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冉 活在光怪陆离的投行圈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本刊记者 王燕青 发自北京 日期: 2018-01-03

他见多了投行圈的光怪陆离、中国式人脉、中国式竞争,有些让他很反感

照投行圈的着装规矩,周五,没有特殊情况,他终于不用人模狗样地穿着套装西装去上班了。快到公司时又突然想起晚上有个晚宴要求着正装,他还想起来在国贸他喜爱的某品牌店里,还有一套他新买的、待改的西装未取。虽然平时已经很少系领带,但他还是会要求西装袖口一定要改到正好露出衬衫半厘米到一厘米的位置。

他是王冉。

去阿玛尼买西服、去星巴克喝咖啡、去钱柜唱K、去微博评论转发写语录,这位“北京顽主”掌管着一家中国最早成立的新型投资银行——易凯资本。他见多了投行圈的光怪陆离,也爬上了光怪陆离的投行圈的第一梯队,以自己的方式。

中国式人脉

“从86年出国那一刻开始,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时间点,让我犹豫要不要回来。”17岁到美国参加中学生交流项目,在哈佛大学念完经济学和MBA后,王冉成为较早一批的“海归”。

19958月,中国建银投资有限公司、摩根斯坦利、中国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等共同投资组建中金公司,这是中国第一家投资银行。直觉告诉王冉:中国投资银行的春天来了!他跃跃欲试。

“海归”的身份对他第一次创业帮助不大。“回来时没有任何人脉,整个社交网络都在那边(美国)。”相较于北大帮、清华帮和各式校友会,除了结交在哈佛读博的钱颖一、胡祖六、李稻葵等朋友,和两年高盛固定收益交易部的工作经验,王冉当时能跟圈子沾上边的就只有哈佛商学院的教学案例。

中金公司成立一个月后,王冉在北京找了个合伙人创办东方华尔金融咨询公司,专做私募融资、并购业务的财务顾问。他大概知道投行的核心业务是什么,“在实际的工作过程中知道(有问题)该问谁。”不过整整一年,王冉无单可接。

他开始密切接触中国第一批民营企业家、政府官员们,难免“会见大量不靠谱的人”。“见了就是握个手,一点意义都没有。但那个时候不一样。”

有一次,朋友的朋友说可以带他去见龙永图,他想都没想就觉得应该去见。“现在想想外经贸部负责入关谈判的官员跟我有什么关系?”

酒会,是结交新朋友的重要场所。王冉在博客上描绘“海龟”圈的聚会:在觥筹交错的酒会上穿得人模人样见到谁都虚伪地用英文热情寒暄,甭管对方是生孩子还是生了痔疮都得故作高兴状拉长了声音高八度地说:“Oh thats wonderful!”

更让他觉得荒诞的是,不知在哪次酒会上见到的哪个人会在哪一天给他打这样一通电话。

“我要融资,融500万。”

“我们通常的方式是……”

“咱们能不能不用这种方式?”

“那用什么方式?”

“用朋友的方式?”

“朋友的方式是什么方式?”

“就是你今天下午5点前把钱打到我的账上。”

荒诞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环境的变化而消失,王冉发现,在私募股权融资和并购领域,“没有核心资源想在中国这个环境做,非常难。”

曾任天翼资本合伙人、现为博雅资本创始合伙人的刘英豪深有感触:“与项目方接洽会很难。”王冉在当时很难接触到像史玉柱那帮民营企业创业者。

1996年年底,第一个客户才出现——濒临破产的新大陆冰淇淋找到王冉。虽然“新大陆”很快就在中国市场消失了,但王冉通过这个项目见到了当时还在伊利的牛根生。

也在这时,他完全明白了一件事:“市场土壤不一样,发展阶段不一样。那边(美国市场)的搬不回来,这边发生的交易和案例跟那边学的是两个世界。”

看看中金公司的客户名单——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石化、中国石油、中国人寿……很少有民营企业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下需要运作资本。这跟王冉的想象相去甚远,他没有特殊的政府资源,也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中国市场的机会

关掉东方华尔,王冉回到美国摩根大通全球并购部,他要积累经验。

2000年,他记得很清楚。一次会议上,某网络公司董事长挥斥方遒地在黑板上画了一块饼,分了三小块一大块:“这就是未来的全球电子商务市场,一共XX多万亿。这块是eBay,这块是亚马逊,这块是雅虎,剩下基本上将来都是我们的!”

