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槿惠“追债”记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尚之 日期: 2018-01-03

朴槿惠这次翻的账有点老:是父亲时代的老人、“最后的独裁者”全斗焕;牵扯的人有点多:独裁者的妻子、儿女、亲家,一个都不能少;手段有点狠:抄家、拘捕、扣押资产、禁止出境,能用尽用韩国总统的“宿命”,是韩国民主运动的衍生品。悲情式的韩国反腐以一种“自残”的方式,彰显了韩国民众上下一致的反腐决心和对“廉政洁癖”的苦苦追求

朴槿惠“追债”记

 

特约撰稿  尚之

 

新总统上台,翻前总统旧账,以反腐之名,修民主之道,这几乎成了韩国政坛近几十年来必唱的戏码。

朴槿惠这次翻的账有点老:是父亲时代的老人、“最后的独裁者”全斗焕;牵扯的人有点多:独裁者的妻子、儿女、亲家,一个都不能少;手段有点狠:抄家、拘捕、扣押资产、禁止出境,能用尽用。也别怪小女子心狠手辣,欠债16年不还,一边哭穷赖账,一边肆意挥霍,搁谁都咽不下这口气。

有意思的是,这边厢还硬挺着拒不合作,那边厢却扛不住了。慑于强大的追债力度,全斗焕的昔日战友、盟友兼狱友卢泰愚,于9月4日缴清230亿韩元剩余罚款,为其总额2628亿韩元的“赎罪”画上句号。

前总统哭穷当老赖

全斗焕和卢泰愚是拴在一条绳上的两只蚂蚱,在发迹和倒霉的路上往往形影相随。

1979年12月12日,时任保安司令官的全斗焕发动军事政变,全面掌握军政大权;次年5月18日,镇压光州民主化运动,杀害两百多名抗议者,将异议人士金大中、金泳三等人拘捕入狱。在这两起事件中,卢泰愚都是全斗焕的忠实伙伴。1980年,全斗焕赶走挂名总统崔圭夏,成为韩国第5任总统,开始近8年的独裁统治,史称韩国当代“最黑暗的岁月”。1988年,全斗焕迫于政治压力黯然下台,钦定接班人卢泰愚粉墨登场。

卢泰愚执政期间,韩国经济腾飞,一跃而为亚洲四小龙之一,他因此被视为“民族英雄”。然而,1993年上台的文人总统金泳三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反腐倡廉运动,卢泰愚成为“出头鸟”。1995年10月19日的国会例会上,在野党议员朴启东突然抛出重磅炸弹,揭发他利用假名存有秘密资金。政府迅速展开调查,黑幕不断曝光。一周后,卢被迫发表谢罪演说,声泪俱下地承认,在任总统期间共收取政治献金约5000亿韩元(约合6.5亿美元)。

所谓拔出萝卜带出泥,卢泰愚东窗事发,一度在百谭寺自我流放、自以为全身而退的全斗焕随即遭调查。结果令人瞠目结舌:他敛得的财物竟高达四十多亿美元!

1996年,两位“难兄难弟”被送上审判台。最终,全斗焕因“军事叛乱”、“内乱”及受贿罪被判无期徒刑,并追缴2205亿韩元罚款;卢泰愚被判17年监禁及2628亿韩元罚款。1997年底,时任总统金大中“以民族和解”的姿态特赦二人,但他们的罚款并未被免除。

接下来的16年里,卢泰愚陆续上缴超过90%的罚金。全斗焕则狡猾得多,像挤牙膏般一点一点吐钱,动不动就哭穷,一会儿称自己全部财产只有29万韩元(约合260美元),一会儿说生活艰难,全靠亲友接济,2012年干脆宣布“破产”,企图彻底赖账。迄今,他只返还533亿韩元罚款,不到总额的四分之一。可就在去年,媒体发现,这位自称潦倒的老人却在国外某海岛休闲胜地激情挥杆、畅饮名酒,日子过得好不滋润。

“就算是一只鞋也要追回来”

民众愤怒了。今年6月10日,150多名市民在首尔全斗焕的私宅前举行记者会,敦促收回其财产。政府迅速做出反应,在第二天的青瓦台国务会议上,总统朴槿惠表示,要对这个历届政府都未能解决的老大难问题做一个了断。

