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葡萄几时能熟透?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穆冉 日期: 2018-01-03

“把该做的,变成喜欢做的。”叶璇应该是借剧中葡萄这句台词直抒胸臆。原本观众可以吃一些熟得更好的葡萄,只是在相亲、选秀和雷剧当道的今天,严肃创作举步维艰,佳作诞生的可能越来越听天由命。真不知道,那些葡萄几时能熟透?

第九个寡妇

不管你承不承认,眼下影视话题的风头都属于《小时代》们。在它们强势攻占网络内外大小阵地后,同期亮相的其他作品的确很难抓住眼球。就像浑不吝的倔强主人公王葡萄一样,电视剧《第九个寡妇》在这个当口,登陆卫视上星播出了。

数年前,当作家严歌苓的“新移民写作”陷入瓶颈时,在父亲的提醒下,她果断选择了更加突出白描和人物形象的写作尝试。2006年3月,转型之作《第九个寡妇》正式发表,她称其为“最看重的一部作品”。7年后,同名电视剧面世,演员叶璇用这部自己一读便放不下的小说开始了职业转型,首次出任制片人。

一问世便斩获当年《中华读书报》“年度优秀长篇小说”奖的原著,诚如叶璇所言,“具备一切热播改编元素”。严歌苓笔下的王葡萄,既是一个从不知恐惧为何物、只知道要活下去的“生胚子”(严歌苓语),也是一个辗转在时代洪流,和几个男人发生爱恨情仇的乡村尤物。这段葡萄用红薯窖保护公公近半个世纪的生命传奇,脱胎于严歌苓当年在河南的生活经历,因而既奇情又真切。画面感极强的文字勾勒,几乎已经让中原大地的人间烟火呼之欲出。

当然,对包括叶璇在内的任何一个影视人来说,《第九个寡妇》都是难啃的骨头。当年获得“最受网友喜欢”的原著,在冲突密集、张力充沛的叙事背后,还深藏了作家拷问历史以及对男女秩序和传统伦理的深刻追问。

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电视剧版没有像原著那样,将时间轴横跨抗战到改革开放的四十多年,而是在解放之后迅速止笔。同样的原因,电视改编也大幅收紧了情欲描写的尺度。压缩历史跨度之后,在王葡萄感情世界里登场的男人很难像原著那样多达数位,国产剧的主流收视人群显然也不会接受主人公在这方面的胆大和率性。

作为原著的一个局部展示,电视剧版做得最成功的地方,是基本忠实还原了孙怀清和王葡萄这两个最重要的人物:一个符合大众想象,精明强干、坚韧善良且勇于担当的民间传统男性角色,和一个身怀巨大生命能量却浑然不知的传奇女性形象。一个别无选择沦为历史的人质,另一个始终用自己的活法,沉默不觉地顽强对抗。

初膺制片大任的叶璇,将剪纸、染坊、浣纱、中原小吃、时令节气等民俗展示纳于剧中,也在影视城外景之外,选择山清水秀的瀑布实景,让电视剧版在提供视觉展示的同时,尽可能接近原著里紧紧植根大地的乡土气息。

作为制片界新人叶璇领衔的第一部长篇作品,《第九个寡妇》在制作上当然不乏稚嫩和精进之处,但它最可贵的价值,是在游戏化和无深度日渐独霸电视的当下,在接受收视为王的游戏规则之后,力图重振国产剧几近绝迹的文学精神和人文情怀。很遗憾,她和团队初生牛犊般的付出,在播出版粗暴的删减之下大打折扣。如果说账房先生上一场戏刚刚丧子下一场就笑呵呵登门拜年只是让人哭笑不得的话,播出版中很多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衔接就彻底匪夷所思了。

“把该做的,变成喜欢做的。”叶璇应该是借剧中葡萄这句台词直抒胸臆。原本观众可以吃一些熟得更好的葡萄,只是在相亲、选秀和雷剧当道的今天,严肃创作举步维艰,佳作诞生的可能越来越听天由命。真不知道,那些葡萄几时能熟透?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28期 总第646期
出版时间:2020年09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