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钢“百日” 股市惊魂下的暗流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本刊记者 王燕青 发自北京 日期: 2018-01-03

从证监会主席肖钢上任百日的一系列动作来看,他基本上执行了前任郭树清的既定方针,但在局部细节上加入了自己的思考

6月24日午后,沪指继开盘重挫后再度下跌。13:30,陆荣华吓坏了,沪指持续下跌失守2000点,报1999.74点。“惊心动魄,历史罕见。”曾与宁波“涨停板敢死队”主力成员们交往甚密、谙熟其操盘思路的陆荣华,经历过几次抄底反弹,见惯了股市的悲欢离合,但“跌幅超过100点的时候,有一种做梦的感觉”。他的脑中瞬间一片空白。

这一天,沪指最终报收于1963.24点,跌幅5.30%。这也是自2009年8月31日以来A股市场的最大单日跌幅。这一天,也是肖钢担任中国证监会主席一职的第100天。这是中国资本市场送给他的“百日礼”,也是他的第一次股市大考。

股民在证券营业部内关注股市行情

“钱荒”来袭

端倪早就显现。6月20日,中国银行间资金市场突然失控,隔夜拆借利率突然疯涨至13.44%,盘中最高成交利率竟然高达30%,甚至有银行开始出现违约情况。有一些银行因为资金紧张,一度停止了柜台、ATM和网银业务。

“钱荒”来袭,银行业出现资金危机,加上中国股市内核不稳定,极有可能会让中国股市甚至中国经济陷入更深层次的危机。因为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业是股市基石,如果银行陷入流动性危机,那么实体经济就会崩塌。

从整体上来看,中国并不缺钱,甚至处于货币超发阶段。截至5月末,中国的M2(广义货币)达到104.21万亿,与GDP的比率接近两倍,而同期美国的M2与GDP的比率为63%。“M2/GDP”通常被用来度量一国的货币超发程度,一般而言,该比值越大,货币超发越严重。

那为何银行间又会出现资金短缺?主要原因是,在上届政府的4万亿刺激政策下,银行为了追求超额收益,通过所谓的创新产品,主要是银行理财产品,开发了很多表外业务,占用了大量资金。

随着监管高层提出“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用好增量、盘活存量”的指导思想,央行开始收紧流动性,加上银监会对银行考核时点的到来,银行被表外业务占用的资金无法回流,造成了缺口。过去几年,商业银行已经习惯了央行在资金短缺时注入流动性,但此次“钱荒”,政府高层站在牺牲速度、调整经济结构的战略层面考虑,断绝央行向商业银行供奶。

“新一届班子改革决心强。”陆荣华每天收市后都要做足功课到凌晨,这样他心里才有底。他紧盯CCTV新闻频道,时刻刷新政府部委网站新闻,收集解读公开信息。这让他对这次股市大跌有了新的解读:“和银行有关联的机构、券商、信托狂卖股票去还钱。”他甚至觉得,今年的股市有“熊皮牛骨”的迹象。

受银行流动性收紧的负面消息影响,从6月20日起至6月28日收市,沪指报收1979.21点,跌幅达12.78%,深成指数则报收7694.47点,跌幅为15.6%。

面对市场突如其来的大跌,股民、专家和媒体热切盼望肖钢出来救市。但这位新任证监会主席与前任郭树清相比,风格迥异:他没有出现在聚光灯下,也没有密集出台各种新政。他甚至明确拒绝参加5月的券商创新大会及6月的“2013陆家嘴论坛”,鲜有的几次公式化的发言也只是在证监会内部、证监会官网上传达。

不过,肖钢上任后的3月底,证监会召开了第一场新闻发布会,并表示证监会将建立新闻发布制度,此后的每周五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

与“郭树清把自己的思想通过媒体说出来”相比,肖钢更相信制度的力量。中国第一代红马甲、职业操盘手花荣说,因为肖钢在上任百日内没有大的举动和讲话,所以他无法判断肖钢的监管理念和监管思路,“这很正常,肖在酝酿。”“郭主席更愿意同市场沟通,体现了创新改革的风格。肖主席比较沉稳。”

