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 | 任泉 不想当VC的餐馆老板不是好明星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本刊记者 王燕青 发自北京 / 编辑 张欢 日期: 2018-01-03

任泉+李冰冰+黄晓明=风险投资人。这事,是真的

“我们准备了足够的诚意与资金,来寻找中国最具有创新力的公司。”

说这话的是任泉、李冰冰和黄晓明。对,就是你们知道的那3个中国明星。他们现在联合发起了一项风险投资计划——StarVC。

他们像一阵疾风,一夜之间搅得投资圈人心惶惶。以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和乐搏资本创始人杨宁为代表的专业投资业者毫不掩饰自己的敌意。“是靠刷脸来进投资圈,靠美丽挣钱?”这是徐新的质疑。

其实,明星投资、明星做生意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独门独户干的多。在美国,“流行乐天王”贾斯汀·比伯先后投资了Tinychat、Stamped、Sojo Studios、Spotify、Viddy; 电影《乔布斯》扮演者阿什顿·库彻投资了Foursquare和Skype;“小甜甜”布兰妮投资了Uber。在国内,姚明投资了巨鲸音乐网;胡海泉投资了士曼穿戴式手表和代步车等科技公司。

这一次,任泉联合李冰冰、黄晓明合伙做起了投资人,专注于天使、 PE和P-IPO阶段投资。明星合伙成立专业化投资公司,用职业投资人的方式进军投资领域并不多见,投资方向定位于互联网及科技的则少之更少。

“一夜之间,我们让中国的所有行业知道有这么一个投资机构,可能别人用了十年,我们用了一天。”为了增强互联网属性,任泉在最初还借势“罗辑思维”发布消息。

“在这个行业里面,(想要)去把门敲开,我们3个就是靠刷脸。”任泉并不否认这一点,还打趣说,“我们不是鼓励说非得长得好看的明星才能做,马云也不一定长得好看。”

39岁的任泉是StarVC 的主要操盘者,他常说:“我们3个人(微博)粉丝加起来就有8000万。”“刷脸,特别对。传统的VC可能去找好项目更专业,可能更有经验去碰一些好项目,如果我们在另外一个行业还用传统的东西,一是我们没有发展,二是可能我们举步维艰。”

成立10天,任泉收到了1552封投资项目计划书,其中不乏许多成长性很强的成熟项目,包括果壳网、韩都衣舍、秒拍、宝贝全计划等。“我们觉得会收到十几二十个项目,然后一年投3个。我们也不急,本身这就是我们的副业。”

一下子受到追捧,任泉有点应接不暇,“(原本)我们配置的团队也就两个人在帮我们看项目,突然这样把我们原先的计划步骤全打乱了。(还)有这么多机构想跟我们合作。”

更让任泉始料未及的是,越来越多的明星朋友们纷纷要求加入Star VC,请他帮忙管理资金。“完全是把我们原来慢慢做,边做边摸索(的模式)加速提快了一年。”这让3位明星合伙人不得不紧急召开会议,不停地调整节奏,“每一次都改变了原来想法的格局”。而作为Star VC的轴心和粘合剂,任泉是一个不轻易改变的人。

经营自己

任泉每天吃一个苹果,只喝柠檬水,每周坚持去健身房。在他的行程单上,一天见几拨不同的投资者和创业者已经成了常态。

采访拍摄的间隙,任泉开始吃苹果,他觉得摄影师可能想要拍一拍他啃苹果的镜头。因为这就是“普通的他”。相比于戏里的虚无缥缈,他开始更关注现实世界里人的内心,“像马云,我更想了解他的内心世界,他平时与人相处的方式。以前的我特别固执,现在什么东西我都会先倾听,听完以后会给一个回馈。”任泉说他现在很少有什么事说不可以。他的战友兼合伙人尹京艺说,她发现最近5年任泉 “格局变了”。

这种格局的变化始于他对自己的经营。

当任泉和李冰冰还是上海戏剧学院的学生时,任泉就已在商业敏锐性上崭露头角。1997年,大学毕业的任泉决定一边拍戏一边创业。“急功近利的年纪,也可能我的想法比较简单——我需要赚更多的钱改变我和家人的生活。”