目瞪口呆的王冉意识到机会来了。“(我的)同学就有自己创业或者加入互联网公司。” 1999年,同样毕业于哈佛大学商学院MBA的邵亦波在上海创办了易趣网,这是当时国内最大的类似eBay的拍卖网站,互联网催生了一批创业者。

20004月,王冉找了两个合伙人,在北京嘉里中心租了一个小会议室,成立易凯资本。“既然那么多人出来做互联网公司,他们要去掘金,那我们就做卖水的、卖锹的,帮助他们并购、融资、上市。”

互联网带来了全新的机遇,王冉接触这批创业者的成本大大降低了。比如,邵亦波是王冉在哈佛商学院的学弟,易凯资本第一单生意就是易趣;因为与当时网易CFO何海文有共同的朋友,在20017月网易接到纳斯达克停牌通知后,王冉成为网易最大个人股东丁磊的财务顾问。易凯资本早期的客户都来自互联网。

2002年下半年至2003年上半年,互联网泡沫破灭、非典突袭,易凯资本进入相对疲惫期。非典过后才有转机。同期,足够多的创业者和投资人让市场开始发力,一批新型投资银行爆发式兴起。

2003年,陈宏在北京创办汉能投资。陈宏曾在美国创办GRIC通信公司,并成为第一个拥有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的中国留学生。同年,钱学锋在上海创办了汉理资本。在此之前,钱是软银中国副总裁。

2004年,F1爱好者包凡创建了华兴资本。包凡身板不大,能量却很大,曾任职于摩根斯坦利、瑞士信贷,担任过亚信集团的首席战略官。

最初,这样一批新型投资银行都专注于中国市场的高速成长企业,以“顾问”为核心业务。他们与传统投资银行的区别是,前者在国内没有承销商资格,不能参与IPO承销业务。

“(抢单)就是每天生活的一部分。”“有时候跟大行抢,有时候跟同行抢。”王冉习以为常。直到2012年,同行们逐渐分化成不同的阵营,而易凯资本、华兴资本、汉能投资、汉理资本成为本土新型投行的第一梯队。

2012并购案例


中国式竞争

2012年,易凯资本做了17个项目,11个是并购业务,优酷合并土豆成为互联网、资本市场热点,王冉也因此卷入一场嘴仗,“你很难想象摩根斯坦利和高盛会打一场嘴仗。”而这一次,是易凯资本和华兴资本。

2012312日傍晚,包凡、王冉先后相差9分钟在各自的实名论证微博上声称分别是优酷、土豆的财务顾问。在曾经有过一次微博隔空掐架的基础上,包凡毫不客气地指出:优酷土豆合并一共有5家投行参与,代表优酷的是华兴资本、高盛和Allen&Co,代表土豆的是大摩和瑞士信贷。而易凯资本则被竞争对手说成是“Buy Prints”,“光赚吆喝不赚钱。”

王冉则回应:“最清楚的是问Victor(优酷网CEO古永锵)和王微(土豆网CEO)。”他认为比较客观的描述应该是:真正起推动作用的是双方董事会和两个老大,外资行的作用是能出公平意见书,这是交易中必不可少的环节。那么易凯资本、华兴资本呢?

