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木是鄂尔多斯第二?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特约撰稿 叶檀 日期: 2018-01-03

明星城市剥去光鲜的外衣,露出低端资源城市的本来面目,资金与人才的流失使这些城市举步维艰

《中国经营报》近日报道,人均储蓄曾经超过昆山、成为全国第一县的陕北小县神木,有数百万平方米空置房,GDP下降百亿。

神木成鄂尔多斯第二,陷入“资源的诅咒”。资源之所以成为诅咒,是因为这些城市除了资源以外一无所有。神木的财富就是煤炭,大宗商品价格上升周期造就神木与鄂尔多斯的财富,掌握财富的人缺乏运用财富的能力,短时间内拥有大量财富不是好事。这些城市在10年内暴富,既缺乏人力资源,又缺乏商品定价能力,更缺乏产业升级的雄厚实力,一旦大宗商品价格下行,这些地区无处可退。同时由于民间高利贷盛行,造就了煤市与房地产的巨大泡沫,崩溃极其惨烈。

神木富裕之时,遍地黄金,201385日《陕西日报》报道,神木县日均柜台结算量达8亿以上,以“煤老板”资金为主的民间资本估计总量在500亿元以上;由于90%以上的神木人不同形式地参股煤矿成为“有钱人”,使得这个西部小县城几年间房价高于西安,物价高于北京。

煤矿股权与房地产市场成为最大的储蓄罐,每年资产翻番司空见惯,500亿资金中相当一部分以民间高利贷链条的形式持续不断地进入煤、房两大市场,获得1分、2分的月息,煤、房两大市场任何一个出问题,都会引发连锁反应。

现实很残酷,有高峰就有低谷,给了不相信价格会下行的投资者一记响亮的耳光,财富从地里来往水中去。

煤炭价格在2012年顶峰时一吨能卖上八百多元,到2013年年中降到了每吨250元左右。从2003年底开始,神木房价开始升温,均价890/平方米,2007年上涨到4000/平方米,4年的时间,神木的房价上涨了4.5倍。2009年以后,神木的房价更是一发不可收,价格一路飙升。

宴会高潮时,酒杯被撤走,音乐戛然而止。到2012年、2013年,房地产尾随煤炭价格下行,市场有价无市,淘金人口流失。

目前资产价格泡沫风险较高的城市,有几乎相同的模式,单一的资源城市,或者以低端出口加工为主的制造业中小城市,就业吸纳能力有限,人口流失,房地产价格前几年大幅上升,现在只剩下大规模的、空荡荡的新城区,民间高利贷崩溃现象层出不穷。

据《榆林周刊》20116月报道,在神木县,担保公司与投资公司的数量接近1000家,主营业务均围绕民间借贷。从2012年到20138月,神木法院受理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达4786起,涉诉金额达32.17亿元;在县公安局立案侦查的借贷案件7起,涉案金额达43.1亿元,涉案人数1247人户。今年截至711日,神木县法院共受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2771件,已经超过去年的2015件,更是2011年的4倍多。

神木也好,鄂尔多斯也好,明星城市剥去光鲜的外衣,露出低端资源城市的本来面目,资金与人才的流失使这些城市举步维艰。这并不是坏事,由泡沫催生的资产价格,经过经济下行周期的大浪淘沙,才能让真正拥有竞争力的企业与城市引领未来的发展。

推而广之,其他城市的泡沫逐一破灭,中国经济才能脱胎换骨,不再把泡沫奉为圭臬。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7期 总第615期
出版时间:2019年12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