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企业家的出柜难题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特约撰稿 费雪 编辑 张欢 日期: 2018-01-03

丰富多彩是幸福的本源,人生因此有可能成为一杯多种调配的鸡尾酒

苹果公司近期总上新闻头条。

当人们还在为选iPhone 6 或iPhone6 plus 难下决心之际(或者卖哪个肾),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othy D. Cook)再度抢镜。他近期来访中国,与中国副总理马凯等重要人物见面,讨论数据安全问题。当舆论还在迟疑苹果是否会在中国遭遇谷歌待遇的微妙时刻,库克却以一篇署名文章高调“出柜”,宣布“我是同志我自豪”(I'm proud to be gay)。

作为全球最大上市公司的CEO,库克的发言可谓影响重大。蒂姆·库克来自美国南部的阿拉巴马州,1960年生人,天蝎座,家庭普通,父亲是船厂工人。和那些从常青藤名校辍学的IT精英不同,库克不仅上完本科,1982年毕业于家乡的奥本大学工业工程专业,还在1988年获得杜克大学企业管理硕士学位。他曾在IBM供职12 年,也曾在康柏短暂供职,还在电脑批发商Intelligent Electronics担任经销商事业部首席运营官3年。1998 年年初,库克进入苹果,据说邀请就来自乔布斯。他担任主管电脑制造业务的副总裁,随后担任首席运营官。在进入苹果13后,库克接替乔布斯担任苹果公司CEO。

苹果在1999年上市之际,市值仅为92.9亿美元,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离世之后,苹果股价经历起起落落,如今仍旧保持在巅峰位置,库克功不可没。如今苹果股价超过100美元,市值超过6500亿美元,上季度末现金达1200亿美元, 甚至被期待成为第一家市值上万亿的上市公司。

对于很多苹果迷来说,库克的最大特点或许就是他不是乔布斯,他不会冲着员工大吼大叫,但是据说他同样严厉难缠。和大家印象中的硅谷新贵不同,库克的官方履历比较简单甚至比较闷,总体基调偏于冷静理性。甚至他的一个大学同学曾经爆料说他看起来对其他人都不感兴趣。典型的商界管理者的履历,这也是很多投资者一开始就觉得他会是一个好的苹果CEO的原因之一。比较特别的是在36岁那年,他被诊断患多发性硬化症,这是一次误诊,却给了他一次看待世界的不同方式,据说他迄今还在为这一疾病筹集善款。大家都知道他是工作狂,热爱健身,据说早上4:30就开始工作。传言他对下属的工作不满时,要么安静地注视着你,要么反复问一些知道你无法回答的问题。

除此之外,对隐私极其看重、个性孤僻、健身狂、一直未婚是各类博客翻来覆去用来形容库克的常用词。但他旷日持久的单身生涯,再加上一点南方背景,也引发不少揣测。当他还在担任苹果首席运营官的时候,不少美国博客已经有他是同志的各种传言,甚至在一份杂志评选的2013年最有权势的LGBT(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跨性别者)榜单中排在第一名。

英国石油公司(BP)前首席执行官布朗勋爵因公开出柜而被迫退休

企业家担心什么

作为一名公众人物,尤其是上市公司CEO,库克的一举一动影响重大,用经济学术语表示就是外部性极大。也正因此,类似明星对于出柜都是非常谨慎的。在过去,库克对于自己的性取向从不公开承认也从不公开否认,多少有点类似美国军队不问不说的同志条款,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前车之鉴不少。

商界出柜不容易,尤其是业界巨子。最典型的案例来自英国石油公司(BP)前首席执行官布朗勋爵(Lord Browne)。虽然他被认为是一位业务出众视野深远的CEO,但他正是因为在BP的CEO位置上公开出柜而被迫退休。如今他成为一名为同志权益奔走的人士,撰写大量文章,甚至新出的一本书籍《玻璃柜》,呼吁商业人士公开出柜,抵制世俗世界的 “恐同症”。

