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观娱乐】郑佩佩启示录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韩松落 日期: 2018-01-03

当电视剧、综艺节目、广告都在竭力渲染恨嫁气氛,郑佩佩和一众复出女星的亮相,显得如此意味深长

 

年轻时的郑佩佩

《花儿与少年》在欧洲街头参加节目录制

一直有个疑问,当年的“武侠影后”郑佩佩,为什么会在风华正茂的时候淡出银幕?后来断断续续知道了一点因由,她因结婚而淡出,又因离婚和生计问题全面复出。最近,她参加真人秀节目《花儿与少年》,成为热点人物,接受采访,更是将这段过往和盘托出。    

她其实是上海人,1946年在上海出生,1961年才去了香港,两年后加入邵氏电影公司,因为有舞蹈功底,被胡金铨导演看中,随后在1966年出演电影《大醉侠》。在这部被视为新派武侠开山作的电影里,她扮演女侠金燕子,一举走红。1968年的《金燕子》和《玉罗刹》,更是将她的女侠形象推向顶峰,她也在第二年被媒体选为“武侠影后”。但她却在1971年淡出电影界,此后断断续续出演过几部电影,多半是客串。1983年,在胡金铨电影《天下第一》中,她担任配角以及舞蹈设计。直到1993年,借助周星驰电影《唐伯虎点秋香》正式复出。20年间,她形同退隐。

她刚刚进入电影界,就认识了后来成为丈夫的原文通,原家多年经商,曾是邵氏电影在台湾的代理商,算是个殷实家庭。而在郑佩佩那代女性看来:“女孩还是以结婚为最终结局,必须要有happy ending,那有人愿意娶我就赶紧嫁了”,而且,她的生育观,也处处流露时代气息:“觉得丈夫是单传独子,我既然做他的太太就有这个义务,要把自己的肚子借给他生孩子。”

嫁去美国后,怀孕8次,生下4个孩子,以至于她后来自嘲说,在美国的20年,她只做了两件事:怀孕和赚钱。为了生育,她给唐人街众邻留下的,就是一个孕妇形象;为了赚钱,她开舞蹈教室、电器行、做房地产以及影视公司,直到影视公司破产,她离婚、回到香港,再度出山。

郑佩佩的经历也解释了一个现象,港台女星为什么会特别强调“退出”与“复出”。两者都像一个重大的仪式,而在内地女星身上,很少看到这种情形。那是因为,在六七十年代的香港台湾,在这些传统力量没被破坏的地方,家庭神话和夫权神话还牢不可破,即便是职业女性(哪怕是女明星),也把出嫁当作重大的人生契机,希望通过这个神话,一劳永逸地解决人生的全部问题。“退出”和“复出”,因此都格外慎重。

这也是为什么六七十年代的香港会出现女星自杀潮。作为早期的职业女性,她们用来应对这个世界的还是家庭法则,对抗这个世界还是用一种柔弱的方式,在片场被斥责,自杀;和男友吵架,自杀;欠债,自杀。自杀来得如此轻易,而在自杀前,她们还会考虑自己的穿着打扮,以及被救过来之后的应对。像吴飞老师在《浮生取义》里剖析农村妇女自杀现象时所说,自杀常常被作为博弈的方法,用来积累道德资本。

终于,家庭神话和夫权神话同时破产,婚姻显出本来面目,那不过是一段经历,未必足够托付全部人生。最近因为TVB连续剧《女人俱乐部》而复出的740岁女星——李若彤、陈慧珊、袁洁莹、李丽珍、江欣燕、张慧仪、叶蕴仪,恐怕对此深有同感,她们都曾是嫁得好的典范,却都在离婚后复出。

当电视剧、综艺节目、广告都在竭力渲染恨嫁气氛,郑佩佩和一众复出女星的亮相,显得如此意味深长。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4期 总第612期
出版时间:2019年11月07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