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相】姑娘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大姿 日期: 2018-01-03

有个朋友,怪了,每次跟他吃饭,总能听到一个自杀的故事。昨天又是。这次是他三姑的女儿。

 

有个朋友,怪了,每次跟他吃饭,总能听到一个自杀的故事。昨天又是。这次是他三姑的女儿。

小姑娘刚上初中,成绩拔尖,对于种地的父母来说,她是希望。小姑娘很会学习——农村学校才不管什么素质不素质教育,就是真刀真枪拼分数白刃战——她斩掉所有同学,以第一名成绩进了当地最好,升学率最高的一所初中。

离家有点远,不知道是不是每天在路上花费时间略长的缘故,还是因为这好初中云集了本地同龄高手,姑娘进了初一,第一次月考,掉到了第四。

国庆长假,她前两天写完作业,大约又往前赶了点并非作业的习题,第四天,悄悄摁开电脑,要玩会儿游戏。应该就是网页版泡泡龙、连连看、水族馆之类。

她爸爸大概回家拿什么农具,给逮个正着。一开始爸爸没大火,只是没好气地呵斥,勒令她关电脑。她大概是玩到一局高分?向来乖顺的她竟像没听见,自顾自玩着,没动。她爹立刻火了,一脚踹歪电脑桌,开始打她。

小姑娘嘶喊着:我作业写完了!我作业写完了!为什么不能玩一会儿!朋友的三姑夫平日里也是个内向沉默的庄稼汉,都说,姑娘的脾气紧随他。一旦抡起拳头,竟然越打越生气,不知为什么,竟然决定把女儿拖到街上去打。

就拖下去了。四邻八舍的姑婆都帮着拉来着,最后是隔壁的奶奶硬挤进父女俩间,挨了几下子,才把姑娘护出来。

姑娘回了自己屋,晚上没出来吃晚饭。悄没声喝了一种叫“百草枯”的药。朋友说,她不下地干活儿,哪知道这药厉害。她喝下去,五脏六腑都烂了。

我说,当时就不行了么?朋友说,遭老了罪了,撑了15天又。她爹妈第二天早晨喊她吃早饭,没回音儿,进去才发现她喝了药。我说,一晚上就没吭一声?朋友说,没。

小姑娘很想活。“上医院吧妈。”去了大夫一听是百草枯,立刻说,赶紧去大医院。大医院也治不了。朋友有些媒体关系,接到三姑姑来电,让帮问问有没有特效药。完全没有。

小姑娘在医院躺了13天,脏器一个接一个衰竭。她气力日渐衰弱,起初几天还能说话,后来基本处于昏迷状态,偶尔醒来,还觉得自己能救活,奄奄地跟妈妈吐一两个音节。

直到大夫跟朋友的三姑姑三姑夫说,别在这儿再花钱了,回家吧。又大老远找了车往家拉,孩子死在回家的路上,肺部也彻底停止了工作,憋死的。问了问,小姑娘13岁,快过生日了。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3期 总第651期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02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