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眼】鼓掌问题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本刊记者 张雄 日期: 2018-01-03

很多的国内音乐厅都会用一些方式告诉观众,不要在乐章间鼓掌。这大概是衡量一个音乐会观众举止是否得体的一个及格标准。

很多的国内音乐厅都会用一些方式告诉观众,不要在乐章间鼓掌。这大概是衡量一个音乐会观众举止是否得体的一个及格标准。这方面最极端的例子是北京音乐厅,他们竟然会在演出开始前的45分钟里循环广播告诉观众这点,这显然是某个领导怒其不争的某种矫枉过正。起初我觉得这种念经般的重复很让人崩溃,它让音乐厅瞬间染上了火车站候车大厅的气质。但很快,入场观众的喧哗声就盖过了它。稍后在乐章间响起的慷慨的掌声表明,人们似乎很难接收到这种提示,即便音乐厅已经为此不顾形象。

倒是台上人好像并不介意那些不合时宜的掌声,他们定定神,稍作间歇便快速进入下一乐章。我从未看到演奏者皱眉或者诧异地望向观众。有时他们会迅速地交流下眼神,或神秘地微微一笑。他们或许对此早已司空见惯,我也从未见过演出前教人如何鼓掌的指挥,毕竟每场观众都是新的。况且理论上观众有不鼓掌的权利,你怎么知道演出就一定配得上掌声呢?

我总想,这样的观众能否真正得到演奏者的尊重,虽然后者看起来总是彬彬有礼。毫无疑问,在礼数上台上肯定比台下做得好。在国家大剧院,指挥经常会客串主持人。有次指挥在结束时跟观众说:感谢大家今天的光临,谢谢大家。然后全体演出人员就站在台上,微笑目送急着退场吃午饭的观众。

这很滑稽,我觉得音乐家们还是矜持些为好。并非所有的指挥都这么客气。有次一位指挥在演奏一首不怎么知名的曲子前夸口道:我敢保证台下听过这首曲子的不超过5个人!我心想这好歹也是国家级的音乐厅,总会有人做过功课吧。另一次,一位指挥在介绍贝多芬时说:我想在座知道这个名字的应该有……80%吧!他的期待值可真不高啊。

演奏者与观众间巨大的认知鸿沟造成的尴尬,几乎毫无悬念地会在每一场演出结束时达到高潮。并非所有观众都会在节目单上的曲目演奏完后就立即退场,有不少人知道可以用掌声留住艺术家们加演一曲。这个时间对于所有人都是窘迫的:鼓掌者要顶住退场观众从身边经过的压力;退场者似乎也意识到一些不对劲:难道还没完?有些人会站在过道上朝舞台挥挥手;而指挥呢,他需要快速权衡退场者是否已经多到影响他的心情来决定是否加演。会发生很多种情况,有些指挥会主动报出加演曲目,这样能省去一些尴尬,却因为过于直接而少了些交互乐趣;有人会在谢幕两次后指指肚子,表示已经饿了不能加演;还有指挥在演奏一结束就强行拉走不明就里的首席小提琴手。更多时候,乐手们在指挥授意下以一种决然的姿态低头匆匆退场。这总给人一种草草收场的感觉,如鲠在喉,却无从消解。

相较于乐章间的那些过于慷慨的掌声,不久前我又见识了另一种尴尬。在今年的一次各行精英云集的评奖活动中,主办方请来了李云迪。他演奏的曲目是肖邦小夜曲第一号,这首曲子对观众而言不算陌生,饭馆咖啡厅都常用来作背景乐。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在李云迪弹完最后一个音之后的那六七秒钟里,那是一段尴尬的沉默。我不认为观众们沉浸在乐曲中而忘情,那些西装革履神情穆然的精英们只是不确定曲子是否结束。显然这群人已经知道听古典乐乱鼓掌是件有失体面的事,但让他们适时地给出掌声似乎还有些难度。所有人都在惶惑等待,他们需要第一个掌声来引领他们。演奏者本人似乎也在等待,我不确定他是否在测试观众。令所有人如坐针毡的7秒钟过后,李云迪终于意识到,只要他不起身,掌声就不会来临。他站起身,转向观众鞠躬致意。台下的精英们终于松下一口气,放心拍起手来。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4期 总第612期
出版时间:2019年11月07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