肖钢对这次股市大跌的原因并非没有准备。去年10月,时任中国银行董事长的肖钢就已经提示了中国经济存在的这个潜在金融风险。他在《中国日报》上署名发表英文文章,称中国的银行理财产品是“庞氏骗局”,它们通过资金错配,用“发新偿旧”来满足理财产品的到期兑付,实质上,玩的就是“击鼓传花”的游戏。只要这其中一环资金链断了,整个游戏也就崩盘了。他这番自我揭短、揭露行业丑陋的行为在当时却遭致同行和专家的猛烈抨击。花荣认为:“肖的优势就是内行和沉稳。”

“钱荒”背景下的理财产品发行情况

铁腕治市

貌似平静的水面下,实则暗流涌动。肖钢以一种低调的强势,推进着监管体制的改革。在此过程中,既有“萧规曹随”,继续前任郭树清的既定方针,也有创新。在总体监管思路上,肖钢与郭树清都是市场的拥趸。

“1、新股发行制度的改革;2、市场的公平,三公原则的实施;3、机构投资者,比如说私募基金的正常化,而不是僵化的原有公募垄断;4、上市公司的分红问题,特别是央企的分红问题。”花荣总结了他觉得肖钢在任期内需要解决的四大问题。

现实情况下,摆在肖钢面前的当务之急是理顺监管体制,厘清证监会系统内部门、派出机构、自律组织、会管单位之间的关系。

“该放的权力,要坚决地放、逐步地放、放到位;把更多的权力放给市场和自律组织。同时,对该管好的事,要坚决地管好。”这是肖钢在5月21日证监会党委中心组召开的(扩大)学习会议上讲话的核心要义。具体到资本市场,肖钢认为,证监会职能转变需要维护市场公开、公平和公正的环境,最大限度维护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历任证监会的班子基本上更注重市场的融资功能,相对忽视投资功能;更照顾国有机构的利益,忽视中小投资者的利益。”花荣认为,健康的资本市场恰恰最需要的是均衡和公平。

为此,上任100天内,在“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大前提下,肖钢低调推进了三项大事。这几件事,基本上也属于“保持政策的连续性”。

首先是执行郭树清任内既定方针,彻查拟上市公司提交材料的真实性。肖钢上任以来,有超过30家上市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一些券商受此影响,被证监会停止接收其保荐的项目和材料。

早在郭树清任期间,证监会已经开始着手进行此项调查。去年12月,郭树清暂停了IPO,并启动证监会史上最严的IPO公司财务大检查,要求中介机构对首发公司报告期内财务会计信息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开展全面自查工作。并要求中介机构在2013年3月31日之前将自查工作报告报送证监会。

今年1月,证监会称如果确实出现在3月31日前无法提交自查报告的情况,根据证监会审核流程,发行人和保荐机构可提出中止审查申请,待其提交自查报告并经审核后,证监会仍将对该部分企业按比例组织抽查。

郭树清的本意是从源头打击证券发行欺诈行为。肖钢理解了这层意思。在肖钢的强力推动下,证监会对拟上市公司和券商大规模的追责行动震动市场,隆基股份、勤上光电、S*ST华塑、青岛华光、承德大路(现名“南江B”)、西藏天路等8家上市公司信披违法被立案调查。

此外,海联讯、宏磊股份则分别因为虚构应收账款、部分销售收入做假和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被立案调查;南京证券和民生证券因在新大地和天能科技造假上市中担任保荐机构,而被暂停保代业务;万福生科欺诈上市,保荐机构平安证券被暂停保荐资格3个月,签字保荐代表以及平安证券时任投行负责人被取消从业资格,会计师事务所被取消资格。

这次严厉的IPO调查,不但翻新账,还会翻老账。发行人和保荐机构即便是蒙混过关,成功上市了,也有可能被证监会查出问题而受到处罚。面对证监会严厉的态度,发行人和保荐人自会收敛起弄虚作假的心态,确保上市材料的真实性。追根溯源,这保护的是投资者的利益。由此,肖钢的铁腕形象被成功树立起来。