任泉看准了学生餐饮市场。他选中安福路旁边一个很安静的小洋楼,开设了一家名叫“蜀地辣子鱼”的餐馆,场地不高档,但设计感很别致。投资需要10万元,任泉只有7万元,于是他去找好朋友李冰冰合伙。李冰冰是个在商业上很保守的人,她并没有十足把握经营餐馆,何况她的志向是演戏。她拒绝了邀约,但是豪爽地把钱借给了黑龙江老乡任泉。

任泉极少借钱,后来当他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拍板投资一部影视剧时,也是选择抵押了房产。

李冰冰对任泉是极度信任的。只要是任泉给的建议,李冰冰一定会听。刚上大学,李冰冰就接了一个拍挂历的活儿,赚了一笔钱。那时他们俩都没见过那么多钱。她就找任泉陪她一起去拿。任泉背着个黑色双肩包,把钱装进包里,然后紧紧地搂在怀里,一路上都不敢走神,生怕被人抢走。

从办营业执照到找房子、了解市场信息和物流信息,任泉都是现学现用,这些经验为他后来的创业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他还真把餐馆开成了。开业第一个月就开始赚钱,第三个月来就餐的人已经开始排队了。任泉很善于找到卖点吸引人,他清楚地知道别人想要什么。当时,市场上一斤土豆卖8毛钱,一盘土豆丝只用到半个土豆,加上辣椒和油、盐等调料,总成本不超过1元。任泉最终把菜价定在6元,这个定价既让学生觉得适中,任泉自己也有600%的毛利润。

那段时间,任泉开始走红。他不断出现在荧屏上。老战友尹京艺有一天在电视上看到任泉拍的广告片,吃了一惊,心想这不是任泉吗?他们曾经都是文艺兵,那时候尹京艺对任泉的印象是“很有想法很有思路,比同龄人要成熟得多”。

她原本打算在北京通州开一家饺子馆,没想到任泉主动找到了她,想把事业版图扩张到北京。她“义无反顾地跟他合作了”。尹京艺说虽然任泉已经有了经营餐馆的成功经验,但北京这家店算是她的第一次创业。任泉的一个决定让她感动至今,“最初我什么都没有投入,(他)直接给了我股份,到现在都这么做。”

在合伙搭档时,尹京艺主要负责具体执行,任泉负责把控大方向。当时任泉考虑最多的是“一定要实现标准化流程操作,坚持不做高端,要做大众餐饮市场”。

北京第一家店刚开业10天就遇到了非典。“从他的角度思考,他(那时)的资金实力跟现在没法比的,那对他来说就是突发事件,而且也没有先例。”整条街的商铺都把员工遣散了,“你不知道这件事10天能结束,还是半年两个月能过去。”任泉的另一个决定让尹京艺“对他有了一个本质的了解”——任泉觉得遣散员工是在抛弃他们,他没有这样做,还继续开工资。六七十名员工的工资支出是一笔大数目,“当他有条件去卸掉包袱的时候,他选择了承担。”

这家店最终撑了下来,并很快扩张到二层、三层。李冰冰说干脆叫“蜀地传说”吧。与许多明星一时兴起办餐馆、开会所到最后不了了之不同,任泉十几年来只坚持做一件事。他曾经和耿乐、柯蓝尝试开过酒吧。“他是一个思维比较开放的人,学习能力强,也试过美容院,但在试的过程中觉得不适合。”

尹京艺说任泉坚持“做老百姓的生意”这步棋走对了。到目前为止,蜀地传说北京有3家,上海有2家,东莞有1家,齐齐哈尔有1家(任泉是黑龙江齐齐哈尔人)。

这些明星也没闲着

把明星作为卖点

“明星+老板”日子看起来挺美好的,但任泉却说他一直在寻找自己真正热爱的事情,而演戏已经不是他最渴求的,“幕前的东西更虚幻缥缈一些。那种呐喊、追捧是没有理由的。”他发现自己更喜欢实在的感觉。“幕后面的人都是真实的,你会非常清楚自己想做什么,在做什么。”

与演员一个人在舞台上荣耀相比,他开始喜欢一个团队从无到有的状态感、满足感。他在自己最“值钱”的时候开始淡出转做投资。为此,他挣扎过、衡量过,“在幕前赚钱很容易,说实话,只要拍戏,一年是没有风险的上千万的收入。可是我做幕后,很有可能是失败,是没有人给你钱的。在物欲面前,这种煎熬是需要选择的。”

