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关说门”政争风暴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特约撰稿 张友骅 发自台北 日期: 2018-01-03

民进党见缝插针加速痛击马英九态势不变,使“九月政争”风暴,已从单纯“司法关说”案件,转化为“密谋推翻马英九”事件。马英九政治声望不但受到重挫,也连带诱发政局动荡

马英九(左)与王金平

台湾目前正在上演的“九月政争”风暴,随司法程序开展、政治攻防与朝野恶斗日益激烈,仍没有落幕的迹象——马英九指示“府院党”(注:即“总统府”、“行政院”、“国民党”)三方力量全力围剿王金平力度不变,王金平负隅顽抗态度不变,而民进党见缝插针加速痛击马英九态势不变,使“九月政争”风暴,已从单纯“司法关说”案件,转化为“密谋推翻马英九”事件。马英九政治声望不但受到重挫,也连带诱发政局动荡。

九月政争何时落幕,显然没有明确答案。马英九“罗刹怒”碰撞王金平“弥勒笑”,如果没有斗出结果,任由危机扩大,如何收拾残局,显非马王所能预料。

台湾九月政争的故事剧本,起因于马英九接获“检察总长”黄世铭报告,指控位居立院龙头的王金平私下为民进党籍立委、“党鞭”柯建铭进行“司法关说”,曾勇夫、陈守煌、林秀涛等法务官员还为之配合,竟然没有依据法令呈报,等同践踏司法。因此黄世铭建议马英九必须处理王金平、柯建铭等人的不法行为。马英九在听取黄的报告后异常震怒,要求黄就关说事实召开记者会,将王私下关说内情公示于众,以此引起媒体注意,先行斗臭王金平,再顺势指令国民党考纪会撤销王金平党籍,以拔除王的立院龙头宝座。

马英九与黄世铭于官邸的密谈,虽决定王金平去留命运,但马显然忽略王金平在政坛的资历与阅历。因为忽略王的反扑,使得“除王计划”成为政争火种。

依照计划,先由黄世铭召开记者会,认定王金平的关说严重干扰司法诉讼,接着马英九亲上火线高举“道德正义”大旗,要求王知所进退,否则党纪开铡,藉此拔除王金平立委身份与立院龙头宝座。从操作模式分析,可称之为“法律问题政治解决”,既有法律合法性,又有道德正当性,更有政治合理性。马确信王经此重击,必然会去职。

马英九方面认为王金平在穷于应付之余,难有解套之道,然而王纵横政坛三十多年,在不甘受缚的状况下,竟然反其道而行。对于自己的关说,王并不否认,只以“没有对价”关系回避外界质疑,这招显然是经过高人指点。因为依据台湾相关法令规定,只要不拿钱向官员“打招呼”,要求官员不要为难柯建铭,而官员也没有收受王、柯的好处,就不算违法。

王金平抓住这则要害反呛黄世铭,如果有违法就请特侦组依法侦办,王不回避应负的法律刑责。面对党纪处分与所应负的政治责任,王金平却诉诸法律方式保障他的党籍,只要马提不出违法事证,王就能持续担任立法院职务。

至于政治责任与道德问题,王绝口不提,笑骂由人。王金平的操作模式,可称为“政治问题法律化”,既然法律保住王的身份与职位,马在无可奈何之余,只有陪着把官司打到底。此等讽刺局面活生生在台湾政坛上演,令人为之气结,暗示政治果然没有是非,仅有因果关系。这是马王内斗双方都没料到的局面,已为政局动荡投下祸因。

图解王金平“天说案”

就国民党内斗而言,由于马英九下手过重,在处分王金平的过程中没有与党内大老协商,导致连战、吴伯雄、关中等大老纷纷为王进言。结果马却以强硬姿态回击连战等人“是非不分”,激使连战等人马预计于9月29日国民党全代会集结反马势力,要对他进行反戈一击。内斗的结果将对2014年七合一选举与2016年“总统”选举,产生致命性影响。这个后果等同提前结束马英九的政治生命,马会接受党内大老威胁交出党权?从马执意除王的作为分析,答案是不可能。国民党的分裂,已经势所难免。

由于民进党要维护柯建铭,必然会成为“保王党”,支持王金平就能分裂国民党,使马无心处理政务,国民党内斗愈凶,民进党就能好整以暇,从容布局两场大选。朝野恶斗再起,民进党自有其政治考量,其进逼非马英九所能抗击。

至于牵动行政、立法、司法、监察等人事权斗,起因于江宜桦(注:台湾“行政院长”)、王建煊(注:台湾“监察院长”)坚定支持马英九,而司法系统对马处分王之事颇有微辞,立法院“拥王派”立委早就对马相当不满。如今王保住院长职位,江宜桦、王建煊该如何面对乱局?恐非马所能预料。在乱局丛生的敏感时刻,马如何化解四大机构的内斗,许多变量非马可以掌握,连国民党党务机构都在冷眼旁观,任马孤军奋战,胜算有多少?答案已不问可知。

