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木桥惊魂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图/文 谷岳 日期: 2018-01-03

​离开马瑙斯后,我和同伴德子乘坐从塞萨尔港口出发的渡船横渡亚马逊河,在卡雷罗镇过了一夜,然后继续往南赶。去波多韦柳前,有人告诉我们,最近的一座村庄是乌迈塔,还有430公里。从这里开始,我们将全凭一己之力,穿越BR319公路最荒无人烟的地区。

离开前,我们爬上输电杆塔,俯瞰亚马孙雨林

我们将松掉的木板拔出来,重新排成一条道

离开马瑙斯后,我和同伴德子乘坐从塞萨尔港口出发的渡船横渡亚马逊河,在卡雷罗镇过了一夜,然后继续往南赶。去波多韦柳前,有人告诉我们,最近的一座村庄是乌迈塔,还有430公里。从这里开始,我们将全凭一己之力,穿越BR319公路最荒无人烟的地区。

丛林重新吞没了公路。枝叶繁茂的树林伸向路中央,高大的树木从两侧耸立起来,我们被茂密的植被层层包围着。

在前方几公里的地方,我们遇到了一座木桥。这座桥看起来糟糕之极。它大约只有15米长,几根高大的树干之间平放着几块木板。旁边竖起的木板本应是在建桥之初指示汽车、卡车和摩托如何过桥用的,但现在已经腐朽了,部分甚至不见踪影。用来订木板的一英尺长钉也不知去向。这些木板看起来就像四散逃开的小孩,有的伸在半空中,有的掉在地上摔坏了。

要怎么过桥呢?我和德子下了摩托,将松掉的木板拔出来,重新排成一条道。这条道走起来一点不容易,但至少是平安过桥、不掉落河中的最佳方式。

我上了车,向后开了足足二十米才调转车头。我暗暗祈祷,希望这段距离足够我冲上第一块木板。德子站在桥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做好了随时救我的准备。我就像走钢丝一样,小心翼翼地操纵着摩托车沿着狭窄的木板前进,甚至能看到身下15米的溪流。许多木板都松了,前轮开上去的时候摇晃不止。我试着双脚踩地保持平衡,但右脚没踩准木板,踏空了。我吓坏了,猛踩油门,差点失去平衡,好在左手及时松开了离合器,摩托车载着我开到了对岸。安全上岸后,我已经满头大汗,欣慰不已。德子顺着我的路线,很快也过来了。

成功过桥的喜悦并未持续多久。开了几公里,又遇到一座破败不堪的木桥。后来发现,在这条路上,隔三岔五就能碰到桥,每次都只能下车,用松掉的木板重新铺一条道,然后希望上帝保佑我们不会掉下桥,桥也不会在脚下塌掉。

有座桥看起来状况稍好。我们没有下车提前检查它的情况。我沿着桥的右侧开了过去,快到对岸才发现桥上的木板已经不成样子了。没法掉头,只好咬紧牙关、猛踩油门,像疯子一样开了过去。德子在后边等我,我告诉他最好走左边。他骑到一半,前轮却卡在两块木板之间,车倒了。我赶紧跑过去。德子有点哆嗦,但并没受伤。他那辆摩托车的右后视镜碎了,手刹压弯了。

倒向右边也算他走运,要是倒向左边,他已经掉到河底了。

还有一次险些送命。前轮卡在两块木板中间。我左边2英寸的地方就是陡峭的桥檐。我想猛地开过去,车轮滑过的下一块木板却飞了起来,结果前轮侧移了。我吓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我伸出双脚,这次踩到了坚实的地面。我开足马力骑过了最后一段路,总算上了岸。

除了桥之外,路况也明显恶化了。开在坑坑洼洼、支离破碎的柏油路上,就像建筑工人操作锤钻一般紧紧握着车把。包里的东西太多太沉,车的后悬吊系统几乎完全不起作用。每次后轮撞上路坑,我都心痛不已。我并不希望自己心爱的摩托经受这种折磨,而更要紧的是,我并不确定它是否经受得住。

在路上迎面遇到了一个骑着摩托车的巴西人。他是我们一路上见到的第一个从波多韦柳方向来的人。我和德子在路中央停下,向他招手。他在这条荒僻的路上见到我们也很激动。虽然对葡萄牙语几乎一窍不通,西班牙语也只是略懂,但我们仍然试着和他交流。

“Oi!Tudo bem?(你好!都好吗?)”我说道。

他紧绷着的脸露出笑容。他的本田车上系着一个油箱、一只打气筒和一把砍刀。我们大概了解到去波多韦柳的路上还有几座状况不佳的桥,所幸没有桥塌掉,不必游泳过河。

交谈过后,我们3人相互微笑着,谁也不急着离开。能在这条极其艰险的路上碰到其他旅行者,共同分享担忧与恐惧是令人安心的事。看到彼此,我们对于未知的忧虑都稍稍减轻了一些。

挑战BR319公路,光是想想就令人激动不已

TIPS:

1. BR319公路全年大部分时间淹没在水中,只有旱季能勉强通行。通过这条公路需要5天,其中一多半路程荒无人烟,雨林植被肆虐。

2. 摩托骑行最重要的是心态:太自信和不小心都容易导致事故的发生。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28期 总第646期
出版时间:2020年09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