在打击欺诈上市的同时,肖钢还主导修改了《中国证监会关于进一步推进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意见(征求意见稿)》和《关于规范证券公司聘用第三方机构为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提供投资决策相关专业服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前者强化了证监会对IPO公司的监管,亮点是将网下配售比例由现在的50%提高到60%以上,这意味着机构投资者将获得更多的认购权,肖钢借此希望能给虚火旺盛的IPO股价去去火。

而后者强化了对券商创新产品的监管。众所周知,肖钢对影子银行一直保持警惕,从去年底开始,证监会开始强调对券商创新业务的风险控制。今年2月份起,证监会开始摸查银证通道业务,规范“影子银行”风险。“通知”则重点强调了对券商与私募合作的监管,提高了阳光私募的准入门槛、设置券商与私募之间的防火墙、推动监管层介入监控等,从而维护投资者的权益。

从肖钢上任百日的一系列动作来看,他基本上执行了郭树清的既定方针,但在局部细节上加入了自己的思考。他的核心宗旨是打击证券欺诈、规范券商创新业务、警惕影子银行风险及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监管者回归

陆荣华几乎不关心证监会主席的动向,也不关心证监会出台了什么新的政策。“聊起来都是陈词滥调,都是说了十几年的事了,我都懒得谈了。关心他们你会累死。”

6月25日早盘,沪深两市双双低开,跌幅继续扩大。沪指更是跌破1949点“建国底”。“一步拉到死,套死一批人。”陆荣华现在是职业投资人,这是他的熊市策略。

“(那一瞬间)甚至想融资借钱来抢反弹。”陆荣华说他有点犯昏,没能仔细想,“当时太粗糙了,见票就抢。”但他还是错过了浙报传媒、欧比特这样的“暴力股”。6月25日,前者以6.18%的涨幅领涨两市游资重点关注的50只个股。

大盘受到重挫,陆荣华持有的内蒙君正在6月24日、6月25日持续走强,连续出现两个涨停。这让他大赚了一笔。“现在的市场境况就是:在没有信心没有人气的市场里,制造局部热点局部人气玩零和游戏,输钱的送钱给赢钱的。”

现在的中国股市,一丝风吹草动都可地动山摇。5月2日,证监会官网发布了一篇肖钢对证券期货监管系统青年的寄语,这与肖钢上任初始“保持资本市场政策连续性”的表态一样,成为股市的利好消息,刺激低迷的沪深指数在次日早盘便分别上涨1.81%、2.25%。

鉴于肖钢的铁腕政策,所有人都寄希望于他能救中国股市于水火之中。肖钢本人依然保持了沉默。证监会对外发声的渠道是新闻发布会、证监会副主席、主席助理。

在6月28日的证监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通报了当前股市运行情况,称“市场受临时性、突发性因素的影响正在逐步消除,市场运行恢复稳定”。这像打了一剂强心针。包括花荣在内的多位市场分析人士对未来的股指走势持乐观态度。

同时,肖钢在股市惊魂下的角色定位也在证监会副主席庄心一的最新公开发言中得到了佐证。“作为市场的监管者,证监会不是交易的当事人,更不是价格的调控者。”庄心一参加“2013陆家嘴论坛”时说。

意思很明确,证监会回归到自己的监管职责上,而不再参与具体的市场波动。市场的涨与跌,都是市场和投资者自己的事,证监会作为监管层,更多的是提供公平正义的交易环境。  

“市场走势的最关键因素是供求关系,而决定整个市场供求关系的又是管理层。”花荣坚信市场的力量,他也认为监管层的作用在于“均衡市场的利益和风险,并为此制定符合三公原则的各项法规政策”。

一己之力,并不是保证证券市场三公原则的长效机制。历届证监会主席的个人风格、改革力度,也不是市场稳定的强有力保障。留给“改革猛将”肖钢的难题才刚刚开始。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7期 总第615期
出版时间:2019年12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