作为土豆的财务顾问,曾经促成新浪战略投资土豆的王冉觉得更多是“隐在创始人身后的财务顾问,促成土豆与其他一些人谈,有时候给王微出出主意。真正推动交易的并不是投行。这样的交易在大行也很多,就是要一个名嘛”。

“工行上市有7家投行参与,广发上市有10家投行参与。”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在一些重大项目中不排除朋友间的“互相帮忙”,露脸的机会对这些投行却非常重要。“总计交易总金额”是每年新型投行排名的重要指标之一,在一些重要项目中露一次脸,“从市场排名的角度他可能多算10亿美元。”王冉说。

不是所有的交易都只为了要排名,迅雷的5000万美元融资,就是王冉亲自操刀在2012年的除夕之夜最终谈定的。红孩子出售给苏宁,也是源于王冉去年6月对苏宁总部的一次造访。

“时间长了,在市场里,你做过什么,你能做什么,市场和客户都会有认知。”王冉觉得“白头发”和“品牌声誉”会让新型投行的门槛越来越高。

经验和差异化将是未来新型投行竞争的着力点。201266日,包凡挑了个好日子成立子公司华兴证券染指IPO,他要将华兴资本打造成“小而美”的全业务投行。虽然他坚信未来不可能出现“中国的高盛”。

“他们(华兴资本)可能要做成越来越像Piper Jaffray,专注于中国TMT公司的海外上市。”王冉深知这一点,“我们(易凯资本)更多会像Lazard,做并购的百年老店。”

在王冉看来,易凯面临的主要竞争对手并不仅仅是华兴资本们。“那么多券商——中金、中信、中银、华泰,他们也都在做并购。”目前,易凯资本跟A股券商也开始合作。

赚钱还是赚吆喝?

易凯资本、华兴资本等新型投行的名号下也跟随着一串知名度颇高的客户名单。王冉并不否认在易凯资本的业务架构中,有一部分是“纯粹的朋友性的财务顾问”,土豆并不是唯一。

“交易规模小一点的,3000万美元以下的,对我们来说就是帮忙,我也不把你当作一个正式的项目立项,能帮我一定帮你做,免费服务。”

王冉的同事们不理解:“既然你免费帮忙也是帮忙,人家又愿意请你来做,你也花了时间,为什么不作为一个项目?”

“你仔细想,其实是不一样的。你帮忙,客户对你的期待是不一样的,你帮他,他很感谢你。”王冉鼓励自己的团队去做好人、交朋友。

就在采访前一天,王冉还作为中间人,与一家互联网上市公司负责人以及一家新创的互联网公司负责人在一起聊天。接下来,前者很有可能投资后者,但“他要我碰我也不碰,他给我钱我也不要,因为不是我的业务”。但因此他多了两个朋友。

桔子水晶酒店创始人吴海是王冉的好友之一。2012年,当吴海与美国凯雷集团旗下凯雷亚洲基金III洽谈融资业务时,王冉给吴海提供了专业意见。吴海说:“财务顾问对融资的作用比较大,他会提出投资人最想问的问题是什么,也会作为中间人帮你谈。”

财务顾问就是拉皮条的?

“我们比拉皮条的辛苦多了!”王冉笑,“至少还要把音乐放上、把灯光调暗、再点上香薰吧。”他指的是“一些很有意思的交易节点”。

2012年年初,胡祖六创办的春华资本与迅雷创始人邹胜龙的融资洽谈几近“谈崩”。一天,王冉在国贸三期与高盛的人会谈。期间,他得知邹胜龙正在北京开会,会后去机场。他立刻给汪洋(春华资本负责此次交易谈判的合伙人)打电话,让他赶往机场会邹。汪邹二人在机场谈了一个多小时,为最后交易的成功打下了基础。

在易凯资本2012年度业绩单上,同方股份收购壹人壹本、苏宁收购红孩子、小马奔腾收购数字王国、海航投资凯撒旅游、Actis投资鹿港小镇等都成为行业内的“点香之作”。这让王冉既赚了吆喝又赚了钱。“其实大的投行也会告诉你,赚吆喝的项目不一定赚钱,赚钱的项目不一定赚吆喝。所以我们自己要分清楚,什么项目是赚吆喝的,什么项目是赚钱的。有些项目可能我这两个都占不到,我是为了未来布局。”

