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卢旺达大屠杀20周年祭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特约撰稿 赵灵敏 日期: 2018-01-03

现代的心理学和政治学研究,已经证明普通人在特定的环境下也会变身为杀人不眨眼的魔鬼。除此之外,卢旺达大屠杀的发生,根源首先是卢旺达国内延绵几个世纪的种族矛盾

1994年4月,南非举行了废除种族隔离制度后的第一次民主选举,当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一历史盛事时,几千公里外的卢旺达,却发生了一场种族大屠杀。从4月6日至6月中旬的100天里,胡图族对图西族及胡图族温和派进行了种族灭绝,全国共有80-100万人死在了弯刀、锄头、棍棒和火器之下,占当时总人口的20%以上。 

这是继1970年代红色高棉政权在柬埔寨大开杀戒之后,全世界最骇人听闻的屠杀,其杀人的速度数倍于纳粹用毒气残杀犹太人的速度。然而在事件发生之后的很长时间里,人们对此一直所知不多,甚至连是否发生过种族屠杀都有争议。直到2004年反映这段历史的电影《卢旺达饭店》获得奥斯卡奖之后,世人才如梦初醒。 

现代的心理学和政治学研究,已经证明普通人在特定的环境下也会变身为杀人不眨眼的魔鬼。除此之外,卢旺达大屠杀的发生,根源首先是卢旺达国内延绵几个世纪的种族矛盾。在20世纪60年代以前,卢旺达一直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仅占人口10%-15%的图西族是统治阶级,88%的政府官员都是图西族人,并拥有绝大部分可耕地。而因为图西人个子较高,外貌特征比较接近西方人,无论是法国还是比利时殖民者,对他们人似乎也更为青睐。1962年卢旺达宣布独立后,政权交给了占多数人口的胡图族,胡图人为主的卢旺达政府反过来对图西族实行种族歧视政策。在大屠杀前的3年里,国家控制的媒体甚至把图西族人视为国家的敌人,大力加以挞伐和煽动,甚至公开宣布须被处决的名单。     

1994年4月6日,载着卢旺达总统朱韦纳尔·哈比亚利马纳和布隆迪总统西普里安·恩塔里亚米拉的飞机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附近被击落,两位总统同时罹难。事件至今是个谜,但胡图族高层立即将事件归咎于图西人。在《卢旺达饭店》里,主角保罗一家和邻居们一起听到了这段恐怖的广播:“我们伟大的总统,被图西族蟑螂谋杀了!算账的时候到了,优秀的卢旺达胡图族人,我们必须砍倒高树!现在就砍倒高树!”高树就是身材较高的图西人。为了达到族裔净化的目的,妖魔化、标签化对方,把他们说成是非人类的、肮脏的、带有某种疾病的,等等。这往往是政治性大屠杀之前司空见惯的意识形态洗脑。     

而在长达100天的时间里,外部世界和联合国竟然没能出手制止这场悲剧,其后的国际政治博弈同样发人深思。时任联合国驻卢旺达维和部队司令罗密欧·达赖尔说,只需四五千名有战斗力的士兵,就能控制住大屠杀。但进行武力干涉的联合国决议迟迟不能出台,当时策划和执行屠杀的卢旺达政府本身就是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压根就否认有大屠杀的事情;美英则由于索马里维和行动的惨败而无力再陷泥潭。等联合国总部的外交家们辩论结束,在6月22日艰难地达成一致时,大屠杀也基本结束了。而因为没有及时出手相救产生的愧疚感,成了几年后西方在前南斯拉夫甩开联合国行动的心理根源,也让“人权大于主权”的理念开始大行其道。

 2003年,联合国将每年的4月7日定为“反思卢旺达大屠杀国际日”,并于一年后在坦桑尼亚的阿鲁沙成立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审判高级政府官员或军人,后来有6名嫌疑犯被判25年到终身监禁。卢旺达政府则负责审判较低层级的官员或平民。

但由于该国司法体系非常薄弱,政府没有充足的法官、法庭及律师处理相关案件。幸存者指出,有些罪犯没有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被释放后还会报复证人。而被释放的罪犯则抱怨一些幸存者夸大了自己的损失程度。幸存者与杀戮者都对政府的做法不满,卢旺达的种族矛盾其实仍然存在和发酵。

塞内斯提•巴戈苏拿 Theoneste Bagosora

“卢旺达屠夫”被判终身监禁

2008年12月18日,联合国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裁定卢旺达高级军官塞内斯提·巴戈苏拿策划卢旺达大屠杀罪名成立,判处他终身监禁。联合国称,卢旺达大屠杀是卢旺达政府和执政党高级官员精心策划参与的,这些人在大屠杀开始前就制定了一份针对图西族和反对派领导人的暗杀名单。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3期 总第701期
出版时间:2022年01月2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