID),搜寻各级官员出席活动时佩戴手表的图片,连续鉴定了94名官员的疑似名表,向网友公布表的款式和价格,引发网民关注和媒体报道,他也逐渐拥有微博名声,被称为“反腐斗士”。

2012年五一长假时,在家上网的“花总”偶然看到了世奢会发布的全球Top100奢侈品牌榜单,榜单被广为转发。但他发现,某些很大众的化妆品牌,也榜上有名。他登录协会网站,又发现自称“全球最大的奢侈品研究与管理的权威组织”,网站源代码里竟有中文,于是发上微博,引来围观。

花总没想到,一周内就遭到反击,还收到威胁人身安全的恐吓短信。花总和此前质疑过世奢会的IBM公司总监陈果开始搜集该协会“山寨”信息,并在网上张贴,对媒体爆料,向公安、工商等部门报警和举报。对世奢会的质疑不断升级:号称总部在纽约,在美国却找不到痕迹;被媒体大肆引用的《世界奢侈品2011官方报告蓝皮书》错漏百出,是拼凑炮制而成……从协会性质到数据真实性到欧阳坤个人背景到网站各种错误,欧阳坤几乎被媒体和网民扒个精光。

2012年6月,欧阳坤给报道者陈中小路发来扫描件,是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就其报案花总敲诈勒索的立案决定书。他给媒体发了新闻通稿,称花总持续制造发布关于世奢会的负面信息,借此索要巨额费用。8月,欧阳坤在北京朝阳分局经侦队报案,认为其破坏世奢会商业信誉。经侦队立案。“花总”在微博上称,今年3月,他到北京办事,并事先和“经侦队”警官约好沟通案情。但深夜入住酒店半小时后,他就被朝阳分局警察带走,在公安局呆了十多分钟后又被释放,并未得知任何理由。见到刑侦队警官时,对方也表示惊讶和不知情。

陈中小路发现自己也卷入了案件。今年2月,她陆续听到网络撤除“世奢会”负面报道的消息,便前去国新办咨询。工作人员出示了上述经侦大队出具的《立案决定书》与《情况说明》。《情况》说,经过公安机关调查取证,有证人指称“花总丢了金箍棒”安排媒体采访他,答应给他费用,捏造虚假情节。

陈自述,此后朝阳区公安局一名警官让她配合调查。4月,陈被叫去做“笔录”时得知,名为王自强的世奢会前员工向警方表示:陈以两万块为诱惑,让他说世奢会的坏话。陈中小路说,自己从未见过此人,此事是彻底的无中生有,却只能拼命提供各种不在场的证据。她等待了一段时间,警方说还在联系证人。与此同时,欧阳坤四处投放朝阳警方的《立案决定书》与《情况说明》,传播陈中小路等人涉嫌违法被传唤的信息。

经过几个月的焦灼,悲伤、愤怒、恐惧,7月下旬,陈中小路终于接到朝阳警方电话:案件撤销了。

“老王”的江湖

9月18日,在被刑拘一天后,“花总”获取保候审。几天后,他在微博贴出一则欧阳坤提交给前调查记者纪许光的新“证据”。证据是几封发自2013年9月16日、发件人为“guoshan hua”、收件人为欧阳坤的邮件。邮件称,最近的局势对欧阳坤很有优势,并提出了两个合作的机会:一是“我帮你把我发布的都删掉”;二是“如果你执意靠起诉来挽回自己,我可以帮你打赢《南方周末》和《新京报》”。4分钟后,欧阳坤回了邮件。最后,发件人附上了“花总”本人的银行账号。

因为这组勒索信,花总次日在京被拘捕。

至今,世奢会的官网仍张贴着56个关于“虚假新闻诋毁世界奢侈品协会”、“员工在央视造谣”、“警方立案追究刑责”、“新闻总局介入调查”的链接。部分链接已经失效,多数报道并未署名。

《世奢会律师回应东城工商:滥用职权将涉嫌乱作为》的标题单独列在主页上,记者显示为路透记者Doug Ferguson。不过,据前路透社中文部负责人王丰称,在此文标注发稿时间里,路透全球报道过跟中国有关的记者中从无这个名字。

9月17后,一个在新浪微博认证为“新华社高级记者”、公司信息为“新华社北京分社”的ID——“老王看江湖”力挺欧阳坤,揭露“涉案水军阵容”,“支持警方打击网络犯罪”。20日,新华社发布声明:“新华社北京分社记者中,没有人在新浪微博平台开设昵称为‘老王看江湖’的微博。”同天新浪微博工作人员指出,“此人身份证明系PS自新华社某陈姓记者名片”,已撤销认证。据《南都》报道,其留下的手机号码与世奢会工作人员手机一致。

质疑和讥讽声中,欧阳坤在“欧阳坤_奢侈品帝国”的微博账户上展现行踪,他做客旅游卫视,“与三位专家畅谈国人黄金周出境旅游、消费奢侈品的各类情形。”一遍遍表达维护声誉的决心,“我不畏特权、不怕悬殊,立法为民、违法必究,用案例来验证司法,一个人的战争,为自己坚持、为旁人取经。”

9月23号下午,“老王看江湖”的账号上仍挂着这条发于9月20日的声明,“老王”说不想以新华社记者身份和水军组合斗嘴。“为顾及单位形象,我刚在后台自己取消了认证,现在我以个人身份与这些‘网络污垢’们死磕到底,揭露他们与花总勾结的幕后嘴脸,@纪许光 曝真相 水军们别怕怕,好戏在后头,事后认证再恢复!”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4期 总第612期
出版时间:2019年11月07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