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改革不能摆“花瓶”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特约撰稿 叶檀 日期: 2018-01-03

按人设岗、按岗考核、能上能下、能出能进才是长远之道

浙江义乌招聘聘任制公务员,专业技术门槛与30万到60万的年薪引人关注。

这一薪酬数额不能与中国金融机构高管的薪酬相比,但在公务员体制内属于破天荒之举,远超中国高级领导人。全国政协委员、人社部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院长吴江表示,我国最低级别公务员和最高级别公务员存在12倍左右的差距——一个刚工作的公务员,一年的收入可能不到2万元,而最高级别的国家主席,收入差不多是最低级别公务员的12倍,也即在24万左右。

目前的公务员激励机制是失败的,吃空饷者有之,泡病号者有之,三姑六婆进入体制成为无风险公务员群体。加上一些公务员谋求隐性收入、灰色收入、寻租收入,依靠罚款度日的编外人士,这些低效公务员、渎职腐败公务员的工资有多高、权力有多大,对社会效率的破坏就有多严重。体制不改,商无宁日,民无宁日。今年在抑制三公消费的大背景下,公务员报考人数下降,可见物质薪酬激励与风险激励才能真正触动人心。

这次公务员改革不能挂羊头卖狗肉,应从考核、薪酬等方面动真格。

聘任制改革并非都有好评,深圳始于2010年的聘任制改革被批是变相铁饭碗,以改革为名为公务员争取更多的利益。

深圳4万多名公务员中,聘任制公务员占比近10%,首聘3年期满,无一人解聘。这并不奇怪,根据《深圳市行政机关聘任制公务员管理办法》相关规定,只要循规蹈矩,聘任制公务员无解聘之忧,熬过首聘期3年、续聘期5年,10年后则签订无固定期劳动合同,由此牢牢捧定铁饭碗。

深圳不是特例,据国家公务员局2011年公布的数据,自2006年《公务员法》实施以来,全国5年来仅辞退四千多人,相较于近700万公务员这一庞大基数,淘汰率不高。

这样的改革是不彻底的改革,是对现有公务员体制的绥靖。按人设岗、按岗考核、能上能下、能出能进才是长远之道。

新的聘任制改革启程。今年124日、25日召开的全国公务员管理工作会议上,中组部、中编办等方面已经对公务员分类做出安排,国家公务员局将按照综合管理类、专业技术类和行政执法类三种类别,对全国七百多万公务员进行划分。未来被划入行政执法类、专业技术类的公务员将全部实行聘任制,其聘用、薪酬办法将有突破性改进,岗位考核制月薪与爬天梯式的职务工资、级别工资、基础工资和工龄工资,有天壤之别。

公务员改革从行政执法与技术类开始动刀。因其专业性强、门槛高,改革成功社会效益显著,比较适合动刀。

考核合格后聘用进入体制享受高薪的公务员属于紧缺技术人才,高薪是市场根据稀缺程度定价的结果。技术型的公务员之所以成为最容易市场化的一类,是因为技术本身具有市场定价的基础。越是紧缺的技术,越是容易实行市场化聘任制。

试点是如同央企在全球选聘副总的花瓶式改革;还是成为实际可以推广的有效模型?公务员聘任制改革不能只具有象征意义,必须从技术岗位、行政执法岗位上实现定编定岗、严格考核,而后全面推广。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1期 总第649期
出版时间:2020年10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