“将来我们还会有并购基金,LazardBlackstone的路径。”他也意识到,目前中国的新型投行整体都不太成熟。“现在的市场环境会逼着公司去进行金融创新。譬如,很多并购顾问已经开始为客户提供并购所需的过桥贷款或者夹层融资。”

“(国内的投资银行)主要起牵线搭桥的作用。所谓的并购业务与国际大行,比如KKR之间的距离比较大。”刘英豪觉得在新一轮投资银行洗牌的过程中,成为“有名的创始人”至关重要。“大腕到哪,资源就带到哪。”中欧校友私募基金协会秘书长任涛认为,有了大腕,也才有出现精品大行的可能。

自我能量圈

圈中大腕不少。张懿辰、赵令欢、阎焱、熊晓鸽……在中国市场,他们比身后的机构更有名。而王冉成为公共领域的一名“大腕”,名气几乎大过易凯资本。

包凡说王冉是“公知”。

“我从来不去考虑这个问题,也不知道到底公知是什么定义。对我来说是(公知)也好,不是(公知)也好,我还是会关心我真正关心的事情。”2005125日,王冉成为投行界开通新浪博客第一人。20098月,王冉开通新浪微博,坐拥近三百万粉丝。他在微博上关注公共事件、总结投资心得、发表行业见解,经常被大量评论和转发。“我本身没有激烈的政治诉求,我想说的事也都能说。”

“其实我一直觉得,我们回来,呼吸这样的空气,在这样的商业坏境里面,吃不健康的食品,你最后就是赌一件事,那就是中国会变好,会越来越好。你既然赌这件事情,那么也要做一些事情帮助它往那儿走。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方式。”

从中学开始,他就非常热衷于社会活动,也参加各种社团——北京中学生通讯社(学通社)、校报、校广播。王冉是60后,他感慨:“跟80后、90后完全不一样,我们那一拨人就天然地认为跟国家命运联系得更紧。”17岁的他出国时,首先想到的是要“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美国,做出比较,带回来”。

王冉将自己的观察与思考投稿到《北京青年报》、《中国青年报》、《人民日报(海外版)》等媒体上。他投稿命中率极高,一方面是因为学通社的经历,另一方面是因为他很聪明:“以前还是比较偏体制内的想法,很容易被媒体接受。”

80年代末,国内的事情让他开始怀疑,他意识到纯粹寄希望于体制内自我革新的想法已经“很难走通”了。他更加关注国内公共领域事件。

为了不跟国内的形势脱节,他在明尼苏达玛卡列斯特学院(后转学到哈佛)上学时,会从宿舍走十几分钟到一个电教馆去追看两三天前的《新闻联播》,也会让父母录制除了春晚之外的许多节目寄给他。80年代末,他组织了全美最大的百日祭活动。“那个时代逼着小孩不过小孩的日子,天然对那些东西有兴趣,会用公共平台去发声。”

很多人说王冉有才气,他总是能从一件很有意思的小事讲到一个很引人注目的道理。哈佛商学院、高盛、摩根大通的经验、经历对中国新兴市场而言都很新鲜而受用。在创办易凯资本之初,王冉在新浪科技开辟了个人专栏,随后又在《财经》杂志撰写“money专栏”,他的观点和语录被广泛关注。这让他在行业内迅速有了知名度,“见人时会容易些,起点比95年(第一次创业)高了。”包括参加《赢在中国》、《名人堂》、《波士堂》、《谁来一起午餐》、《财富人生》等节目的录制、各种峰会和论坛。

他在网络平台上写影评、讲故事、说企业、谈行业,一些经典的总结被大量转发。“人要生活在一定的自我认知中,我喜欢在社会层面有参与感。”参与不同领域,让人们对王冉有了不同的认知。认知获得话语权,王冉成了一名“大腕”。

这,在投行圈很重要。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1期 总第649期
出版时间:2020年10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