有时候,任泉觉得自己挺悲哀,“我有困惑的时候不知道该找谁,朋友(有困惑的时候)全找我。”他从小到大就一直是班长。一个演员在机会最多、片酬最高的时候放弃演艺生涯,还要卸下一身的耀眼光环,他也知道机会稍纵即逝,“如果没有这个(转变的)过程,可能在资源最好、精力最充沛的时候错过了幕后的机会。不是随时随刻都可以做幕后的。”

任泉最为人熟知的一次投资是2006年入股华谊兄弟。华谊成功上市后,他赚了一笔。这给了他很大的信心。随后,任泉自立门户,成立自己的影视工作室投拍电视剧。到目前为止,他投拍的7部戏,包括《国色天香》、《爱情面前谁怕谁》、《笑傲江湖》、《儿女的战争》等,每部戏的平均收益率都在30%以上。

对于任泉来说,想在商界立足,一定要有自己的非凡“手段”。“一旦觉得这个事情我应该做,我会‘不择手段’地去找机会寻求合作。”有时候为了促成一项合作,他会让同事给对方送一个纪念品说“我们泉哥很喜欢你”。为了能让这种情感铺垫起到作用,任泉还得继续保持在大众面前的曝光率,比如参演一些影视剧,参加热门的综艺互动节目等。这种模糊的界线让他很快将娱乐圈的名人效应嫁接到商业上。“我会把明星作为卖点,但是我的态度不是明星。我是一个经营明星的人。我会告诉你,你跟我合作,我会把我的东西给你。我先把这个东西给你让你尝到甜头,然后放下态度马上我们就快速地平等交流。”

把更多精力放到生意上,这也让任泉产生些许断层感。有一次,他带外甥到上海外滩游玩。他站在人群中,看着他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心里有个声音在说:我也是个明星啊!

现在,当他把这个场景当作笑话来讲时,他已经没有当初那些纠结和落差了。“做幕后给了我一个未来,一个更长远的空间。”至少,他发现自己能更自如、更从容地与人交流。

任泉几乎从来都不发微信朋友圈,“我不太想让别人知道我的行程,不是神秘,而是因为我很难去拒绝别人。”他有一半时间需要用善意的谎言,比如“我不在北京”来推掉一些请求。这是他自我保护的一种手段,就像他现在明白了“不是所有电话都需要马上接”的道理。

初尝明星合伙人模式

当初为了开餐馆,任泉甚至报考了厨师证。随着生意不断做大,他又萌生了到商学院读书的想法。2011年,任泉报名长江商学院EMBA,与李亚鹏、佟大为夫妇、童瑶一起求学。同学里企业家和亿万富翁都很常见。刚开始同学们会觉得明星上商学院都是闹着玩的,但随着接触的深入,发现任泉无论是上课还是与同学相处,都非常认真、谦逊。凭借温和的性情和协调力,任泉又成为了商学院的班长。 他经常组织各种课外调研、讨论问题,积累了深厚的人脉。同班同学赵迎光的韩都衣舍是Star VC投资的第一个项目。

也是在这一年,任泉和李冰冰联合成立了5000万规模的天使基金。到目前为止他们共投资了十几个项目,有些项目已进入B轮,整体回报3至5倍,个别项目投资回报高达8倍、10倍。李开复也曾想拉李冰冰合伙,但李冰冰最终选择了挚友任泉。

有天晚上,任泉在家看电视看到周迅订婚的消息。他顿时想起了李冰冰。“这些女演员都非常不容易。”看着李冰冰一路拼杀成为“国际李”,任泉说他明白李背后的艰辛。他们一起看电影《中国合伙人》时,看到黄晓明的表演,李冰冰一度落泪。任泉当时就觉得,是时候他们该向前走一大步了。比照现实版合伙人俞敏洪、王强和徐小平的恩怨情仇,任泉决定和李冰冰一起说服黄晓明三人合伙,“成一个事一个人很难。”只用了15分钟,三人就谈妥了。        

黄晓明多年经商,在红酒、医疗和高尔夫球上都有投资。对于商业,黄晓明有自己的规划,目前也在攻读商学院课程。对于任泉和李冰冰的合伙邀约,黄晓明的态度是“友情帮忙,义无反顾”。但这3个人却产生了爆炸性的化学反应。