马英九就任党主席以来,势力从未进入立法机构,连插手“立法院”秘书长及副院长人事,王金平都不买账。马严令指示“立法院”必须通过的法案,都被王阻拦,若非政局需要,马英九早想撤换王金平,无奈受制于党内元老及立委对王的支持,不得已为王修改党章,让他续任院长。在两人心结愈结愈深的状况下,为清扫立院战场,马不知费尽多少心思要解决王的问题,无奈都无法得心应手。碰巧“关说门”事件爆发,马认为运用此案逼王下台乃是风险最小的选择,也不易落人口实,兼能得到民众支持,于是除王大计旋即登场。

由于王金平是为民进党籍立委柯建铭关说,马趁势拔除王,意在给民进党难堪,看民进党敢不敢处理柯建铭。如此一来,国民党可彰显维护司法的决心,又能突显国民党打击不法的形象,以此压制民进党。“除王”意在逼民进党表态,乃是马下手的关键所在。

马英九顺势除王逼柯,无疑是警告立委必须听从指示详审法案。马的任期仅有两年多,还存有许多争议性法案,这样可以一举解决法案久拖不决的问题,使马在8年任期内不致留下“无能”的施政记录。

长期以来马王二人在国民党内均是竞合关系,王金平依恃元老的支持,于“立法院”隐然形成党中之党,从未视马为蓝营共主,令马早有去王之意。王则有时时防马之心,待关说事件爆发,马见机不可失,断然下重手处置,目的是敲山震虎,顺势收编王系人马及去除元老在党内影响力

当黄世铭提供“关说”资料,马立即成立幕僚小组赶写“剧本”。首先由黄世铭开第一枪,具体指控王关说事实,再由马亲上火线指斥王,“行政院长”江宜桦则放下身段接受媒体访问,传达“立法院变天”的讯息。国民党秘书长曾永权对蓝营立委多加威诱,要求立委选边站。马英九办公室副秘书长罗智强代表马对元老声援王的作为,进行驳斥。马英九起初不让吴敦义(马英九副手、“副总统”)参与灭王计划,只要求吴劝解王系人马不要加入战局,否则后果自行负责。

马英九灭王剧本几乎每个环节都出现致命错误。首先依法论法,王金平关说资料系来自监听,黄世铭未征询当事人证词即认定王进行关说是非法事件,王金平“非法而不违法”,造成舆论两极化反应。马英九虽亲上火线解释,无奈媒体却将此事解释为“斗争”,令马错失灭王先机。

当关说事件演变为政治风暴,连战表示“不要用监听资料羞辱国会议长”。马英九掉转枪头,指示罗智强召开记者会指斥连战是非不分、羞辱司法后,引起国民党内部反弹情绪,纷纷指责马“过于冷血,没有人性”,逼使马不得不撤换罗智强,以平息内部异议之声。

马英九无故折损大将罗智强,给了王喘息的机会,王趁乱向法院递出“假处分书”,当时马乐观认为国民党考纪会既已处置王,法院不该有异议。岂料王趁递交“假处分书”于法院裁定空档,以院长身份主持朝野协商,这无疑承认王还是院长,结果法院裁定出炉,即以这项协商为例,判定国民党败诉。

从马英九的“妇人之仁”不难看出,“除王计划”乃是一枚空炮弹,全然是闭门造车的产物。参与计划的江宜桦、罗智强等人都是政治新手,他们完全不了解王金平政治性格,对王的人脉掌握也不熟悉。马英九直觉认为去王是政治问题,殊不知王早就掌握内情,运用法律以拖待变的策略,让马进退失据。

王金平虽得到元老与反马势力的支持,却没有运用这股势力倒马,反而“尊马”,化解党内争议。眼见马步步进逼,王则处处退让,两相比较,在社会观感上,王得到舆论支持乃是死里求生的关键所在。

不论结局如何,马英九付出的政治代价绝对高于王金平。指控立院龙头事涉不法,就“不法”二字发动政争,必然创下恶例。“行政院长”江宜桦在政争过程中,居然沦为为马摇旗呐喊的角色,对立院龙头事涉不法说三道四,紊乱体制的做法,也创下恶例。

为追杀王金平,马江全然不顾体制约束,令台湾民众至为反感;结果民意满意度如直线落体掉至9.2%,比贪腐的陈水扁还要难堪。诚然民调数字仅供参考之用,马英九可以不必挂怀,但最令他深感不安的则是,在处理过程中,国民党中央高层居然无人出面为他背书,中生代地方诸侯个个冷眼旁观,没有人称许他的作为。党内元老冷言一句“让马当皇帝算了!”举党上下无人声援马英九。

马英九一向自命清高,王金平则是红尘翻滚没有敌人的政客。两人强碰的结局,突显马执政困局在于不知斗争本质却爱搞斗争,搞到最后无人支持。难怪中生代地方诸侯在评论马王对决时曾说,马纵能赢得战役,却输掉整个战争。他心境之惨、处境之惨,处于险峰危地,还能有什么作为,“惨烈”二字就是对他最客观的评价。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7期 总第615期
出版时间:2019年12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