今年早些时候,布朗勋爵还在感叹,无论是英国富时100指数(FTSE 100)还是美国标普500指数(S&P 500)成分股企业中,仍旧没有一位高管出柜——事实上,即使勋爵本人,也是在阻止一家媒体曝光自己同志身份失败之后才公开性向。何况,即使没有如同布朗勋爵那样的高调辞职,更多隐性天花板对于同志员工仍存在,就在十年前公司因性取向解雇员工竟然是合法行为。而不少研究显示,同性恋和双性恋员工受到不公平对待大于其他员工,例如,比起普通员工,LGBT员工得到辞职暗示的可能性高12倍,遭遇暴力的可能性要高5倍。

7年前,布朗勋爵辞职时表示,商界接受同志是不可能的,但情况也在发生变化。无论生物学还是社会学,都已经证明同性恋团体的天然性,如今公众人物出柜越来越多,并不是表示同志人数增加,只是出柜的压力变小而已。比起商界,其实政界人物出柜面临的压力更大。大家购买公司股票最大希望是CEO能够带来经济回报,但是当你投票给政治家时,却是投票给一个人以及他所代表的信念。

即使如此,典型如欧洲政坛,卢森堡首相泽维尔·贝特和副首相埃蒂安·施耐德、冰岛女总理西于尔扎多蒂、比利时总理迪吕波及德国外长韦斯特韦勒等等,都是公开同志身份。

这主要是源于欧洲社会的进步。二战时对同志仍有严重歧视,但战后的反思以及宽松氛围促进了变化。早在1988年,丹麦就通过 “同性恋婚姻法”,随后不少欧洲国家也开始承认同性婚姻。这些法律出台之前都不乏争议,也少不了政治含义,但等到法律通过,事实往往比人们想的顺利。以荷兰为例,一位国外评论家就说,同性婚姻对荷兰社会的影响并不显著,甚至在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同时,这一议题迅速退出了荷兰的政治辩论舞台,最终促进了同性恋者与异性恋者的融合。

比起欧洲,新教背景的美国反而更为保守,同性婚姻法案几经波折,障碍之一就在于1996年《婚姻保护法》将婚姻定义为“一男一女的结合”。直到最近,美国最高法院才做出两项裁决让同志婚姻享受更多同等权利,首先要求联邦政府承认合法结婚同性伴侣权益,其次促进加州同性婚姻再度合法化。这项投票可谓艰难,其结果均为5票对4票,如此微小的差距一方面可见美国社会的理念进步,另一方面可见这类议题的争议仍旧。

出柜只是一个例子,类似的话题争端其实每天都在上演,如何应对是对战略风险管理的重要挑战。对于争议性话题,企业家传统上总是尽量避免沾染。一方面源自公众压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们的社会角色定位于服务公司。

尽管如此,在变化时代,明星企业家的沉默或不作为同样面临压力。一方面是你所在社群需要你的声音,另一方面公众也总是期待看到名人更真实的自我。出柜还是不出柜,发声还是不发声,二者之间需要权衡以及技巧。还是以库克为例,他虽然注重隐私,同时身负管理苹果重任,但是在美国争取同志权益运动火热的今天,他站出来也是顺应不少人的意愿,何况他在苹果地位已经稳定,而苹果又是一家自诩处于创新前沿的公司。综合之下,此时出于公益出柜对于库克来说风险可控,正如他引用马丁路德金的一句话,“Life’s most persistent and urgent question is, ‘What are you doing for others?’” (人生最持久和紧迫的问题是:‘你在为他人做些什么?’)

从资本市场反应来看,大家对于库克出柜反应淡定,苹果股价变化不大,这也多少说明库克选对了天时地利。在库克发表在《彭博商业周刊》的出柜文章中,他认为身为同志,使得他深刻理解作为少数派意味着什么,以及打开一扇窗户让他明白其他少数派如何处理每日生活。正如有人评论,现代社会的一大进步之处就是人可以选择成为自己希望成为的样子,虽然这只是一种可能性,但同时也是一种信念以及希望,人人都力争主流的社会是可怕而单调的——换一种角度而言,人人都可以是少数派。

另一方面,随着社会的演化,一个人往往属于不同社群,那么人生自然可以有不同的身份标签也将成为新的潮流,即使这些标签在过去看起来有些矛盾,比如库克、苹果、企业家、公民、同志、健康狂、南方人、IT男等等可以合为一体,这一天也正在临近中国——毕竟,丰富多彩是幸福的本源,人生因此有可能成为一杯多种调配的鸡尾酒。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3期 总第651期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02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