6月27日,韩国国会通过《公务员犯罪没收特例法修正案》,即所谓的“全斗焕追征法”,将追征全斗焕巨额非法资产的时效从2013年10月延长至2020年10月,并将追征对象扩大到第三方。

此后,一系列追征行动拉开大幕。7月16日,首尔检察院一支7人小分队手执金属探测器突然闯入全斗焕家中,试图找到他赖以维持奢侈生活的隐匿财产,却失望而归,因为“这个家几乎是空的”。显然,他们事先得到了风声。

同日,另外80名调查员分头突袭全斗焕3个儿子名下的17处产业,在长子全宰国的两个仓库中搜出超过350件字画、瓷器、佛像等艺术品,总价值数百亿韩元,“足够成立一家博物馆”。

22日,检方扣押全斗焕妻子李顺子投保30亿韩元的个人年保险金。23日,以全斗焕家庭名义租赁的7个银行保险柜曝光,内有巨额存款及黄金、钻石等贵金属四十多件。8月20日,全斗焕的妻弟李昌锡因涉嫌非法赠与和逃税,成为追讨案被捕第一人。29日,检方扣押全宰国名下19万多平方米的“香草农庄”,因其涉嫌为全斗焕洗钱。

9月2日,三子全宰万的岳父、韩国WOOSAN集团董事长李熙尚的办公室遭搜查取证。全宰万结婚时,李熙尚送来价值160亿韩元的债券作为礼金,坊间盛传其实际所有人乃全斗焕。全宰万还在美国加州和岳父共同经营葡萄酒厂,价值1000亿韩元,其资金来源也与全斗焕脱不了干系。

9月3日,检方传唤次子全宰勇,调查其偷税漏税嫌疑及在美国亚特兰大、洛杉矶购置房地产的资金来源。早在2004年,他就曾因涉嫌隐匿父亲的73亿韩元秘密资金而遭调查。恰恰在这个节骨眼上,全宰国在避税港英属维京群岛设立名为“蓝色阿多尼斯”的皮包公司。有人推断,73亿韩元的秘密资金可能流向了维京群岛。

追讨风暴还在继续,检方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决心。检查总长蔡东旭说:“追缴钱款是为了树立正义,需要勇气和献身。”大监察厅执行科长柳胜俊更是信誓旦旦,称“就算是一只鞋也要追回来”。

反腐模范成员国如何炼成的

追讨行动紧锣密鼓,检方搜查底气十足,其背后凸显的是朴槿惠的反腐决心。有人分析,其中不乏政治斗争的因素,因为全斗焕曾斥朴正熙执政时期是“腐败的年代”,令朴槿惠“很受伤”。此番对全斗焕穷追猛打,实为女儿替父亲“复仇”。尽管动机受到质疑,但不可否认的是,和前辈们一样,朴槿惠在上台之初高举反腐大旗,实乃承袭历届总统的执政惯例。

上世纪60年代,朴正熙发动“庶政刷新运动”,锁定12种肃清对象,将生活腐化、索要礼品、拥有豪宅、巨资不明的官员一律清除出公务员队伍,且永不录用。这场运动先后惩处了5万多名行政人员。之后,全斗焕的“社会净化运动”、卢泰愚的“新秩序、新生活运动”,矛头均指向根深蒂固的腐败顽疾。

韩国首位文人总统金泳三上台后,反腐逐渐从“运动式”走向“制度化”。在就职演说中,他誓言根治“韩国病”,打造“新韩国”。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自己和家属的全部财产公布于众,以此为起点推行官员财产公示制度。这枚重磅炸弹一拉响,多名高官应声倒下。接着,他点了第二把火:推行金融实名制,禁止在一切金融活动中使用假名,以防偷税漏税。正因为这一制度的实施,全斗焕和卢泰愚的巨额秘密资金被揭,锒铛入狱。

