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军事】反恐的难题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朱江明 军事问题专家 日期: 2018-01-03

恐怖组织的杀人者进行最残忍的斩首杀人时,内心会将之非人化。所以反恐专家发现,受过恐怖组织深度教育的成员,你很难通过人间的正常礼法使其改变初衷。

 

从2013年国内外发生的几次恐怖袭击来看,笔者所担心的恐怖扩散已经形成。过去恐怖活动存在严重的地域性,例如中亚、中东等不稳定地区,以及非洲的欠发达地区。在传统的反恐研究中,往往认为肃清一个区域的恐怖分子,或者阻断其经济及军事支援,即可在长期的斗争中获得胜利。现在看来这种理论已经过时,恐怖分子的组织结构和传播方式从上个世纪末开始就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

本•拉登创立的基地组织,彻底改变了恐怖活动的行为方式。拉登采取扁平化的管理手法,没有统一的总部,只有一个个种子单位。任何一名基地组织的成员,  都可以成为一个分支机构的负责人。不同的分支机构之间只有合作关系,而没有上下级统御关系。过去的组织学认为此类组织很容易发生分裂,然而基地组织迄今为止却很少发生大规模的内斗,核心原因在于他们的组织理念和宗教信仰一直被维系。

近十多年来,全球的极端主义恐怖分子在拉登广泛播种的政策下,开始了全球化运动。尽管美军结束了塔利班对阿富汗的统治,基地组织在也门、索马里等地区的分支机构活动却异常活跃,2011年甚至宣布在也门建国。尽管没有任何国家承认基地组织建立的国度,然而这个现象却表明基地组织有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趋势。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极端恐怖主义是现代社会的法制和传媒制度中寄生的癌症,尽管在苏联解体前后国际社会普遍认为恐怖主义活动已经被遏制,当时的一批恐怖组织几乎全部被彻底扑灭,然而恐怖主义行为却一直在进化,除了组织结构的扁平之外,现代互联网造成的信息泛滥,也同样给恐怖分子提供了无穷的想象空间。他们能够不断地通过网络,获得过去不可能获得的情报资源。例如高清晰度的卫星图片、遥控炸弹的遥控装置、大型公共设施的图片等等。除此之外,防御困难的公共场所现在已经成为恐怖分子青睐的目标。

事实上,一旦袭击行动进入倒计时,此类场所几乎没有任何能力防范第一波的攻击。

近日连续发生的两起恐怖袭击中,无论是广场还是洛杉矶机场,都拥有大量的武装警力和相应的机动部队。此类单位却只能在事发后控制住事态。使用步枪射击美国洛杉矶机场的枪手,很快被赶来的警力制服,然而其造成的影响却非常恶劣。

早在印度孟买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之后,我们就可以发现恐怖分子已经对劫机兴趣不大,因为航空器成为被高度设防的目标。而商场、酒店、广场等目标的防护则相对较弱,尤其是攻击这些场所外围的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百。同时现代的网络和社交工具已经可以迅速把商场中发生的事情传遍整个世界,这对于恐怖分子而言当然非常有利,因为他们能够更容易地传递出自己希望传递的信息,例如杀伤镜头和政治主张。

笔者必须强调的是,恐怖分子的内心相信自己一切所作所为的正当性,即便是他们在进行残忍的杀戮和虐待,他们也认为这是实现自己“伟大目标”必须的过程。有些评论称恐怖分子相信他们在天堂会获得72个处女,这大约是实施自杀袭击者最后考虑的问题。

恐怖组织的杀人者进行最残忍的斩首杀人时,内心会将之非人化。所以反恐专家发现,受过恐怖组织深度教育的成员,你很难通过人间的正常礼法使其改变初衷。因此在发生恐怖袭击前后,舆论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并非唤醒恐怖分子及其支持者内心的善意,而是让民众充分了解到自己所受到的客观威胁,以及理解为了对抗这种威胁而付出的公共代价。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3期 总第651期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02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