不到半个月,新公司成立了。当任泉去工商局注册时,工作人员惊呆了,他们指着资料上的股东名字纷纷传阅,说只要3个人同时到场,就加速给他们办好注册手续。围观效应在网络上一经传播,新公司知名度迅速扩大。

在公司内部,任泉负责具体运营。他是一个细微谨慎的生意人,在给新公司起名后,他立刻把商标“热辣”拿去注册。他曾在这方面吃过亏。只要他宣布做一个新产品,第二天包括域名、产品名在内,都会被抢注掉。

热辣投资的第一个项目锁定传统餐饮业。任泉这时很痴迷于“互联网思维”,他觉得用020的方式做餐饮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不仅可以让明星和粉丝在餐馆这个平台上形成互动,还能逐渐形成餐饮品牌效应。

多年的餐饮经营经验也让他更加坚定了“标准化流程操作”的决心。蜀地传说曾遇到过瓶颈。“中餐是一个瓶颈,很难标准化,很难量化。”尹京艺说这让他们长期面临一个问题:想实现的东西很难实现,而且“受制于厨师长,被厨师团队绑架”。当任泉决定继续扩张时,厨师长就有诸多要求,“他(厨师长)不懂公司经营,(不知道)后厨的成本只能到这。”而火锅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很快,首家“热辣壹号”火锅店在北京三里屯工体北门开业,这里成了时尚人士聚会的热门场所。任泉开始更专注于考虑商业模式的可复制性,要求全国所有店里的味道、设计风格都一样,并计划在2至3年内把“热辣壹号”门店数量增加至50家左右。李冰冰利用女性优势更多关注食材安全、公益和环保,黄晓明则关注菜品性价比。明星效应是 “热辣壹号”的核心资源,这里成为圈内明星和电影制作商进行线下活动推广的平台。而这些资源又吸引了名人粉丝的长期消费。

“朋友间定了规矩才能走得更远”,这是任泉给合伙定的基调。平时3个合伙人到店里吃饭,一样不能免单,明星朋友们到店里消费也必须付钱。

2014年1月18日,北京,热辣壹号火锅店开业,任泉、李冰冰携黄晓明的形象牌进行宣传

明星投资双刃剑

现在,任泉要做的是3个合伙人的升级版——跨界成立Star VC,专注于互联及科技公司投资,一期规模8000万。

任泉想把Star VC打造成一个品牌,一个真正的机构投资者,在他看来,个人投资行为是没有生命力的,他要打造了一个承载“任泉”、“李冰冰”、“黄晓明”品牌内涵的专业投资机构。黄晓明相当于CEO,任泉是总经理,黄晓明和任泉对投资比较敏锐,李冰冰采取跟随姿态,是形象代言人。在股权上,3个合伙人各占30%,其余10%用作团队激励。Star Vc董事会架构采用的是奇怪的双数制,即有4个董事,而不是一般公司采用的单数制。这样在表决议案的时候,可能出现对峙局面,只能靠协商解决分歧,这也是任泉擅长的。任泉的脾气温和,很容易赢得团队的信任,他认为自己 “不跟人攀比,不会害别人,不会八卦别人,保护同行朋友”,这让大家都对他很亲近。

Star VC是任泉、李冰冰和黄晓明发现的“新赛道”,他们对此充满了激情。任泉非常严肃地对待这件事,精心设计Star VC的每一个细节。从Star VC每次召开的网络发布会来看,“互联网思维”已经在任泉的商业思维中根深蒂固了。值得注意的是,虽然3个合伙人的微博粉丝量加起来有近8000万,但他们都没有成为Star VC消息的始发或转发平台。任泉更希望能从专业的角度去解读这件事,“我们就是按规矩做,投行怎么做,我们就该怎么做。”任泉并不想用自己的资源为这个机构做广告。

任泉将投资方向定为互联网、时尚、快消品等领域。这是他熟悉的相关行业。它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与娱乐营销沾边,都需要营销宣传。而那些需要明星效应的公司能让明星品牌对项目和产品都产生粘合反应。在任泉看来,被投资公司的创始人最好是技术大牛,但是在营销宣传上欠缺渠道和创意,Star VC却有足够的资源和经验,特别是在最顶尖的娱乐营销方面具备得天独厚的优势。这是任泉独一无二的投资理念。除了真金白银之外,它们还会免费投入宣传资源。这部分折现的体量非常大。今年夏天流行“冰桶挑战”时,任泉主动联系自己投资的秒拍公司,希望帮助公司策划推广。后来,李冰冰“冰桶挑战”的视频在秒拍上获得了4000万关注度。