“民主斗士”金大中上台后,倡导制定《防止腐败法案》,鼓励市民参与反腐监察,强调在中下级公务员中清理腐败。事实证明,中下级官员的腐败比高层更触目惊心,1999年9月至2000年6月,共查处2246名腐败嫌犯,拘留810人。2001年,韩国成立“腐败防止委员会”,其成员连家中丧事、喜事都不得向除亲戚和密友以外的人通报,以免借机收取献金。美国商务部2000年发布的《防止贿赂议定书》高度评价韩国政府的反腐败努力,称其为“模范成员国”之一。

卢武铉政绩乏善可陈,但反腐倒也可圈可点。鉴于他的“平民”出身,他把反腐矛头指向特权阶层,上台口号是“实现新旧交替,打破旧政治和特权政治”。执政期间出台《公务员行动纲领》,严格规范公职人员行为,并在每年年底、春节、中秋节等节点进行集中整治。2005年修订《所得税法》,规定政界人士和公务员一旦受贿被查,不但要退回赃款、赃物,接受法律制裁,还要按照受贿金额缴纳所得税。

来自商界的李明博自视混迹政界时间不长,没有欠下人情债,宣称要成为“韩国第一个没有亲信腐败的政府”。为表清廉之心,他甚至捐出全部家当,价值300亿韩元,只留一处住宅自住。其执政期间,韩国成立“反腐败与国民权益委员会”,直属国务总理领导;出台《腐败公职人员处罚强化对策》和《特定经济犯罪加重处罚法》,进一步收紧反腐紧箍咒。

至于朴槿惠,早在竞选时就明确表态,要尽一切可能反腐,带领韩国民众创建一个“充满梦想和希望的新时代”。眼下的追债风暴可视为这一宏伟乐章之前奏。

2013年6月17日,韩国汉城,当年越南战争中受到枯叶剂残害的韩国老兵到全斗焕住所前进行抗议,并要求政府没收其非法获得的财物

“韩国总统”成“最危险职业”

正是由于历届政府的合力打造,韩国逐渐甩掉“亚洲最腐败国家”的恶名。然而,这是一把双刃剑。当它磨刀霍霍劈向社会肌瘤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让自己鲜血淋淋。自上世纪80年代实行民主政治以来,韩国仿佛中了“魔咒”:历届总统在任期间或卸任之后,无一例外遭腐败调查,或受牵连,或毁誉,或自杀。“韩国总统”成了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1997年针对韩宝公司破产案的调查中,金泳三次子金贤哲被控受贿32.2亿韩元、逃税13.5亿韩元,成为首位卷入大型腐败丑闻的总统儿子。这对“反腐先锋”金泳三来说,不啻为一记耳光。他无比羞愧地向国民道歉,称“儿子的错就是父亲的错”。

2001年末,金大中长子金弘一被曝涉嫌腐败;次年,二儿子金弘业被控受贿48亿韩元和逃税,被判入狱3年零6个月;三儿子金弘杰被控受贿35亿韩元,被判入狱2年。三个不争气的儿子让金大中先后5次向国民道歉,痛惜子女问题是“一生中最大的不幸”。

最惨烈的当数卢武铉。2009年4月,泰光宝业会长朴渊次行贿案曝光,不仅卢武铉本人,他的儿子、女儿、妻子、兄长、侄女婿及诸多亲信都被指控从朴渊次手中收受贿赂。5月23日凌晨,即将面临检方正式调查的卢武铉跳崖身亡。

李明博也没能逃脱“总统的诅咒”,还在任上就因购买“养老地皮”一事被反复调查;卸任之前赦免诸多因腐败而被定罪的知己,被认为是担心“惹火烧身”,备受各方质疑。

然而,从另一角度而言,一桩桩丑闻的揭露,一个个高官的落马,一位位总统的道歉,恰恰是韩国反腐运动的硕果,体现了韩国民主的深化、政治的清明。总统不畏“魔咒”,前仆后继,以个人的悲剧成就社会的进步;民间团体孜孜不倦,以主人翁的姿态推动反腐调查;媒体不辱监督使命,以强大的舆论压力为腐败分子打造一个看不见的囚笼。

韩国总统的“宿命”,是韩国民主运动的衍生品。悲情式的韩国反腐以一种“自残”的方式,彰显了韩国民众上下一致的反腐决心和对“廉政洁癖”的苦苦追求。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7期 总第615期
出版时间:2019年12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