任泉推崇“全胜概念”,一旦决定进入哪家公司,就一定会全力以赴地帮助这家公司策划营销宣传。根植于互联网的韩都衣舍没有实体店,任泉青睐这种消费主张的改变,对韩都衣舍的投资,除了千万级别资金外,更多是给它品牌上的支持,“比如策划一些时尚秀。”

这种务实的理念对于创业型公司来说具有很大的诱惑力。美国硅谷很多律所、会计师事务所会采取这种方式与初创型公司合作,用自己的专业服务折价入股。任泉给投资圈的商业模式带来了创新,比硅谷律师和会计师用服务入股更符合未来投资的趋势。而这也有赖于他经营多年的明星资源。

“挣了钱也看不出他有多么高兴,遇到困难也没见他着急上火。”尹京艺说和任泉认识、合作将近20年,“抓不着他的点。”他从来都不发脾气,也不盲从。他是一个很严肃的理性投资者。对于一些看起来很美的项目,他坚持自己的投资纪律。曾经有一家做LED灯的公司找到Star VC,但被任泉拒绝了,他的理由很简单,LED不符合Star VC的口味。但是他对做太阳能电池的公司就很感兴趣,因为他偏好这种前沿创新性项目。

对于Star VC这把双刃剑,任泉有自己的担忧。“我很怕团队帮我们看项目的时候相对有不专业的偏差,会对企业有不好的影响。我们推出去好的项目很快速地被大家认知,如果企业有一些问题我们没有看到的,出现问题同样让全世界都知道你这个产品是最差的。”所以,任泉给Star VC配备了5人专业团队,制定了严格的投资筛选流程:5人专业团队第一轮筛选,看资料、尽职调查。任泉、李冰冰和黄晓明3个合伙人进行第二轮选择,淘汰30%左右的项目。在判断一个项目是否值得投时,90%参考团队专业意见,10%有赖于3个合伙人的个人喜好,而恰恰这个10%决定了一个项目是否值得被投资。

企业家?特别老的称号

有段时间,任泉很怕听到电话响。“我会焦躁,觉得怎么这么多事。”每一个电话都是带着问题寻求解决方案。他不习惯把压力转嫁给旁人,只能自己排遣。每天睡觉前躺在床上,他都要进行一番自我调节,告诉自己:任泉你要的太多了,所以这事情才会有麻烦;再告诉自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明天早上肯定有办法;最后告诉自己:你已经很优秀了,知足吧。不停地重复这三点。

最后他发现,“如果大家都能(提供)解决办法,这个人物就不是你了。因为你比别人得到的多,所以你必须承受这份煎熬。”

现在,任泉的风格已经彻底投行化了。他追求高效、直接。3个合伙人每周都和投资团队开会,决定下一步的方向。而董事会的时间、地点都是随机的:李冰冰拍戏结束了,任泉和黄晓明就去家里找她;黄晓明出国回来了,任泉和李冰冰就去机场找他;更多时候, 热辣壹号成了大本营。

Star VC最大的问题是任何一个项目都必须获得任泉、李冰冰和黄晓明3个合伙人一致同意才能进行投资,但3个人的喜好并不是完全一致的。有的项目,任泉和黄晓明觉得好,但是与李冰冰代言的某个品牌利益发生了冲突,那这个项目就不能被通过。同样的问题,在黄晓明身上也存在。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好项目只能作罢。任泉甚至考虑过分别成立3支子基金:晓明VC、任泉VC、李冰冰VC,但这就违背了当初合伙的初衷,“宁可项目不做,也不能把朋友掰了。”

任泉也在想办法协调决策机制存在的问题。如果最终他能化解这个难题,明星合伙制就有了一条新路子。Star VC未来还将筹备组建二期、三期投资基金,更多明星将成为公司的LP。任泉的最终目标是使Star VC成为一个连接明星和投资人的平台,一个明星投资联盟。

“演员要把自己修养好,自己的生活不要有偏差。企业家社会责任更大。原先(我)的责任就是自己不出事,现在的责任就是让所有人不出事。”任泉很享受现在的幕后状态,他尝试给自己一个新的身份定位,“企业家?特别老的称号。我是比较务实的人,更多像是一个创业导师。”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3期 总第651期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02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